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七十三节 残酷的胜利 【第三更】

第五百七十三节 残酷的胜利 【第三更】

四十六人,身形变幻,能量涌动,隐现龙形。

他们浑然一体,笼罩他们的光芒,如龙展身,扑向唐天。

唐天虽然脑子里有些虚,但是也正是如此,他的战斗本能,也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他第一时间便察觉到石森的变化,那股绝决的战意!

还有一种唐天熟悉的东西,信念。

唐天一个激灵,陡然从浑浑噩噩中惊醒,酸痛如同潮水般向他涌来,他的脸庞顿时痛得扭曲起来。

他挥出的拳芒,顿时失控,原本凝聚的能量,有松动的迹象。

石森的鱼变龙,恰好一头撞上。

轰!

无数能量如雪花纷飞,唐天的拳印,被瞬间冲散,而石森的鱼龙变,也光芒黯淡,石森脸上,浮起一抹酡红,封地就在眼前!

就在眼前!

你们一定是在天上保佑我对吗?你们一定是在天上默默随我前行对吗?你们一定是从未离去对吗?

你们看到了吗……

恍如野兽般嘶吼一声,石森的眼眶通红,所有的能量,拼命向他手中的长刀汇集,笼罩小队的龙形光芒,露出它的利爪!

感受到石森的战意,四十五名精卒同时嘶声怒吼。

去死吧!

龙形黯淡,石森手中的长刀,却浮动妖异的光芒,漫天啸音骤消,时间仿佛一下子停顿下来,天地间的光芒,都在那把妖异瑰丽的长刀之上!

银甲武者越来越近,石森满脸的狰狞消失,只有肃穆虔诚。

他想起他们刚刚组建时的意气风发,他们喝着酒,扯着未来,娶妻生孩子,他们充满憧憬。他想起他们被友军陷害,身陷重重包围,血染沙场,他们心生绝望。他想起他们化身盗匪,呼啸山林,他们迷茫不清。

古朴苍凉的战歌在他心中回荡。

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。

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偕作。

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,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,与子偕行。

最后一句“与子偕行”,他眼睛一下子泪眼模糊。

我知道,你们一定未曾离开,从未离开……

我就要胜利了,你们看到了吗?

叮!

一声清脆的声音,残酷得令人战栗。

一把撑开的银伞,挡住长刀!

小二目光冰冷,虽然那个二货又二又蠢,虽然你的信念我心生佩服,可是,胜利者只有一个!

那只会是我。

此时他不敢再有半点保留,六个尖塔心生感应,汇集到银伞的能量激增数倍。

伞面澎湃的能量,化成浩瀚如海的星辰,小二轻转伞柄,那如海星辰,缓缓转动,它越转越快,抵在伞尖的长刀,微微颤动,就像被绞成一个砂轮之中。

无数碎芒纷飞如雨如星如雾,美丽得令人窒息,却也同样残酷得令人窒息。

石森怔然看着手中的长刀,光芒迅速黯淡,失去瑰丽,失去妖异,化作凡铁,砰地碎成无数细砂,在他掌心炸开。

他失去意识前,出奇的,异常的平静。

失败了吗?对不起大家……

要死了吗?真好,能见到大家了……

四十六个身影,同时失去控制,向下空坠落。小二这一击的力量,由四十六人同时承受,四十六人不同程度受伤。

已经完全脱力的唐天,身体也不受控制往下坠落,但是他却顾不其他,扯着喉咙高喊:“救人!”

小二很无奈地看着这个二货,自身难保还嚷什么救人?他恨不得这家伙就这么摔死算了,如果这家伙不是自己的另一面,他一定会让这家伙活生生摔死,一定会,一定会的……

咬牙切齿的小二,却无奈地挥动银伞,四十六个身体,仿佛有只无形之手一托,下坠势头顿时一消。四十六人平稳地降落在地面,唐天却像一枚银色的高档秤酡,重重砸向地面。

事实,再高档的秤酡也是秤柁。

砰!

