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九十节 苍阳羽 【第二更】

第四百九十节 苍阳羽 【第二更】

密集的破空声汇集如潮,漫天的草影闪耀着浓郁的绿芒,杀机森然。

唐天面前光芒一闪,小二出现在他头顶,星辰伞嘭地张开,滴溜溜一转,只见漫天草影瞬间被吸入伞面浩瀚星辰内。

漫天草影一扫而空。

唐天化惊为喜,谁说咱家小二不厉害?

就在此时,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重哼:“想跑?”

紧接着轰地一声,一团耀眼的光芒如同太阳般在西院的方向绽放,恐怖的能量波动,如同飓风般横扫。

圣者!

除了自己,竟然还有其他人的潜入,还是圣者!

就在此时,一种难以言喻的波动,从主院深处传来,唐天心神一颤。他仿佛被什么东西盯住,那种浑身发紧的感觉,让他全身瞬间僵住。

这股奇怪的波动,来得快去得快,若非唐天异常敏锐,甚至会怀疑这是自己的错觉。但是他知道,那一定不是错觉。

城主府依山而建,最里面是一座山……

唐天一看这苗头,就知道今晚的计划泡汤了。

果然,凄厉的警报声从寒古城的各个地方同时响起,一个光罩缓缓升起,那是代表寒古城防御的能量罩。

要坏!

这个时候若是不能跑出去,那就只能杀出去了……

几乎他这个心念一动,小二忽然抓住唐天的衣服,星辰伞一转,呼,唐天只觉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从衣领传来,然后眼前一花,自己像火箭一样,直冲上天。

这是……

唐天目瞪口呆,小二……

越飞越高,转眼间,小二就带着唐天冲破云层。跃出云海的瞬间,清冷的月光把眼前的云海照得雪亮,漫漫无际的云海,一轮明月高悬在天边,云层之上,静谧无风,就像另一个世界。

唐天被眼前美丽的景色震住,一时间,竟然忘了说话。

兵飘了出来,赞道:“小二真是厉害!这等人间美景,上次看到的时候,唔,一万年前什么进候来着?”

唐天反应过来,脸刷地一下白了,这高度……

他以前也修炼过轻功,也飞上天过,也坐过厢车,天空俯瞰的感觉简直不能更棒。可是……唐天吞了吞口水,现在这高度,好像有……有点太高……

这要掉下去……

唐天脑海中不自主地浮现,自己摔成肉泥的画面,顿时觉得身上有些隐隐作痛。忽然兵神色一变,低喝一声:“快走,老家伙追过来了!”

他嗖地钻进唐天体内,小二一转伞柄,它就像一条灵活的鱼,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跃入云海之中。唐天眼前再次一花,忽然周围全是白茫茫的雾气。

一道身影冲出云海,赫然是李若,他神目如电,缓缓扫过四周。

他如同一只游鱼,在云层上空巡视了一圈,依然一无所获,便一头扎入云海,飞回寒古城。

当唐天回到修炼营,修炼营早就是人声鼎沸,所有人都被刚才爆炸声惊醒,纷纷爬起来,看着升起能量罩的寒古城,议论纷纷。

丁辰看到他,满脸的紧张放松下来,他没有多问。他知道有些话,不是他该问的。

唐天也没说什么,便急匆匆地钻进房间。唐天的战斗,给他极大的震撼和冲击。以前他觉得,圣者不过如此,他干掉的圣者也有好几个。今天他才知道,他能够有这样的战果,绝对是幸运值爆满,对方显然没有想到他这个怪胎。

很直接一点,圣者的飞行,就和武者的轻功完全不同。武者的轻功,总有个提气吐气的过程,向前飞掠一段,便有力竭之时,有些像滑翔。而圣者的飞行,那就是真正的飞行,可以突破云际,速度惊人,灵活如鱼。

光这一点,圣者就超出武者不知几条街。而且这还是普通的圣者,那些以轻功封圣的圣者,在这方面会更加惊人。

如果没有小二,对方一击不中,立即远遁那他就一点办法没有。

还有,小二该怎么用?

