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六十五节 擒王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六十五节 擒王 【第一更】

大熊座。

韩冰凝抹了抹汗水,休息了大约十分钟,她开始新一轮的修炼。连续的修炼,让她的体力几乎到了极限,但是她咬牙坚持,剑招丝毫不乱。

呼吸越来越急促,当她几乎快坚持不住的时候,忽然一股暖意,从体内骤然涌起一丝暖意,这缕暖意极细微,但是却让韩冰凝精神一振。

扑通一声,她摔了出去。

她无力爬起来,任凭自己躺在地上,感受着汗水从脸颊流淌而过,感受着自己如同风箱般的喘息,她怔怔地看着天花板。

虽然我的天赋很普通,却也不愿意看着你的背影越来越远。

想起刚才那缕暖意,满是汗水的清冷脸庞,忽然绽放一丝笑容。

半个小时后,她挣扎着起来,冲了个澡,换了套衣服,疲倦一扫而空,来到餐厅。为了帮助大家能够更加安心地修炼,这里有专门的餐厅。餐厅的食物,更是经过精心的烹调,可以相当有效地调理身体。

阿莫里、梁秋和司马香山三人早已经在那里等着她,四人来自同一个地方,配合默契,彼此足够信任。

“冰冰这次有点慢嘛。”司马香山嘻嘻笑道。

阿莫里整张脸几乎都埋在饭盘里,他的饭盘比别人的要大得多,狼吞虎咽,梁秋朝韩冰凝笑了笑。

韩冰凝端着餐盘,走到桌前,坐了下来,一言不发吃了两口,忽然开口:“我摸索到一些东西了。”

司马香山愣住,梁秋动作一顿,旋即放下筷子,阿莫里从饭盆里抬起脸,浑然不顾沾得满脸都是饭菜。

“你成功了?”

三人异口同声。

他们四人也参加了去能量化,如此已经走上零能量体的道路。如今的零能量体,更多的是用的唐天的能量刺激法。就是用能量去刺激零能量体,增强零能量体的斥能效应。

四人经常在一起讨论,结果有一天,古怪主意最多的司马香山忽然提出一个极大胆的猜测:零能量体本身应该有着特殊的能力。

司马香山的想法很正常,几乎所有的血脉,都有着特殊的能力。

而零能量体虽然有斥能效应、强化**,但是比起其他的血脉来说,这些增强并不能算特殊的能力。

司马香山的想法很另类,他觉得零能量体和其他血脉在本质上没有区别,它一定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,只不过还没有被发掘出来。就像血脉能力有觉醒一说,很有可能,零能量体也需要独特的觉醒方式。

司马香山这个想法引起大家的兴趣,唐天的想法,是现在圣部研究的主要方向。

反正那条路有那么多的圣者在研究,这个偏门大家鼓捣一下,也没损失。这些天,四人全都在朝这个方向琢磨,每天吃饭的时候,是大家固定讨论的时间。

进展廖廖,大家也不气馁,他们也知道这只是他们的一个大胆想法。

其实暗地里,大家都比较看好韩冰凝。四人的气质各不相同,阿莫里最勇悍,司马香山鬼主意多,梁秋最稳重,而韩冰凝的心最静,心静的人最容易有所发现。

可是,当听到韩冰凝真的有所发现,依然让他们激动不已。

“是一种很奇怪的力量,你们看。”

韩冰凝以筷作剑,面色肃穆,一抹灰色的火焰悄无声息地沿着筷子蔓延。

众人目瞪口呆。

永远一成不变的景色,荒凉寂廖,古代的杀伐之音,却似乎没有离开,只是在风中悲号。

一支队伍,在缓缓前行。

除了最前方的少女一身墨绿军装醒目无比,其他人都清一色的灰色。

连续的战斗,让大家都有些疲惫,队伍在无声地前进。

最终在一条暗红的大河前停了下来,大河滔滔,血浪翻滚,宽阔的河面让人生出血海浮沉之感。

如果说这片古战场是个灰色的世界,那么以血河为界,另一边,却是黑色的世界。黑色的土地,一眼望不到尽头,看上去是如此阴森可怖。

“过了这条河,穿过焚烬荒土,就到了吧。”小然把手搭在额前,极目远眺。

“是啊是啊,到了圣域,把我们的小然打扮成仙女。”阿信嬉皮笑脸,没个正经。

小然看了一眼阿信。

自从上次之后,阿信就像变了一个人,虽然还是那么嬉皮笑脸,但是小然却敏锐地感受到,阿信和以前不一样了。对,眼睛,阿信的眼睛,再也不是隔着层层迷雾,而是像星星一样闪亮,又像一团火焰,像有什么东西在燃烧。

“你有钱吗?”小然丢过一个鄙视的眼神。

阿信愣了一下,这个时候,不应该飞来一腿?或者那把门板大剑把自己拍飞?这妞转性了?

阿哈哈哈哈,母狮子转性变绵羊?自己竟然有这样的想法,肯定脑袋被门夹了,不对,肯定是前几场战斗太辛苦……

砰!

