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八十节 就这么干吧!

第四百八十节 就这么干吧!

“喂,我真的走了!”唐天大声喊。

“请快一点好吗?”鹤有些无奈道:“没有你拖后腿,我们一定会更顺利。”

井豪哈哈一笑,摆了摆手:“走吧走吧。”

“大家一定要加油啊!”唐天咧嘴一笑,举臂高呼,给大家鼓气,然后才转身离去。六分眼已经查到消息,时间紧急,他必须马上前往六分仪座。

看着唐天离开的背影,大家不自主地露出笑容。

“真是个单纯的家伙!”鹤充满感慨:“这样的家伙,怎么混到今天这般地步的?”

“所谓赤子之心,便是这样吧。”井豪笑道。

“光明武会就这么撤走了,有些令人意外呢。”鹤的目光投向远处。

“你不用试探我。”井豪坦然道:“我比你更熟悉他们的做派。为了招揽你的敌人,却把自己的手下杀死,这样的事情,他们能够做得出来。他们喜欢掌控,也总以为可以掌控。估计回去就会提拔我的老师他们吧,他们最喜欢把你做成提线木偶。”

鹤轻笑一声:“看来他一番苦心要泡汤了。”

“而且,他们总喜欢小看人。”井豪哈哈大笑:“尤其是神经唐这样的二货!”

鹤也笑出声来,旋即一本正经道:“这种二货就是用来被小瞧的,他总能吸引敌人的火力,拉低敌人的戒心和智商,这才是我们长胜不败的根本原因啊。”

大家相视一笑。

“我怀疑光明武会的阴谋,是凌旭。”鹤轻叹一声:“一个二货是无可奈何,如果你身边有两个二货,那就是疲于奔命了。”

“你去吧。”井豪郑重道:“这里人手很充足,毋须担心。”

摇光城的力量确实很充足,侧卧之榻,岂容他人酣睡?如今的大熊座可不是阿猫阿狗,其他六城没有半点投降的意思,兵的办法很简单,大军压境。

坐镇摇光城的是唐丑,这位立志成为名将的魂武将,杀气腾腾。难得有机会独掌大军,唐丑显然要大干一场。

“那就拜托了!”鹤微微一礼,转身扶剑,腾空而起,如同一只黑色大鹤,消失在天边。

井豪收回目光,他的轻功不好,想追上凌旭几乎不可能。

回到大熊座的唐天和兵碰头。

“就我们两个?”唐天一脸诧异:“我们不应该多带一些人么?”

“不需要那么多人。”兵嘴里叼着烟,吞云吐雾道:“叮铛和岑语在六分仪座接应我们,神一样的少年嘛,应该把人手留给他们那些智商比较低的家伙,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厉害啊。”

“说得也是啊。”唐天自信满满,挥挥手很大方道:“还是把人手留给他们吧。”

芽芽像块果冻,软趴趴地把身体搭在唐天的左肩,不时打着哈欠。小二打着伞,呆呆地飘在右肩上空。

枇杷和手巾对视一眼,都看明白对方目光的意思。

智商……这种莫名其妙的自信……你从哪里来的……

不过两人识趣地没有吱声,两人有种预感,六分仪座估计要倒霉了。

踏雪魂马放缓速度,没日没夜的狂奔,便是强如它,亦有些疲倦。马背上的凌旭,感受到阿雪的疲倦,跳了下来。他对座骑,有着天生的感情。

“凌大哥,你以前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凌大哥,你以前就有这么厉害吗?”

……

只露出一个脑袋的维维安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她从恐惧中挣脱出来,便恢复平日的活泼。凌旭黑着脸,维维安每多说一句,他的脸就黑一分。

真吵啊……

凌旭额头青筋跳了跳。

“凌大哥……”

凌旭终于忍无可忍:“闭嘴!再啰嗦一枪……”

“扎死”两个字他硬生生没有说出来,他忽然想起来,这个家伙不能扎死。混蛋,世上怎么还有这种人存在!

沉默,两分钟的沉默,维维安怯怯地开口:“凌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凌旭闷着头,继续往前。

“难道我说了什么你不喜欢的话吗?我说了你要告诉我呀,你一定要告诉我啊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凌大哥我……”

耳边凌旭垮着脸,翻着白眼,有气无力地地往前挪着步子。

忽然,他停了下来。

“闭嘴!”

这次凌旭的喝斥让维维安立即安静下来,她听出来凌旭语气中的杀意。然后她只觉得天旋地转,凌旭翻身上马。

前方不远处的树梢上,一个黑色身影寂然而立。

“开……开阳城主!”维维安结结巴巴,她的小脸尽是惊恐。每一位城主的实力,都深不可测!

一袭黑衣开阳城主注视着面前的两人,漠然眸子里杀机滋生,只要杀了这两人,借刀杀人的目的就能完成,他们的计划就能完成一半。

那么,死吧!

