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八十三节 恶棍

第四百八十三节 恶棍

“每年这个时候,总是最让我期待的时候!教育新人,可是我们这些前辈应尽的义务啊!”说话的男子满头金发,脸上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容,身上白色的披风,英气逼人。

“小金,瞧你这点出息,就知道欺负菜鸟,真没追求。”说话的人身形高挑,手上提着一把长而细的弯刀,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。

“切,木老三,难道你不喜欢?要不然你不去?”小金反问。

木老三嘿然道:“没有我,你们怎么能把他们教育深刻?”

“拉倒吧,木老三!”有人嚷道:“有你没你一个样,哪一战是你来定乾坤的?”

看着众人气氛热烈,为首的青年公子嘴角浮起一抹傲然冷笑,他低头自顾自地逗弄着手上一只毛发雪白松鼠。他便是这群人的老大,李梁丘。他的身份尊贵,是三圣之一李若之子,一身实力亦深不可测。

李梁丘年纪轻轻,实力出众,加上后台够硬,在这片雪原,少有人敢忤逆他。

一倒人影闪电而至,语气兴奋道:“他们来了,离这还有二十里!”

众人纷纷起身,大家的目光,看着正在逗弄雪松鼠的老大。

“前辈不前辈,可不是嘴上说出来的,都是拳头教育出来的!”李梁丘头也不抬,冷冷道:“他们对你们有多尊敬,就要看你们这次对他们教育有多深刻了,别像去年,差点丢人。”

后面那句话,顿时让无数人刷地脸红。

每年的新人,他们都会准备一次突袭,来“教育教育”一下新人。这是雪原修炼营的传统节目。他们驻守这里,平日里无聊透顶,对于这样的捉弄新人节目,自然热情高涨。而且,寒潮役的问题,是李梁丘最头痛的问题,但是这个办法,却能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。

李梁丘的背景,让修炼营方面,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新人面对这些实力深厚配合默契的苍阳弟子偷袭,当然是溃败。但是去年有些例外,新人里面有一位很强的弟子,名为闻人白衣。结果他们花了相当大的力气,才拿下那场战斗。

李梁丘那场没去,回来之后勃然大怒,小金他们全都被他狠狠“教育”了一顿。

李梁丘这次旧事重提,顿时让这些人感到羞愧。

“出发吧。”李梁丘看也没看这些人的脸色,神色淡然道。

长长的队伍,粗重的鼻息不绝于耳,所有武者的脸色都不好。一边运转真力抵御寒潮,一边全力施展轻功,对于他们来说,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“大家加油啊!”

“坚持到底,就是胜利!”

“不要掉队啊!”

“神一样的少年,向前冲冲冲!”

毕阿丑的打气声,不时响起。

萧明奇在咬牙苦撑,他的脑子都开始有些变木,只有毕阿丑的声音让他几乎木然脑袋,有一个焦点,提醒他努力撑下去。

一开始的时候,毕阿丑忽然喊话鼓励大家,所有人都很吃惊。

萧明奇那时还在想,丑就丑罢了,还那么喜欢表现,表现得还那么拙劣。这家伙是个二缺么?其他人那时亦是如此,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翻白眼。这家伙看来不光是长得丑,脑子也不太好……

但是随着时间推移,大家再也没有人嘲笑这个家伙。

他们没有力气去嘲笑,阿丑的鼓劲声,一点都不激动人心,但在他们筋疲力尽的时候,总能让他们咬牙坚持下去。

而且……

萧明奇费劲地瞥了一眼唐天,唐天此时完全赤膊,拖着一大捆绳子,每一根绳子尾端都绑着一名脱力昏迷的武者。

他浑身汗气蒸腾,肌肉贲起,拖拽的人有七人之多。

萧明奇的眼中闪过一丝敬意,刚才领队的苍阳弟子和唐天之间的对话,他们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你不用帮他们,这种废物没资格进入修炼营,就让他们死在路上好了。”

阿丑看了对方一眼,只说了两个字:“不要。”

然后他就拖着昏迷的武者,一路狂奔。

没有人对阿丑还有敌意,唐天这个举动,让大家在这片冰天雪地里,感受到了一丝暖意。每个人都在心里想,就算自己昏迷了,也不会被放弃吧。

领队武者对阿丑的禽兽一般的身体赞不绝口,这家伙简直就是跑不死。

唐天没有想那么多,对他来说,这只是很平常的举动。这些人就这么死在半路上,他觉得太可惜了。

他精赤的身体上,汗水蜿蜒宛如溪流,雾气蒸腾,每一块肌肉如同钢丝般抖动,此时的唐天,就像动态的雕塑,充满强烈视觉冲击性和力量的美感。

连续拖了两百里,他的体力消耗极大,鼻息也粗重起来,但他还是高声鼓励:“马上就要到了!大家再坚持一下!”

