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九十五节 冤家路窄

第四百九十五节 冤家路窄

唐天有些意犹未尽地降落,在天空飞行的感觉简直棒极了,风驰电掣,清冷的月光和漫漫云海,若是这个时候自己带着千惠这么玩耍,一定会开心到爆吧!

当唐天落到冰原上,顿时有些意外。冰原上,到处可见人影。

“没想到这寒潮还有此等妙用!”

“苍阳羽真是闷声发大财……”

“好是好,只可惜太稀薄了点”

听着传入耳中的那些话语,唐天有些明白过来,原来大家都在找寒潮。想起那天小二他们吃到饱,唐天就嘿嘿得意地笑。

小二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一点而开心,他心机深沉在努力构思一个又一个的阴谋,他在想着怎么才能夺回身体的控制权。

杀了这个二货?

不可能!两个人一体双面,那个二货只能压制不能干掉。他现在心里巴不得能来个人把唐天痛揍一顿,如果唐天重伤,说不定他还有点机会。

可是,这个二货的实力,好像进步有点快……

小二的小脸阴沉如水,就像一个和父母闹别扭的小朋友。

“咦!式魂!”

一个老头的喊声,让唐天一愣,他转过脸,一位老者和另一位神色冷然的武者并排而立。老者看着小二,两眼放光。

但是唐天的目光,却落在老者身边那名神色冷然的武者。

唐天眯起眼睛,咧开嘴角,真是冤家路窄啊!

叶朝歌!

叶朝歌的目光也落在小二身上,神色冷然如常,但是眸子里却闪过一丝讶色。式魂,这么古老的魂域,竟然现在还有人修炼?在很多年前,式魂就已经被淘汰,早就没有人修炼。

现代的魂域是极其讲究效率,魂域的容量有限,能够容纳的魂术也有限,如何才能更有效率,是现代魂域的终极目标。

而式魂却是古代混沌思想的产物,远古的圣者认为天地合而为一,认为生命本就混沌不清。式魂的孕育往往有着很大的随机性,因为它并不能直接精细控制。

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,并没有高下之分。但是封圣对任何人来说,都是极其艰难,好不容易踏入圣阶,再去赌人品,圣者们当然不愿意。他们更愿意选择,未必更强,却显然可以控制的道路。

这就是现代魂域的发展的源头,而随着现代的武技体系发展到如今地步,精细化已经发展到极致。

比如,为了能够量化魂域的大小,他们提出一个魂值的概念。不仅魂域可以用魂值来衡量,每一种魂术所需要的魂值亦被他们罗列出来。这样一来,他们就可以精准地判断出,他可以修炼的魂术到底有多少。

式魂这种魂域,早就被淘汰了。

所以叶朝歌有些惊讶,这年头,还有人用这么落后的方式修炼?

至于身边老头的惊喜,他并不意外,老头有很浓重的复古情结。叶朝歌在心里对这于这一点相当嗤之以鼻,那些早已经淘汰的东西,全都是证明已经落后已经没用的东西,根本不值得花费力气。

但是喻老的身份很高,深得荣长老信任,平日里对他也颇多指点,所以叶朝歌还是很按住性子。喻老对寒潮很感兴趣,能够滋养魂将的东西,不是没有,但是每一样都是天价。像寒古大雪原这样的地方,价值非凡。

两人转了一圈,便有些失望地停下来。苍阳羽没有给其他人机会,寒潮的源泉就在寒古城地底深处。而至于空气中和冰块中的寒潮,在他们看来,过于稀薄,对圣者没有什么价值。

没想到,却在这里见到式魂。

小二也注意到叶朝歌,上次大家拼得你死我活,再次相见,自然是分外眼红。

不过,他更好奇那个二货的反应。

“小伙子,竟然修炼出式魂,不错不错。”喻老一脸赞赏:“怎么样?有没有兴趣来光明武会?”

“光明武会!”唐天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:“听说光明武会的人,都很厉害啊!”

小二偏过脸,不忍卒视,你的表情能更假一点么?

喻老倒是很受用:“光明武会历史悠久,各种典籍应有尽有,只要你肯定努力,那肯定是比其他势力要好很多。”

唐天装模作样地点头:“可是,口说无凭,人人都说光明武会很厉害,我不相信。”

喻老饶有兴趣道:“那你要怎么才能相信?”

