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八十一节 苍阳武场

第四百八十一节 苍阳武场

唐天在路上,一直在尝试着努力和小二沟通,魂域他太眼馋了。拥有魂域就意味着更进一步的可能,除此之外,唐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。

他的零能量体已经无法再进步,武魂也精纯成小二了,接下来该如何修炼,他也没有什么头绪。对于唐天的烦恼,兵很不负责地说什么顺其自然。

小二这些天就成了唐天的新玩具。

好在小二比较呆,任凭唐天如何折腾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。可惜进展不大,倒是一些小手段琢磨了不少。

小二擅长控制能量,它天生就能够吸引和汇集能量。比如唐天捏破一颗星辰石,飘逸出来的能量,小二就能够控制。小二对能量的控制的精细程度,让唐天都感到匪夷所思,它甚至能够引导能量在唐天模拟出经脉、丹田。而唐天挥拳的时候,它还能摸拟出拳芒。

当然,这种模拟都是假的,没什么实用性。

唐天玩了一会兴趣就不大,开始折腾小二起其他的手段。小二很二,呆木的程度,让唐天都觉得无奈。经常唐天有个想法,兴奋地叽哩呱啦说一大堆,小二一脸呆呆地看着他,完全不明白。

除了小二,零能量体也有些优点,除了身体素质强悍之外,唐天对身体的控制,也非常精细。

“喂,大叔,快看快看!”

唐天脸上的肌肉不断地变化,转眼间变成一张陌生的脸。

兵瞥了一眼,吐了个烟圈,赞道:“很实用的小技巧,不过,你的丑,已经深入到骨髓。”

一路倒是不寂寞,时间过得飞快。

岑语看到唐天和兵两个人前来,有些傻眼了,试探着问道:“陛下,您和兵大人先过来?其他大人呢?”

“就我们两个。”唐天看着岑语的欲言又止,瞪了一眼:“你觉得我们不行?”

兵在一旁吞云吐雾,阴气森森。

岑语背脊发凉,连忙一脸正气道:“属下的意思是,陛下和兵大人来一人便足矣!两个人,是双保险!”

一下子得罪最大的两个人,这种蠢事可不是我岑语会干的。

“哈哈,果然还是你有眼力!”唐天对岑语大加赞赏。

“介绍情况吧。”兵吐了个烟圈,岑语这才觉得背后的凉意消失,心中松一口气。他也觉得奇怪,明明兵大人实力普通得很,怎么会让自己如此紧张?

叮铛一脸无语地看着这群家伙,不过她早就习惯了唐天不靠谱的作风,比这更不靠谱的事情,她都见识过。

“情况比较复杂。”叮铛作为专业的情报人员,立即展现出她老练的作风:“【六分眼】在苍阳武场场主苍阳羽手上,这是他的收藏。苍阳武场是六分仪座最大的武场,苍阳羽行事十分低调,他的实力究竟如何,没有人知道。这方面,岑大人可能更有发言权。”

岑语沉吟道:“一般来说,武场之间,竞争激烈。踢场扬名这类事情,更是家常便饭,唯独这苍阳武场却从不与人争执。苍阳武场之所以能够称为六分仪座第一,得益于苍阳羽的三名弟子,大弟子傅重山,二弟子杨浩然,三弟子李若。他们,都是圣者。”

“都是圣者?这么厉害?”唐天瞪大眼睛,有些意外。

岑语面色凝重地点头:“一门三圣,根本没有哪个武场,敢到苍阳武场踢馆,有三名圣者坐镇,谁会不长眼?不光是武场,就连整个六分仪座,有三位圣者坐镇,一直以来,也是盗匪绝迹,外地武者前来,也不敢太过放肆。因此苍阳武场在六分仪座,声望极高。苍阳武场的门规也是所有武场之中最严格的,曾有弟子犯奸淫之罪,被傅重山亲自枭首示众。”

“好厉害!”唐天张大嘴巴,一脸震惊。

“不仅仅如此。”叮铛开口道:“在我们的调查中,发现苍阳武场的实力,比想象中的更强。除了三位圣者,苍阳武场的黄金武者多达十六人。这样的力量,甚至比很多赤道星座的力量都要强。”

“随着我们调查深入,越发现苍阳羽深不可测。”叮铛瞥了唐天一眼:“而且,我们发现了很多同行。”

“同行?那是什么东西?”唐天不是很明白。

“和我们一样调查的人。”叮铛面色凝重:“有黑魂的,也有光明武会的。他们的目标,极有可能也是【六分眼】,因为最近有人在暗中打听【六分眼】的事情。若不是岑大人,这些事情我们都很难打听得到。”

岑语连忙道:“属下份内之事,不敢邀功。现在能查到的东西很少,只知道六分眼在苍阳羽手中,我们甚至连这件秘宝究竟作何用都查不到。只是有一件事很奇怪,每隔大概半个月,苍阳武场内,会有一股很奇怪的波动。”

“很奇怪的波动?”兵忽然转过脸。

“是的。”岑语解释道:“大概从四个月前就有。大人也知道,六分仪座出产各种探测类的秘宝相当多,很多人都查到这股波动。不过大家都以为是不是苍阳武场有人要封圣了,后来也没有听到动静,但是每过半个月就会有一次。属下就在想,会不会这股奇怪的波动,和陛下所言的六分眼有关?”

