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五十一节 阿信

第五百五十一节 阿信

“千惠!”

迫不及待的唐天一看到光芒亮起,就扯着喉咙喊。

“天哥哥!”

少女甜美温柔如水的话音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。

唐天瞬间忘记了整个世界,什么天路,什么战争,什么什么,统统都忘得干干净净。他傻傻地笑着,像倒斗子一样,把自己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,统统告诉千惠。

不远处的兵,听着唐天绘声绘色描述自己如何如何厉害,如何如何大杀四方,嘴角不由绽放微笑,真是个单纯的家伙。

青铜星门的另一端,千惠捧着下巴,摇啊摇,满脸的温柔,满脸的崇拜,没有了无敌女战神的凌厉,只有坠入情网少女的痴迷。

不远处守着的阿信和小然蹲在地上,阿信冷哼一声:“气势呢!大人的气势呢!怎么一和那个混小子说话,大人就没有一点气势!太丢人了!”

小然斜了他一眼:“你要再说大人的坏话,我就把你剁了拖出去喂狗!”

“又是这句……”阿信嘟囔着。

小然瞪了他一眼,阿信立即闭上嘴巴,这暴力女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青铜星门前,唐天有太多的疑惑。

“千惠,这六分仪里到底是什么?苍阳羽前辈说这里面是个坐标。还有,那个混蛋到底是谁?”唐天问出了心中积存已久的疑惑。

上官千惠嗯了一声:“六分仪里面标记的,是通往圣域星门的坐标。天哥哥的父亲是双子座之主。”

“圣域?那是什么地方?”唐天愣住,那个混蛋是双子座之主,这个他一点都不意外。苍阳羽说六分眼里是一个位置坐标的时候,他就在想,这个坐标是不是双子座的入口?没想到却是一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。

“我对圣域的了解也不是很多。我知道的,黄道十二宫的传承,就是源于圣域。圣域和天路互不相扰,在远古之前,有一次,有十三名圣者,无意中卷入一座星门,进入天路。而当时星座还未成形,其中十二名圣者大喜过望,各自挑选星力最浓郁之处,梳理星力,运转星辰,古代黄道十二宫方成形,这也逐渐形成黄道十二宫的格局。”千惠解释道。

唐天张大嘴巴,几乎被这个消息惊呆,黄道十二宫竟然是如此成形的。

“等等,还有一人呢?”他一下子反应过来。

“那人见天路生灵繁盛,与圣域截然不同,大感兴趣,便专注于血脉研究,便成为后来的黑魂。”上官千惠解释道。

连黑魂都是……

唐天觉得自己的常识完全被颠覆,连一旁本来微笑的兵,也满脸震惊。

“过了很多年,天路已经面貌焕然一新,已经发展出属于自己的传承。而大概九百年前,又有一名圣域的圣者,找到一处极其狭小的星门,踏入天路。与之前的十三位圣者不同,这位圣者,有着极深厚的背景,天路数以亿万计的魂,让他无比震惊。他想把天路纳入囊中,但是那处星门极其狭小,每过千年,才会开启一次,于是他组建了圣殿。”上官千惠的语气有些深沉。

“圣……圣殿!”唐天这下彻底呆住了,圣殿,那岂不是光明武会?

“圣殿创建的具体年份,并不是很清楚。圣殿虽然无法打开星门,但是和圣域一直有着联系。他们创立光明武会,打着对付黑魂的名号,迅速地渗透进星座的各个角落。黄道十二宫是当年那十二位圣者的后人,他们查清楚光明武会的来历后,感受到巨大危险,因为此时距离星门再一次开启,已经没有多少时间。”

上官千惠的描述,仿佛掀起历史的面纱。

“于是黄道同盟,开始全力寻找当年他们祖先卷入的那处星门。从他们祖先的记载中,圣域辽阔广袤,有着诸多的势力,他们想进入圣域,寻找圣殿的敌人,得到支援。”

“为什么不先干掉圣殿?”唐天不由问道。

上官千惠道:“有两个原因。一个是因为星门已经被标记,等到时间到,对方的圣者大军,会像潮水一样涌入天路,另一个原因是,经过九百年的发展,圣殿在它背后势力的支持下,已经发展壮大,黄道同盟的实力并无法占据优势。”

唐天被千惠那句“圣者大军”给吓到了,他纳闷道:“为什么圣域有那么多的圣者?”

千惠摇头:“具体的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圣域的世界,和我们完全不同,他们那里圣者很普遍。”

“然后呢?”唐天完全被吸引。

“天哥哥的父亲找到了那座星门,但是黄道同盟出现叛徒,他被圣殿狙击,受伤杀重围。他没有回黄道同盟,而是关闭了双子座,躲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养伤,等伤势有所好转,他便带着魂将,前往圣域。”

“混蛋!”唐天砰地一拳重重砸在地上,他咬牙切齿,胸中只觉得被一股怒火充斥。

圣殿!