“和他打一场!”唐天指着叶朝歌道:“只要他赢了,我就跟你混。”

喻老一下子笑了:“勇气可嘉,朝歌,去陪小伙子过几招吧,下手不要太狠。”

在喻老眼中,眼前这个小伙子一定是认出叶朝歌,想通过与叶朝歌一战来彰显自己的实力,好得到不错的待遇。小伙子有好胜心是好事嘛,叶朝歌是公认的天才,自然免不了成为别人比较对象。

这样的事情,喻老经历很多,至于对方不想加入光明武会,他压根本就没有想过。大树底下好乘凉,光明武会可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树,谁能拒绝?至于这个小伙子,他的实力如何,喻老也同样不在意,他只是对式魂感兴趣。如果不是式魂是圣者的魂域,他早就出手抢夺。

即使把对方招来,也不过一个实验品而已。

叶朝歌不以为意,只是站了出来,这样的事情他也经历得多,被挑战他早就习以为常。

唐天与他一战而成名,可是那一战,他风头尽出,以一人之力,压制唐天、井豪等人。如今唐天声名鹊起,叶朝歌也同样水涨船高,无数人想踩着他的肩膀成名,却无人成功。

“等等!”唐天喊了声:“我如果输给他,那我跟你混,如果我赢了呢?”

“你赢了?”喻老一愣,旋即哑然失笑,他根本没有想过叶朝歌会输,笑道:“小伙子很有自信嘛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押上赌注,这件圣骨,是我的收藏之一,对于别人没什么用处,但是对你的式魂,却是很有好处。也不用你胜,只要你能在他手下撑过二十招。”

一块不起眼的骨头,出现在喻老的手中。这东西只是他的一件收藏,不值钱。

这块骨头只比指节略大,布满尘土,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土块,十分不起眼。

小二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,那块骨头散发的味道……

唐天不满道:“喂,老头,不要拿一块破烂骨头,就说是什么圣骨。你真的是光明武会的?不会是骗人的吧?光明武会的人都富得流油!”

骗人……

叶朝歌面色古怪。

喻老脸色有些难看,他强忍心中的怒意,如果不是式魂绝迹,就凭刚才这话,他会毫不犹豫把这个家伙干掉。等你落入我的手中,一定要把你晒干制成标本,我的收藏品中,又多了一件。现代式魂,也是一件不错的收藏。

想到这里,喻老耐心道:“这确实圣骨。古代圣者逝世,也叫寂灭,他们的形神都会俱灭,不留任何痕迹在世上。只有极少数圣者,死后的骨头没有彻底消失,这些留下来的骨头,就是圣骨。传说中圣骨对于式魂,是滋补极品。”

唐天一脸不信,嘴里嘀咕:“我在坟场随便捡块骨头也比这卖相好,还圣骨,骗谁呢?圣在哪?”

“……”喻老脸颊抽动,他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如果不是这里人多眼杂……

不!光晒干绝对无法消我心头之恨,等你落到我手上,看我怎么好好地泡制你……

“魂术卡,再加一张魂术卡。”唐天竖起一根手指头:“喂,你可是光明武会的大人物,那种大路货色,就不要拿出来了!”

这个时候,已经有不少圣者,被这里的动静吸引,远远地注视着。

唐天旋即用一种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喻老:“喂,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光明武会的了?你不会是骗子吧!”

骗子……

喻老气得脸上的皱纹都在哆嗦,像一层水波荡漾,他也懒得废话,直接拿出一张魂术卡:“这张魂术卡,【曙光】!”

叶朝歌耸然动容,【曙光】是光明武会最负盛名的魂术卡之一,被誉为青铜圣阶最强的魂术卡之一!他当然知道这张魂术卡的价值,就算在光明武会内部,售价都高达两千亿!还不是想买就能买到。

喻老竟然拿出这张魂术卡,叶朝歌就知道,这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眼前这个陌生的家伙,怎么看也不值两千亿星币。

他立即感受到一丝压力,如果让喻老输掉这张魂术卡,接近两千亿星币的损失,对于喻老来说,也绝对会感到肉痛。

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慎重。

周围响起的惊呼立即让唐天知道,这张魂术卡,绝对是个好东西。

唐天二话不说答应下来:“好!不过,你先把东西给我,免得你们呆会耍赖。反正你们也不怕我跑掉。”

喻老心中杀意一闪而过,他脸上不动声色,把魂术卡和圣骨丢过去:“呵呵,行!小伙子心眼还挺多,不过,用实力说话就行,现在可没有反悔的余地。”

他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坐实这件事,现在对方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,光明武会的悔不是那么好反的。

这里是六分仪座又怎么样?只要有理,杀个血流成河他都不惧。

唐天嘿然把东西收了起来。

闻讯而动的人越来越多,叶朝歌可不是无名之辈。虽然在圣者中,他资历尚浅,但是如此年轻,便踏入圣阶,绝对是天才!

这一战,有看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