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九十一节 有一种式魂 【第三更】

第四百九十一节 有一种式魂 【第三更】

唐天知道昨天晚上的动静那么大,这两天不适合再去做偷鸡摸狗的事情。很快,叮铛传来的消息,让他更是心中大定。

六分眼果然在寒古城。

而一些和六分眼相关的消息,更随之浮出水面。据说六分眼蕴含着一个巨大的宝藏,里面秘宝无数,而最重要的是,里面有魂典。

如果说,还有什么能够对圣者有着致命吸引力的,魂典绝对算其之一。所谓魂典,便是圣者留下来的感悟,那里面封存着圣者对于法则最本源的领悟和理解。可不是所有的圣者都有资格撰写魂典,只有黄金圣者才有这样的资格,这代表着他领悟的魂域,已经相对完整、触及本源。

魂典对圣者的帮助之大,如何形容也不过份。

封圣之后,每一步都异常艰难,这种艰难远非圣阶之下的武者所能理解的。每一名圣者,都是从无数人之中杀出来,天赋、毅力和气运,缺一不可。他们是真正的人中之龙,是天才中的天才。这些最顶尖的强者之间的竞争,也会异常的残酷惨烈。

魂域每精进一丝,都是极其困难的。一个完整体系的魂域,对一名圣者来说,对于他的启发之大,相当于给他推开另一扇窗户。更有甚者,你可以直接學习和沿袭魂典的道路,因为那条道路已经被证明可行。

六分眼相关的事情,在一般的武者间根本没有流传,只有在圣者之间才被广泛的传开。连大熊座的几名圣者,都知道这件事。叮铛也光明正大地以大熊座的代表前往寒古城,各大势力的代表、圣者,都在前往寒古城。

寒古城的外来者在激增,寒古城的守卫们个个如临大敌,谁也不知道路上哪个不起眼的老头,就是伸出手指可以把他们灭掉的圣者。他们一辈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有一天,能够见到这么多的圣者。在他们心目中,有如云端一般存在的圣者,突然出现这么多,这让他们有些战战兢兢。

唯一能够让他们觉得有所安慰的,便是寒古城的防御。

苍阳羽似乎很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,寒古城所建之地,恰是地底寒潮最浓郁的地方。再利用得天独厚的寒潮冰砖,把地底寒潮缓缓引入,久而久之,城墙冰砖内的寒潮浓度惊人,它的防护性也极其惊人。这次寒潮风暴,损坏的大多都是城内的内墙,外城的大冰城城墙,完好无损。

除此之外,寒古城布设了十二件秘宝,其中还包括一件圣宝!六分仪座的圣宝,【天衡六分仪】,便在城内。苍阳武场掌控六分仪座多年,却从未暴露过,圣宝在他们手中。这也让寒古城的防御,达到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。圣者对于能量极其敏感,他们眼中的寒古城,和普通武者眼中的寒古城截然不同,浓郁的能量令人心生忌惮。

“这座城,非一日之功啊,苍阳羽处心积虑已久啊!”说话的老者发须皆白,神态威严,身着光明武会的光明长老袍,气质雍容。他的身份尊贵无比,他便是光明长老荣波,光明长老在光明武会位高权重,他这次亲自前来,足见其重视。

在他身边,叶朝歌就像没有听见,他的目光盯着寒古城上空翻腾的能量,眼中闪过一丝战意。

另一名光明武会圣者也颔首道:“如此看来,苍阳羽只怕野心不小。麾下有三名圣者弟子,六分眼是个好筹码,用来交易,绝对可以换取极大的支持,足以够他成就一番事业。”

荣波忽然问:“苍阳羽此人的来历查清楚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手下人语气有些羞愧:“我们查过之前六分仪座的所有信息,都没有苍阳羽的存在。而且我们没有查到,苍阳羽有任何朋友,他的三名弟子,都是孤儿。是他在六分仪座开设武场之后,捡到的。”

荣波哦了一声:“那他这些年的行踪呢?”

“从未曾离开六分仪座。”手下更是羞愧,光明武会的情报能力一向厉害,没想到这次竟然什么都没查出来。

“看起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啊。”荣波感慨道。

叶朝歌忽然问:“长老,六分眼真的有宝藏吗?”

