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一十一节 心机深沉獠 【第三更】

第五百一十一节 心机深沉獠 【第三更】

“单阀要塞,是一种已经失传的古老要塞,很久没有出现,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这里。”童格的语气带着一丝惊讶:“单阀要塞最大的特点,就是强制形成一对一的局面。”

“一对一?”任如海皱起眉头:“这怎么可能做到?”

“事实上,我也不清楚。”童格摇头道:“这种要塞已经失传,没有人知道他的原理。李兄在的时候,可曾听过?”

李若的伤势已经恢复,他怨毒道:“肯定是那个老不死留了一手,哼,看来他早就在防着我了!”

任如海有些奇怪:“可是,一对一,他们哪来的信心?傅重山的实力虽然不错,但是远远够不上与我等为敌吧。”

“或许我们等等就知道。”童格笑道:“我相信,肯定有很多人会忍不住。”

“那个神秘人和叶朝歌有什么动静?”任如海问。

“暂时没有消息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叶朝歌没有死!”童格道,他有内幕消息的渠道,虽然叶朝歌消失,但是却没有死。

“我们还是去看看单阀要塞。”任如海沉声道。

由于唐天和叶朝歌一战,引起轰动。当人们发现城主府变得面目全非时,已经差不多到中午。这种奇怪的形状明显可以看得出来是有意为之,圣者绝对是学识最渊博的一群人,很快,单阀要塞这个名词就被他们找了出来,单阀要塞的一些特点也浮出水面。

一对一?

这让大家非常意外。

他们确实不明白,苍阳武场哪来的信心。傅重山的实力在青铜圣者确实算不错,但是绝对不是顶尖高手。这样的关卡,应该放在有绝对强者的时候才对啊,苍阳武场哪有绝对的武者?莫非苍阳羽打算亲自出场?

这个猜测让很多人兴奋和激动起来。

一门三圣,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。苍阳羽的实力究竟如何,从来没展现过,亦没有人知道,但是能够培养出三名圣者弟子,绝对不简单,倒没有人敢小看。

传说中已经失传的单阀要塞,还有深不可测的苍阳羽,一连几天,竟然没有人敢前去闯关。

谁也不想作出头鸟。

直到第三天,有人进入了单阀要塞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单阀要塞之所以能够强制让敌人形成一对一的局面,除了那些交错层叠的暗碉之外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,那就是唐天现在驻守的地方,阀口光罩!

一件黄金秘宝,三十六件的白银秘宝,七十二青铜秘宝,被兵安排在这片区域,从而形成一个大约直径超过三十丈的半球形光罩。秘宝、寒潮、星力,形成一个完美的光罩封闭区,这个封闭区内超过两人,便会禁止入内。

再配合那些精心布置的暗碉,即使是圣者,也难以全身而退。

察觉到有人到来,唐天睁开眼睛。

他在这里驻守了三天,早就有些不耐烦。

终于要来了吗?

唐天深吸一口气,站了起来。

同时,武魂殿的小二也睁开眼睛,要来了吗?对于这场战斗,他也有些期待,自己炼制的第一件魂宝,终于要经历实战的考验。

这些天,他已经尽可能地少在唐天面前出现。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如果唐天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,以这家伙的性格,自己的日子只会更难过。

那个二货对待敌人的态度,向来是非常狠辣的。而自己这个潜在的敌人,这家伙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,虽然无法干掉自己,但是肯定彻底把自己压制吧。

在机会没有来临之前,还是努力地伪装好吧。

石锋本来是不想做这个出头鸟的,但是他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决定试试。他一直呆在海豚座,海豚座是北天十九洲的一个小星座,他这次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姿态。

他打定主意,如果苗头不对,他立即往回跑。

暗碉并没有发起攻击,他一路畅通地来到光罩前,他有些紧张,但是想了想,不冒点险,哪会有收获?一咬牙,他便踏入光罩。

一踏入光罩,他脸色就微微一变,这个光罩有古怪!

他立即伸手试了试,无论他如何用力,也无法出去。

看来,只能拼死一战了!他下定决心。

“小二!”

对方一声沉喝,让石锋如梦初醒。

这是第一战,唐天不敢怠慢,开门红比什么都重要。小二、芽芽,全都出来,唐天要全力以赴!

当石锋看清楚面前的敌人,如同被雷劈中,完全傻眼了。

这……这不是把叶朝歌掳去的那个神秘人吗……

石锋顿时连死的心都人,自己怎么就跳出来做这个出头鸟?

唐天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来吧,决一生死!”

