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九十六节 黑魂童格

第四百九十六节 黑魂童格

在以前,光明武会的诸多天才之中,叶朝歌绝对不是最耀眼的一位,但是他却是几人之中最早封圣。而他也是唯一压制唐天的武者,齐山死在唐天手上,张明赫栽在了三魂城,从这个角度来说,唐天被称为“光明磨刀石”倒真算得上名符其实。

封圣之后的叶朝歌气质大变,恍如野兽般的疯狂愈发内敛,虽然人的气质依然冷峻,但是却没有那么令人难以接近。在很多人看来,这亦是叶朝歌愈发成熟的表现。

受到叶朝歌的刺激,其他人都纷纷前往前线,加入与狮子座的战斗,以磨砺自己的实力。

叶朝歌并没有得意,他知道另一个比他更强的天才,修炼出剑魂的井豪!

井豪修炼出剑魂,这件事在光明武会高层引起轩然大波。剑圣在光明武会并非主流,光明武会之中,那些最顶级的魂术,都非剑圣。在光明武会的历史上,这是第一次出现剑魂。更让他们感到尴尬的是,还是一名叛徒。

虽然安长老在一直营造声势,试图把井豪重新纳入光明武会之中,但是绝大多数长老都保持沉默。

光明武会的传统是光系列魂术,光明武会最顶尖的魂术,最核心的本质,就是光!从光明武会最初的创始者开始,随后每一代都会出现这个领域的天才,一代代坚持不懈地完善,形成一个完整的光系列魂术。

所以在光明武会内部,修习光系列魂术的武者,才被视作正统。

剑魂虽然罕见,但是依然无法打动其他光明长老。光明武会存在这么多年,总会有些不得志的弟子脱离武会,而大放光彩。这并不奇怪,但是井豪的行为,在众多光明长老被视作大逆不道。

历史上脱离武会的弟子,虽然独霸一方,但是和光明武会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。光明武会把这样的行为,视作开枝散叶。可是井豪不同,因为井豪加入的是光明武会的敌人。

相比之下,叶朝歌更得光明长老们的喜爱。剑魂虽强,但是在光明长老们眼中,却也仅限于此而已。比起光明武会惊人的底蕴和积淀,区区剑魂,又算得了什么?

叶朝歌收回思绪,井豪才是他最期待的对手。

面前的男子十分陌生,看上去也没有半点气势,修炼的还是古老而被淘汰的式魂,叶朝歌有些提不起兴趣。若不是喻老发话,这种货色他连多看一眼都懒得看。

而且,这家伙似乎在发呆……

叶朝歌皱起眉头,这么业余的表现,让他心中更加不屑。

“这家伙不会是吓傻了吧。”说话的年轻人,赤足披发,眸子黑亮,给人妖异之感,他轻叹一声:“还想看看叶朝歌的实力,希望这家伙别太弱啊。”

他身边的中年人身形高瘦,眼眶深陷,神情阴鸷:“叶朝歌是你主要的对手。”

“狮子座呢?他们怎么没来?要不然我们还可以挑逗一下他们。”年轻人笑吟吟道。

“这个宝藏里面的魂典,等阶不高,对青铜圣者才比较有诱惑力。荣波这次,想必也是为了叶朝歌造势。”中年人说话不徐不疾,却仿佛透着一股阴森的味道。

“为什么不直接抢?”年轻人扬了扬眉:“以师傅的实力,足以横扫这里吧。”

“荣波也可以横扫。”中年人看了年轻人一眼:“大家不动手,这是默契。谁打破这个默契,就那就意味着全面战争,这个盒子,没有人敢打开。光明武会敢打狮子座,但绝对不敢挑动全面战争。狮子座敢打光明武会,同样也不敢挑动全面战争,我们黑魂,一样不敢。所以,苍阳羽很聪明。”

“其实我觉得全面战争也挺好。”年轻人不以为然道:“我们黑魂居然在这场战争,没有发挥,真让人失望。”

中年人冷冷地看了年轻人一眼:“童格,战争很残酷。”

“可是,师傅。”童格脸上的笑容消失,正色道:“没有经历战争的洗礼,我们的武者,成长会远远慢于他们。到时候,我们还能跟上他们的步伐吗?”

中年人怔住。

“他们在血与火中成长,我们却在旁观。”童格轻声道:“他们在变成秃鹫,我们却依然是家禽,我们还在妄想在等待两只秃鹫两败俱伤,我们能够坐收渔利。不过,老师,两败俱伤的秃鹫,是家禽能够战胜的吗?”

