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四十七节 冲击

第五百四十七节 冲击

丁曼嫣然一笑。

她脖子上的这串鲜红欲滴的项链,有着一个美丽的名字,【丹仁心】。魂宝取名绝对不会乱取,敢在名字里面有“神”字,绝对不是一般的魂宝。【丹仁心】一般的圣者之中流传不广,但是在医武圣者之中,却几乎无人不知。

丹仁心,能够大幅度提高医武圣者对能量的控制,而且它本身蕴含着一部分生之法则,能够让医武圣者的能量,沾染上生之法则。生之法则是最顶级的法则之一,是所有医武圣者的终极目标,虽然丹仁心所蕴含的生之法则并不完整,但这依然能够让它成为所有医武圣者梦寐以求的魂宝。

当唐天把丹仁心塞进她手里的时候,她一开始还没有搞清楚。当弄明白这串鲜红欲滴的项链,就是大名鼎鼎的丹仁心时,她完全傻了,大脑一片空白,周围不知道哪个混蛋在那号啕大哭,她的眼泪也止不住,跟着呜呜地哭。

等她回过神来,发现大家目光都盯在她上,那时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,长这么大就没这么丢人过!

这几天,她天天捂着丹仁心睡觉,每天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,这不是个梦吧……

直到手里的丹仁心才让她放松下来。

不光是她,所有人都没好到哪里去。这段时间是大熊座圣部最不正常的时期,有人忽然呆呆地傻笑,有人忽然会哭,好几天的功夫,大家才从这种异样的状态中挣扎出来。

本来像接待这种活,丁曼死活不会接手。

现在手巾找到她,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。不光是她,圣部所有人都是这样。

每个人的眼睛里就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,那里面绽放的光芒,再黑暗的夜晚也遮挡不住。他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,他们充满无穷的力量,每个人的心中,都仿佛有个声音在高喊,大干一场吧!大干一场吧!只有大干一场才能够对得起配得上这样的待遇!

士为知己者死,大抵如是。

肖长老的注目,并没有让丁曼放在心上。如今熊首城的警戒全开,没有人敢在这里抢,她本身亦非弱者。丁曼带着使团,沿途偶尔介绍一下,不时有其他的圣者来去匆匆。

使团一开始还有几分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,渐渐,大家的声音小了下来。

因为大家发现,几位长老的脸色,都很阴沉。

大伙面面相觑,长老们这是怎么了……

丁曼把使团安顿下来便离开,剩下的工作是枇杷和手巾的。丁曼一离开,整个使团便陷入一片寂静。

“一定是仿品!”华长老语气很肯定:“这么多好东西,出现一件还有可能,人手一件?就连光明武会,都不可能有这么奢侈!”

沿途他们见到好几名圣者,每个人身上都会挂着一件有名的宝物。双鱼生死盘、丹仁心……

长老们个个學识渊博,见多识广,下面的人不认得,他们又怎么会不认得?那一个个名字背后,都是一个传说。

每多见到一件,他们心便往下一沉。

“都是仿品那也价值不少!”另一名长老沉声道:“看来,大熊座的状况,比我们想象得要更好。他们很有钱!”

其他长老纷纷点头,天下名器的仿品,价格也不是一般魂宝能比的。人手一件,这需要多少星币啊!

另一名长老补充道:“只怕对方还有非常厉害、传承悠久的魂宝师,否则的话,也炼不出来这些名器的仿品。”

其他长老再次纷纷点头,没错,没有一位深谙历史的魂宝师,想炼制出像样的仿品,那只是个笑话。

“这下不好办了!”华长老叹道:“我们最大的底牌就是钱,这大熊座看上去好像比我们还有钱。”

众长老面面相觑,说不出话来。他们之前还觉得很有把握,毕竟大熊座初创,这唐天又没有什么背景,大熊座应该一穷二白才对。只要大熊座缺钱,那就好办。比天秤座更有钱的,比如水瓶座,对机关术没有兴趣,天秤座的竞争对手不多。

如今却发现,人家好像比他们还有钱,这一下子让使团的长老们有些发懵。

遇到问题,所有人的目光,不禁齐齐投向肖长老,肖长老是这次使团的首领。大家这才发现,从进屋开始,肖长老一言不发。

肖长老抬起脸,他的脸色很差,满嘴苦涩:“那些不是仿品,是真品。”

屋内一片死寂,几秒之后,却是陡然炸开了。

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

“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真品?”

……

所有的长老们几乎下意识反驳,个个脸涨得通红,激动得几乎跳了起来,场面无比混乱。下面的武者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位高权重的长老们如此失态!

