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六十节 蓝潮

第五百六十节 蓝潮

双目通红的小羽小心地给哥哥盖上被子。

“他没事吧。”唐天关切地问小羽,他再蠢也看得出来,小羽现在遇到了麻烦。不过,让他感到惊讶的是,小羽似乎很擅长治疗,几种不知名的材料磨成粉,用水调和,

“熬得过这几天,就能活下来。”小羽的声音嘶哑,眼眶通红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唐天拍拍胸脯:“有什么地方要帮忙,尽管说。”

“谢谢猛男大哥!”小羽感激道,他看了一眼床上的哥哥,稚嫩的脸庞却浮现不符合年龄的成熟,他摇头:“哥哥身上的伤口,是蓝侏儒留下来的。我问过他们,他们没有去蓝沼泽,怎么会遇到蓝侏儒?我怀疑是不是蓝潮要开始了?”

“蓝侏儒!”唐天双目陡然亮起两团光芒,但他很快被小羽的另一个词语吸引:“蓝潮?”

“嗯。”小羽脸上布满担忧:“蓝侏儒的繁殖能力非常可怕,传说它们的故乡是在虚空之中,它们通过虚空的裂缝,渗透各洲。被蓝侏儒侵蚀之地,便会形成蓝沼泽。每过一段时间,当蓝侏儒的生育高峰期过后,急剧膨胀的蓝侏儒不得不向外扩张,它们就会从蓝沼泽冲出来,吞噬各洲,这就是蓝潮。”

蓝侏儒的大本营在虚空之中,唐天若有所思。

如果蓝沼泽是通往虚空的裂缝,那么岂不是可以通蓝沼泽,杀到蓝侏儒的大本营?

唐天猜测小旭旭他们几个很有可能就是落在蓝侏儒手中。

他刚想问小羽最近的蓝沼泽在什么地方,外面忽然传出一阵骚动,充满恐惧的惊呼不绝于耳。

“蓝侏儒!”

“天啊,蓝潮!”

小羽脸色大变,唐天一把抄起他,冲了出去。

当他跳村庄的围墙,看着外面的景色,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广袤荒凉的黑色河床尽头,一道蓝线,在朝这边进发!那道紧紧贴着地平线的蓝色,是密密麻麻,一眼望不到头的蓝侏儒。

小羽脸色苍白,身体瑟瑟发抖。

周围的村民,个个都是面无人色,满脸恐惧。

快逃!

小羽转过脸,想提醒唐天快点逃跑,可是当他看到猛男大哥脸上的表情时,却不禁愣住。猛男大哥满脸狰狞,凶狠嗜血,嘴里喃喃自语低沉,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杀意,却让他心中骇然。

“太好了,正想去找你们……”

唐天的梦呓,让小羽觉得猛男大哥肯定和蓝侏儒有血海深仇。

在天路,这叫做蓝海,在圣域,这叫做蓝潮,无论在什么地方,当眼前的景象出现时,就代表着死亡,代表赤地千里!

但是在双目通红的唐天眼中,只会让他想起蓝光海的那场战斗,让他想起失去踪影的同伴,让他心中的杀意沸腾。

“出来吧,兵大叔!”

小羽听到猛男大哥对着空气说话,不禁一愣。

忽然眼前一暗,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弱小的身形,一架精致而古怪的金属巨人,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“机关巨人!”小羽脱口而出,他脸上浮现惊喜之色,不光是他,其他村民看向唐天的目光立即变得不一样。

众人都被天空虎漂亮而精致的外形给震住,谁也没有注意到,天空虎头顶的芽芽。

芽芽站在天空虎的头顶,顾目四盼,好不威风。

好歹打了那么多仗,如今的唐天虽然称不上名将,但也绝对不是战场菜鸟。现在蓝侏儒来势汹汹,士气正旺,这个时候冲上去就是找死。

“准备组织防守!”唐天跳上村庄最高的防顶,对着那些惊疑不定的村民喊道:“不想死的,全都到我这里集合!”

唐天没有半点客气,语气不容置疑,他就像这群人的首领,站在村最高的房顶,发号施令。

村民们脸上,还有几分迟疑,但是人们下意识地汇集在唐天面前。唐天身旁飘浮的天空虎,也让许多人在暗地里猜测,唐天肯定是大城市的大人物。

村庄的人不多,只有146人,不过让唐天感到心下稍安的是,这些人竟然全都是圣者。

虽然气势没有天路圣者那么强,但圣者的味道,唐天却不会弄错。他心中有些疑惑,虽然都是圣者,但是圣域的圣得显然和天路的圣者不大一样。

不过,此时顾不了那么多,唐天对兵道:“兵大叔,你来布防。”

