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四十八节 宴会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四十八节 宴会 【第一更】

圣血饮!

剑域的剑客,对于天下名剑,无不了如指掌,更何况曾经掀起腥风血雨的【圣血饮】!从进化的角度来说,无论是走的魂系,还是血系,都已经进化到相当的高度,这是两者不同的进化方式。

但无论魂系也好,血系也好,圣者的鲜血,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。

哪怕是一块凡铁,饱饮如此众多的圣者之血,亦会生出魂魄,更何况它本身质地非凡。【圣血饮】的来历极少有人知道,但是剑域对它充满兴趣,费尽力气查到其出处,它由一块天外殒铁炼制而成。

这把剑刚炼成的时候,释放着极其妖异的波动。这股妖异的波动,吸引方圆千里内的星魂兽发疯一般冲过来。

若非那名剑圣本身的实力非凡,早就死在如同潮水一般的兽潮之中。

连杀三天三夜,这把剑饱饮数万星魂兽的鲜血,妖异的波动渐渐消去,光泽内敛,有如凡铁。

而随着这名剑圣四处挑战,这把剑饱饮圣者之血。外面流传的说法不准确,明月记得很清楚,剑域内有人专门考据过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这把剑起码沾染过五十六名圣者之血!

剑域一直在寻找这把剑,熟悉剑性的他们,深知这把剑的强大。

花费无数人才物力,却一无所获,明月万万没有想到,这把剑竟然在井豪手上!

而且……

让明月感到更加震撼的是,圣血饮在井豪手中,没有半点凶厉之气,平和中正,大气磅礴。此等凶厉的剑,绝对桀骜不驯,稍有不慎,便会反噬其主。此时却如同乖巧温顺的猫咪,把锋利的爪子全都收起。

名剑择主。

明月脑海中不由浮现这四个字,果然不愧是修炼出剑魂的强者啊!

她的目光从井豪身上收了回来,瞥了一眼刚才发出惊呼的人。那名男子精壮魁梧,一头火红的短发,肤色深棕,上半身穿着普通的白色短袖,而下半身的裤子样式极其古怪,像锁子甲一般,银光闪闪。

黑魂!

明月立即认出来对方的来历,黑魂之人,能够认出圣血饮的来历倒不让人吃惊,因为黑魂在这把剑上栽了个大跟头。

似乎察觉到明月的目光,对方回头朝明月看了一眼,男子眼前一亮,朝明月咧嘴一笑,露出雪白的牙齿。

井豪似无所觉,依然沉浸在修炼之中。

但是很快,明月和黑魂男子齐齐转头,两人脸上,不约而同露出骇然之色。

井豪手上施展的依然是基础剑法,每一剑都没有半分花巧,但是那些朴实的剑招,此时却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波动,圣血饮在空中划过的轨迹,像水波一般无形波动,寂然无声。

法则!

朴实无华的基础剑招,带着法则的力量,有如无声的警告。

黑魂男子眼中的贪婪如同被一盆冰水迎头浇了个透,眼中只有骇然,那表情就像见鬼一般。而明月此时,同样再也无法保持平静,她呆呆地看着井豪,满脸不能置信。

不可能……

半个小时后,井豪收剑,转身离去,临走前淡淡地瞥了两人一眼。

黑魂男子面色刷地一下苍白如纸。

明月如遭雷殛,那一瞬间,明月大脑一片空白,身体僵硬,连根手指都动弹不了。

等她回过神来,井豪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。她心中惊骇绝伦,井豪的目光,竟然亦有剑意!

好可怕……

剑域严重低估了井豪的实力!

明月心中生出立即返回剑域的冲动,但是她强自按捺下来。一道身影落在她身边,却是那名黑魂男子。

“被震撼到了吧?这么一个绝世的剑圣,竟然出自光明武会,真是浪费啊,你们剑域就没有点想法?”

带着几分调侃的话传入明月耳中。

明月冷冷道:“黑魂竟然会对剑圣感兴趣,这让我有点想法。”

对方哈哈大笑:“我对井豪不感兴趣,也不是他的对手,但是我对他手上的圣血饮感兴趣。”

“他配得上那把剑。”明月淡淡道,出身剑域的她对于剑是极其虔诚的。

“喔喔喔,那是,能修炼出剑魂,而用不走魂术,直指法则的剑圣,当然有资格!”黑魂男子连连点头:“不过那把剑,却是我们黑魂一位前辈的珍藏。”

明月心头微震,却不动声色:“黑魂打算和大熊座来一场战争?”

黑魂男子一滞,脸露苦笑:“你说得对,现在谁想和大熊座打仗呢?起码黑魂是不想!”

