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零九节 疑惑和回答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零九节 疑惑和回答 【第一更】

啪!

想象中的震耳爆炸和刺目光芒并没有出现,柔和的光剑,就像泡沫一样破灭。

叶朝歌明显愣了一下,他已经作好爆炸冲击的准备,虽然微光看上去柔和,但是当它爆发的时候,却会无比的暴烈。

眼前的结果,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。

对于直觉惊人的唐天来说,对方战斗出现这样一个愣神,他怎么会放过?

身形鬼魅消失,瞬移,同时一只手掌从叶朝歌的脑后伸出来。叶朝歌此时才如梦初醒,能量盾还没有放出去,喉咙蓦地一紧,强大的力量让他气息一乱,还未成形的能量盾顿时化作乱流消散,他已经失去反抗的余地。

但是,他来不及畏惧,他的脸上残留着不能置信,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。

刚才,那是什么……

周围一片死寂,安静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。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圣者们,此时脸上的震惊却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。

他们本以为是场龙争虎斗,甚至在他们看来,叶朝歌的赢面更大一些。上一次唐天的胜利,在绝大多数人眼中,都是源于叶朝歌的轻敌。

这次叶朝歌是绝对不会轻敌,不仅如此,从刚才那一剑来看,叶朝歌明显有进步!这种可怕的天赋,让每个人都惊叹不已,也让他们更加相信叶朝歌会取得最终的胜利。

可是,刚才发生的那一幕,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那是什么?”童格喃喃自语。

他身边的大汉,此时亦满脸惊骇。虽然他之前认为叶朝歌名不符实,叶朝歌那一剑,却让他大为改观。他封圣已经有二十年,限于资源,没有更进一步,但是他积累之深厚,却比一般人要强得多。

叶朝歌微光一剑,威力绝对不小。

当时他心里还在惊叹,果然不愧是微光,可是之后的转折,却是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的。

那缕红色的火焰……

他没有感受到半点能量的气息,那是什么……

稍有点眼力的人,都知道是那缕红色火焰的古怪,可是,竟然没有一个人认识。大家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因为被破解的是微光,有着光明武会青铜魂术第一的微光!

唐天完全无视四面八方的目光,他此时心中得意洋洋。

他之前一直在摸索着怎么运用这缕古怪的火焰,后来他发现,这缕火焰非常独特,它可以湮灭能量。这个发现,让他如获至宝,他便开始在思考着怎么在战斗中运用。

唐天其实也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,但是他本来就是打算用它给别人一个惊讶,然后抓住这一丝破绽。

连微光竟然也可以湮灭,唐天是万万没想到的,但是敏锐的直觉,让他在机会出现的时候,身体已经本能地作出反应。

众目睽睽之下,唐天一只手抓住叶朝歌的喉咙,身形骤然消失不见,瞬移!

叶朝歌只觉眼前一花,来到一间房间内,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,又是瞬移,连续几次瞬移,叶朝歌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。对方心思之缜密,让他感到暗自心惊,这样的逃生路线,绝对经过精心选择。

对方每一次瞬移的落点,都在房屋内。瞬移的距离只有一里,但是城内复杂的地形,给他绝佳的帮助。连自己都不知道身处何方,外面的那些人,怎么会找到?

等等……

这是城主府!

叶朝歌心神巨震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进入城主府。这个神秘人,竟然是苍阳武场的人!

“叶朝歌!”傅紫虹吓一跳,一旁的傅重山和杨浩然也愣住了,他们刚才听到府外有动静,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唐天弄出来的,而且还把叶朝歌抓了回来……

傅重山他们一直关注着寒古城的局势,叶朝歌这么有名的天才,他们怎么会不知道?只是他们没想到唐天出去了一圈,就多了一个俘虏,还是这么有名的天才。

砰!

叶朝歌脑后遭受重击,顿时眼前一黑,昏迷过去。

“你打算怎么处理他?杀了?”傅紫虹指着昏迷的叶朝歌问唐天。

唐天已经完全不顾形象地开始搜刮起叶朝歌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,头也不抬道:“杀了?不杀!杀了多可惜,我决定问叶家要赎金。他起码能值一千亿星币吧。”

出去晃荡了一圈,唐天已经深刻领会到圣者世界的物价之高,星币就像水一样。很久没有缺钱的唐天,已经感受到压力。

奇货可居的道理唐天还是懂的,天才圣者,这样的人,怎么也该值点钱吧。

叶朝歌身上的财物让唐天非常失望,好歹也光明武会数一数二的天才啊,这么穷像话吗?真的像话吗?

