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一十三节 杀生英【第二更】

第五百一十三节 杀生英【第二更】

轰隆!

巨大的声响,从光罩内传出来,从光罩震动的幅度,便可以看得出来,爆炸的威力。耀眼的光芒透过光罩,映照得夜晚亮如白昼。

“进去几个了?”任如海沉声问。

“九个。”童格报出精确的数字。

“你觉得他还能支撑多久?”任如海问。

“说不准。”童格面色凝重,摇头道:“其实蒙塔之后,我就觉得他应该没有多少余力!没想到,后面连续上了三个,竟然还没有拿下,此人韧性之强,委实可怕!”

“韧性再强,也有崩掉的时候。”李若寒声道。

“没错!”童格点头:“不过,我们得多找些人,要不然,到时机会出现,我们冲不过去。”

另外两人同时露出赞同之色。

虽然前面的人,全都栽了,但是圣者们前赴后继。里面每一场战斗,都是扎扎实实的,长的甚至打了两个时辰,这明显是对方在苦苦支撑。

所有人都对守关者的韧性无比敬佩,但是大家又一致认为,哪怕铁人,在这样强度的战斗下,也绝对不可能支撑多久,随可能崩溃。

所以导致大家都在抢着闯关,大家都在赌,自己就是成功的那位。

要塞入口极度混乱,很多圣者在这里大打出手。那样的混乱,就连任如海这样的强者,也不敢轻易涉足。

“而且,我们未必需要第一个闯关。”童格脸上露出胸有成竹之色:“别忘了,里面还有傅重山和杨浩然两人,这两人的实力,也不可小瞧。到时临死反扑,只怕会更加猛烈。”

“没错!”任如海点头,沉声道:“我们确实需要再找几个志同道合的高手,冲锋陷阵的事情,就交给这些蠢货吧。”

就在此时,忽然光罩陡然护张,把整个城主府完全保护起来。

“可惜,此人可以得到喘息的机会。”童格道,单阀要塞的特点大家如今已经烂熟于胸,这是由于要塞吸收战斗后无序能量形成的保护层。

周围响起一生叹息声,大家觉得,再加一把劲,守关的人肯定扛不住,没想到眼看就要胜利了,竟然会开启了保护。

单阀要塞真是一种奇怪的要塞。

忽然,童格的目光,被一个身影吸引。

一位白衣青年,神色冷漠,站在人群间,极其夺目。童格瞳孔一缩,他认识白衣青年。

对方察觉到他的目光,转过脸望过来,白衣男子径直朝童格走过来。

任如海他们此时也注意到此人,当他们的目光落在白衣男子胸前的标记时,脸色不由大变,光明武会。

白衣男子走到童格面前,冷冷道:“叶朝歌在哪里?”

童格脸色恢复如常:“没想到,能在这里见到伏英大人,不过,伏英大人这个问题难住我了,您不会认为是我做的手脚吧。”

“你没这个本事。”伏英冷冷道。

“看来叶朝歌果然深得荣波长老喜爱,竟然派伏英大人前来,我可不敢在大人您面前玩花样。如果我有什么消息,一定会通知大人。”童格道。

任如海和李若噤若寒蝉。

伏英一言不发,转身离开。

“没想到他竟然来了。”童格轻叹道:“这下麻烦了。”

“他是冲着叶朝歌来的吧。”李若的声音,带着一丝惊恐。

任如海的脸色也有些发白。

伏英一直在前线,他是光明武会的尖刀,被称之为【杀生英】。在青铜圣者之中,他绝对可以排进前十名,死在他手上的青铜圣者,不计其数。

这样的猛人出现在寒古城,对所有人来说,都无异于如芒在背。

片刻后,伏英出现在寒古酒楼,当他走出寒古酒楼的时候,手上多了一件后发戈。

他拿着后发戈,在寒古城看似漫无目的地行走。

憋了一天的唐天趁着这个时候,偷偷溜出城主府。单阀要塞虽然密不透风,但是有兵在,还是能够打到出来的办法。兵给唐天专门做了一个后门,唐天可以从这里用瞬移出去。当然这有一定的风险,但是如今要塞内的实力强劲得很,根本不怕别人摸上门。

今天的守关,一开始唐天还有些得意,但是很快,他就觉得无聊起来。

坑蒙拐骗这种事情,全都交给兵,兵能够出色地完成。并不是所有的圣者都拖家带口,还是有孤家寡人的,遇到这样的硬骨头,兵就会拿出利诱的手段。

“这把伞很漂亮吧,新鲜出炉的,青铜下品?不不,绝对是青铜中品!”

“看看,多可爱的式魂,他叫小二,天下第一位能够炼制魂宝的式魂!”

“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炼不到,天才魂宝师!”

