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七十九节 安长老

第四百七十九节 安长老

“唐天来得真快,这家伙的运气,总是那么好。”

说话者大约三十岁上下,深邃的眸子带着淡淡的威严,哪怕脸上的微笑,却不会让人觉得半点温度。坐在下首的武者,个个噤若寒蝉。

他从众人身上扫过,淡淡道:“谁能告诉我,北斗当年因何而封?”

天枢城主恭敬答道:“回安长老,大约八千年前,大熊族和外来武者矛盾日益激烈,最终在北斗发生激战,星力紊乱,导致星门消失,北斗自此封闭。混战五百余年,双方定下停战盟约,大熊族居熊岭以东,熊岭以西,建北斗七城。”

“是啊,你们都是远古遗民,不容易。”安长老轻叹一声:“而且我听说熊岭以东,星力更加浓郁,这么好的地方,便宜给一群蛮人,实在是糟蹋。北斗封闭,经八千年积累,北斗星力浓郁,几乎可以媲美黄道,对于青铜圣者来说,实在是一块福地,各位度用,绰绰有余。”

下面八人,除了天枢城主,其余六人皆是圣者,他们默不作声,但是内心无不怦然心动。

对于圣者来说,推衍法则完善魂域需要星力,而且需要很多的星力。一般的星座,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。这也是为什么圣者最青睐黄道星座,而不愿意留在小星座,星力是他们最根本的需要。

“本来想,在唐天赶来之前,各位能够在此处扎根。哪知唐小子来得如此之快,倒是出乎我意料。我在这里给大家交个底,很快,武会就会全面撤出北斗。”

此话一出,下面便一得哗然,尤其是各大城主,脸上露出惊慌之色。他们背叛盟约,大熊族的报复必然猛烈无比,那帮蛮子虽然不与外面接触,但是一旦反扑,也必然强烈无比。

安长老微微一笑,大伙立即安静下来。

“武会是不愿在这个时候与唐小子全面开战。唐小子实力微不足道,但是这家伙死缠烂打的水平却是一流,武会担心的不是唐天,而是那头狮子。我是武会的长老,需要服从武会的战略。”安长老神情坦然。

安长老说得越是坦然,大家越是安静下来。安长老虽然年轻,但是身份尊崇无比,权力极高。

“今天虽然只有天枢城主在场,但是六位城主上下一心,加上七位新加入的圣者,此处圣者已经达到十三位之多。唐天手上实力再强,一时间,也绝对奈何不了各位。唐天不可小觑,各位又岂是弱者?不过平分秋色罢了,更何还有那头笨熊可以利用。”

天枢城主恭敬道:“还请长老给我等指点迷津。”

“听说凌旭已经带大熊族圣女逃往熊岭。”安长老微微一笑:“我们只需要半道截杀,谁又知道我们撕毁盟约?星门在摇光城,唐天此獠丧心病狂,摇光城主誓死守卫北斗,双方发生激战。圣女逃离,却被凌旭追杀,我等赶到,圣女已然遇难,唯有击杀贼子为圣女报仇!”

众人的眼睛一点点变亮,尤其是天枢城主,更是跃跃欲试。他深知大熊族的性格,若是能够击杀凌旭和圣女,大熊族绝对会和唐天死磕。

“说不定两败俱伤,各位甚至有可能逆袭,重夺大熊座。”安长老轻轻一笑,云淡风轻。

看到有几名圣者,神情还有些犹豫,安长老神情渐渐严肃起来。

议论声渐渐平静下来,大家看着安长老。

“这和我们之前的计划有些出入,不过,这世上又有什么不是靠自己的双手争取?有的时候,连争取的机会,都不是那么容易。若非燕永烈兵败,各位又岂有机会?”

安长老此语一出,几名圣者无不动容。

“外人皆以为燕永烈是为猎户座而动手,殊不知,比起北斗,猎户座算什么?若非熊王兵败身亡,这天大的好处,又岂能落到各位手中?”安长老神色有些冷然。

一名圣者起身,肃然一拜:“长老之恩,我们铭记在心,日后若有差遣,长老尽管开口。”

安长老脸上春风解冻,展颜一笑:“各位能帮我缠住唐天,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。大熊座失利,我的压力也很大啊。若是各位能够夺下大熊座,我一定为大家请功!”