今晚小二的表现让唐天大感意外,绝对惊艳,但是总不能每次都让小二来个突然爆发吧。式魂也是一种魂域,那一定有用法。

寒古城气氛紧张,如临大敌。

城主府亮如白昼,守备森严。

傅重山几人大厅之中,他们在听江阳描述战斗的过程。

“弟子正在打坐,忽然感草丛之中有人闯入。弟子心中非常震惊,此人在没有踏上草丛之前,弟子没有半点察觉。弟子决定留下此人,便发动了【草浮针影】。弟本以为十拿九稳,草圈之内发动【草浮针影】,对方是圣者弟子也应该有一拼之力,没想到对方破解的方式,让弟子大吃一惊,他头顶突然出现一名执伞的魂将。这魂将看似年幼有如三四岁稚童,伞面星辰云雾飘浮,他一转伞,我的草针全被吸入伞内,和弟子失去联系。此时恰值爆炸,对方似乎意识到意图败露,那名魂将便带着他飞上天空。”

傅重山面色凝重,忽然问:“你说是那名魂将带他飞上天空?”

“是!”江阳露出回忆之色:“那名魂将抓住他的衣领,一转伞,便直冲入天,弟子追之不及。”

李若亦沉声道:“等我到的时候,已经踪影全无。如此看来,此人应该不是圣者,是魂将的古怪!执伞幼童?师兄记得有这样的强者吗?”

傅重山摇头:“不曾听闻。”

他微微一顿,紧接着道:“与我交战的,是一名血脉圣者,他应该受了些轻伤。”

“血脉圣者?”李若脸色微变:“黑魂!”

这两个字一出,大厅内众人无不色变。这对他们来说,无疑是最糟糕的情况,黑魂的实力深不可测,一旦他们下定决心,他们是绝对挡不住的。

“看来有人已经识破我们布的局。”傅重山沉声道:“今晚是他们的试探,我们已经暴露了。”

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李若不由问道。

傅重山的目光望向一旁安静而坐的女儿傅紫虹:“虹儿,你办法一直比较多,说说看。”

傅紫虹娴静温柔,端庄大方,容貌妍丽,她沉吟道:“黑魂如果插手了,我们的处境就很不妙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女儿倒是有个主意,我们公开叫卖。”

“公开叫卖?”傅重山皱起眉头。

“是的。”傅紫虹不徐不疾道:“现在来看,纸是包不住火。那我们不如摆出一副待价而沽的姿态,引入更多的买家入场。”

李若恍然大悟:“虹儿的意思是让他们之间相互制衡?”

“不。”傅紫虹摇头:“我们是为了拖延时间,只要熬过这段时间,我们就能成功。所以我们要大肆宣传,引起更多人的注意,买家多了,黑魂至少要忌惮一些。我们可以想一些拖延时间的方法,比如我们不缺钱,那对方的报价需要让我们心动。”

傅重山和李若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点头。

“好!就这么办!”傅重山拍板定案。

当人群散尽,只剩下傅重山和李若,两人沉默不语。良久,傅重山道:“走,我们去看看师傅吧。”

冰冷的石阶,不断往下深入,一股难以言喻的波动,充斥着甬道。两人虽然是圣者,但是依然不禁一个寒颤。

甬通很长,两人走了一刻钟,才走到尽头。

一个巨大的石室,呈现在两人面前。石室内,寒气逼人,四壁都是厚厚在冰层,寒潮浓度异常惊人。

一名枯瘦的老者,盘膝而坐,他满脸皱纹,神态安详。

“你们来了。”

柔和温暖的声音响起,老者睁开眼睛。

“老师!”傅重山和李若齐声喊道,这就是他们的老师苍阳羽。

“辛苦了。”苍阳羽温声道:“外面的事情,我已经知道了。你们不需要太担心,有些事情,拦也不拦不住。虹儿的主意甚好,就按她说的去办吧。”

“老师,您大概还需要多长的时间?徒儿们心里也好有个底!”李若恭声道。

苍阳羽伸出手掌,一件秘宝出现在他手中,它形如雪花,六个分支,每个分支的末端,都有一个会转动的眼珠。

这就是如今大热的六分眼。

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听人说过的秘宝,只是一件白银秘宝。

现在这件六分眼有超过八成的地方,变成金澄澄,唯有正中心的部位,还是银白。

六分眼在空中滴溜溜地转动,就像一片雪花,那六颗眼睛亮起不同的光芒,难以言喻的压力,骤然充斥在石室,傅重山和李若只觉浑身一紧,几乎动弹不动。

“一个月。”苍阳羽温声道:“只需要一个月,六分眼便足以成为黄金秘宝。”

李若犹豫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问:“老师,市面上的传言是真的吗?”

苍阳羽轻轻一叹,目光变得深邃起来:“你们太小看它了。不知不觉,都这么多年过去了。有些东西,你们是很难明白的。”

傅重山和李若脸上不由愕然,苍阳羽最后那句“你们太小看它了”,让两人不禁对视一眼。

难道……它比市面上传说的更厉害?

两人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