荣波闻言不由笑道:“朝歌也动心了?这个传闻倒是极有可能是真的,我们查了一下,六分眼在二十多年前,突然消失,落入一位神秘人之手。我们当时盯上他,就是因为他当时有好几处宝藏有关。他抢走六分眼,便消失不见。我们很好奇,为什么是六分眼?后来会内的长老们研究才发现,六分眼有一种很隐密却很独特的功能。”

“什么功能?”叶朝歌脱口而出。

“六分眼可以锁定方位。”荣波神情严肃:“天路星辰随时在变迁,连星门都会变化,那么多的宝藏会封尘而无人找到,就是因为当年的记载,随时间变迁已经发生了偏移。而六分眼内锁定的方位,任由时间的变迁,它都能够准确显示当年记录下的方位,如今在何处。”

叶朝歌耸然动容:“竟然还有此等妙用?”

“是啊!”荣波笑道:“若非此人留下线索,我们也不会对六分眼感兴趣,也绝对想不到,不起眼的六分眼,竟然有这样神奇之处。这亦正常,很多偏门的秘宝,等阶不高,却有不为人知的妙用。不过,时间的力量依然很强大,想要显现当年记下的方位,必须把六分眼提升为黄金秘宝,刻在六分眼内的方位,才有可能显现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叶朝歌恍然大悟,旋即有些不解:“那为何苍阳羽会把它公开?”

“公开?迫不得已罢了。”荣波失笑:“当年的事,知道的人并不多,但是黑魂肯定知道。黑魂可能想吃独食,苍阳羽如此处心积虑,又怎甘心便宜了黑魂?索性拿出来公开叫卖,一来可以分享好处,二来可以换取资源,苍阳羽打得好算盘啊。”

叶朝歌点点头,没有作声。

“朝歌不用担心。”荣波温声道:“安长老看好井豪,把赌注下到井豪身上,但在我眼里,你比井豪强得多。我们两家是世交,你和我子侄无异。你只管好好修炼,其他的事情,我自会帮你打理。”

“是!”叶朝歌躬身一礼。

荣波微微一笑,挥手道:“走吧,这可是难得的圣者盛会啊,见识见识,也不算白来一趟。”

既然知道六分眼在寒古城,唐天也就没什么着急,他在摸索着如何和小二并肩作战。在短期内,这点至关重要,零能量体在飞行上的缺陷,暴露无疑,这点对他很致命。

唐天独霸一间修炼室。

如何快速地掌握飞行,这是他当务之急。好在如今他好歹也是一座之主,手下的人才也颇有几个,很快关于如何修炼式魂的方法,也被找了出来以供唐天参考。

但是,唐天很快就发现,小二显然和资料里的那些式魂截然不同。

周身环绕的能量忽强忽弱,唐天感觉得自己就像在水里忽沉忽浮,他确实忽沉忽浮。魂域飞行的感觉和轻功截然不同,用魂域飞行是直接用能量来推动。单看小二自己控制能量,那真是精妙绝伦,令人叫绝。

可一旦人魂合一,那个错误百出,惨不忍睹。

忽然,环绕在周身的能量,急剧地增加,唐天心中生不好的预感,连忙喊:“停停停……”

他的身体急剧地被推高,从半丈,迅速提升到一丈,然后两丈、三丈……

唐天的脸刷地白了,周围的能量骤然紊乱失控,不好!

只见从半空中的唐天,忽然一个加速上升,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变成头朝下,继续加速,以俯冲之势,狠狠撞上地面。

砰!

扎实的肉地相撞声,巨大的撞击力,让他眼前金星直冒,大脑一片空白。

唐天在地板上抽搐着,四肢一抽一抽,还没等他抽回过神,周身环绕的能量,再度让他的身体飘浮起来。

噢不!

唐天绝望地闭上眼睛,身形再度猛下坠。

砰!

他以完美的背摔姿势,狠狠砸上地板,力量之大,坚硬的地板,被砸出一个人形浅坑。

砰砰!

砰砰砰!

密集的撞击声,不断地响起,撞天花板、撞地板、撞墙,唐天忽然觉得,自己就是一个密室弹弹球。

小二一定很喜欢玩球类……和芽芽玩太多了么……小孩子交朋友果然要慎重么……

如果不是自己是零能量体,估计今天化作肉泥,涂满整间修炼室了吧。虽然没有化作肉泥,但看到整个修炼室内,千疮百孔、随处可见浅深不一、大小不同的坑,唐天泪流满面。

千惠,神一样的少年这么努力,你知道么?

资料都是骗人的……

说什么自己的式魂和自己会心灵相通?

说什么自己的式魂和自己会人魂合一?

说什么自己的式魂和自己会不弃不离?

唐天被以各种充满想象力的姿势,在空中飞舞弹撞,享受着速度与激情,享受着力量与撞击,他已经幡然醒悟。

有一种式魂,叫做别人家的式魂……

多么痛的领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