石锋的小心肝一颤,这都要决一生死了……叶朝歌也是这样被决了吧……是生是死还不知道……

唐天身体微微向前倾,作势欲扑。

“我投降!”

石锋很干脆利落地投降,让刚刚准备扑上去的唐天硬生生刹住身形,他满脸惊愕地看着石锋。

“小的以后以大人马首是瞻,唯命是从!”

石锋满脸堆着笑,小心翼翼。

外面的人看不到要塞内的情况,但是在暗碉里观战的傅重山等人却能看得一清二楚,但他们完全傻眼了。这是个什么情况?怎么会这样?

他们不知道,唐天掳走叶朝歌那一战,如今是整个寒古城最热门的话题之一。唐天拳头上的火焰到底是什么,到现在大家都没有讨论出一个所以然出来。能够克制微光,这样的魂术绝对没不可能是普通的魂术。可是大家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出它的来历,这也让这些圣者惊疑不定。

除了唐天的本源印之外,对唐天战斗的分析也非常多。

所有的分析得出来的结论都很一致,此人极其危险!

杀伐决断,狠辣残酷,为了二十招之胜,竟然不惜自残双手,如此狠辣之辈,绝对不要招惹。再看看他战斗时惊人的直觉,可怕的战斗本能,但真正令人恐惧的,却是此獠深不可测的城府。

第一次布坑叶朝歌时,此獠只用了式魂,那古怪的红焰,根本就没有出现。而为了麻痹叶朝歌,更是不惜自残双臂。

而这次,荣波离开,此獠才把自己的真实实力展现出来,连式魂都没用,轻易把叶朝歌拿下。

心机之深,可见一斑。

大家在讨论的时候,都一致表示,绝对不要与此獠为敌!一些好事的圣者,更是列出一个危险名单,上面是哪些人不能招惹,而此獠赫然位居第一。

他们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,并非此獠最厉害,而是此獠最为冷酷残暴心机深沉,得罪了他,谁也不会什么时候被咬一口。

所以当石锋看到唐天时,最后一丝侥幸之心完全熄灭。而当他看到小二的伞时,更是一个哆嗦,此人竟然还有底牌!这把伞之前,他从来都没有拿出来过,石锋对魂宝颇有研究,一看芽芽伞就明白,这伞的品质非常出色。

此獠心机实在……深沉得可怕!

他越想越是觉得可怕,思维进一步发散,难道这寒古城其实就是此獠布下的一个骗局?很有可能!否则的话,此獠怎么会出现在城主府?难道他才是这场骗局真正的幕后推手?

这等可怕的枭雄,自己这样一名普通的圣者,哪里是对手?

于是……

石锋毫不犹豫投降。

城主府外观战的圣者们,只见那光罩的光芒刚刚变红没有多久,忽然变绿,所有人不禁同时倒吸一口冷气。

这落败也太快了吧……

一招致胜么?

单阀要塞的一些特点早就被大家翻了出来,阀口光罩一旦变红,意味着战斗还未结束。而一旦光罩变绿,就意味着战斗结束。

石锋虽然是小地方的圣者,可还是颇有几分功底的,怎么可能如此迅速地被解决?

尤其是那些曾经和石锋讨论过的圣者们,更是脸色微变。

绝对不是傅重山!

难道真的是……苍阳羽?

童格几人的脸色也难看无比,李若歇斯底里:“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老头子已经魂化,他要采到不可能战斗!”

“那会是谁?”任如海沉声道。

童格反而镇定下来,目泛异光:“看来,正主出场了!”

紧接着,又有一名不信邪胆子大的圣者,满脸杀气腾腾,毅然踏入要塞。然后……不到十秒钟,光罩再度恢复绿色!

这次没有倒抽冷气声,而是没有半点声音,大家完全被震惊了!

里面到底是谁?

一定是一位强大无比的圣者!

“会不会是有某种强大的特殊魂术?”有人轻声道。

许多人眼睛一亮,没错,说不定某种特殊的魂术,一般这类魂术,往往威力强大,但是消耗也很大!

一名圣者再度闯入内,十秒,光罩变绿。

再有一名,十秒,光罩变绿。

当第五名圣者闯入,在十秒光罩变绿,这一下没人敢吭声了。在众人眼中,要塞就像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,直待择人而噬。

“哼,我倒要看看,是何方神圣!”一名大汉冷哼,越众而出。

所有人精神不禁一振,此人名叫蒙塔,是寒古城诸多圣者之中最强的几人之一。他的魂值高达一百三十六点,成名多年,战斗经验亦极丰富!

蒙塔神态自若,缓缓步入要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