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零五节 尖叫万年 【第三更】

第五百零五节 尖叫万年 【第三更】

回西院的路上,沿途弟子们望向他的目光,十分古怪,就像看到什么怪物一样。

唐天懒得理会,这两个时辰已经把他折腾得够呛。不过想想也奇妙,自己和其他的圣者也没什么区别,也是冲着六分眼而来,现在居然帮着苍阳武场抵挡那些人。

回到西院的驻点,唐天才放松下来。

丁辰他们早就见识过老大的厉害,自然没有什么疑惑。和其他班级不一样,丁辰他们一直在演练,态度认真。和其他弟子的迷茫不一样,丁辰他们坚信,阿丑老大一定能够把他们活着带出去。

所以兵安排的演练,他们个个都很坚决地执行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,命是自己的。

“形势真的很严峻啊。”兵冒了出来,他的语气有些担忧:“这样的防守,完全就像豆腐渣,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突袭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唐天一摊手。

“我也没办法。”兵想了想道:“要不然我们先下手?刚刚趁着布防,我已经仔细勘测过来,那六分眼,应该在地底下。”

唐天眼前一亮:“地底下?”

“嗯。”兵的神情严肃:“一定有个入口,我们只要找到那个入口。今晚是个不错的机会,昨晚动静那么大,外面那帮蠢货,这两天肯定不会有什么动静。傅重山和杨浩然受伤,这个时候肯定恢复元气,这是苍阳武场最虚弱的时候。”

“有道理!”唐天被兵说得怦然心动。

夜色入幕。

唐天悄然离开,摸进主院,白天兵已经对整个城主府的布防了如指掌。他们没有惊动任何人,便来到主院。

然后唐天身体僵在原地。

雾龟巨大的头颅,凑到他面前,他竟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,没有任何预兆。

啪!

雾龟突然化作一团雾气,急剧缩小,变成一扇烟雾之门。

“请进来吧!”

门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唐天吓一跳,但是犹豫了一下,便跨入门中。刚一跨入烟雾之门,他只觉得眼前的景色急剧地变化,空气奇寒无比。

然后,他再次僵在原地,看到眼前的这一排人,他傻眼了。

“毕阿丑!”

傅紫虹看清来人,不失声惊呼,她万万没有想到,夜晚会来的,竟然是毕阿丑!

唐天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差点凝固。在他面前,原本重伤的傅重山、杨浩然,生龙活虎,那凛然的气势,让他头皮一阵阵发麻。

傅重山的厉害,他绝对不是对手,这杨浩然的气势,同样深不可测。

还有那个老头,明明周身没有半点气势,却如同空气一般飘渺,这种异常的感觉更是让唐天浑身汗毛直竖。

陷阱?埋伏?

“终于等到你了!”老者缓缓开口,满是皱纹的脸,露出笑容:“请恢复本来的面貌吧。”

傅重山和杨浩然一左一右,散发出的凛然气息,唐天只觉口干舌燥,这个该死的兵大叔,现在根本不敢冒头,不讲义气的家伙,还说什么最的最佳时机吧……

更让唐天感到心往下一沉的是,瞬移用不了,这个底洞洞穴内充斥着寒潮,自己的瞬移完全无法使用。

该死!

他已经很久没有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。

“请相信我们,我们没有敌意。”老者呵呵笑道。

没有敌意……

两个门神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,是长成这样的么?

当然,这话唐天不敢说,他虽然二但不蠢,这种绝对没有翻身的局面,再来胡搅蛮缠那就是找死。六分眼还没找到,千惠还没有汇合,他不想死。

他脸上的肌肉,不断地变化,很快,他露出真实的面貌。

傅紫虹目瞪口呆地看着唐天,傅重山和杨浩然脸色微变,他们眼中流露淡淡的杀意,此人变换容貌混入府内,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企图。

老者端详了片刻,神情激动:“真是像啊,你姓唐吧,名字叫什么?”

唐天身体蓦地一震,他的眼中陡然爆射出惊人的光芒。傅重山和杨浩然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,刚才那一瞬间,面前的少年就仿佛换了一个人,整个人散发着惊人的气场。

“我叫唐天。”唐天沉声道。

“唐天!大熊座之主!”傅紫虹脱口而出,她完全傻了,她想过毕阿丑大有来着,却没有想过,竟然来头那么大。

既然摊牌了,唐天便再无顾忌。

兵飘了出来,芽芽跳上唐天的左肩朝众人做鬼脸,小二持伞一脸漠然飘浮在唐天身旁。

傅重山和杨浩然脸色同时一变,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唐天之名?如今的唐天如日中天,一方豪强。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堂堂大熊之主,竟然会亲自混进城主府。

这……简直太难以令人置信了。

傅紫虹心中的震惊最为强烈,她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沉着脸的少年。那张还充满几分稚气的脸庞此时满脸严肃,那强大的气场,比之父亲和二叔,依然一点都不逊色。

就是眼前这个少年,凭借一己之力,硬生生把第三档的大熊座,如今成为仅次于仅限于光明武会、黑魂和黄道星座的存在。

傅紫虹专门研究过这个奇迹,没错,在她眼中,这就是一个奇迹,完全没有复制的可能!

