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四十六节 重金使团 【第二更】

第五百四十六节 重金使团 【第二更】

小二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败家的家伙,鬼吾前辈的珍藏,绝对不亚于一个大型的宝藏。可就是这样,被二货派送得一干二净。

能够入鬼吾前辈法眼,而又能够经历时间的考验留存下来的魂宝,绝对都是名震天下的宝物。

大伙拿在手上,每个人精神都恍惚得很,丁曼拼命地掐着自己的手心,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梁峰恍惚无比的脸庞,忽然哇地一声哭出来。这一哭,顿时引起连锁反应,会议室内哭成一片。

踏入圣阶,在武者们看来,圣者们是何其风光何其显赫,可是迈过这道门槛,他们才知道,后面的世界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。相反,圣阶的世界更加残酷,更加激烈。他们是整个圣阶世界的最底层,他们更加小心翼翼,更加夹着尾巴做人,那些魂术卡,让他们流尽口水,一件青铜阶魂宝,是他们终生的梦想。

他们现在手中握着的,是他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宝物。每一件宝贝,都是历史上留下过名字的宝贝,每个名字背后,都是一个传奇。

所有的苦楚和酸涩,此时泛上心头,百感交集之下,他们失声痛哭。

和手上的宝贝比起来,他们太卑微。

小二不为所动,他对唐天的这种“糟蹋”行为,感到非常气愤。这里面最次的宝物,都完全可以换来更强大更强出色的圣者效忠,这些圣者在他眼中,完全没有收买的价值。

相比之下,鹤、凌旭和井豪几个倒是对这见怪不怪,有的时候神经唐小气扣门贪婪得令人发指,有的时候神经唐大方得简直就是土豪,至于这两者出现在什么时候,那就要看神经唐的神经在那个时间上搭在哪条线上。

唐天满脸茫然,他不明白大家哭什么,明明自己送好东西给他们啊……

鹤注视着满脸茫然唐天,嘴角不由露出会心的微笑。从利益的角度来说,神经唐的行为,任何一个稍有理智的人,都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可是,这个家伙的脑筋,有的时候,就是这么简单。

这大概就也是自己不愿意离开这里的原因吧,这种没有半点做作的温暖,这种蠢到家、简单的“有福同享”,就是这个世界最难得的品质吧。

兵同样在注视着这一幕,嘴角也流露出淡淡的笑意,他想到了团长。说实话,一直以来,唐天身边的伙伴,永远不是最出色最优秀的。

凌旭只是一名流浪枪客,家族长老的打手,鹤是一个没落门派的弟子,而井豪,在光明武会那些天才之中,同样黯淡无光。赛雷则是三魂城,一个小小的店主。费老头呢,更是不得志。叮铛只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黑魂马,枇杷是个患病的少女,龙守静是天龙座出来顶包的替罪羊……

凭借这群在其他势力眼中,没有半点价值的货色,成就了现在的大熊座。

凌旭现在是最炙手可热的枪圣,被视作银霜骑复兴的旗帜。鹤成为鹤派第二名圣者,征服了射手座上下,只要他愿意,就可以成为射手之王。井豪修炼出罕见的剑魂,只要他不死,他就有资格成为最强的剑圣。赛雷现在成为第一机关大师。费老头如今也成为血脉专家之中的名人,统管着著名的血脉实验室。叮铛成为大熊座的情报头子,枇杷和龙守静,是整个大熊座的内政支柱,任何一个势力都愿意花费任何代价把他们带走。

这些藉藉无名之辈,如今个个名声在外。

兵很清楚,这群人真正的核心、真正的魂,就是那个满脸茫然的家伙。

真是个出色的领跑者啊!

兵心中赞叹,论起才华,比起唐天出色的不知凡几。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唐天这般成就呢?像眼前这样愚蠢的事,任何一个稍有点智商的人,都不会去做,更遑论那些精明的枭雄。可是,唐天做了,那些圣者们眼中的光芒,兵是那么熟悉,就像他们那时的兵团一样。

这种光芒,会在永远不知疲倦的奔跑中,慢慢发酵。

出身南十字兵团的兵知道,再普通的人,蜕变的光芒同样耀眼。

走在熊首城的街道,看着那些意气风发的行人,肖长老停下脚步,感慨万千:“燕永烈的时代,我曾来过大熊座,那时的熊首城比现在更繁华。可是,比起现在的熊首城,风貌差得极远。燕永烈进代的熊首城,人们谈论的,是享受,是美色。现在你们看看,这里充满朝气,他们谈论最多的,是修炼。”

