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零七节 魂宝残件 【第二更】

第五百零七节 魂宝残件 【第二更】

唐天用悄然出了城主府。

从他看了一眼城主府,咧了咧嘴,城主府的外形完全变了模样,前院、西院和东院之间,多了大量犬牙交错的冰砖暗碉,最要命的是,兵把地底的寒潮引到外墙,这让外墙的防御顿时上升数倍。

兵从傅紫虹那里要来整个寒古城的布防图纸,竟然把城主府和寒古城连接起来。唐天还记得当时傅紫虹脸上的表情,完全惊呆了。

好吧,兵大叔还是有些水平的,神一样的少年就勉为其难地承认吧。

唐天心里嘀咕着,就比如唐天没有想到,这次兵竟然把目标打在烙印上。

“我见过这样的东西,看到螺丝我才想来,螺丝以前就折腾过这东西。它有两个作用,一个就是帮助你理解法则。而且,很适合你,你是零能量体。这些去除能量的烙印,也被称之为本源印。螺丝认为它才是法则的本源,他一直试图破解它,融入到机关武甲里,但没有成功。因为这些本源印,自成一体,根本难以解构。不仅如此,它们的破坏性很大,封存到金属之中,会迅速把青铜破坏。直到后来,他研究出09号青铜,终于可以封存本源印,他做出一种很特殊的东西,叫做源印兵匣。”

“当然,强大的南十字兵团,自然用不上这样的小玩意。不用你现在嘛,倒是可以利用一下。”

兵大叔跑三魂城,去做些匣子。虽然赛雷他们都从三魂城搬走,但是还是机关实验室还是留了一部分人给基地修机关魂甲,订制一此匣子还是没有问题。

而且如今赛雷他们在金属配方上的突破很大,各方面的指数,都比他们那个时代更进一步。三大兵团时代之后的机关术整体方面在走低,大幅度走低,但是后来这些迷茫的机关师们并没有放弃努力,在一些小的领域,依然有着很大的进步,金属配方就是其中之一。

而赛雷汲取了当年兵团的各种青铜配方,在这个领域的突破更大,赛雷已经开始尝试制作魂金和秘金。所谓魂金就是把武魂和金属的结合,而秘金则更加惊人,从成熟的秘宝中提取最纯粹的金属。

如今的机关实验室财大气粗,再上一帮疯子,创新的气氛极其狂热。

当年的源印兵匣限于金属的材质,无法封存更高级别的本源印。现在兵对源印兵匣充满了期待。

至于唐天,则要来买那些蕴含烙印的物品,圣骨就别指望了,那价格肯定是难以接受。但是兵说当年螺丝研究的时候,肯定用的不是圣骨。

两人拼命翻魂书,还真找到了,魂宝残片。炼制魂宝的时候,必须留下自己的烙印,这些烙印里包含着炼制者对于法则的理解。

炼制魂宝的材料主要是秘宝,然而任何一件秘宝,都自成一体,这是经过数以千年孕育而形成的。这种稳定的状态就是无形的壁垒,打破秘宝的壁垒本身就需要极大的力量。而不同秘宝之间融合重组,不仅需要力量,还需要对法则更深刻的理解。

对法则的理解比力量更重要,理解深刻,打破这层壁垒,轻而易举水到渠成。而理解浅薄,花费再大的力量,也往往失败。即使成功,也无法发挥出魂宝的真正威力。

炼制的过程中,这种理解会诠释在魂宝之中,这就是烙印。当然,这些烙印比不上圣魂,但是对唐天他们现在来说,完全足够了。

魂宝的价格昂贵,魂宝残件的价格,就要亲民得多。

唐天恢复和叶朝歌战斗时的面貌。

比起武者,圣者当然富得流油,可是真正进入圣阶,才知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,圣者的日子也不好过啊。这些自由圣者,背后没有金主,其实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

而且寒古城里的圣者数目不少,一些心思活络的人,便不由做起了生意。平日里大家各踞一方,难得见面,如今大家能遇在一起,用手头上不需要的东西,换自己需要的东西。

很多圣者很感兴趣,一来一往,生意倒是不错。

唐天来到了寒古酒楼,这里已经被一名叫做钱森的圣者租了下来充当交易的场所。酒楼的大厅挂着许多木牌,木牌上面写有拥有的物品,以及想换购的物品,还有物主所在的房间。唐天第一次见到圣者之间的交易,顿感有趣。

看到唐天的到来,钱森眼前一亮,土豪!

