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四十五节 分赃大会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四十五节 分赃大会 【第一更】

凌旭看着面前的两人,眯着眼睛:“你们要向我學枪法?”

在他面前,欧阳石和卓彦两人,站得笔直。

如今的凌旭,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的稚嫩的少年,连续的征战,尤其是在北斗单枪匹马与几名圣者之间持久的厮杀,让他变得愈发强大。便是站在他面前,欧阳石和卓彦两人,都感到心惊胆跳,凌旭恍如地狱中走出来的杀神,周身杀气四溢。

两人脸上露出崇敬之色,凌旭身上的杀意浓烈如酒,却没有半点嗜血暴戾之意。

被凌旭的目光扫过,两人心里都有些发虚,但是两人没有退缩。这一路的艰辛颠沛,打磨他们的意志,也坚定了他们的内心。

欧阳石挺直背,大声道:“请大人收下我们!”

“我为什么要教你们?”凌旭面无表情。

性格老实的欧阳石愣住,这个问题把他问住了。是啊,凌旭大人为什么要教他们?他们和凌旭人一不沾亲二不带故,甚至还是对头势力的弟子,凌旭大人为什么要教他们?

一直安静的卓彦忽然开口:“因为银霜骑,不能只有一个人!”

银霜骑……

凌旭眯起眼睛,气势陡然凌厉起来,两人的呼吸一窒,身体微微地颤抖。他们的实力,在凌旭面前,微不足道。

卓彦的脸色虽然有些发白,但是他鼓起勇气:“大人,只有银霜骑才能重塑白羊!只有银霜骑才能重新让人们拾起白羊失落已久的荣光!大人,重建银霜骑的时机,已经到了!”

“重建银霜骑?”凌旭看着两人,不由嘲笑道:“就凭你们俩个,重建银霜骑?”

欧阳石和卓彦的脸顿时涨得通红。

“大人,请不要小看人!”

“大人,无论什么考验,我们都接受!”

凌旭不置可否:“等你们能通过新兵训练再说。哦,忘了对你们说,大熊座的新兵训练,是最残酷的,死人是经常的,撑不下去不要勉强。”

看到两人一脸激动,凌旭没有给两人反驳的机会,叫过护卫,带两人进新兵营。

“凌大哥,你真的要组建银霜骑吗?”维维安好奇地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凌旭想了一下,自言自语:“老师大概会希望我那么做吧,但白羊座我没有什么归属感,守护白羊座,我不愿意。唔,我去找找神经唐,干脆让他把白羊座打下来好了,这样的话,一举两得。”

就在此时,他身上的通讯秘宝动了一下。

“神经唐找大家集合。”凌旭哼了一声:“这家伙又要玩什么花样?走吧,正好找他打一架。”

他有些战意昂扬。

院子里,春意渐起,花枝颤动,凉席竹桌茗茶杯,鹤正襟端坐,脸上挂着微笑:“好久没有见到小朵了,小朵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小朵脸上不由绽放笑容:“谢谢殿下夸奖!”

在小朵身边,几名容貌艳丽的女子,并肩端坐。她们看着面前儒雅温和的鹤殿下,不由露出欣赏之色,其中一名年纪稍长的女子开口道:“这前出行之前,陛下嘱咐我等捎话与殿下,若有碍难之处,射手座是殿下永远的后盾。”

这名女子名叫倪雨虹,是射手座的实权人物,深得天后的信任。

鹤微微躬身致谢:“替我谢谢姨母。”

如今的鹤,日益成熟,心态平和,心胸亦比以前开阔许多。面对姨母递给来的善意,他并没有表现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,而是微笑着感谢。

鹤派弟子,源源不断地涌入大熊座,甚至大长老都在考虑,把鹤派搬到大熊座。大熊座的修炼环境,要比天鹤座强不知多少倍。不光是鹤派,英仙座的上官家,也已经迁徙到大熊座。

而鹤,如今在鹤派的声望无人能出其右。他是鹤派自从鹤真人之后的第二位圣者,而且年纪如此之轻,而且是大熊座的核心人员,这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。

倪雨虹眼中赞赏之意更重,鹤殿下表现出来的风范气度,简直无可挑剔。她跟随天后已久,对天后的想法略知一二,天后一生未嫁,没有子嗣,对自己的这个侄儿最是属意。鹤这两年的表现,也证明他有继承射手座的能力。

她笑道:“陛下曾言,殿下才代表未来,我曾心存疑虑,今日亲眼见到殿下,才知道陛下何其英明。未来的射手座,在殿下手中,一定会大放光彩。”

她身边的几人眼中不由露出惊容,虽然鹤殿下接班射手座的流言在射手座内部早就不是什么新消息,但是倪雨虹亲口说出来,这意义截然不同。

“姨母太高看侄儿了。”鹤脸上笑容依旧,语气委婉:“姨母青秋鼎盛,这些事情,为时还早。而且,我在大熊座感觉很舒适,并不想换地方。”

倪雨虹深深看了鹤一眼,意味深长道:“大熊虽好,殿下却非大熊之主。而射手座,三五年之后,殿下便可独掌乾坤。”

鹤微微一笑:“为什么非要作一座之主?鹤平生之愿,只是振兴鹤派,为鹤派赢得一方栖息之地,如今已经得偿所愿,甚至远远超过我想得到的,我还有什么不满足?”