他身边的华长老颔首:“是啊,让人触动啊,大熊座的崛起,确实无可阻挡。真想见见唐天,他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,才能让大熊座面貌涣然一新。这样的大熊座,已经是霸主了。”

忽然,一架机关魂甲,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。

另外一名长老连忙问:“这是什么型号的机关魂甲,好像没有见过。”

肖长老的目光也被这架机关魂甲优美的造型所吸引,不过,他来之前功课作得多,道:“应该是大熊座最新款的【棱甲暴熊】!据说还在研究中,没想到已经出实物了。”

一众长老,都眼红无比地看着天空那个消失的身影。

机关兵团对烈火和曙光两大兵团的胜利,把机关魂甲的战斗力推向一个新的高度。机关武者才是最适合兵团的武者,机关魂甲可以大规模的配备,这个优势是任何一种秘宝都无法取代的。只是因为机关术没落太久,所有势力对机关术的信心都不足,包括天秤座这样已经下定决心要走机关术这条路的星座,其实心里都没有底。

直到机关兵团的这场胜利,才真正促使天秤座的高层,下定决心。

所以这次天秤座派出规模空前的使团,人数超过五百人,光是长老,有七名之多。在天秤座近百年的外交史上,这是从未有过的,足见他们对这次大熊座之行的重视。

“听说连雷昂那头狮子也动了联姻的想法。”华长老笑道。

肖长老笑不出来,他面色沉凝点头:“嗯,斯嘉丽跟着安德烈一起来的。”

华长老有些意外:“可是被称为狮子座第一美人的斯嘉丽?雷昂竟然会舍得!”

“有什么舍不得!”肖长老有些气急败坏:“如果我有女儿这么漂亮,一定带她来!嫁给这样的雄主,简直做梦都要笑醒。雷昂现在肯定恨不得斯嘉丽马上能勾搭上唐天。”

“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得手!”华长老的话立即引起其他长老一片赞同。

肖长老嘿然道:“没那么容易得手的。唐天对上官千惠死心塌地,上官家的人都被迁到大熊座。而且,上官千惠没死,这消息知道的人却不多。雷昂这次看走眼了,想色诱,呵呵,他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。”

“难道我们有什么杀手锏?”一名长老忍不住问。

“杀手锏?”肖长老笑道:“没错,就是一个利字。大家看这熊首城,虽然朝气蓬勃,但是不嫌底蕴不足么?大熊座初建,这唐天也没什么背景,历经大战,现在肯定穷得叮铛响。我们天秤座的珍藏,我就不相信唐天不动心!”

“哈哈!说得对!”华长老大笑:“这些土包子,看到这些宝贝,只怕连口水都流出来。”

“哈哈,他们不会把那些宝贝生吞入肚吧!”

一群长老哈哈大笑。

大熊座比一般的星座历史要悠久许多,但是比起天秤座这样的老牌黄道豪门,那就要差得十万八千里。在大熊座的历史上,从来没有跻身黄道级的经历。

这些长老们虽然眼红大熊座的机关术,但是依然觉得,大熊座只不过是一个运气好点的泥腿子。那些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珍藏,足以把这些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们,震得集体失声。

使团上下,顿时对这次的任务,充满了期待。

“可是使团?”

天空中飞一名圣者,打量着他们。

“我等是天秤座使团。”肖长老客气道,这名圣者的气息不凡,实力不可小觑。

“天秤座!”梁峰恍然大悟:“请跟我来!”

他在前方带路,这次使团拜访非常突然,手巾和枇杷临时才收到各势力传信,两人也没有接待的经验,各方面都乱成一团。

为了不显得太随意,所有的圣者全都被派来接待使团。

肖长老的目光无意识扫过梁峰,却不禁一愣,目光被梁峰腰间挂着一件形状怪异的玉佩所吸引。那件玉佩如同两鱼交缠,一鱼瞳银白,一鱼瞳漆黑,玉佩光芒流转,两鱼交缠的中间,鲜红的罗盘上面刻满精细的刻度。

博闻强记的肖长老心中狂跳,他的脑海中,陡然浮现一个名字。

【双鱼生死盘】!

但是他的脸色很快恢复如常,他心中暗自对自己嘲笑,自己也真是越活越过去,传说中的双鱼生死盘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?

这肯定是个仿品。

不过,就算是仿品,气息能够如此相似,只怕价格也绝不便宜。

唐天倒是舍得对这些圣者花钱,肖长老心中暗道。

梁峰把使团带到接待处,看到守在那里的丁曼,松一口气:“剩下的就交给你了!”

丁曼笑道:“没问题!”

她转过脸,却见肖长老呆呆地盯着自己脖子上那串鲜红欲滴的项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