一定要踏平圣殿!

唐天胸膛剧烈起伏着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他要去圣域!

“千惠,我们要怎么才能碰头?我们一起去圣域!”唐天沉声道。

“天哥哥,我们在圣域相聚,我这边,也有去圣域的星门!”上官千惠语出惊人。

“啊!”唐天愣住了。

“因为南十字兵团的团长,也是来自圣域,而他,也是伯父的魂将!当年南十字兵团一个最重要的使命,便是守护那座星门。伯父在寻找星门线索的途中遇到他。天哥哥的南十字铜牌,便是出自他手。”

上官千惠的这句话,让一旁的兵霍地站起来,满脸震惊。

团长大人……

而同时,上官千惠身后的阿信,也霍地站起来,同样满脸震惊。

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唐天摸着脑袋,恍然大悟,他一直很奇怪,为什么南十字铜牌会在自己的身上。

“太好了!那我们可以在圣域碰面!”唐天关切道:“千惠你要遇到危险,千万不要逞强啊!”

“天哥哥放心了!”上官千惠甜甜道:“我们这次在红谷,找到了一座完整的青铜星门,以后无论在哪里,都可以联系上了。”

她身后的小然扬了扬眉,红谷那场战斗,她们的战魂大军折损超过三成,这是她经历的最惨烈的战斗。

小然的目光落在上官千惠的右臂,血迹殷然。

大人负伤了……

就为了一座青铜星门。

她摇了摇头,坠入情网的女人是没道理可讲的。

“小然这是想情人了?”一张脸凑到她面前,赫然是阿信。

砰!

阿信的脸和地面来了一次完美的接触,他被小然摔了个嘴啃泥。

好痛……

“千惠,你手下是不是有个叫阿信的魂将?他好像是兵大叔的战友呢!”

唐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趴在地上的阿信愣住,战友……

“阿信,我是兵!”带着颤抖的声音,从青铜星门传来。

颤抖的声音穿透岁月,染上沧桑,可是那熟悉的声音,却没有半点改变。那些灰白的记忆,骤然把他扯入那段永远无法忘记的岁月。

趴在地上的阿信呆呆地看着泥土,大脑一片空白。

小鬼……

青铜星门另一端传来的熟悉语气,和记忆翻开小鬼那张天真稚嫩的脸庞重合。

“我没死,阿信,你骗我,我找遍了流放之海,什么都没有!”

“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死,大家说好的,一起冲锋,一起战斗,一起死在战场,你们说过不会丢下我……”

“我不要逃跑!”

青铜星门后,兵泣不成声。

趴在地上的阿信,身体像筛子一样颤抖,双手死死扣进泥土,眼睛瞬间模糊,眼泪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冲开脸上泥土,打湿脸下的泥土,糊在他脸上,又丑又脏,他浑然未觉。

“我找到了螺丝,我说要到他来见你,不是,来听你的声音。”

“螺丝,螺丝,阿信在那边,他在那边,他一定可以听出你的声音。”

螺丝……

泪眼模糊的阿信,像被闪电击中,他拼命地朝青铜星门方向爬,他浑身都是泥,眼泪不受控制落在面前的泥土,打湿泥土,沾在他身上。

他忘了可以站起来,忘了可以飞,他忘了这个世界,他仿佛回到战火纷飞的战壕,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,在漫天交织的绚烂光芒下,在一片又一片的泥浆里,本能向着前方爬。

阿信……螺丝……

模糊的泪眼,前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。

他拼命向那两个身影爬。

小然眼眶泛红,想要去帮他,捂着嘴的泪眼模糊的千惠伸手阻止她。小然心中无比后悔,为什么刚才自己要摔他?

星门响起细碎的念念有词,断断续续,但却是如此熟悉,螺丝!

“扳手,扳手,给我扳手,快点快点,他妈的动作快点……”

“关节损坏严重,给我3号关节配件,全都动作快点,支撑住,不要倒……”

“我不走!我不走!我走了谁给你们修……”

“第两百六十一架,坏了好多,团长不要死啊,阿信不要死啊,小家伙不要死……”

阿信就像被闪电击中,他停了下来,他扬起头,明明眼泪模糊了一切。可他看得那么分明,那么清楚,就在战壕的不远处,螺丝在一堆破损的机关武甲中间,满脸焦急担忧,疯狂修理,嘴里念念有词。

螺丝细碎的念念有词戛然而止,安静几秒,忽然,充满神经质歇斯底里嘶声高呼从青铜星门传来。

“南十字兵团,前进!”

阿信像只浑身是泥的虾,弓起颤抖身体。

手掌拼命拍打地面,他失声痛哭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写着写着眼泪就流下来了,哭得像傻逼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