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一十八节 埋伏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一十八节 埋伏 【第一更】

七人刚刚冲过崩坍的关口,一下子呆住。

距离他们约五十丈远的地方,黑压压的人群。几十名圣者,冷冷地注视着他们,这些圣者有的飘在空中,有的站在地面,但是恰好构成一个弧形包围圈。

这些人……怎么可能还活着?

童格几人骇然看着本应该死掉的圣者,竟然全都出现在面前。这一幕的冲击性之强,让他们出现一个短暂的失神。

就这么一瞬间,身后的伏英紧跟着冲了进来。

“打!”

一声高喝,晴天霹雳,把童格他们惊醒。但是第一个反应过来,却是久经沙场的伏英,伏英甚至没有看到楚不远处的人就反应过来,他的脸色一变,不好,有埋伏!

无数白云从四面八方汇集,转眼间白茫茫的一片。

【云海】!

伏英反应最快,他第一个意识到不妙,想也不想,便猛地抽身疾退。但是云海比他想象得更快,尽管耳边呼啸,但是云海迅速吞噬他的身影。

伏英心往一沉,如此迅猛的【云海】,魂值只怕已经不下60点!若是放在军中,这样的圣者绝对是个大杀器。

对方竟然拥有这样的圣者……

必须马上脱离云海,否则的话,那就危险了。

周围白茫茫的一片,看不到尽头。战斗经验丰富的伏英,知道云海里面的方位感,往往是失真的。但是坐以待毙,那是死路一条。

他毫不犹豫拉高,身形如同火箭,急剧上升。这就是他战斗经验丰富的地方,比起水平方位,垂直方向受到的影响更小。

他身形刚动,一道锋锐的攻击,擦着他的脚底掠过。伏兵的心中一寒,这一记刀芒,魂值绝对超过50点,自己的【光明之佑】根本无法挡下。

更可怕的是,对方的攻击,他事先没有半点察觉。云海削弱了他的直觉,忽然,他觉得自己的魂域有些不对劲,周围的云海,竟然有些模糊的趋势。

不好!中毒!

他能够感觉魂域要催动真力的时候,远没有平时那么得心应手,好像总是慢半拍。伏英心中发寒,对方竟然有能够对圣者产生威胁的毒素!

他强行催动真力,不断地变幻身形,躲避完全无法预测的攻击。

忽然,他心神一颤,想也不想,他手中亮起的光明魂斩,猛地向身后一斩。

轰!

剧烈的碰撞,劲气四溢,云海翻腾变幻,却没有半点消散的迹象。伏兵脑子本来就有些模糊的脑子一懵,但是强大的求生本能,在这个时候拯救了他。他的身形如同鬼魅般变幻,好几道攻击擦着他的身体呼啸而过。

而刚才伏英那记光明魂斩的威力,直接让硬接的那名圣者吐血重伤,横飞出去。

连续躲过几道攻击的伏英回过神来,还在闪躲的身形,陡然拔高。他如同一条灵活至极的游鱼,一边急速上升一边作不规则闪避。

呼,视野为之一清,他跃出云海。

云海几乎吞没了大半个寒古城,场面壮观至极。但是此时,他却来不及欣赏这等美景,他毫不犹豫地向城外飞去。

飞出去数十丈,他就觉得不对劲,不知为何,一阵心惊胆战,就好像城墙外有什么危险在等着自己一样。

不对劲!

他猛然察觉,飞了几十丈,那城墙竟然没有半点拉近。

他心中狂跳,幻境!

他经历战斗无数次,但是没有一次有如此凶险,对方作了精心的布置。从一开始,自己就上当了,一环扣一环,幕后主谋心思之深沉,委实可怖!

危险并没有让他惊慌失措,但是他此时心中战意全无,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,早点离开这里!

继续向上飞!

伏英瞬间作出决断,此时无疑天空更加安全,只要自己飞到足够高,必然可以挣脱埋伏圈。而且居高临下,自己的光明魂斩的威力也可以彻底发挥出来。

他一边作着闪避,一边疯狂向上攀升。

连续向上攀升了上百丈,伏英忽然露出警觉之色,不对,怎么这么安静。

地面上,小二精致可爱的脸庞,忽然流露出一丝杀机,他的眸子里一片森寒。早就料到你会向上飞,早就在这里等着你!

他手中抓着一根细线,细线只有他手上的一截,剩下的部分却消失在空中。

他轻轻一拉细线。

伏英周围骤然亮起无数光芒,这些光芒如同梭鱼大小,无数光梭如同一群鱼群,飞快地游动。

伏英的光明之佑,瞬间破碎。

强烈的危险感笼罩心头,伏英怒目圆睁,迎着面前的光芒,猛然斩去!

轰!