……

小二的脸黑得可以挤得出水,他被像展示品一般接受大家的欣赏。

可恶……

为什么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?为什么每次局面都会走向完全无法预想的失控局面?

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

小二沉着脸,这些天都在默默地反思。

傅紫虹觉得这些天就像在做梦一样,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,城主府内的圣者,会密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一天之内,九名圣者便纳入麾下,这样的膨胀速度,何等可怕。

原本对唐天还有所疑虑的傅重山杨浩然,如今完全被唐天折服。算下来,如今城主府内的圣者,多达十二人。

这是一股极强的力量。

行走在街道上,感受到夜晚的凉意,唐天精神一振。他本来作好战斗的准备,哪知道今天连一招都没用,准备好的源印兵匣也没有用上。

保护罩升起,所有的圣者,也纷纷散去,街道反而有些宁静。

唐天漫无目的地走着,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那个混蛋到底是死是活?他的心情很复杂,以前的时候,他对那个混蛋只有怨恨。但是现在知道得越多,他反而恨不起来。虽然还不明白,但是他已经隐约当年的事情一定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危险和复杂。

这么多年过去,他是死还是活呢?

千惠好像知道一些东西,她知道六分眼,下次问问她。

唐天的目光,有些迷茫。

直到一个白衣男子,出现在街道前方,唐天一下子反应过来。

“把叶朝歌交出来。”伏英漠然道。

原来是光明武会的……

唐天嘿然道:“叶朝歌现在是我的俘虏,只要你给赎金,我就把人交给你。”

“赎金?”伏英眼中杀机一闪,扬起右掌:“找死。”

他的手掌骤然绽放刺目的光芒,如同一颗小太阳,令人无法逼视。

一掌斩下!

可怖的刀芒,如同一道光蟒,忽倏横跨整条街道,直斩唐天面门。

唐天在伏英扬起手掌的瞬间就感受到强烈的危险,想也不想,暴喝:“小二!”

一把小伞出现在刀光面前。

一层柔和的光芒从伞面亮起,寒气四溢,水波荡漾,芽芽伞滴溜溜转动。

轰!

从伞面传来力量让唐天和小二脸色同时大变,一大一小两个身影,如同被重锤击中,倒飞出去。

刀光还是被芽芽伞转偏,斜飞上天空。

嗡!

刀芒掠过天空,引起的震颤,如同龙吟。

整个寒古城在那一瞬间,陷入一片死寂,所有圣者,无不骇然失色。

芽芽伞光芒黯淡,连那伞面的雪山,也断了一截。

这种力量的差距,立即让唐天清醒过来,他一把抄起受伤的小二,瞬移发动,消失不见。

瞬移?伏英眼中闪过一丝冷色。

一般的圣者对付瞬移没有什么办法,但是对伏英这样在战场厮杀多年的精英来说,这可没让他知难而退。瞬移的活动空间不大,逃跑的地方不远。

他飞上天空,闭上眼睛,仔细感知。

蓦地他睁开眼睛,扬起手掌,朝七十丈外的房屋遥遥斩去!

汹涌的刀芒从他的手掌斩出,一脱离手掌,便呼地一暗,消失在空中,下一刻出现在七十丈外,仿佛从虚空中钻出来,瞬间吞没那处房屋。

轰!

方圆十丈内,尽皆化作齏粉,只留下一个焦黑的大坑。

伏英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,没有击中。

他身形轻轻一晃,便掠过百丈,朝前方掠去。忽然他停下来,朝百丈外又是一斩!

轰!

汹涌的刀芒,如同一股洪流,把方圆十丈内化作焦土。余波摧毁周围房屋,数名圣者仓皇从里面飞出来,他们刚想破口大骂,当看清伏英身上的标记时,无不脸色大变,不敢多嘴。

伏英看也不看这些人,依然在搜寻,刚才那一击,还是没有击中。

对方的直觉很强,伏英心中作出这样的判断,而且刚才硬接自己一斩,竟然没有受伤,实力比他想象得更强。

他在空中逗留了片刻,依然没有半点对方的气息。

不可能!

他已经锁定对方的气息,只要对方在寒古城里,就绝对不可能逃得过自己的搜寻。

伏英目光四下扫视,忽然他注意到不远处的光罩,他眯起眼睛。他发现自己无法感知到光罩内面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!

对方躲在光罩里面!

伏英冷哼一声,眼前的要塞虽然有些古怪,他攻克的要塞不计其数,他没有放在眼里。

你既然躲在乌龟壳里,那我就把你的壳敲碎。

他扬起右掌,对着光罩,一掌斩下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只有两更了,今天上演各种悲剧苦逼,打车半天打不到,到咖啡厅发现鼠标忘带,然后发现笔记本的触摸板早就被自己禁用了,然后跑回家,发现没带钥匙,再然后,家里没人!

ps:明天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