就是眼前这个少年……

对方的年龄比她还小,她忽然想起白天自己的那个想法,这个世界,真的有天才吗?

真的有……

“大熊座不是您的未来。”

苍阳羽开口的这句话,满堂皆惊。

傅重山和杨浩然愣住了,傅紫虹反应最快,差点失声惊呼,她慌忙用手捂住嘴,但是那看向唐天的目光,充满震骇。很快,傅重山和杨浩然也反应过来,两人的脸色再变。

唐天也被苍阳羽这句话说得呆了一呆,他没多想,下意识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苍阳羽咧嘴一笑,却并不回答:“我在这里等了很久,终于等到了。那天您在西院修补内墙,雾龟就闻出您的气息。”

“我的气息?”唐天一头雾水。

“是的。”苍阳羽平静道:“但是六分眼还没有炼好,这里危机四伏,我并不想过早让您陷入危险之中。但是,情况危急,我不确定能支撑到那一天,所以便把您请来。虽然这会让您陷入危险,但是我想,您的命运,只有您才能主宰和承担。”

唐天眯起眼睛,一字一顿问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“您是他的儿子。”苍阳羽微微一笑。

傅重山杨浩然只觉得眼前一花,便失去唐天的踪影,两人大惊,便要挡在苍阳羽身前,一阵风从他们身边掠过。

怎么可能……如此之快!

傅重山和杨浩然脸色大变。

少年如风的残影出现在苍阳羽面前,他的手已经触到苍阳羽的身体,抓住了!

但是下一刻,他瞳孔骤然收缩,他的手竟然直接从对方的身体穿过!

呼,他的身体,从苍阳羽的身体直接穿过,如同穿过一团雾气。

这是……

唐天的身形在冰壁上一点,重新面对苍阳羽一行,他沉着脸。

“很抱歉,我也不知道他是谁。”苍阳羽宠辱不惊:“他救了我的命,留给我一门传承,然后让我帮他保管一些东西。他说,如果他来不了,他的儿子会来。我答应了他,十六年过去了,你来了。”

唐天呆呆地看着苍阳羽。

“你长得很像他。”苍阳羽露出回忆之色:“哦,他身边也有个魂将,很厉害。除了六分眼,他还请我保管一座冰棺,请随我来。”

苍阳羽飘到冰壁前,对唐天道:“请滴一滴血在上面。”

唐天沉着脸,一语不发,把手指割破,滴了几滴鲜血在冰面。冰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消失,一件透明的冰棺呈现在众人之前。

果然是自己……

“这是他托付给我一名魂将,残缺的魂将。这里就是他挑选的地方,因为能让这个残缺的魂将不消散。魂将很古老,他一直在尖叫,十六年来,从未停止,你们不要被吓到,据说他已经尖叫了万年。”

兵目光触及冰棺内的魂将,如同被闪电击中,大脑一片空白。

他如同被施了定身法,指尖的香烟掉落在地上,浑然未觉,他呆呆地看着冰棺。

竖立摆放的透明的冰棺,一名枯瘦的魂将,双腿已经消失不见,双臂枯瘦如柴,像抽风一样在空中划动着,就好像握着什么东西,枯瘦的脸上时而专注,时而疯狂,嘴里神经质一样念念有词。

“扳手,扳手,给我扳手,快点快点,他妈的动作快点……”

“关节损坏严重,给我3号关节配件,全都动作快点,支撑住,不要倒……”

“我不走!我不走!我走了谁给你们修……”

“第两百六十一架,坏了好多,团长不要死啊,阿信不要死啊,小家伙不要死……”

他忽然举起双臂,歇斯底里嘶声高呼:“南十字兵团,前进!”

兵呆呆地看着魂将,眼泪不受控制夺眶而出,中年大叔,蹲在地上,嚎啕大哭,泣不成声,像个孩子一样。

“嘿,小鬼,我叫螺丝,等你长大了,我给你做一架机关武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