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六十九节 黑剑石堡

第五百六十九节 黑剑石堡

赚钱是个世界性难题,在新世界也是一样。而且商洲偏僻落后,这本贫穷得很,想赚钱就必须先走出这里。

唐天他们并没有贸然离开,他们还需要时间来适应圣域。

每天,唐天他们都有新的发现,这里有太多他们陌生的东西。

圣域和天路就像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。圣域虽然没有武魂,但是这里的材料之丰富,远远超过天路。天路的秘宝自成体系,圣域的炼兵,也渊远流长,甚至比天路的历史还要悠久。

两个世界截然不同的体系,大大拓展唐天他们的视野。

小二成了最忙碌的人,他需要不断地尝试各种陌生的材料,然后筛选出来的材料,会被送到赛雷那里进行进一步的分析。

他更感兴趣的是圣域炼兵,只可惜,小羽也只是懂得一些肤浅基础的内容。小羽如今已经成为小二的助手,协助小二对各种材料进行分类、归纳。他在这方面,表现出出色的天赋。

这些天,唐天他们都忙得天昏地暗,由于黑石荒滩的原因,唐天他们必须在走出之前,在这里建立一个据点。

红草村实在太小,而且防守力量也太薄弱。

唐天他们决定扩建红草村,在没有钱的情况下,他们只得自己动手。

因为担心被人看出他们的来历,新的红草村决定大规模运用机关术。圣域的机关术高度发达,兵很是怀疑,南十字兵团的机关术,很有可能就是团长从圣域带过去的。

石勇帮了不少的忙,找来很多要塞的图纸,虽然都是些普通货色,但是对精通战争的兵和机关大师的赛雷来说,这已经足够了。

两人根据这些图纸,制订了扩建方案。

至于材料,就是荒滩上取之不尽的黑石。黑石无论是在硬度上,还是在能量抗性上,都极其出色。唯一的问题,这些黑石想要把它们融为一体,极其困难。

唐天问过小羽,小羽也不知道这些黑石头叫什么,只知道它很难炼化。不过,他的实力太弱,懂得也少,也没想太多。整个商洲,就没有几位擅长炼兵的人,谁没事也不会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。红草村村民知道黑石很硬,便把它用来建造房屋。

小羽对于怎么把这些黑石合为一体,充满了好奇。

在扩建的计划中,最重要的是六根直径五丈、长约五十五丈的巨柱。按照兵和赛雷的要求,这六根巨柱,需要用黑石锻造浇铸一体。

坚韧的红茅剑草编织成的圆柱形大草蒌子,里面被填满了黑石。大草蒌的长度,超过五十五丈,直径超过五丈。

小二取出一桶透明的液体,这是血脉实验室专门来的材料。

炼制黑石对于现在的小二来说,都很是费力,更加说这么大的石柱。所以当赛雷和兵提出的计划的时候,小二都差点逼疯了,无奈之下,他一头扎入鬼吾前辈留下的典籍中,找办法。

能够炼制夺舍珠,鬼吾前辈炼制魂宝的水平之高,堪称登峰造极。而且鬼吾前辈血圣出身,各种偏门的方法知道很多,果然被小二找到一种有可能的方法。

很多金属耐火烧,但是却不耐血脉的侵蚀。

在给血脉实验室的费老头送去一筐黑石头,丢下一句十万火急,小二就甩手不管了。

费老头一听十万火急,二话不说,召集血脉实验室所有精英力量攻关。小二虽然擅长炼制魂宝,但是对血脉的理解比起这些血脉专家就差得远了。如果两眼一摸黑,那确实需要很长的时间,有了鬼吾前辈的阐述,费老头他们很快找到合适的血脉。

阿斯丁水,这是一种弱毒,是木夫人研究的作品。它的毒性非常弱,是大家找到对黑金的溶解效果最出色的液体。

小二手持个一个银色的喷壶,喷壶的形状非常独特,两条鱼尾尾相缠,而两个鱼嘴恰是两个壶嘴,各伸一方。

双鱼座,白银秘宝,【双鱼喷壶】!

这件奇怪的秘宝到手之后,唐天一直没有弄清楚它有什么用,难道战斗的时候用喷壶给敌人洗澡吗?

后来才搞清楚,双鱼喷壶是一件生活类的秘宝。

它能够很好地控制液体,适合血脉专家、厨艺、茶艺、园艺,如果用于战斗,适合精通水系幻象武技的武者。

现在小二用来炼制,这种古怪偏门的水炼之法,非常适合这件秘宝发挥。

小二面色肃穆,手中双鱼喷壶壶嘴压低,嗤,阿斯丁水被振荡成雾气,化作一团雾气,没入圆柱草蒌内。

由此便可见双鱼喷壶的厉害,如果单凭小二自己的控制,把雾气振荡得如此细小,还能让它渗入如此均匀,想也不敢想。

现在却能够完美地实现。

小羽好奇地看着小二手中的双鱼喷壶,银光闪闪的喷壶又漂亮又厉害!

