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二十节 奕剑和圣剑狱海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二十节 奕剑和圣剑狱海 【第一更】

琼斯把手中的通信秘宝捏碎。

高层以严厉的语气,要求红叶兵团返回驻动,并将对他擅长出兵的行为作出处罚。伏英之死,让光明武会正在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波之中。这场风波迅猛无比,让没有半点准备的光明武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,前线连连败仗,不得不被迫全面采取守势。

光明武会需要替罪羊,伏英已死,唯一有资格成为替罪羊的,便只有红叶兵团。

看到琼斯的动作,他的副官脸色一变:“大人……”

琼斯面无表情:“我们如果这么回去,黑锅背定了,我们就完了,红叶兵团,也完了。我本来就一无所有,倒是无所谓,你们呢?打算从此就被打入冷宫?甚至被处决?”

他的副官脸色一变。

红叶兵团的骨干,全都是第十黄金分会,他的副官就是第十黄金分会的黄金武者。琼斯很清楚,他的副官平时会听从他的命令,但是在关键时候,对方在意的永远只是第十黄金分会的利益。

不过,他知道,琼斯的话半点也没有夸张。

伏英事情造成如此巨大影响,他们回去必然会受到极其严厉的处罚,光明武会在这样的事情上,绝对不会手软。光明武会要平息众怒,惩罚也会异常的严厉,对红叶兵团来说,这是毁灭性的打击。

甚至被处决,他都一点不惊讶。

副官沉默了片刻,方问:“那你想怎么办?”

“直扑寒古城。”琼斯冷冷道:“我之前就在想,为什么大熊座的兵团会进入六分仪座,我现在知道答案了,因为大熊座的目标就是六分仪座,他们有人在寒古城。”

副官反问:“那又怎么样?”

“我们只要杀到寒古城,就能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琼斯神色平静道:“只要揭露这是个针对光明武会的阴谋,我们才有可能洗脱罪名。”

副官眼前一亮,琼斯说得很有道理!

认罪不会让他们的处境有任何改善,反而不如放手一搏。高层对于这件事憋屈无比,偏偏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力。如果能够找到哪怕一点证据,证明寒古城就是一个针对光明武会的阴谋。那么高层一定会想方设法,证明这就是一个阴谋,一个抹黑光明武会的阴谋。

如果能找到证据,那么红叶兵团不仅没罪,反而立下大功。

这绝对是一个一飞冲天的契机。

“现在的寒古城,正是最虚弱的时候。”琼斯分析道:“那些圣者全当了炮灰,而且,我对伏英大人很了解,想杀死伏英大人,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。寒古城此时,绝对没有多有生力量。”

“没错!”副官不再犹豫,装模作样道:“大人英明!”

他想得更多,如果能够占领寒古城,就算没有找到证据,也完全可以伪造一些证据。高层现在需要的不是证据,而是台阶,是支点,只要给高层一个支点,光明武会本身便拥有足够的力量,让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,变得更像真的。

他对琼斯不禁大为佩服,在如此绝境,竟然能够想到破局之法,委实厉害。

红叶兵团上下,人心惶惶,一片愁云惨雾。包括他,都已经失了方寸,每个人都绝望无比,只有琼斯还保持镇定。

琼斯接着道:“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,最后的机会,你去给大家打打气,此战我们是为自己而战,只能胜,不能败,败则死。”

“属下这就去!”副官毫不犹豫道,没有什么比在如此绝望的境地,看到希望更令人振奋。

看到自己的副官急匆匆地出去,琼斯有些出神。

伏英,我一定会给你报仇!他的眼中杀机弥漫。

不得不说,唐天这一手玩得漂亮至极,颇有几分沾染了蒙塔猥琐之气的味道。光明武会眼下已经顾不上六分仪座,这场大战的惊险和惨烈,也让大家心神高度紧张。

大战之后的放松最为惬意迷人。

唐天却一脸愁苦。

赢是赢了,但是叶朝歌砸在自己手上了。本来唐天是打算用叶朝歌从光明武会手上敲一笔,但是既然现在抹黑伏英,这笔生意也做不成了。

一千亿星币呢,唐天怎么不肉痛?