众人这才恍然,原来如此。

心中也不由暗自惊讶,唐天果然不可小瞧,竟然让安长老都感到压力。他们没有谁打和唐天硬扛,安长老的计谋颇为毒辣,若是运用得好,他们大可坐山观虎斗。

而且,十三名圣者,便是强如唐天,想动他们也没那么容易。

他们心中亦松一口气,他们一直没弄清楚,安长老为什么帮助他们夺得北斗。

众人神色,安长老尽收眼底,脸上不动声色。

会议散去,圣者和城主们纷纷离去,他们需要一起商量,如何行动。

直到夜晚,天枢城主才匆匆归来。

“大家士气如何?”安长老笑吟吟地天枢城主倒上一杯茶水。

天枢城主受宠若惊,连忙禀报:“长老的话,大家都听进心里。”

安长老神色满意,悠然道:“十年前,我查阅典籍时,无意中发现北斗极有可能是自内封闭,便猜想北斗很有可能有远古遗民存活下来。后来有一次我忽然想起来白羊座相关的一则秘闻,就曾出现一位大熊武者,用的是大熊族失传的武技。我便循着这条线索,找到此人最初出现的位置,费尽心思,方找到这条裂缝。”

“我本意是找一件东西,这件东西极有可能在大熊族手中。只不过,大熊族不好对付,恰好战争爆发,我便想让燕永烈来作这把刀,没想到燕永烈不争气。如今唐天来了,却正合我意,这把刀更锋利。不锋利,怎么砍得了大熊族这帮硬骨头。”

“长老神机妙算!”天枢城主连忙附合。

“好好干,此间事了,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。”安长老鼓励地拍拍天枢城主的肩膀。

天枢城主激动不已,只恨不得跪下来,忙不迭道:“多谢大人栽培!”

“唐天见到光明武会,反应一定会激烈。”安长老嘴角含笑,目光却一片冰寒:“此时稍稍撩拨一下大熊族,双方势必开战。只要开战,双方便再无转圜余地。所以,此战的关键,便是击杀凌旭!”

“长老放心!”天枢城主连忙道:“离他们最近的三位城主已经全部出发,无论如何,也绝对不会让他们活着回熊岭!”

“你办事,我放心。”安长老呵呵一笑,天枢城主身上骨头都酥了几分。

“好了,我也要走了!等你们的好消息!”安长老起身。

离开天枢城,断臂的光明武者忍不住开口:“长老,我们真的就这么撤出北斗?”

他赫然就是与井豪战斗,被井豪一剑斩断右臂的圣者,他的语气充满不甘。

“没错。”安长老微微一笑:“我们不仅撤,而且,我已经写信把这条裂缝的位置,告诉井豪。便说虽然他不认武会,但毕竟同根相生,我不想与他为敌,望他好自为之。”

断臂武者满脸震惊:“大人为何……”

“剑魂,他修炼出剑魂,只要不死,必然成为这世上最锋利的剑之一!”安长老目光有些狂热,自言自语:“唐天是不可能收服的,井豪却可能。因为他重情义,重情义的人最好对付。假若唐天遇难落魄之时,我相信,井豪是愿意用自己来换唐天的平安。北斗算什么?这些圣者又算什么?大熊族未必是唐天的对手,没关系,只要慢慢削弱他就成。我从来没想过这帮庸才能干掉唐天,我有足够的耐心。”

断臂武者心中直冒寒气。

安长老继续道:“我本来对北斗感兴趣,是因为大熊族手上的那件东西。这次我知道自己舍本追末,那东西再厉害,又怎么比得过十年之后的井豪?倘若手上有井豪这把绝世无双的剑,谁又能挡我呢?井豪老师那一脉,现在正落魄,稍给点甜头他们,他们就死心塌地。你知道么,有的时候,容不得你挣脱。”

他转过脸,看着断臂武者,笑道:“又有多少人,可以把自己所有的亲人朋友,都舍弃呢?我要做的,就会不断地裹着他,一点一点把他送到我手上。”

“大、大人……”断臂武者结结巴巴,神情惊恐。”

他的胸口亮起一团光芒,光芒不断吞噬着他的身体,他的身体如同冰雪般,不断地融化,他的神情惊恐无比。

“阿祥,你要帮我,帮我得到这把绝世无双的利器!”安长老注视着断臂武者惊恐的脸,一脸央求。

光芒吞噬那张惊恐的脸庞,转眼间,便空无一物。

安长老收回目光,自言自语:“放出话去,因我不忍与井豪为敌,又盛赞其重情重义,阿祥大怒,与我口角以致冲突,被我错手所伤,不治而亡,我心悲怮,深为自责。记得,厚葬之,家属重重抚恤。”

他身边的虚空,极淡的影子一闪而逝。

“阿祥,你出殡之日,我会给你上香。”

安长老自言自语,目光深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