肖长老没有争辩,只是脸上的苦笑越来越浓。

七嘴八舌的争吵声一点点安静下来,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,在把这些声音抚平。

长老们脸上的激动一点点散去,同时初去的,还有血色,房音再次陷入一片诡异而压抑的死寂。

华长老带着颤音问:“真的都是真品?”

肖长老艰难无比地点头。

“我的老天!”华长老喃喃失语,脸上没有半分血色。

其他长老,有的张大嘴巴合不拢,有的满脸恐惧,有的失魂落魄。

压抑的死寂,再次笼罩他们。

足足半个小时,没有人说一句话。

华长老打破寂静,他渐渐从刚才的那股冲击中回过神来: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肖长老也已经恢复平静,他眼中闪过一丝果决:“我们需要向上面争取更多的权限,现在我们的价码,已经不合适!”

“我附议!”华长老点头。

“附议!”

“附议!”

……

明月带着余姬在熊首城散步,她们已经安顿下来,明月带记得那个叫枇杷的女子眼中的讶色。对方显然没有想到,剑域也会前来。不过,明月从枇杷的平静沉稳看出来,对方知道剑域的存在。

大熊座果然不简单!

明月本来是想先见见唐天,但是枇杷说,唐天正在闭关,要过几天才能出来。

明月也不着急,便带着余姬住了下来。她的脑海浮现枇杷看到余姬时脸上的似笑非笑,似乎别有意味,但是她一时半会也猜不出来,索性便抛之脑后。

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,熊首城她们可以随意地逛。

大熊座上下奋发的氛围,确实有霸业初成的气象,这般气象,她只在大熊座见识到,难怪剑域对唐天如此重视。这也令她对唐天愈发充满了好奇。仙女座时,她与唐天并没有打过太多的交道,对唐天的了解也非常之少。

熊首城最多的便是修炼场,大大小小的修炼场,随处可见挥汗如雨的武者。以明月的眼光来看,这些武者的天赋都普通得很,实力也普通,唯一值得称道的,大概便只有努力吧。

她的目光,忽然落在修炼场内一位男子身上。

井豪!

她一眼便认出来此人的身份,她不由停下脚步。剑魂!明月古井不波的心绪平生波澜,剑域以剑为尊,但是能够修炼出剑魂的,亦少之又少。明月天生剑体,是修炼剑法最具有天赋的体质之一,但是她修炼出剑魂的希望依然极其渺茫。

井豪是剑域的二号目标。

但是上面显然花了功夫,井豪此人极重情义,一般的接触方式,是绝对无法拉拢到此人,唯一的突破口,便是唐天。

明月没有惊动井豪,只是在远处驻足观看,井豪在指点其他的武者修炼剑法。

但很快明月就有些讶然,因为这些接受指点的武者,实力实在太低微了。实力如此低微的武者,完全没有指点的价值。可井豪没有半点不耐,反而悉心指点,丝毫没有因为这些武者实力低微而有半点不耐烦。

明月心中暗自摇动,一名剑圣把宝贵的时间,浪费在这些没有价值的武者身上,没有任何价值。

但她没有离开,能够近距离观察井豪的机会可不多。

渐渐,武者散开,各自修炼,这显然不是第一次。井豪也开始自己修炼,明月眼前一亮,基础剑法!

井豪竟然在那里一板一眼地反复练习着基础剑法,这完全出乎明月的预料。

一名剑圣,竟然在那修炼基础剑法!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明月绝对不相信。可是,井豪异常专注,一剑一剑。明月瞪大眼睛,她想看出来这里面有什么玄妙。

修炼成剑魂的剑圣的日常修炼,对任何一名剑客来说,都充满了吸引力。

莫非,基础剑法之中,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玄妙?

明月心中暗想,她的目光,紧紧盯着井豪的每一剑。

忽然,她的目光注意到,井豪手中的那把黑剑。剑客对于剑,有着天生的直觉,明月注意到那把剑的第一眼,就有一种直觉,好剑!

“圣血饮!”

不远处的惊呼,让明月心中一颤,瞳孔骤然收缩,这三个字,让她浑身汗毛陡然根根直竖。

圣血饮!

“圣血饱饮方知味”的【圣血饮】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1:昨天晚上早早准备睡觉,躺床上随便点开一本书准备酝酿睡意。看开头,不是很满意,心中暗想倘若我来写如何云云。继续看,更不满,不够爽啊,情节处理不好啊,都穿越了还这么憋屈啊何必呢作者大大你到底怎么想的啊。一边看一边摇头心里骂,看完之后我就傻了,凌晨五点……白天一整天无精打彩。

今晚一定要早点睡!

ps2:明天三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