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五百零四节 布防 【第二更】

第五百零四节 布防 【第二更】

傅紫虹看到这些外武场弟子,眼中担忧之色更重,唯独看到丁辰的班级,神色稍缓。这个班的精神面貌更加出色一些,她便把丁辰这个班安排了一个重要的位置,赫然是上次唐天修砌内墙的地方。

城主府一片忙乱,大家熟悉各自的区域需要时间,唐天惊讶地发现傅紫虹做事颇为老练,指挥亦是井井有条。

唐天装模作样地跟着熟悉环境,这里可不是修炼营,不能给他一个专门的修炼室。这一点让唐天有些苦恼,他这些天一直试着领悟那古怪的魔鬼火。

当然,这和威廉的魔鬼火已经不是一个东西,但是唐天也懒得取名。

不过唐天也不敢懈怠,他虽然混进了城主府,但是从昨天的情况来看,随时有可能有圣者偷袭。那些圣者可是不会放自己一码,要是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玩掉了,那就要哭了。

城主府完全按照要塞的标准来建造,到处都有防护的设施。见傅紫虹不在,兵索性揽过大权,指挥着丁辰开始布署。对于兵来说,看一眼这些设施就知道该如何利用它们。兵甚至还有余暇,命令丁辰带着大家演练了两次攻防。但是大家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多流点汗,一点有人夜袭,那说不定就要丢掉小命,每个人都是卯足了劲。

演练的过程当然乏善可陈,指望两次演练,就能够像模像样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傅紫虹忙得天昏地暗,她负责布署防守,但是看到手上的力量,不由一阵叹气。以前的时候,好歹也有黄金武者,现在呢,换了一群外武场弟子。用这样一群炮灰,去抵抗一群圣者,听上去就像一个笑话。可是,她知道,这已经是寒古城最后一点力量,她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。

父亲和二叔虽然个人实力强横,但是指挥打仗,完全是门外汉。

她强自打起精神,表现出沉稳和镇定,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回巡视。每一处防守的位置,她心中都不由一阵苦笑,到最后都有些麻木。

尽人事听天命吧,在这件事,她并没有置喙的余地。从很多年前,她就被派到此地驻守,城主府亦是她一手建成,她熟悉这里每个角落。

曾经她以为这里从来不会被攻破,昨晚的一场突袭,她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天真可笑。圣者比她想象得更加强大,黄金武者和他们有本质的区别。若不是父亲和二叔拼死反击,她费尽心思打造的城主府已经沦陷。

没有人怪她,每个人都在安慰她,她和往常一样微笑,一样镇定,但是在她的心中,却充满了失败的苦涩和灰暗。反倒对于死亡,她没有太多的畏惧,如果这就是命运,那就接受它吧。

来到西院,她忽然停下脚步,俏目忽然焕发出一丝光芒。

这里的弟子们,正在一遍遍地演练,虽然看上去乱糟糟的,但是她依然看得对来这些演练非常有针对性。她看得愈发仔细,心中暗惊,这一处每一个据点,都被充分利用上。不仅如此,傅紫虹甚至已经通过几处布置,在脑海中模拟出几种战术。

高手!

绝对的高手!

“丁辰!”傅紫虹蓦地高喝。

被演练折腾得头昏眼花的丁辰听到有人喊他,下意识地停了下来,满脸茫然地回头,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:“大小姐!”

“这里是谁安排的?”傅紫虹的目光如剑:“别告诉我是你,你可没这本事!”

丁辰脸色一变,暗叫糟糕。

唐天一看被识破了,索性站了出来,道:“是我!”

傅紫虹看到唐天陌生的面孔,有些惊讶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叫毕阿丑。”唐天毫不畏惧地迎着傅紫虹的目光看去。

傅紫虹点点头,她并没有因为唐天的丑貌而有什么表情,而是指着一处暗哨道:“为何此处安排七人之多?”

唐天一愣,恰在此时,兵的声音在他心里响起:“计算而来。”

刚刚有些心虚的唐天顿时理直气壮:“计算而来。”

“计算而来……”傅紫虹沉吟,不由慢慢咀嚼,片刻之后,她的眼中亮起一抹异样的光芒。她本来就精于此道,得到唐天的提醒,便在心里迅速得到结果,这个数字完全吻合。

她对这座城主府每个角落都异常熟悉,这片西院,更是她研究的重点,如何布置,如何安排防守的力量,她作出无数扮演。此时重兵屯守的暗哨,却是一直被她忽视。如今对方如此布置,在她眼中,顿时生出无数变化。

再结合刚才目睹的演练,她心中又有所领悟。

高手!

真正的高手!