曙光卖了一个惊人的价格,这件事早就在寒古城里传得沸沸扬扬。在寒古城,一件完整的魂宝,哪怕最低阶的青铜下品魂宝,价格也要卖到500亿星币。低阶魂宝的炼制技法并不高深,但是难度却不小,耗时耗力。一般的圣者,都是自己找秘宝,花费两到三年的时间,炼制魂宝。

圣魂的价格,那就更加令人咋舌。

大家凑一起分析的时候,都觉得这个神秘人故意设局,坑了光明武会一把。坑光明武会这一把,大家是喜闻乐见的,但是坑得这么肥油四溢,大家就眼红了。

“哎哟,我说今天早上怎么状态就特别好啊,原来是贵客临门啊!”钱森红光满面:“小店这里可是有不少好货,有一把青铜魂剑,品质达到中品,非常出色,只要2000亿星币……”

只要2000亿星币……

唐天的心里一哆嗦,刚刚给圣部花了一大笔钱,他已经觉得够夸张了,现在一听一件魂宝,就要2000亿星币,他只有一个感觉,难道圣者的钱就不是钱么?在那么一瞬间,唐天有些悲伤为什么自己不是水瓶圣者,据说水瓶圣者的瓶子里全装的星币。

唐天轻咳一声:“有没有魂宝残件?”

钱森愣了一下,魂宝残件?

“难道没有?”唐天皱起眉头,他只是本能的反应,但是落在别人眼中,却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钱森心中一凛。他擅长察颜观色,文士有文士之气,强者有强者之威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气质。类似的威势出现那些上位者一点都不奇怪,比如荣波长老,此人竟然也有……

错觉吧……

“有有有!”他连忙道,好吧,土豪都是些脾气古怪的家伙,跑来买便宜货。

魂宝残件还真是便宜货,一般来说,都是那些买不起魂宝,而打算自己炼制魂宝的圣者们才会买。他们想通过魂宝残件来揣摩如何炼制魂宝,启发自己的思路。

难道这家伙喜欢炼制魂宝?

钱森心中一动,擅长炼制魂宝的圣者是商人最喜欢的圣者。魂宝很昂贵,但是市场依然是供不应求,土豪太多啊。

想到这里,钱森顿时更加热情,连忙翻动记录:“正好有一批魂宝残件放在敝店寄卖,请跟我来。”

钱森把唐天带到一个房间,然后从宝瓶中取出一个箱子,箱子里摆放着五颜六色的残件,光芒黯淡,个个奇形怪状。

“这里面全都是魂宝残件,一亿星币一件。”钱森故作大方道:“您一定清楚行情,魂宝残件一般是不允许挑拣的。我一看到您,就觉得特别投缘,您可以随意挑选。”

真贵!

就连残件都要一亿星币一件,圣者简直就是烧星币的!

唐天暗自肉痛,他扫了一眼:“总共多少件?”

钱森精神一振,果然是土豪!

瞧瞧,土豪买魂宝残件都和别人不一样,这气势,这派头,他二话不说伸出五根手指头:“五百一十件,我就算能五百件了!五百亿!”

唐天点点头,取出后发戈:“这件后发戈值多少?”

钱森接过后发戈,仔细检查了一遍,相当专业道:“这件魂宝的品阶不高,青铜下品,但是手法老练,制作精良,是青铜下品中的精品,估值大概在八百亿星币。”

“七百亿卖给你。”唐天很干脆道。后发戈小二把玩了两天,便不屑一顾把它丢给了唐天,说可以卖掉。

钱森毫不犹豫答应下来:“成交!”

他报出的八百亿,相对保守,他有把握把这件后发戈卖到一千亿左右,现在七百亿买下来,转眼就有三百亿的利润。五百亿的魂宝残件利润不高,但也有五十亿星币,如此一来,就有三百五十亿的利润!

和土豪做生意果然就是爽啊!

“剩下两百亿我是给星币您?”钱森问。

“有没有炼制魂宝的魂书?”唐天问。

钱森顿时有些汗:“难道您还不会……”

话一出口,他就后悔了,哎哟,千万别把土豪得罪了,三百五十亿的利润可就飞了!

“哦,觉得蛮有意思,就想尝试尝试。”唐天浑不然意道。

钱森已经没脾气了,看看,啥叫土豪,想玩玩炼制,还没开始就丢七百亿下去。他更加热情:“有有有!没错,玩玩炼制,陶冶情操,多高雅!您刚开始,我建议您购买全套,从入门到青铜上品炼制魂书,全部加起来,差不多一百二十亿。想要炼制,那就需要火魂术,我这里正好有门不错的火魂术卡,天鹅座的【优雅冷焰】,恰好八十亿!”

“成交!”唐天很干脆。

钱森欢喜得合不拢嘴,他这里的生意不错,但是都是一些寄卖的生意,他从中抽些钱而已。像这样近千亿的生意,这还是头一遭。最重要的是,这桩生意的利润,大部分可以落入他的腰包。

唐天时间紧张,拿到东西,直接丢给武魂殿的小二。

炼制魂宝什么的,都要靠小二。

在钱森的欢送下,唐天离开了寒古酒楼,他刚走出酒楼,就停下来。

看到不远处的家伙,他咧嘴一笑。

真是冤家路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