在大家艰难的时候,一定要帮助大家。

忽然,唐天察觉有异,整个人一下子警觉起来,身形骤停,厉声高喊:“停!前面有埋伏!”

所有人不由停下脚步,大家神色茫然。而领队的苍阳弟子脸上浮现一丝讶然,这家伙是怎么发现?不过他没有吭声,既没有提醒,也没有吱声,李梁丘他得罪不起。

“喂,你们再不出来,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!”唐天指着前方空无一物山头,瞪大眼睛,沉声道。

山头后面众人个个面面相觑,他们完全弄不明白,他们是怎么被发现的。

“有意思。”李梁丘眼中闪过一丝光芒,傲然道:“那大伙就出去给菜鸟们打个招呼吧!”

众人的战意一下子高昂起来,呼地站了起来。

山头上黑压压的身影,顿时引起一片惊呼,每个人浑身散发的强大气势,充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,天空仿佛一下子暗了下来。

腿胆子小的腿一软,直接坐倒在地上。

“不要暴露实力。”

兵小声地在唐天心里嘀咕,硬生生止住唐天准备冲上去的脚步。

对方总共有十二人,有两人是黄金武者,另外都是准黄金武者的实力。这样的实力,对于别人来说,或许有些忌惮,但是对唐天来说,小菜一碟。兵大叔说得对,解决这些人倒不是什么难题,但是解决了,那自己的实力就暴露了,傻子也知道自己混进来另有目的。

怎么办?

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被这群家伙收拾一顿?这个想法第一个被唐天抛之脑外,这些家伙一看就是不什么好鸟,当年他在學校的时候,那些高年级的學员,经常喜欢欺负新學员,美其名曰“教育教育”。

这嘴脸还是出奇的相似啊……

唐天捏着拳头,神色不善地盯着李梁丘等人,嘴上道:“大伙,谁还能打?”

还能站着的武者,全都聚集在唐天身边,每个人脸上都是同仇敌忾。

小金吹了个口哨:“哟,来了个狠角嘛!菜鸟们,怎么,还不服气?”

木老三哈哈一笑:“一开始都不服嘛。”

李梁丘目光扫过众人,漫不经心道:“小金,告诉他们规矩。”

小金嘻嘻一笑,手上拿着一大堆的纸条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到我这里领一张自意服寒潮役的申请表,写下你的名字,大家就不伤和气。”

“大家不要填!”萧明奇脸色一变,下意识脱口而出,等他反应过来,脸色顿时为之一白。

唐天的目光转落在萧明奇身上:“什么叫寒潮役?”

萧明奇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,本来打定主意什么也不说,哪知一触及到唐天冰冷的目光,心一哆嗦,就说了出来:“每年雪原有时会有大规模寒潮,这个时候,一些特殊的地方需要有人驻守,这就是寒潮役。寒潮役,十者五死。”

所有武者的脸色骤然色变。

“咦,没想到还来了个行家。”木老三笑吟吟道:“寒潮役是挺吓人,不过那是以后的事,说不定没有大寒潮。不签嘛也行,三十里外的修炼营,就和各位没关系了。哦,如果现在有人愿意掉头回去,我们是绝不会留难的。”

唐天身边的武者,神色惨白,目露绝望。

“没想到苍阳武场竟然是这样的。”唐天的目光越来越冷。

“苍阳武场这样?哈哈,哪里都是这样!”小金脸上浮现不屑之色:“谁的拳头大,谁就是王,懂么?丑鬼!”

领队武者看到唐天的笑容,心中一寒,连忙道:“只有用拳脚,不能用兵器,致人死者死!”

唐天的目光落在那些昏迷武者的身上,看到一旁坐壁上观的领队武者,莫名地,一丝怒火,窜上心头。他们带着梦想憧憬,费了那么大的力气,才来到这里,你们这些人,却用他们的梦想和憧憬,胁迫他们!

真是一帮不折不扣的恶棍!

你们这些人,连心都是黑的吧。

唐天对领队武者置若罔闻,胸中杀意沸腾,自顾自点头:“说得一点都没错。”

“不过”唐天咧嘴一笑,奇丑无比,却杀气腾腾:“你怎么就知道你的拳头大呢?”

话音未落,他身形便在原地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