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零六节 单阀要塞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零六节 单阀要塞 【第一更】

一万年前,我们并肩作战,一万年后,我们再次相逢,我依然安好,你却残缺万年。

最后一战未能与你们共赴死,我一点都不开心,真的不开心啊。比起害怕死亡,我更恐惧离你们而去。

小家伙长大了,他更勇敢了。

以前,你们不遗余力地保护我,现在我终可保护你们。

螺丝,我要带你回兵团,我要治好你,我要带你去见阿信,我们要带你去找到团长,连我们都没死,团长那样的怪物,怎么会死呢?

就像一万年以前。

我们聚首痛饮!

我们同唱战歌!

我们并肩战斗!

没有人可以阻挡,没有人,连一万年的岁月都无法阻挡!

兵抹去泪水,他注视着冰棺内残缺不全、像神经质一样大呼小叫的螺丝,目光坚定,胸中无尽的战意激荡燃烧,如那战火纷飞的年代。

四周一片安静,所有人都被兵的反应惊住,只有唐天想到了什么,他关切地问:“大叔……”

兵神情恢复正常,脸上看不出半点之前失态的痕迹。

“我没事,让大家见笑了,他是我的战友,没想到还能看到他。”兵平静道。

众人耸然动容。

“为什么你们不离开这里?”兵忽然问:“如果你们想离开的话,一定有其他的办法。”

“因为需要星力,六分仪座的星力。”苍阳羽解释道:“只有六分仪座的星力,才能让六分眼完成蜕变,这是他嘱咐我完成的事。”

“还需要多少天?”兵问。

“二十天。”苍阳羽接着道:“一旦完成炼化,六分眼便拥有一个功能,可以产生一个临时的星门,范围在六分仪座之内,我们可以借助它离开。”

“有一个办法。”兵缓缓道。

所有人精神一振,情况的危急,已经让每人都感到巨大的压力。大家都觉得穷途末路,没想到,兵竟然还有办法。

“改造城主府。”兵沉声道:“我跟着紫虹看过整个城主府,当初建设的时候,参考了很多要塞的结构,如果这样的话,我们可以把它改造成单阀要塞。”

这个陌生至极的名字,让众人一头雾水,只有傅紫虹脸上露出讶色:“单阀要塞?”

“什么是单阀要塞?”杨浩然问。

傅紫虹看了一眼兵,旋即解释道:“所谓单阀要塞,是一种非常极端的要塞,这种要塞的结构非常独特,用暗碉交错层堆而成,防御性非常强,但是,这种结构会留下一个明显的缺口,就像一个阀门。这个缺口,会成为对方唯一的攻击点,因此需要一名强大的武者坐镇。”

“没错。”兵沉声道:“单阀要塞的思想,是强制让对方分散,从而形成一对一的局面。但是,那是要塞阀口,受攻击的强度会非常猛烈,战斗会很频繁,需一个强力的人去守关。”

“我去!”傅重山沉声道,他是这些人之中最强者,当仁不让地站出来。

“不,唐天守关。”兵沉声道:“我只相信他。”

兵的话让傅重山和杨浩然面带愠色,杨浩然想说什么,被傅重山拦了下来,傅重山沉声道:“如果不行,到时再换将。”

“不用。”兵道:“单阀要塞还有一个作用,可以聚集战斗散逸的能量,当聚集的能量达到临界点,就可以形成能量层,从而封锁阀门,获得休息的机会。”

傅紫虹见大家的气氛有些僵,连忙道:“材料怎么办?”

兵指了指脚下:“寒潮冰砖!我们用寒潮冰砖来构建,我们的武者战斗不行,但是用来制作冰砖,却没有多少问题。要塞的结构非常合适改成单阀要塞,如果速度快,我们一个晚上便可以完成!”

傅重山等人的目光看向苍阳羽,苍阳羽看着唐天:“你来决定。”

唐天有些意外苍阳羽对他的信任:“我?”

“是的。”苍阳羽笑了笑:“他们以后都会跟着你,还请不要推辞。”

傅重山等人被师傅这句话吓倒了,大家面面相觑,但是没有人吭声。

唐天也不推辞,虽然他心中还有很多疑惑,但是可以听得出来,苍阳羽和那个人似乎关系匪浅,他重重点头道:“好,那就这样办!我守关!”

现在情况危急,那些疑惑有的是时间来讨论,先把这一关过了再说。敌人随时可能发动突袭,当务之急,是马上把要塞建好。

整个城主府立即开始运作起来,所有的弟子都被调动起来。地底的冰砖取之不及用之不竭,尤其听说修好要塞,就可以避免战斗,所有人都不禁欢呼起来,干劲十足。

当黎明太阳升起来时,整个城主府已经面目全非。

傅紫虹看着形状奇怪的要塞,不禁看了一眼那个嘴里咬着烟嘴的中年人,她现在已经知道那天布防的,是兵。她知道单阀要塞,但是并不知道该如何建造,如今单阀要塞早已经失传多年,没想到他竟然知道。

忽然想起来兵曾说那个残缺的魂将,是他的战友,难道,他也来自万年前?