大熊座这一战,实实在在把声威打出去了,这亦是各方使团云集的根本原因。

自从光明武会和狮子座之战拉开序幕之后,双方各有胜负,战况胶着。谁也没有想到,光明武会栽的第一个大跟头,竟然是在大熊座。光明武会这个跟头栽得狠,就连光明武会,这段时间都异常的安静。

虽然圣殿十五名圣者全军覆没,但是这段时间观察,大家发现大熊座的高手确实不多。但是,他们同样发现,大熊座的凝聚力非常强,中低层武者的修炼之刻苦,绝对超过任何一个星座。

而大熊座没有把星力向那些高手倾斜,反而对于这些中低层武者异常慷慨。中低层武者在大熊座享受的待遇,是所有星座最好的。只有你修炼刻苦,在大熊座你就可以享受到浓郁的星力,而不需要缴纳天文数字一般的星力税。

大熊座这样的政策当然不适合强者,但是,可以预期,当这些中低层武者成长起来,将来大熊座会变得更加可怕。

整体水平的提升,豺狼族庞大的人口,大熊座今后的兵团,会变得异常强大。

除了光明武会还会卷土重来,其他的星座,几乎没有人敢惹大熊座。明月这句话是在警告对方,任何挑衅,都有可能引起大熊座的反扑。大熊座就是在一场场战争中壮大,这帮疯子根本不怕战争。

明月可不想因为对方的贪念,而打乱自己的计划。

“只有想其他办法了。”对方摇摇头,有些无奈,转身离去,丢下一句:“我叫甘豪。”

“干嚎……”明月一愣。

余姬噗哧一笑,百媚顿生。

刚刚腾空而起的甘豪胸口一滞,身形摇摇晃晃,像只断了翅膀的风筝。他满脸通红,额头青筋暴绽。

果然这个名字配不上自己的潇洒和自信……

他想到刚才井豪离开时那莫测高深的背景,心中泪流满面,明明大家都是豪……为什么差距这么大……

安德烈隔着窗户,凝视着远处巡逻的队伍。

斯嘉丽慵懒地伸了个懒腰:“你都看了那么久,沿路都盯着别人看,看出什么名堂么?”

“训练有素,纪律森严,指挥有度。”安德烈头也不回道。

“哎,能得到你这么夸奖,很少见啊。”斯嘉丽轻笑一声,心中却有些意外。安德烈可是武将學院的高材生,眼光从来很挑剔,能够得到他这般评价,非常不容易。

“水平真的很高。”安德烈沉声道:“除了士兵的素质,比我们兵团差外,其他方面,毫不逊色。以他们这么刻苦的修炼,加上大熊座星力的倾斜,只需数年时间,这唯一的短板也会消失,他们会成为天下最强的兵团之一。”

“这么说,他们相当有拉拢的价值。”斯嘉丽眼睛发光,能够嫁给这样的强者,对于她这样有野心的女人来说,无疑是最佳的选择。

“说得没错!如果大熊座和我们狮子座联盟,一定可以打败光明武会!”安德烈也露出阳光般的笑容,他对于斯嘉丽的魅力毫不怀疑:“我可要恭喜你,这样的联姻,才配得上你的绝世容颜。”

“对了,今晚的宴会,我穿什么衣服比较合适?”斯嘉丽已经开始思考起晚上的宴会,她在想,怎么样的惊艳表现,才能吸引唐天。

今晚的宴会,各个使团都会参加,她必须在那些人之中脱颖而出,惊艳全场,才是她的风格。

“这个别问我!”安德烈顿觉得脑门都有些疼,他作出投降的手势。

夜晚降临,会场一片繁忙。

“真乱!”一名男子刻意压低的声音中充满不屑道:“一群土包子。这是我参加过最简陋的宴会,这些人都是生手。”

他身边的同伴也笑道:“边缘星球,还有比那更偏僻的乡下地方吗?这才是人家的风格!”

不远处的斯嘉丽轻声对安德烈笑道:“这宴会确实挺简陋的。”

安德烈瞥了一眼两人胸前的徽章,轻蔑道:“贵族老爷们只知道享受。宴会上的刀叉只会让人迷失,只有战场上的刀剑才能赢得尊重。”

狮子座的历史也不长,铁与血的味道还未褪去,奢糜之风还未成形。

而在另一个方向,天秤座的使团。

华长老正在欣赏会场四周驻守圣者们身上的宝物,听到那两人的讨论,冷哼道:“无知!若是他们知道守卫身上宝物的价值,就知道,他们泡在一片多么浩瀚的星币海洋中!简陋?这绝是有史以来最奢华的宴会!”

肖长老难得幽默一回:“就算知道他们也不会觉得幸福,只会更痛苦,因为他们连一块星币都带不走。”

众长老哄地轻笑。

忽然,整个会场安静下来。

唐天出场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:昨天那节,有一句神字相关什么的。那句检查的时候没有注意……因为我一开始给【丹仁心】取的名字是【神红心】……后来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