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八十四节 熊王之怒 【第一更】

第四百八十四节 熊王之怒 【第一更】

兵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唐天的不对劲,他焦急的提醒:“少年,冷静一点!”

面前人影凭空消失,小金浑身汗毛陡然根根直竖,前所未有危险的感觉,瞬间笼罩他。

唐天面无表情,但是他的眼中,却燃烧着愤怒的火焰。

他想到了自己,想到了安德學院的自己,想到那时为了一个飘渺的希望,去赌上最宝贵的五年,他没有后悔,因为那就是希望啊,那就是理想啊!

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!

因为那是生命最后的尊严,因为那是活在世上呼吸的空气,因为那是可以刺破阴霾的阳光,因为那是证明自己还活着的唯一理由。无论你被这个世界冷眼被嘲笑,无论你命运坎坷颠沛,无论你在地狱中挣扎仰望,能让你勇气能让你坚持能让你没有被击倒,就是你内心那小小的理想,就是那一缕仿佛总在云端的飘渺希望!

为什么胁持它?为什么玩弄它?

为什么?

拿着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希望,去玩弄他们的生命,无法饶恕!

绝对……无!法!饶!恕!

强烈的憎恨和杀意,让唐天的眼睛布满血丝,看着惊慌失措的小金,他没有半点同情。他闪电般欺进小金的怀里,速度快得有如鬼魅。小金下意识地伸臂想往外推,双臂骤然剧痛,他如同被一头狂奔的野兽直接撞上。

咔嚓,双臂断裂。

唐天的冲势没有半点变缓,硬生生冲进小金的怀里。在双方贴上的瞬间,唐天的身体轻轻一抖。

崩字诀!

小金的身体一颤,他蓦地睁大眼睛,瞳孔内瞬间布满惊恐和绝望。

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毕阿丑便化作一道奇快无比的残影,闯入小金的怀中,小金的身体如同被撞城槌撞上,嘭,直接飞了出去。

那一声沉闷的“嘭”让每个人的头皮都一阵发麻,足以想象撞击的力量是何等可怕。

小金的身体还未落地,众人便已经看清楚,他的瞳孔失去焦距,他的身体软塌塌像条蛇一般,弯起的诡异角度,可以清楚地看到,他的体内骨头只怕已经全都化作齑粉。

“找死……”木老三的惊恐的声音还未完,唐天借着撞击的反向力量,脚尖在地上一点,啪,地面的积雪陡然炸开,漫天飞雪中,唐天身形一折,带着重重残影,扑向木老三。

一抹耀眼妖异的刀芒,陡然唐天面前亮起。

刀芒一分二,二分四,四分八……

转眼间,无唐天就像扑火的飞蛾之中。

木老三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,唐天的实力把他吓一跳,他一出手就是杀招,没有半点侥幸的心理。

【刀织如梦】!

这一招但凡他用出来,从未失手过。而且这次他出手,更是毫不犹豫用上全身的真力,汹涌的真力,涌入弯刀。

他手上的弯刀,虽然不是黄金秘宝,却非凡品,是黄道级的白银秘宝,双鱼座的【鱼弧鳍】。

黄道级的白银秘宝,是最顶级的白银秘宝。汹涌的真力一涌入刀身,刀身便嗡地轻颤,犹如在水中摆动的鱼鳍。

密密麻麻的刀芒,一下子把毕阿丑罩得严严实实,那些刀芒如同水中的游鱼,灵活无比,无孔不入。

啪啪啪!

有如炒豆之中响起,木老三的笑容僵在脸上。

“不好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汹涌砰地雪花般炸开。漫天飞扬的碎芒和雪花之中,一道模糊的人影,如同鬼魅般,出现在木老三的面前。

木老三惊愕和恐惧的目光中,唐天一个简单的错步冲拳,身体如乍然而分的弹簧,拳头毫无花巧地击中木老三手中的弯刀!

哪怕黄道级的白银秘宝,也无法抵挡般裂纹瞬间爬满整个刀身,砰,刀身彻底崩碎,指甲大小的碎片如同一蓬雨点,没入木老三的体内。

噗!

上百道的细小的血柱,同时从木老三的身体飙射而出。

“该死!”

兵气急败坏的怒骂响起,到了这个时候,他知道情况无可挽回,兵和芽芽就同时从唐天体内飞出。

撑着星辰伞的小二如同一缕烟雾从唐天体内飞出,手中的星辰伞滴溜溜一转,无数星辰摇落,化作一蓬明暗不定的光砂,朝几名准备逃离的武者飞去。

芽芽一个跟头落地,便嗷呜一般,猛地一蹬地面,如同出膛的炮弹,嗖地消失在空中。下一刻,它出现在一名逃跑的武者背后,鼓起脸颊,小拳头一拳轰出。

吞光铁拳!