“好!”兵没的推辞,而是开始着手布置防守。之前感应到唐天受伤,让他的心提到嗓子眼,可是唐天昏迷,他没办法出来。

他一直在待命,心中后悔无比。身为一名出色的武将,他对于利害看得远比普通人要透彻得多。

神经唐才是他们真正的根基,如果神经唐安然无恙,那么无论是什么问题,总有机会。而如果神经唐出了什么问题,那对于南十字兵团也好,大熊座也罢,都是毁灭性打击。

所以听到唐天召唤他出来,他也松一口气。

战争并不会让他有多担心,他经历的战争实在太多。哪怕再残酷的战争,在他看来,哪怕无法取胜,保护唐天的安全还是不成问题。

可如果不在唐天身边,如果唐天遇到危险……

不知不觉中,神经病少年已经成为整个团队的领袖,他的地位无人可以取代。

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,兵迅速地根据村庄的防御,有条不紊布置防线。村民们看到希望,个个积极性大增。

这个时候的荒野,不会比村庄更安全,而且脱离了大队伍,活下来的可能性很低。

“猛男大哥,你的机关巨人好厉害!它是将军吗?”小羽看着天空虎,满脸惊叹。

“嗯,他可是名将。”唐天一脸得意,兵绝对是名将。

“是【火行者】?还是【阿古斯通】”小羽两眼放光,但他径直摇头自言自语:“不对,【火行者】是红色,阿古斯通是灰色。”

唐天听得满头雾水,什么火行者阿古斯通,不过,他注到另一件事。所有人之中,唯独小羽不是圣者。

“小羽,你好像和他们不一样。”唐天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道。

“嗯,我生出来就没有圣域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小羽坦然道,但是眼中还是闪过一丝黯然。

他紧接着挺起胸膛骄傲道:“但是我会很多东西的东西。”

他取出一把鲜红的草剑,递给唐天:“猛男大哥,给你一把草剑,这是我炼制的兵器。”

草剑?

唐天一脸好奇地接过这把巴掌长短的红色草剑,草剑是用红茅剑草的根编织而成,入手温热。

一只粉嫩的小手,从他手中抢过草剑。

刚刚从沉睡中醒转的小二,他的小脸满脸凝重。

“猛男大哥!这是魂吗……”小羽满脸激动,语无伦次。

唐天刚想说话,被小二打断:“没错。”

小羽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,他觉得自己真是班门弄斧,这样粗陋的草剑,在这些大人物面前,不值一提。

小二握着草剑,蓦地直指前方。

呼!

淡红色光束,倏地在唐天眼前一闪而逝。

光束没入房屋墙壁,只留下三个手指粗细的小孔,贯穿整个房屋。幸亏房间没有人,要不然刚才就危险了。

唐天耸然动容,那淡淡的红光,他感受到锋锐的剑意。

小二自言自语:“利用其本身所蕴含的剑意,想法还好,只可惜,手法太粗糙,没有经过火焰的炼制,杂质太多,威力太小……”

小羽听到小二的话,满脸通红。

但是很快,他就摆正心态,知道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端端正正对小二行礼:“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“材料。”小二冷冷道。

小羽欣喜若狂,连忙取出刚挖到的红茅髓根。

小二唤出光明鼎,光明焰包裹着红茅髓根,安静地燃烧,大约七八分钟后,手指粗细的红茅髓根,变细了一半有余,质地也变得柔软无比,晶莹剔透,极其漂亮,原本淡淡的剑意,也变得更加明显,锋芒毕露。

小二又炼制了两根,然后开始编绳,他的动作很慢,慢到小羽可以看清楚。小羽知道这是对方在指点自己,暗记在心。

两分钟后,一把三寸长,精致剔透,宛如血琉璃编成的草剑,呈现在大家面前。

当小二完成最后一个结,剑意骤然一凝,草剑缓缓脱离地面,飘浮在空中。

小羽的脸上满是崇拜和敬佩,他编了无数草剑,但是没有一把草剑能够比得这上这把草剑。

“送给你。”小二随手一挥,草剑落入小羽手中。

小羽如获至宝,重重磕了三个头:“谢谢前辈!”

小二淡淡道:“你没有圣域,这火焰不好控制,不过,却不是没有办法,我需要想想,你先去好好体悟刚才的收获吧。”

“是,前辈!”小羽满脸虔诚地捧着草剑离开,沿途的村民,无不一脸艳羡地看着小羽。

他双手合捧,赤红草剑飘浮在他掌心,散发着精纯的剑意。

唐天一脸古怪地看着小二,压低声音:“喂,小二,你在搞什么鬼?装前辈?这种好事可不像你做的。”

自从知道小二是自己的另一面,唐天理所当然认为小二邪恶又黑暗。

小二看了唐天一眼,道:“圣域,有古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