她脑海中浮现兵蹲在地上,失声痛苦,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人,像这样痛哭,那一瞬间给她的震撼,无比强烈。

他不信任父亲,没有半点余地,而对唐天,却近乎盲从。她承认唐天的实力,但是,平心而论,唐天比起父亲来说,实力还是有着明显的差距。

兵没有注意到傅紫虹的目光,他的内心并不像他表现得那么镇定,他和唐天并排而立。他咬着烟嘴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嗯!”唐天用力点头。

“难道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让你守关?”兵突然问。

“为什么?”唐天一愣,他摇头:“没有想过,我相信大叔啊。而且,这本来就是我的事,为什么要别人替我拼命?我多么想得到,我就应该多么努力,既然我一定要得到,那就应该拼命。否则的话,那不是骗自己吗?”

唐天的话干脆利落,没有半点余地。

兵吐了个烟圈,哈哈一笑:“哟哟哟,神一样的少年,真是充满激情!”

他顿了顿,肃然道:“不过,我并没有说假话。傅重山的实力比你强,但是他的潜力和耐力,远远不如你。我相信你的耐力和承受能力,这是一场赌博,亦是一个极佳的机会。”

唐天听得很仔细,兵不会对他讲假话,兵肯定有他的考虑。

“你修炼的魂域,是罕见的式魂,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该如何操纵它。”兵沉声道:“但是我相信,只要你不停战斗,一定能找到方法。这是一场特殊的陪练,很危险,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,因为你有着超乎寻常的战斗本能。”

唐天眉开眼笑:“真的真的吗?哈哈哈哈,原来我这么强啊!听起来真爽!你这么一说,我觉得很有道理!”

兵循循善诱:“你想想,什么时候你能找到这么多圣者来作你陪练?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,要是错过,可是会一辈子后悔!”

唐天胸脯拍得砰砰作响,自信爆棚:“放心!神一样的少年肯定打得他们满地找牙!”

兵嘿然道:“不过,我们还是要趁着外面那些混蛋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作些准备。”

“什么准备?”唐天有些茫然。

兵神秘一笑:“你倒时就知道了。”

不远处的傅紫虹听到两人对话,完全目瞪口呆。真的不是谋杀吗?其实大叔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吧。有哪个手下,会这么唆使怂恿自己的首领,去冒这样的风险?又有哪个首领,会蠢得冲到最危险的地方?

傅紫虹呆呆地看着怎么看怎么不正常的两人。

远处的傅重山和杨浩然两人面面相觑,他们也傻眼了,原本让唐天去守关,竟然是这个动机……

“我们是不是劝劝师傅?”杨浩然神情呆滞喃喃自语,这样的老大,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值得投靠的对象啊。

傅重山也有些无奈,那个兵看上去水平不错,怎么如此冒险,让唐天去冒这个险,值得吗?但是他知道此时他说话,对方肯定听不进去,只好道:“我们都打起精神,看苗头不对,就出手。”

杨浩然同样一脸无奈地点头:“只能这样了!”

武魂殿,小二呆呆地飘在空中,想得入神。

今天的事情,对他而言,冲击也极大。苍阳羽,六分眼,他一点都不知情。他以前以为自己知道的东西很多,但是现在才发现,他知道的东西依然少得可怜。他心中有太多的疑惑,他很想问问苍阳羽,虽然他也知道苍阳羽未必知道答案。

芽芽围着小二跳来跳去。

它心中焦急无比,小二现在都不和它玩了,它掏啊掏,掏出一大把星辰石,屁颠屁颠捧到小二面前。

小二被芽芽咿咿呀呀地声音惊动,正有些恼怒,但是当芽芽满脸讨好的模样映入他的视野,他的满腔怒火渐渐熄灭。

小二隐约还记得自己觉醒之前,和芽芽之间的友情。

芽芽把星辰石捧到小二面前,肉嘟嘟的小脸满是期待。

小二犹豫了片刻,还是拿起一块星辰石,好吧,为了不让这个小家伙烦自己,那就勉为其难装装样子吧。

咔嚓,他无奈在星辰石上咬了一口。

芽芽兴奋得翻了个跟头,咿咿呀呀地扭着屁股,小二又和它玩了!

它开心拿着星辰石咔嚓咔嚓啃着。

真让人无奈啊……

小二一边慢慢啃着星辰石,一边心中翻着白眼,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