黑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解,相互融合,而阿斯丁水对红茅剑草没有任何伤害。

二十分钟,一根巨大的黑石柱成形。

唐天他们便开始拆开外面编织的红茅剑草,石柱表面布满看草蒌的花纹。

小二皱了皱眉头,黑石柱上面草蒌留下的印记,他觉得很碍眼,一点都不美。只不过,他知道现在用火焰锻造这样的大黑石柱,远远超出他的能力。

一根根粗索捆上黑石柱。

“准备好了没?其他的人全都散开!”

天空上的唐天在大声指挥,他拖着一根粗绳,绳索的另一端系在黑石柱上。在他周围,兵控制着天空虎、井豪、凌旭,一人扯着一根绳子。

黑石的密度极高,十分沉重,黑石柱的重量就可想而知,饶是以力量见称的唐天,都撼动不了分毫。

“下面的人散开,注意安全!”

“一二三!”

唐天喊着号子,粗壮的绳索绷直,直径五丈、长五十五丈的黑石柱缓缓地竖直起来。周围的村民们个个好奇又震撼地看着,眼前的这根黑石柱浑然一体,虽然布满纹路,但是当这个庞然大物在他们面前竖起来,依然震撼人心。

“好了,直了直了。”唐天高喊。

“烦死了,鬼都知道直了。”凌旭不耐烦道。

他们都是高手,对于力道的控制精准程度、平衡之类的感觉,几乎如同本能。

唐天也不生气,哈哈一笑,扯着喉咙高喊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几人手上都拎出一把重锤,兵的天空虎手上的铜锤最为可怕,和天空虎的个头一样高,看上去就令人心生寒意。

“开始!”

唐天一声暴喝,几人身形如电,鼓起全身力量,几把重锤同时准确轰在黑石柱顶上。

轰!

令人耳膜生痛的巨响中,黑石柱猛地往下一沉。

轰轰轰!

黑石柱节节下沉,就像一颗钉子,不断地被钉入地面。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,让村民们看得目瞪口呆。

黑石柱下沉十丈,大伙才停下来,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,这样的体力活,绝对不是一般的圣者能干得来的。

六根黑石柱,形成一个完整的六边形,唐天几人也累得瘫坐在地上,每个人有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。

鹤组织村民开始动作起来,成捆成捆的红茅剑草被分发下去,他们围着黑石柱编织,编织成双层的草网,把整个村庄都围了起来。

另一部分村民开始往草网里面倒黑石,黑石不断地堆高,堆到四十丈的时候,便停了下来。地面也被铺上厚厚一层黑石。

小二开始喷洒阿斯丁水,地面和草网内的黑石迅速地融化,合为一体。六根黑石柱的柱顶,开始编织草网,如法炮制。每根黑石柱顶,有一个高耸的尖塔,犹如六把利剑,直指天空。

“前方就是红草村,猛男大人暂居在那里。”王淮先恭敬道。

在他身边,是一位面色阴冷的男子,他全身披甲,狭长的双目寒光闪烁。而他同行的护卫,个个浑身真力澎湃,气息凌厉。

“我倒是要看看是何方神圣!”石森淡淡道,他瞥了一眼王淮先:“别到时,王团长又找其他借口,那可就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“淮先不敢!”王淮先心中暗暗叫苦,对方来头极大,他根本不敢拒绝,想到石勇所说的野人猛男,便想用对方作挡箭牌。

石森也不看王淮先,径直道:“王团长也莫怪,这次蓝潮,三万里光海浮桥,超过两百多处被毁。浮桥一日不修复,损失惊人,大人才下令征集民夫。在下身上可是背负着二十万人的缺口,王团长莫让我难做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王淮先连连点头。

石森这才笑道:“商洲贫瘠,王团长这些年也受苦了。若是此次浮桥能早日修好,那就是大功,在下一定禀报大人,为王团长请功。我繁星洲,在整个南域,是一流商业重镇,何其繁华,到时王团长就知其妙了,哈哈。”

王淮先心中叹息一声,脸上却无奈堆起笑容:“还请石先生多多提携!”

历史上,光海浮桥从来都是人命堆起来的,每一次修建,征调民夫十不活一。而且,他们不征调繁星洲本地民夫,而跑到商洲来,显然是不管商洲的死活。

王淮先是本土出生,大家都是乡亲,哪里忍心让大家去送死。

但若是拒绝……商洲必然血流成河。

王淮先嘴里的苦涩之意更浓几分,他看了一眼石勇,现在希望全都寄托在那个野人公子身上了。

忽然,他身边的石森脚步一滞,呼吸微不可察地紊乱。

王淮先立即回过神来,连忙抬起头,当他看清眼前的景象,瞳孔不由骤然扩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