倪雨虹还想说,鹤摆摆手:“倪姨不必再劝。鹤胸无大志,亦无人王之志。大熊走到今天这一步,很不容易,可谓寸土寸血,大家并肩作战,众志成城,方有今日气象。鹤在这里和大家一起战斗、受伤,未曾想过离开。射手虽好,却非鹤守护之地。”

众女哑然。

鹤身上的通信秘宝颤动,鹤心神扫过,抬头对众女道:“抱歉,神经唐找我议事,失陪了。”

倪雨虹强笑:“正事要紧!”

鹤向众人一礼,洒然而去。

会议室内,鹤、凌旭、井豪、魔笛、丁曼领衔的圣部众、阿莫里、韩冰凝等人一个个鱼贯而入,但是每个人走进会议室,目光落在会议室中间,每个人的表情都不由呆住。

会议室中间,堆放着一堆魂宝。

每个人的神情都有些恍惚,就连最为镇定的井豪,也有些失魂落魄。从踏入会议室的那一瞬间,他的目光,就没有离开魂宝正中那黑剑分毫。

“叫大家来呢,是为了分赃……不对,是分战利品!”

唐天的声音,在大家耳中有些遥远,仿佛从云端高处飘过来,每个人都像踩在棉花堆里,脚下发软。

唐天站在那堆魂宝旁,就像一个收破烂的摊店。

“井豪大哥,这把【圣血饮】给你!”唐天毫不犹豫把黑剑扔给井豪,井豪下意识地接过,剑一入手,一股剑意直没他心间,他一个激灵,恍如冬天浇了个冷水澡,整个人清醒过来。

好强的剑意!

井豪脸上不由浮现一丝狂喜,任何一名剑客,对于宝剑的喜爱,都是绝对发自内心的。

这把剑,是鬼吾前辈唯一收藏的一把剑!

剑身黝黑古朴,厚重无锋,刻有两行蝇头小楷:“圣血饱饮,方知味。”

后来从鬼吾前辈的典籍中,他才知道这把【圣血饮】的来历,当场现學现卖起来。

“这把【圣血饮】可是大有来头,在很多很多年前,有一位剑痴横空出世,纵横天路,四处挑战圣者,未有十招之敌,他名声大噪。那些败于他之手的圣者,暗中联合起来,布局想伏击他,结果被他连斩三十人,从容离开,无人敢追击。这把剑,就是他的剑,饱饮圣者之血,从此改名圣血饮,只饮圣者之血。”

井豪激动无比,他抚摸着剑身,眼前不由浮现那名绝世剑客留下的孤傲背影。他知道这件事,那位前辈没有留下名字,这件事也成为禁忌的话题,语焉不详。光明武会当时亦是参与者,但是只言片语,已经能让他领略这位绝世剑客的风采。

唐天一口气把知道内容都说完,便抓起一对水晶般的翅膀,丢给鹤。

如手轻若无物,翅膀的每一片翎羽,都有如水般一般剔透,表面泛着一层淡淡彩色的光芒。翅膀散发的能量波动并不算强,但是独特的韵律,直接拨动鹤的心弦。

“这双翅膀,好像叫【天魔羽】,是从遥远的东方流传过来的魂宝,其他的我也不知道。小鹤子你鹤派的传承源于东方,我觉得这【天魔羽】应该很适合你。东方竟然也有魂宝,真让人好奇。”

唐天心里阴险地想,哼哼,小鹤子戴上小翅膀,肯定貌美得连女人都嫉妒。

以后直接把小鹤踢入女人的行列,就没有人比神一样的少年更帅了!

鹤已经完全沉迷在【天魔羽】幽远深邃、充满神秘意味的韵律之中,体内的鹤身劲,不自主随着这韵律缓缓流转。

“小旭旭,这块银霜羊角印,肯定是你的,据说是银霜骑的首领才能执掌的,这鬼吾前辈的口味也真杂,怎么什么都收……”

唐天嘀咕着,把银霜羊符丢给凌旭。

银霜羊角印……

凌旭大脑一片空白,下意识地接过唐天抛过来的银霜羊角印。这枚印章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笔直如剑的羊角,圆形的印面,雕刻着银霜骑的徽章。

凌旭却知道它的珍贵,银霜羊角印,银霜骑的兵符,是银霜骑权力的象征,只有每一任银霜骑的首领才有资格执掌。

银霜羊角印忽然亮起幽幽光芒,蓦地化作一道银光,没入凌旭体内。

唐天却没时间理他,继续他的分赃大会。

能量炉内,小二泪流满面,心如刀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