一声巨响,坚不可摧的黑石地面,竟然被撞出一个浅坑,唐天就躺在浅坑的正中心,一动不动。

片刻后,有规律的鼾声,从浅坑里响起。

这个二货竟然睡着了……他竟然睡着了……

小二简直快气炸了。

城墙上,兵在念念有词,不时地记录着刚才的一些细节,极其投入,连看都没看下面浅坑内睡得正香的唐天一眼。

亲眼目睹整个战斗过程的王淮先呆若木鸡,但是当他回过神来,他的脸色一点点变白,石森是繁星洲的大人物,如果在商洲出现什么意外,那繁星洲一定会把商洲夷为平地,寸草不留吧……

怎么办怎么办……

王淮先满脸绝望,他本来只是想用猛男大人作挡箭牌,没想到,石森大人竟然突然动手!然而更让王淮先没有想到是,石森大人竟然落败了。

石森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,绝非无名之辈,他身边的那些护卫,无一不是百里挑一的精锐老卒,每个人的实力都相当剽悍。

这些精锐老卒,随便拎一个出来,都足够把王淮先打得爬地找牙。王淮先能做宝光乡团的团长,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。这些精锐老卒,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,对于那些有心发展兵团的势力来说,绝对不是钱就能买到的。

石森本身的指挥能力,也让王淮先大开眼界,心中暗赞果然不愧是商业大洲的大人物,整个战斗过程,看得王淮先目眩迷离,石森绝对是一位水准相当高的武将!更别说后面的【蝶舞】和【鱼龙变】,王淮先连看都看不懂,对石森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可是,如此厉害的石森,竟然输了。

这让王淮先觉得脑子不够用,这么强大的武将,这么强大的队伍,竟然输了,而且输得如此彻底,全队上下,都陷入昏迷。

银色的铠甲是什么铠甲?

猛男大人的实力,竟然如此恐怖!

还有那撑伞的小孩……

王淮先感觉自己的脑袋乱哄哄的,就像一团浆糊,完全理不清头绪。这场战斗,完全超出他的极限。

王淮先不敢离开,繁星洲已经得罪了,他现在去投诚,繁星洲也不会放过商洲,整个商洲都要被繁星洲夷为平地。王淮先不愿意乡亲被征为民夫,又岂会愿意看到商洲被夷为平地?

现在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,就是猛男大人。

猛男大人实力强得可怕,这座墨堡也令人匪夷所思。

王淮先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石森动手的时候,他也大吃一惊,但是他比石森脑子转得更快。早在看到巍峨的黑堡的时候,他立即注意到黑堡和荒滩上的黑石头如出一辙,他立即意识到这座荒滩的价值。

只是他没有想到,石森竟然率先动手,连招呼都没打一个,直接就起了冲锋,然后输了。

王淮先慢慢咀嚼,渐渐体悟出几分味道。

眼下,需要的是先把盖子捂住,石森被抓住的消息,一定不能泄露出去。宝光城可还有一支兵团驻扎,得想办法才行。

王淮先等着向猛男大人禀报,哪知道猛男大人睡得正香。他又不敢打扰,只好在一旁耐心等待。

从荒滩里挣扎着扑出来井豪三人,脸色都变得极难看。

“我们要努力才行。”鹤沉声道,他已经很久没有栽过如上大的跟头。虽然大家都想到,圣域的兵团很厉害,但是圣域兵团的实力,还是让他们大吃一惊。

圣域的圣者在他们看来,成色不足,但就是这些成色不足的圣者,当他们组成兵团时,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,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。

凌旭狠狠地握着枪杆,胸中愤怒之至。他可不管是不是兵团,他对自己的失败,愤怒了极点。

“我去修炼。”

丢下这句话,凌旭便怒气冲冲离开。

井豪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:“我之前觉得自己修炼出剑魂,有多么了不起,没想到今天倒是挨了记闷棍。不过,下次遇到兵团的时候……”

剩下的话,他没有多说,而是转身离开,去练剑了。

鹤也没有多说,虽然他们三个打不过兵团,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但是对于鹤来说,这依然让他感到耻辱。

他沉着脸,也自己去修炼去了。

一直到第二天,唐天才从沉醒中醒了过来。饱饱睡了一觉的唐天,只觉得体内精力无比充沛,有使不完的劲。

早在守在附近的王淮先,连忙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报详细地说了一遍。

王淮先汇报的事情过于重大,唐天马上召集所有人,听完之后,大家这一下傻眼了。没想到石森竟然还留了后手,专门留了一支兵团驻守在宝光城。如果时间拖得太久,兵团那边必然会心生怀疑,到时那就是大麻烦。

繁星洲绝对不会坐视这件事,等到最后最有可能的,就是大军压境。那个时候,商洲就彻底成为死洲了,他们绝对不会放过商洲上任何一名活着的人。

唐天想了想:“等石森他们醒过来,再想想办法。”

石森中午的时候就醒了过来,他的伤并不重,但是,他的眼神空洞,黯淡无关,意态极其消沉。

自己到底还是输了吗?

对不起大家……

石森坐在地上,一言不发,就像丢了魂一样。他体内的能量被封住,现在就和婴儿一样,笨手笨脚。

唐天一屁股坐到他身边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:还欠两个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