“有可能。”兵缓缓点头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

“我们要不要晚上摸进去?”唐天有些兴奋,第一天就有这么多的线索,真是个好兆头啊。

岑语露出为难之色。

“有什么问题?”兵注意到岑语脸上的表情,不由弹了弹烟灰,问道。

“大人,苍阳武场的守备极其森严,据我所知,苍阳武场有好几人有探测类的秘宝。前些天,我们在外面也是准备潜入,一位黑魂的探哨想潜入,结果还未到一半,就被杀死。”岑语想起那晚上的一幕,还是有些心有余悸。

“这不是个好主意。”叮铛说话就要直接得多:“周围的探哨很多,一旦有动静,我们就暴露了。而且对方有三名圣者,苍阳羽实力如何,还未得知。黄金武者也数目众多,动起手来,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优势。”

“是啊,陛下,不如我派一位弟子混入苍阳武场。”岑语连忙道:“每年到这个时候,就是苍阳武场开门择徒的日子。苍阳武场有个好处,它们不反对其他武场弟子进入。像我们武场,每年甚至可以得到一定数量的保送名额。这也是很多小武场最重要的收项,这些名额都很值钱。”

叮铛补充道:“苍阳武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,相当于间接控制了各个武场,从而控制六分仪座。”

“很高明的手段啊。”兵不由赞道。

“不要其他人,我去!”唐天毫不犹豫道。

岑语表情僵在脸上,过了一会,才勉强道:“陛下说笑了,陛下身份尊贵……”

“不是说笑。”唐天摇头:“苍阳武场每年开门择徒几次?”

“一次。”岑语下意识答道。

“如果这次失败了,那岂不是没有机会再进去了?”唐天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不要,我要进去!”

“可是……”岑语还想劝阻。

“让他去!”兵忽然开口道:“他有自保的手段。”

“而且,我会变脸。”唐天脸上肌肉蠕动,很快就变成一张完全陌生的脸,看不出半点破绽。

那股子洋洋得意的劲,也是深入骨髓。

就在唐天准备混进苍阳武场的时候,凌旭正在树林中苦苦四处寻找。

“刚才好像在这?”他有些不确定。

四下张望,一棵树,两棵树,树树树……

“咦,跑到哪里去了?”凌旭自言自语:“怎么会跑呢,我还没扎呢。”

他背上的维维安嘴里被塞着布团,表情十分诡异。

凌大哥原来是路痴……

在凌旭之前和开阳城主战斗的地方,两道身影显现,开阳城主赫然在内,他身上衣衫还沾着血,脸色苍白。

“竟然一枪伤了你,这家伙的实力,不弱啊。”说话是玉衡城主,他看上去大约三十岁,皮肤白皙,俊逸潇洒,嘴角带着一抹邪笑。

开阳城主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冷冷道:“你尝尝就知道了。”

“咦,从蹄印来看,他回去了?”玉衡城主有些讶然。

“故布疑阵。”开阳城主冷冷道:“他也负伤了,想以此来拖延时间。”

玉衡城主哈哈一笑:“看来他的情况,似乎不太好啊,竟然连这等粗浅愚蠢的计谋都用出来,天真得令人惊喜,我闻到了穷途末路的味道。”

“别废话了,快追!”开阳城主寒声道。

两人如同两缕轻烟,奇快无比,朝大熊岭方向飞去。

凌旭不知道穷途末路的味道,但是他知道迷路的味道。气极败坏的怒吼在深山老林里响起,惊起无数乌鸦。

“喂,你们在哪!”

“出来!是男人就来决一死战!”

“胆小鬼!懦夫!废物!”

“你们不是来追我吗?这里,我在这里,圣女在这里!”

“混蛋!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蠢!”

……

喊了半天,风还是那阵风,林还是那片林,乌鸦还是那群乌鸦,凌旭傻眼了。

目睹整个过程的维维安绝望地闭上眼睛,她突然怀疑,自己真的能回到大熊岭吗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最近事情多得出乎我预料,状态也糟糕,没力气三更,先欠着吧。保佑我不要欠太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