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四十节 双子炉

第五百四十节 双子炉

整个天空暗了下来,不知什么时候,乌云密布。一眼望不到头的乌云,漆黑如墨,如铅低垂。

空气中游离的能量,突然安静下来。刚刚战斗激荡的能量乱流消失得无影无踪,整个天地一片宁静。

激战的双方,同时停了下来,每个人脸上都是惊疑不定。太安静了!这种异乎寻常的安静,出现在激烈的战场,说不出的诡异。战场上,应该是能量乱流横气,气流肆虐,突然如此安静,如此祥和,令人毛骨悚然。

事有反常即为妖!

在场的都是圣者,他们对于能量的变化,对于气机的变化,极其敏感。突然安静下来的世界,让这些经验丰富的圣者们惊疑不定。

就好像……好像一只可怕的怪物,突然出现在战场,慑于其威势,群兽的集体噤声。

苏易被这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可笑,能量又不是野兽,它们可没有生命。

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唐天,刚才唐天的异样和式魂的动作他看在眼里,虽然不相信唐天能翻出什么花样,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异象,让他愈发警惕戒备。

莫不成,唐天体内还隐藏着什么东西?

忽然,苏易想到关于唐天的情报,到现在为止,唐天的来历依然是个谜。唐天的来历只能追溯到星风城,唐天的母亲已逝,来历不详,他的父亲是谁,也没有人知道。而且唐天在安德学院表现出来的天赋,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。相比之下,如今被唐天远远甩在身后的阿莫里等人,当时天赋都要远远超过他。

就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少年,如今却是一方豪强,执掌大熊座,连光明武会都忌惮无比。如此惊人的成长速度,便是自诩天赋过人从小被视作天才的苏易,也自叹弗如。

这家伙身上,一定有秘密!

苏易的心怦然心动,他忽然意识到,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。之前他一直把这次的行动视作一个普通的活动,但是此时,他猛然发现,也许自己能够在这次行动中有所收获。

这个判断,让他的心立即变得炽热起来。

唐天缓缓睁开眼睛。

苏易瞳孔骤然收缩,心头剧震,这个家伙的眼睛,竟然是金色!

这家伙……

苏易拼命在脑海中搜寻关于金眸的描述,他隐约有几分印象,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过,但是此时却怎么想不起来。不过,虽然想不起来金眸的出处,但是他心中依然可以作出大概的判断。

唐天的来历果然不简单!

细心的苏易很快注意到一个细节,唐天的金眸似乎没有焦距。

他心中一动,难道……

唐天的视野内,白茫茫的一片,他仿佛置身在风暴的正中心,耳畔尽是呼啸尽是怒吼。

“你忘了吗?退缩了吗?怯懦了吗?消沉了吗?要投降了吗?”

一遍遍。

“不。”

唐天轻轻对自己说。

呼啸骤止,怒吼骤息,白茫茫的视野,一点点恢复如常,他看到不远处的那个断臂的苏易。体内解锁的血脉,犹如那万丈之下深海,又犹如那深邃无尽的虚空,力量在无声无息流淌,每一丝波澜,都让他的心一阵悸动。

它们从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、每一滴鲜血、每一块骨骼里渗透而出,沿着他的四肢,向他的心脏汇集。

血脉封禁的锁被打开了么……

天地间原本安静的能量,忽然异常活跃。

嘶嘶嘶!

漫天的能量,化作一道道细流,向唐天扑去。空中到处都是能量细流,就像剑尖从水面划过带起的波纹。

这是……

苏易愈发迟疑不定,能够搅动如此大范围的能量,怎么看都有些不同寻常!不过,空气中的游离能量,想要被圣者直接用于战斗,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,绝不是青铜圣者能够实现的。

唐天所立的位置,犹如风暴的正中心,漫天的能量,疯狂地涌向他的体内。

苏易看不清楚对方的身形,但是,他可以察觉到,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,正在风暴中心形成。

这家伙……到底是什么来历?

风暴中的唐天神情平静,他的零能量体,也无法阻挡这蜂拥而至的能量。那些疯狂涌入的能量,沿着他的身体,向心脏汇集。

唐天分辨出区别,涌入体内的能量,是湛蓝的细流,而从他的血肉之中涌出的力量,却是赤红如血。

无数湛蓝的细线和无数赤红的细线,急剧向唐天的心脏汇集。

唐天的心脏,一半被湛蓝的能量侵蚀,而另一半却被赤红的力量侵蚀。渐渐,唐天的心脏,变成半蓝半红。蓝色的那半边,愈发剔透晶莹,而红色的那半边,却愈发鲜红如血。

双子炉!