逃跑的武者亡魂皆冒,本能地施展防御性的武技,蓝色的光盾出现在他背后。

芽芽笼罩着黑暗的小拳头击中光盾,没有半点声音,那片黑暗就把光看吞噬洞穿。芽芽小得可怜的小拳头,击中在对方的背上,看上去那么滑稽可笑。

可是紧接着更加沉闷的“嘭”,就像厚厚的钢板被打穿,武者的身体一僵,他的后背出现一个比芽芽还大血洞,一直贯穿到前胸。

那名武者的表情凝固在脸上,身体僵在原地。

小二的星辰光砂,如同一群美丽的萤火虫,悄无声息地没入几名武者体内,啪啪啪,几名武者的身体如同气球般爆裂。

唐天的目光,狠狠盯着李梁丘,咧嘴一笑,森然可怖。

李梁丘手脚冰凉,他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了,他强自镇定:“阁下,这是误会,我愿意赔偿,无论什么条件!”

“赔偿?”唐天脸上毫不掩饰的不屑和轻蔑:“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赔偿?”

他猱身而上,最简单的刺步冲拳!

李梁丘手中多了一把剑,剑尖寒芒吞吐,尖锐的破空声,爆雨般的锋利剑芒,朝唐天激射而去。他没有动用杀招,刚才木老三的杀招,已经让他明白对方的实力远超乎自己的想象。

当他的剑芒撞上唐天的拳头,他才知道这个丑鬼的力量有多么可怕!

该死!

他现在只后悔为什么刚才没有发出求援信号……

如此凝实、可以洞穿钢铁的剑芒,一碰上对方的拳头,就如同拍上礁石的海浪,瞬间粉碎。李梁丘发现自己根本腾不出手来发出求援信号!

他知道这次真的危险了,他的眼角瞥见一道身影,心中一喜,厉声高喝:“丁辰,快求援!”

这里距离修炼营,只有三十里,一旦放出求援信号,支援很快就赶到!

丁辰就是领队的武者,他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,他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。毕阿丑绝对不是一般人物,他委身于此,必然另有目的。而李梁丘若是死在这里,那后果他根本不敢想象,对整个苍阳武场,都是一场大地震,自己这个小人物,肯定灰飞烟灭。

他手颤抖着,便要求援……

“你要想清楚哟!”

一个冰冷带着几分调侃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炸开。

丁辰手一抖,他骇然抬头,一名魂将飘浮在他不远处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兵一出来,没有加入到战斗,而是在监视这群新人,防止有人逃跑。以神经唐的实力,对付这么一群人,根本不需要他帮忙。

李梁丘面空扭曲,他在唐天狂风暴雨的攻击下,岌岌可危。

唐天完全没有半点章法,他胸中充斥着一股怒火,他完全杀红了眼,手中的招式简单无比,全都是基础武技,但每一招都蕴含惊人的力量,加上奇快无比的频率,李梁丘使出浑身解数,还只是能够勉强支撑。

李梁丘扎实的功底,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但是他越打越是心惊,越打越是恐惧,对方甚至连真力都没用,就这么完全压制了他,这个世上,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家伙!

自己会死吗?

死亡的恐惧,不断地吞噬着他的心灵,周围同伴的惨叫声,更是让他接近崩溃。他面容扭曲,尖厉地高喊:“丁辰,你不想活了,你再不求援,我杀你全家……”

丁辰哆嗦着,但是那名魂将如同一团令人窒息的阴影,完全把他笼罩,他连动弹一根手指的力量都没有。

唐天勃然大怒:“我看你杀得谁全家!”

每一拳的力量,更加澎湃激荡,就像铁匠抡起的重锤,雨点般砸在李梁丘的剑幕上。

李梁丘噗地喷出一口鲜血,死亡离他如此之近,他完全陷入疯狂,披头散发:“哈哈哈哈……我死了,你的计划就泡汤,你混进来,一定有目的吧,哈哈!”

他的剑芒疯狂膨胀,他不计代价地催动真力。

“我爸一定查找真凶,你逃不掉的!你的计划完蛋了!完蛋了……”

一拳一拳,以恐怖的频率,砸在剑幕上,剑幕剧烈动荡,李梁丘的身体如同筛子抖动,大口大口鲜血从他的口鼻涌出,说不出的可怖。

砰!

剑身寸断,剑幕消失。

拳头毫无花巧地击中李梁丘的心窝,澎湃的力量,没入李梁丘的体内,李梁丘身体一颤,他披头散发,满是血污的脸,呆呆地看着唐天,他似乎还不敢相信这个结果。

他如同木桩般,缓缓向后倒去。

唐天注视着倒下的李梁丘,他脸上的怒火已经褪去,只剩下坚决和刚毅,他一字一顿,钉住漫天的风雪。

“那我就带大军踏平六分仪座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今天三更,快带票票踏平我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