不过肉痛归肉痛,这场战斗的收获之大,还是让唐天惊喜莫名。尤其是伏英身上的银宝瓶,虽然没有多少星币,但是好东西却是极多。伏英征战四方,杀人无数,过手的战利品自然也是无数,留下来的都是其中的精品。

其中有不少,是伏英为了自己踏入白银阶,而作的准备。

一般而言,白银圣者的定义,需要200点魂值以上的攻击魂术,200点魂值以上的飞行魂术,200点魂值以上的防守魂术。

也就是说,600点魂值以上,才有可能成为白银圣者。伏英只是拥有白银级攻击,而非白银圣者。

那离大家都很遥远,唐天手下,魂值最高的才160点,而唐天才只有80点。

之所以是200点,却是圣者们在长期的研究和观察中发现,任何一门魂术,当它占据的魂值,超过200点时,便会发生质的飞跃,威力有着极大幅度的增涨。

唐天欣赏着伏英的珍藏。

一颗血迹斑斑的阴阳珠,一个完整的金骷髅头,一把古琴,还有一张魂术卡。

唐天第一个被魂术卡所吸引,这张魂术卡,并不是光明武会的魂术卡。这张魂术卡,上面没有品阶,只有工工整整浓墨饱醮的两个黑字,【奕剑】。

而它的初始魂值,把唐天吓一跳,竟然高达40点!也就是说,想要修炼它,起码需要40点的魂值空间。要知道,被称为光明武会青铜第一魂术的【微光】,初始魂值也只需要20点,这已经所有青铜魂术卡的巅峰。

难道这是一张白银阶的魂术卡?

唐天有些惊讶,但是这张卡面,却看不出任何特征。

他嘴里嘀咕:“这张卡不会有问题吧,要不然伏英干嘛不用?”

忽然,身边响起小二奶声奶气:“我要这张卡!”

唐天转过脸,不由乐了。小二虽然在努力地克制,保持镇定,但是眼中的激动还是出卖了他的想法。尤其是这种努力克制的表情,出现在一位三岁小朋友身上,就会看上去特别可爱。

小二这次的功劳大大的,唐天毫不犹豫把【奕剑】扔了小二,还免不了嘱咐:“给你,但悠着点,这张卡还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呢…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便目瞪口呆地看着小二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把【奕剑】卡像吃饼干一样,咔嚓咔嚓吃掉。

吃完魂术卡的小二,闭着眼睛,静静漂浮在空中。

忽然,小二睁开眼睛,眼睛亮起一抹精芒,他扬起肉乎乎的小手,骈指如剑,倏地笔直下划。

一道笔直的光束,出现在他面前。

小二一言不发,浑身散发着难以形容的气息,他沉浸在一种奇妙的状态,骈指如剑,划出一道道笔直的光束。这些光束或竖直或水平,交错纵横,br>唐天看得两眼发直。

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那些穿透他的光束,却摸了个空,这是什么东西?

转眼间,小二b的某个交点屈指一点,铮,交点陡然变亮,化作硬币大小的一个光斑,飘渺而森然的气息,陡然直逼唐天眉间。

唐天目瞪口呆。

小二目中异彩连连,他屈指连弹,一个个光斑成形,犹如棋子布局。

唐天顿时吓一跳,这些光斑的气息各不相同,有霸道,有绵柔,有锋锐逼人,有古朴守拙,更加奇妙的是,这些不同的气息,竟然会融合相交,生出无数变化,锋芒或藏或露,气息愈发飘渺难测。

唐天不由骇然,这难道就是【奕剑】?

光是眼前的气息,就比叶朝歌的【微光】,厉害得多。

唐天有一种身在局中,无法挣扎,甚至不知道该如挣扎之感。那些犹如棋子般的光斑,绝非看上去的那般无害,那交织的气息,虚虚实实,如芒在背。

小二若有所悟,那张精致可爱的小脸,一时间甚至浮现一抹妖异的美感。

骈成的剑指散开,肉乎乎的小手掌虚握。

滋滋滋!

一把黑炎流淌的剑,缓缓从虚空中抽出。

唐天眼中流露出震骇之色,这是……圣剑狱海!

确实是圣剑狱海,妖异狭长的狱海剑,被精致可爱的小二拿头,愈发显得妖异,强烈的反差,让这种妖异感更加突出。

小二闭上眼神,神色肃然。

轻轻一挥手中的圣剑狱海,呼,狱海剑便如同融化般,化作一蓬黑炎,散入那些水平竖直的光束之中。

虚空暗炎一落在光束上,便如同水滴滴在细绳上,沿着光束流淌蔓延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变得漆黑如墨。

那些原本明亮的光斑,也个个变成黑斑,如同浓墨,如同围棋的上,

一股浩瀚虚无的气息,笼罩全场,唐天仿若置身在一片虚无之感,而那些黑斑,多了一股虚无而危险的气息。

小二……

唐天满脸震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