这三个字,像闪电般闯入唐天的脑海之中,就仿佛他天生就知道这三个字一样。

等等!双子炉……双子座……

唐天愣住了,他对自己身上的血脉,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,但是从来没有把自己的血脉和双子座挂钩。对他来说,这是一个极其陌生的星座。

原来那个混蛋,是双子座的……

他蓦地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缩小的小二蜷缩在剔透的蓝色能量炉内,他在沉睡。小二苍白的脸色,让唐天立即从茫然中惊醒,刚才的战斗,浮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小二!

芽芽!

大家!

自己还在战斗中,双子座什么的,不是现在去想的问题。

唐天不自主握紧拳头。体内正在孕育成形的双子炉,湛蓝的能量炉,安静无比,而红色的一半,那是血炉,却是异常活跃。他全身的鲜血,都涌入血炉,在血炉内不断地被强化,再散入全身。

唐天能够清晰地感受到,自己**的力量,在一点点增强,他能够感受到这种增强的幅度。

忽然,唐天注意到,魔鬼火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也被吸入血炉内,血炉的血光变得更加强烈浓郁。

苏易感受到风暴中下心的气息愈发恐怖,仿佛有一个怪物正在诞生,他感受到强烈的危险,他知道不能再拖了。

他一咬牙,身形骤然消失。

几乎同时,他出现在风暴边缘,浑身光芒耀眼有如太阳,扬起的左掌,狠狠斩下!

苏易的发动极其突然,周围的圣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

一片惊呼声中,光斩轻松破开风暴,狠狠斩向唐天。

唐天无所察觉,眼看汹涌的刀芒,就像触及唐天的额头,忽然,一面银盾毫无征兆出现在刀芒面前。

轰!

汹涌的刀芒,就像怒涛撞上礁石,轰然粉身碎骨,碎芒四下飞溅。

银纹重盾纹丝不动。

苏易瞳孔骤然扩张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可能……

之前的霸王斩锋,唐天几乎用出吃奶的力,才勉强挡下。可是……刚才唐天竟然只是单手持盾,身体只有一个轻微的晃动,一步未退。

怎么可能……

放下银纹重盾,唐天的脸映入苏易的视野,他不禁愣了一下,那双眼睛……

金色的眼睛,此时却变成赤红如火。

唐天注视着苏易,他看到了苏易眼中的惊疑不定,他朝苏易咧嘴一笑。

我的意志,我的野心,我的誓言。

我的爱人,我的伙伴,我的世界。

全都是我战斗的理由,全都是我绝不放弃的理由。我就是这么贪婪,我就是这么无可救药!

他的心中,就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,似乎感受到他的这股火焰,血炉血光愈发炽烈。从血炉里流淌出来的鲜血,就像滚烫的岩浆,刺激得他浑身不自禁地战栗。

我要战斗!我要胜利!

唐天眼中的血色愈发浓重,一片赤红,他拎着银纹重盾,身体微微伏低,有如嗜血的野兽。

苏易一下子警觉起来,但是忽然,他视野内,失去唐天的踪影。

不好!

苏易脸色一变,想也不想,升起能量罩。

一个缠绕着火焰的拳头,轰在他的能量罩上。

嘭!

一声闷响,苏易身体一颤,碎芒如雨,像被风吹起,如梦如幻,倒映着他满脸的骇然。

怎么可能……那火焰……是魔鬼火!

威廉!

红魔鬼威廉的魔鬼火!

苏易觉得自己快疯了,噬魂血团的噬魂焰、威廉的魔鬼火,唐天所使用的每一种力量,都让他充满了恐惧。任何一个名字,都是圣殿的禁忌!

可是,竟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……

苏易见过很多圣殿的敌人,但是没有一个,像唐天这般令他感到深深的恐惧!这家伙……一定会成为光明武会、圣殿的心腹大患!这种没由来的想法,像闪电般照亮他的脑海。

忽然,他眼前一暗,一面银盾占据他整个视野,盾面精细的花纹在他眼中是如此纤毫毕现。

好快……

砰!

盾面狠狠拍在他脸上,巨大的力量,让他眼前一黑,当场失去意识。失控的身体,有如殒石般,重重砸进泥土里。

轰,地面升起一团尘土,苏易周围,布满蛛网般的裂纹。

胜利!我要胜利!

虽然小二已经在能量炉中沉睡,瞬移无法使用,但是唐天此时的速度,竟然不比瞬移慢多少。

他的力量,在不断地增强,魔鬼火竟然渗入他浑身的每一缕血肉之中。

他的身体,在发生惊人的变化。

唐天无暇检查,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只有战斗!

唐天此时已经完全把所有的问题全都抛之脑后,他双目尽赤,就像一头发怒的公牛,疯狂扑他能看到的每一名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