到了此时,傅紫虹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,对方对于如何最大程度地利用地势,造诣之深厚,远超过她的想象。

她第一个反应是戒备,对方这个时候混进城主府,难道是别有企图?内应?

傅紫虹脸上不动声色,暗自有秘宝扫描了一遍,当她判断出唐天的真力,不由暗松一口气。毕阿丑的真力水平实在太低,真力修为这么低的武者,根本不可能成为内应。

每年武场都会收录一批这样的外武场弟子,大多都关系户,不好推辞。这些关系户往往水平糟糕,天赋一般,还往往大少爷脾气。偶尔会出现几个实力不行,但是有偏才的弟子。

傅紫虹也曾经见过一名外武场弟子,绘画天赋之高,令她赞叹不已,画作充满灵气。这名外武场弟子只是拗不过父母,被送到此处继续修炼,但是到修炼营,压根不修炼,整天沉溺于画画之中。

这样的弟子,武场也不太会干涉。

在傅紫虹眼中,这名相貌丑陋的毕阿丑就是一名这样的弟子。

傅紫虹盈盈一礼:“没想到阿丑胸中另有锦绣,紫虹佩服。阿丑之才,胜我百倍!我欲请阿丑来布置整个城主府,不知阿丑可愿帮忙?”

“答应她!”兵在唐天心中暗自怂恿。

“为什么?我要修炼!”唐天不满道:“再说,我们也是冲着六分眼来的,为什么帮她?”

“你要不帮她,今晚城主府就被攻破。”兵冷笑道:“你觉得你抢得过别人?你现在在城主府,别人都在府外,你怕什么?你把其他人都挡在府外,你离得最近,再说,你得到他们的信任,得手的可能性岂不是更大?”

“哇,大叔,你好阴险!”唐天心中惊呼。

傅紫虹看到唐天不说话,又是一礼,诚恳道:“覆巢之下,岂有完卵!阿丑,求求你,无论如何,请帮这一次!”

“这个妞不错!”兵评价道:“起码眼光不错。”

唐天觉得兵大叔这话里充满了沾沾自喜的味道,不过大叔的话也很有道理。真要发生乱战,那自己得到六分眼的希望可就渺芒得很。

傅重山的实力唐天见过,绝对比他强,可是依然受伤,杨浩然也受伤,可见昨晚的攻击何等猛烈!

哎,还是人带少了……

唐天心里充满后悔,早知道,把所有人呼啦一起带上,踏平六分仪座……

好吧,唐天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合时宜,他点点头,大大喇喇道:“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了!”

傅紫虹喜不自胜:“谢谢阿丑!”

对于毕阿丑话里的倨傲,她不以为意,她身为一城之主,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,知道像这样才华横溢的人,总是会有些奇怪的脾气。

唐天还想着修炼的事情,索性道:“趁天黑之前,把事情办完吧。”

傅紫虹当然不会反对,她便亲自陪着唐天,重新巡视。

几个要点之后,傅紫虹已经彻底服气了,若不是阿丑看上去年纪不大,她几乎以为对方是久经沙场的老将。几处要点稍加变化,威胁便大增,好几处布置,看似随意,但细细琢磨,不禁令人叫绝。

傅紫虹跟在毕阿丑身后,就像一个小跟班一样,她不时地提问,满脸崇拜。

所过之处,武者们都惊呆了。

“我没眼花吧,那不是丁辰班上的阿丑吗?”

“没错就是他,那张脸你想认错都不容易!”

“不会吧!大小姐的口味,有点奇怪……”

“天啊,我不能接受,我不能接受啊!大小姐,我的女神……”

“没想到阿丑还有这本事,我觉得他很厉害啊,刚才布置的地方,你们不觉得很巧妙吗?”

……

花了整整两个时辰,终于把所有的防御重新布置了一遍,唐天讲得口干舌燥。传声筒这种活,是很枯燥,很无聊的。傅紫虹和兵大叔讨论的问题,他完全不懂,只是机械地复述一遍。

“终于结束了!”唐天如释重负。

终于……

傅紫虹的目光异彩连连,只用了两个时辰,竟然就把整个城主府的防御完全梳理了一遍。今天发生的一切,给她极大的冲击。阿丑走到任何一个地方,几乎是不假思索一般,随口指点,那些布署的漏洞、被忽视的地方,立即一清二楚。

阿丑的每一处指正,都让人叫绝,甚至有好几处,傅紫虹都只能隐隐把握到。

“好了,我回去了。”唐天朝傅紫虹挥挥手,根本不等傅紫虹的挽留,便飞快地消失。

这个世界,真的有天才吗?

傅紫虹觉得自己这些年形成的常识,彻底地被颠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