门板大剑拍过来,倒飞出去的阿信松一口气,这才正常……

这一路走来,几乎每天都有战斗,他们收拢的魂将大军,也在不断缩水。如今的规模,只有之前的四分之一,可以想象,这一路的惨烈。

不过好在,虽然只剩下四分之一,但是这些魂将的实力,却有着极大进步。

战利品就是它们最好的养份。

千惠凝视着河对岸,美眸绽放的光芒像炽目的阳光,令人难以直视。焚烬荒土的战争只会更残酷,可是她没有半点害怕,神情一肃:“渡河!”

阿信和小然收起脸上嬉戏之色,心中一凛,齐声应喏:“是!”

圣殿。

“大熊座最近的动作很奇怪,他们在巩固三魂城,我们要注意他们的行动。”一名秃头长老沉声道。

“很奇怪?为什么?”另一名长老反驳道:“三魂城本来就是他们的基地,虽然现在天炉座也在他们手上,但是三魂城在魂区,和天秤座的来往更加方便,他们有合作。”

“那他们为什么占领武安星?”秃头长老质问:“那里有什么值得占领?还宣布所有权?他们甚至不惜派兵团去,这里面肯定有蹊跷……”

这一下连主持会议的大长老也看不下去,打断他:“也许他念旧情,也许他要照顾他妈妈的墓,也许他要照顾他以前的校长,也许兵团会让唐天觉得更风光,好吧,有很多可能,但这有什么奇怪?衣锦还乡而已。”

其他长老纷纷点头。

把故乡纳入大熊座,这有什么奇怪?熊王做更奇怪的事情,也不奇怪。

秃头长老面红耳赤,他还想据理力争。

大长老做了一个阻止他的手势:“也许你是对的!但是我们无力对付两个黄道星座,甚至有可能是三个,这个时候去招惹那头熊,一点都不理智。我相信这个说法,你也认同。”

秃头老气鼓鼓地坐下来,一言不发。没错,就算唐天在武安星有什么古怪,那又怎么样?

难道这个时候再和大熊座宣战?

大长老满意道:“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狮子座的问题。我认为,我们不能任由战局这样拖下去了。我提议,发布全殿动员令!”

全殿动员令!

全场一片哗然,椅子倒地的声音,好几位长老霍地站起来,更多的长老,都是一脸骇然。全殿动员令,在圣殿的历史上,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。上一次出现,还要追溯到二十年前。

大长老对于全场的骚动却仿佛没有看到,他自顾自道。

“这场战争拖得太久了,我们不应该有所保留。别忘了我们圣殿存在的目的,时间越来越近了。我们和黄道星座的仇,是无法化解的。他们之所以没有动手,只不过是二十年前,我们打败了他们,他们对我们还心存畏惧,对我们心存幻想。如果,我们任由战局僵持下去,那么其他星座的忌惮只会越来越少。到那个时候,他们就像疯狂的豺狼,把我们吃得骨头都不剩,那征服天路的计划就彻底破产。”

“这个时候,伤亡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“我们只需要胜利!”

“只有这场胜利,我们才能等得到大军的支援,而在大军抵达之前,我们只能孤军奋战。”

“各位,我们注定是天路的公敌,天路和圣域,只会有一个胜利者!”

大长老目光缓缓扫过全场,目光凌厉,无人敢与之对视。

骚动消失,全场一片死寂。

战场一片混乱,那名苍老的蓝侏儒在诸多护卫的保护下,正在仓皇后撤。那名黑矛蓝侏儒被杀,也让它们察觉到危险。

可惜,它们遇到的小二,会瞬移的小二。

当护卫们身形交错时,小二忽然瞳孔一缩,空档!

他的身形消失,紧接着,他如同鬼魅般出现苍老蓝侏儒身后,那里只有一个极狭小的空间,刚好可以容纳下小二。

没有人注意到那处空档。

在所有蓝侏儒还没有回过神来,小二把剑已经架在那名苍老蓝侏儒的脖子上,另一只手抓住它,同时消失不见,瞬移。

下一刻,小二提着那名老蓝侏儒出现在天空。

下方一片混乱,老者周围的蓝侏儒们大惊失色,当一名蓝侏儒看到天空的小二和他手上的首领,悲鸣一声,趴在地上。

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天空上的小二和老者,哀嚎不绝于耳,纷纷趴在地上。

偌大的战场,一片哀嚎之后,陷入死寂。

杀得兴起的唐天忽然发现周围的蓝侏儒都不抵抗,也不自主停了下来,他抬起头,看到天空中抓住对方首领的小二,愣了一下,旋即露出狂喜之色。

芽芽从地面的一个深坑里爬出来,灰头土脸,肉嘟嘟的小脸尽是愤怒,它揉着小肚子,当他看到天空中得手的小二,顿时忘了痛楚,咿咿呀呀拼命地挥舞着小手。

远处的村庄也发出震天的欢呼声。

观战的石勇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是……胜利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