膝盖微屈,他如同火箭般冲上天空,一袭黑衣的开阳城主,如同一只黑色蝙蝠,挡住阳光。

圣者么?

仰着脸的凌旭,橘瞳燃起一缕火焰,他拍了拍阿雪的脖子,他感受到阿雪的战意,嘴角扯出一道锋利的弧线。

突然一夹马腹,喷着粗气的阿雪四肢骤然发力,面前的视野骤然模糊,景物飞快倒退,砰,仿佛挣脱什么束缚一般,浑身一轻。

炸开的音爆云和残影留在身后,端平的银枪,纹丝不动。

轰!

阿雪腾空而起,手中银枪带着旋转,化作一点银芒,飞向天空中的开阳城主。

枪尖周围的空间,骤然扯成一片黑暗虚无,那点银芒变得更加耀眼明亮,恍如星辰。

开阳城主的瞳孔骤然收缩,尖啸一声,整个身体化作一道黑色的刀芒,一抹妖异的紫色,在刀芒之中若隐若现。

枪尖和刀芒狠狠地撞在一起。

轰!

耀眼的光芒瞬间爆绽,就像一个太阳爆裂。凄厉的尖叫声中,开阳城主如同一只负伤的黑色蝙蝠,仓皇离去,他的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浸透。

凌旭没有追击,他抹了抹嘴角的鲜血,橘瞳里的火光,渐渐熄灭。

他的心中充满激动,这就是白羊星辰枪吗……

真是强悍啊!

噗,一道血柱从他的手臂爆开,他闷哼一声,脸色微变。一丝银液混在他的血液之中,说不出的诡异。令人难以忍受的剧毒,在他的手臂内蔓延。

你果然已经不甘蛰伏了么?

他体内的暗伤在去能量化和丁曼的帮助下,完全治安,唯独他修炼枪法凝成的银液,却无法用什么办法都无法除去。连丁曼也不知道银液究竟是什么,她从来没有听过银化。但她还是凭借自己的医武技,帮助凌旭把银液压制封存在右臂。

本以为起码能管了十年八年,没想到才一次战斗,这家伙就蠢蠢欲动。

嗤啦,凌旭很干脆地把袖子扯掉。

维维安捂着嘴,目光惊恐地看着凌旭的右臂,这支手臂,竟然通体银白,泛着金属光泽,仿佛是白银通体打造。银色金属手臂上,血迹殷然,带着妖异的美感。

看来老师送自己这条绷带,真是有先见之明啊。

老师……那个印记没错吧……

认错了……那也没办法了……

您不要挂念,您的心愿,小旭一定会完成它。

这个小鬼虽然又吵又烦,但小旭一定会把她送到大熊岭。

嗯,一定。

“喂,绷带我要用了。”

凌旭对维维安喊了句,便把维维安目瞪口呆的目光中,把她身上的绷带解下来,一点点缠上自己的右臂。

真痛……

凌旭眼角抽了抽,整个手臂就像被无数银针刺穿一般。银液的霸道超乎他的想象,连医圣的封存,都只能让它如此短暂地蛰伏。

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

凌旭在心里嘀咕了一句,便一点点缠上手臂,他的动作娴熟,绷带缠满手臂,连五指都完全地包裹起来,最后用牙齿的帮助打结固定。

伸手试了试,虽然里面依然刺痛无比,但是已经不影响活动。

至于痛,哦,真是熟悉的感觉……

“凌、凌大哥,你的手臂……”维维安脸上充满担忧。

真是痛啊!还要忍受这个小鬼……

老师,您受恩什么的,请务必一定挑安静点的人啊!

忽然,凌旭重新找了根绳子,把维维安捆了起来。

“凌大哥,唔唔……”

维维安话说到一半,她睁大眼睛,满脸愕然,她的嘴里塞着一个布团。

这个世界,终于清静了!

凌旭对于自己能想到这么好的办法,无比地满意,聒噪的女人,无论年纪多大,可怕程度都要超过圣者!

他忽然转头望向远方,在并不是很远的地方,有股若有若无的气息,在迅速地朝这边靠近。

刚才战斗的光芒暴露了位置。

呵,不是一个人啊,也对,怎么会只有一个人呢?

这一条看来不是那么好走啊……

要快点离开才是……

可是……好想回头去把他们一枪扎死怎么办?

真没办法,带着这么个小鬼太行动不便了……先把她送到大熊岭才是正事……要冷静要理智……

要……好吧,就这么干吧!

统!统!一!枪!扎!死!

这个疯狂的想法让凌旭感觉体内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,令人战栗的战意在翻腾,他的银发飘扬起来,在风中狂舞,如同猎猎燃烧的银色火焰。

他呲着牙齿,橘瞳里如同飘浮炎焰的荒原。

这才是,我,凌旭,追求的武道啊!

翻身上马,拍拍阿雪的脖子,一转马身,朝身后那股气息所在的位置冲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