随手把叶朝歌丢给傅紫虹他们。

战斗不会这么快开始,傅紫虹说过,单阀要塞已经失传多年,对方一定不会贸然冲过来。趁着这段时间,唐天有很多问题想问苍阳羽。

他来到地底。

苍阳羽微微一笑:“你心中有疑惑?”

“对!”唐天点头:“六分眼到底是什么?”

“是一个坐标。”苍阳羽解释道:“不过并不是外面盛传的宝藏坐标,而是他留给你的东西,那里只有你能开启。”

“留给我的东西……”唐天有些失神:“他为什么不直接给我?”

苍阳羽沉吟:“我并不清楚他的事情,但是从时间来看,他应该在为自己的后事作准备。不直接给你的原因,像我这样的老头,大概能理解。如果我有一个很重要却很危险的东西,我希望我的子孙能够接过,但我又担心他能力不够而白白送命。那像这样,如果你没有能力,那它自己消失。如果你有能力,你才有机会找到它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我的猜测。”

唐天沉默不语,片刻后,方抬起头:“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?”

苍阳羽露出缅怀之色:“这我很难形容,有人说他是枭雄,有人说他有赤子之心,但是在我心中,他是救了我一命,让我活下来给我希望的那个人。”

“也许他是故意收买你。”兵的声音传来。

苍阳羽呵呵一笑:“任何一个绝望的人,都会心甘情愿被这样收买。”

“他身边的魂将长得什么样?”兵忽然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苍阳羽露出回忆之色:“他的身体笼罩在黑烟里,很少说话,实力非常强。”

兵有些失望,他转过脸问唐天: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

唐天蓦地抬头问:“他有没有说起过我妈妈?”

“没有。”苍阳羽摇头:“他那个时候的状态已经很不好,好像受了伤。他只说他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没有多说什么。只是我想,拖着受伤的身体也要去,安排后事才去,那一定是危险而又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吧。”

苍阳羽的话,如同一记重锤,击中唐天心中,他不自主攥紧拳头。

混蛋!你到底是谁?

你到底是去做了什么……

兵看了唐天一眼,心中轻叹,苍阳羽把这些话说明白,也是件好事,神经唐心里最藏不住事。

“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?”兵看着苍阳羽。

“是魂化。”苍阳羽解释道:“这里的寒潮太重,对武魂很有利,但是对人来说,却非常不利。我就索性把自己魂化,魂化之后,变成类似魂将的存在,在这里反而可以修炼。”

兵张了张口,一个字也没说出来,片刻后方道:“值得么?”

苍阳羽哈哈一笑:“有什么不值得?就像你的战友,有很多事情,你觉得值得就值得,你若觉得不值,就不会有这些事情。”

兵哑然失笑:“说得也是。”

他转过脸问唐天:“喂,小唐唐,东西买来了没?”

唐天回过神来:“买来了!”

“好,我们来试试!”兵也跃跃欲试。

武魂殿,小二伸出肉乎乎的手掌,呼,一缕白色的火焰升腾而起,白色的火焰,散发着寒意,这就是天鹅座的【优雅冷焰】。

芽芽的小眼睛一下子瞪圆,盯着白色的火焰。

它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掌碰了一下焰苗,一层冰霜迅速沿着它的手指蔓延,芽芽一个哆嗦,身上厚厚的肉像水波一样一抖,咿呀一声,跳出老远。

它一脸崇拜地看着小二。

小二好厉害……

小二正在全身心地投入,那几本炼制魂宝的魂书,小二扫了一眼,就丢到一旁。以他这样的智商,那些简单的内容扫一眼就够了。

五百件魂宝残件,他也全都扫了一遍。

小二已经确定,他极其适合炼制魂宝。由于魂极度精纯,让他对能量的控制,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。炼制魂宝的过程中,对火焰的控制、对秘宝内部结构的调整,都需要强大而精细的控制力,而这恰恰是小二最擅长的地方。如果他以后能对法则的理解更加深刻,他便能够成为一位强大的魂宝师!

在之前,后发戈在他眼中,就已经粗陋不堪。而现在经过一番恶补,他更加看不上,其实对于【优雅冷焰】他也看不上,不过好在优雅冷焰只占10点魂值。入门级的炼制魂术,就需要占据10点魂值,可见魂宝也不是那么好炼制。

小二决定着手炼制自己第一件魂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