汹涌的刀芒如同一股洪流,瞬间冲开鱼群,伏英不敢有丝毫怠慢,身形一晃,从缺口向外逃去。光梭从他身边掠过,带起一道道血痕,但是此时,他却顾不上剧痛,疯狂冲出来。

毒素在他的体内蔓延,他视野中的景物开始崩碎。

该死!

刚刚出来的伏英,察觉周围好几道气息,脸色又是一变,不好,又掉入包围圈了!

他虽然开始心生幻象,但是神智依然还有几分清醒,知道此时自己已经陷入极度的危险之中。体内的狠劲发作,一咬牙,蓦地身形呼啸向下沉!

刚刚还被他视作埋伏的云海,现在被他视作最后的机会。体内的毒素虽然能够起作用,但是致幻的作用,还不足以让他失去判断。他的飞行本来就不是速度见长,这样的状态逃跳,很难逃出生天。云海之中的混战,对他反而更有利,只要撑过毒素的时间,他就可以重新掌握主动。

他没有想到,出现在他周围的几道气息,赫然是几个青铜傀儡。

但是此时,在下方云海内,唐天正摒住呼吸等着伏英。

他心中暗赞,小二的魂宝,果然厉害!

他没有立即发动,战斗中的唐天,宛如变了一个人,耐心老练得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。他躲在云海中,没有露半点破绽,在等待一击致命的机会。

轰隆轰隆!

云海内的战斗,激烈无比。

童格七人都是这群圣者最强大者,个个实力非凡。但是短短的一瞬间,就有两个人一命呜呼。

攻击实在太猛烈!

童格他们只觉得周围到处都是攻击,狂风暴雨般的攻击,令人窒息。他们完全被打懵了。

一方是蓄谋已久精心准备,一方是猝不及防,局面可想而知。而且这些圣者对童格他们恨之入骨,平时舍不得用的压箱底手段,此时一股脑用上。一对一,他们不是童格他们的对手,但是他们现在人多势众,立即把童格他们打得抬不起头。

童格浑身泛着血光,他在光雨中挣扎,犹如一只被困住的怪兽。

他在几人之中,情况最好,他是血脉圣者,白幻对他的影响最低。但是,他周围生长出无数青色的光带,这些光带就像水草一般,紧紧缠住他的脚踝,就像钢丝勒进他的脚踝。他身上的血光一闪,啪,光带绷断。

【夜光藤】!

这么偏门的魂术竟然也有人修习,如果只是一对一,这样的魂术,他有足够的手段对付。可是在如此危险的境地,稍有一丝迟疑,都足以致命。这些夜光藤,让他烦不胜烦,就像苍蝇一样让人恶心,给他带来极大的麻烦。

他再蠢也知道落入对方的精心算计之中,他的战斗经验没有伏英那么强大,但也明白对方针对性作了很多布置。

他就像一头蛮牛,顶着雨点般的攻击,疯狂向外突,只有向外突才有活下来的可能。他身泛起的那层血光,防御极强,可以那锋利得可以砍断山峰的刀芒,砍在上面,也只是鲜血飙射。他浑身浴血,血光更盛。但是他的身体,有着惊人的生命力,仿佛丝毫不受影响。

置于死地而后生,童格从来没有想象会有一天,自己会如此狼狈。

此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冲!

每一步踏在地上,强大的冲击力般的裂纹,他的速度奇快无比,带起一抹血光。

快了!

就快冲出去了!

童格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只要冲出去这片云海,他逃生的机会大增!他没有注意到,这片云海之中,飘浮着细小的白色小虫,他这一阵猛冲,体表的血光吸附了许多这种白色小虫。

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白色小虫已经染上一层血色,变得有如红玉,鲜艳欲滴。

童格的脸色大变。

【雪蛭】!

这里面竟然有人修炼了这门魂术!这明明是光明武会才会修炼的魂术,这是专门针对血脉圣者的魂术!

他浑身的红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黯淡,童格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如同潮水般被吸走。

数十记刀芒,如同鲨鱼群般悄无声息地接近。

与此同时,三支光箭,带着尖啸,忽倏而至。

童格脚下龟裂的土地,一蓬夜光藤疯狂地生长,缠住他的双腿。

一点流光,从天而降,如同流星,向童格飞去。

“不!”

童格的凄厉尖叫,响彻全城,紧接着轰隆巨响,一蓬炽烈的血焰升腾而起。

急速下坠的伏英,身形突然消失,几乎同时,他出现在数十丈开外的,急速冲向云海。此时突然听到童格的惨叫,心神剧颤,身形出现一个微不可察的波动。

就在此时,始终在暗处潜伏的唐天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寒芒,手中的源印兵匣,悄然没入云海之中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:还有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