中年人说不出话来。

场内唐天正在天人交战,不对,是人魂交战,唐天和小二之间心神相连,根本不用讲话。

“小二,准备好瞬移!”唐天贼兮兮道。

“瞬移也逃不掉。”小二奶声奶气地打断唐天的幻想,他心里直翻白眼,果然这个家伙表面上大大咧咧又二又蠢,实际就是一个心黑手狠的家伙。

关键是,实在太不要脸了……

众目睽睽之下,就想着卷东西跑路,这样无赖的行为,你一座之主好意思吗?真的好意思吗?

性情骄傲的小二,哪里能够容忍这样耻辱的行为!

唐天贼心不死:“真的逃不掉?”

“这么多的圣者。再说,你觉得光明武会,真的会没有对付瞬移的办法?”小二冷冷道,又冷又奶声奶气的感觉让他几乎快崩溃,赌气的小宝宝么?但是为了防止这个二货在这么多人面前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,小二还是坚持道:“众目睽睽之下,如果你能坚持二十招,这些东西就是你的,光明武会是绝对不会反悔。或者,你连叶朝歌手下支撑二十招都没有信心?”

“放屁!”唐天勃然大怒:“不要说二十招,两百招都没问题!”

果然,对付这个家伙,只需要最简单的激将法……

小二心中翻了个白眼,嘴上却继续扇风点火:“你上次被他打得像狗一样,心里有阴影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唐天顿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,恶狠狠道:“光这么坑他两件垃圾,确实太便宜了他,我要把他打得像狗一样!”

果然,激将法配合唤醒仇恨,二货必炸毛!

小二很理智地闭嘴不说话,心中幽幽地想,如此这个世界的敌人都像这个二货这样好对付该多好……

他浑然忘却之前狼狈的经历。

叶朝歌并没有趁对方走神的时候出招,他是有身份有地位内心又骄傲的人,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。而且如今他代表的是喻老,他做得好,喻老才有面子,他若是表现得很糟糕,喻老的面子大损。

最关键的是,他压根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,对方业余而且拙劣的表现,让他更加不以为然。

“喂,姓叶的,我要把你打得像狗一样!”

忽然,对方的怒吼响起,叶朝歌吓一跳,对方突然变得杀气腾腾,双目通红地瞪着他。叶朝歌心中莫名,激将法?真是奇怪……

就在此时,对方突然向前跨出一步,当他脚步接触的瞬间,地面微微一颤,脚掌周围的粉尘无声无息崩碎。

叶朝歌瞳孔骤然一缩,这一脚的力量……好强!

嘶!

面前的身影骤然模糊,模糊的身影周围,一蓬雾气炸开,音障云!

几乎同时,那张陌生的脸庞,就冲到叶朝歌的面前。

好快!

叶朝歌心中凛然,脸上却没有半点变化,一把剑出现在手中,轻轻举起。

铛!

拳头撞击在剑上,沉闷的撞击声,激荡的劲气,掠过叶朝歌的脸庞,他神色冷静如亘,身形如同在冰面上向后滑行几步。

虽然叶朝歌早就料到对方的力量很强,但是没有想到,对方的力量竟然强到如此地步。

黑魂的人?

对方的速度奇快,出手的频率之快,简直匪夷所思。招法朴实干脆,没有任何花哨,居然以基础武技为多,但是辅之以强大的力量,杀伤力十足。

叶朝歌有些兴奋,很久没有遇到力量这么强的对手。他本身的血脉就非常特殊,而在封圣的过程中,他的血脉也发生了变化。

比力量,他可不丝毫不悚任何人。

叶朝歌手中的剑,在极小的幅度,快速地变幻,同样没有花哨的剑招,但是每一剑,都充满了力量!

铛铛铛!

撞击声陡然大盛,叶朝歌挥洒出一片剑幕,在唐天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,巍然不动。

谁也没想到,两位圣者之间的比拼,竟然比起力量。但是偏偏他们又不得不承认,这种朴实无华的攻击,充满了杀伤力。

叶朝歌的表现大家一点都不震惊,但是那个相貌丑陋的家伙,实力也不可小觑啊。

就在此时,喻老眉头已经皱了起来,淡淡道:“朝歌,不要玩了,速战速决吧。”

叶朝歌猛然惊醒,不知不觉,双方已经连续拼了十五招,这样纯粹的比拼力量,确实过瘾至极。难道,这就是对方的策略?

如果是那样的话,对方对自己的研究,真是出人意料的深刻啊。

叶朝歌倏地拉开距离,再次眯起眼睛,还剩下五招,足够了。

圣者的战斗,魂术才是真正的主角。

他的身体,亮起柔和的白色光芒,白色光芒像流水般,沿着他的身体流淌,把他手中的剑包裹在内,

白色光芒愈发明亮,一股浩然霸道的气息,笼罩全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