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七十七节 摇光城 【第二更】

第四百七十七节 摇光城 【第二更】

漆黑,周围一片漆黑,空气很浑浊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唐天嘴里嘀咕着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星门后面竟然是一片漆黑。

小二飘浮在唐天肩膀上,轻轻一摇星辰伞,只见无数点星光从伞在滑落,如同甩开雨珠,飘浮在在周围,每一点星光都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周围顿时一片雪亮。

“小二真乖!”

丁曼忍不住夸了一句,小二一出现,立即征服了丁曼和白思思的心。蓝色的唐装,站得笔直,脸庞精致又可爱,看上去呆呆的没有什么表情,不时眨着眼睛,讨人喜欢。芽芽对于这种现状极其不满,咿咿呀呀比划着,惹人发笑。

“是个密室。”鹤四下张望,语气很确定。

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密室,标准的正方形密室,长宽都超过二十丈,周围墙壁是都是大块大块岩砖砌成。说是密室,但像是个仓库。

“密室?”唐天顿时来劲了:“有没有宝藏?”

他的目光连忙四下打量,地面厚厚的积尘,角落里倒是堆了一些东西,不过当唐天屁颠屁颠地跑过,轻轻一碰,那堆东西立即化作飞灰,显然年代太过于久远,都已经彻底腐朽了。

唐天不甘心,四处找了一遍,果然什么都没有。

“喂,我们这个时候,应该是找出口,而不是什么宝藏吧!”丁曼忍不住开口,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靠谱的星座老大。这家伙是怎么混到今天这地步的?

“在这里。”鹤忽然轻轻一跃,如同一只轻灵的大鹤,飞到墙壁上方十五丈高的一块砖前,用力一按,那块砖缓缓下沉。

咔咔咔!

沉重的机关声从地底传来,他们面前的墙壁忽然往下沉,变成一级级台阶,台阶上方,露出光亮。凌旭二话不说,率先沿着台阶冲上去。

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跟上。

凌旭刚一出来,便愣住了,在他面前,一位满脸惊惶的小女孩呆呆地看着他。小女孩约十一二岁,满头棕发,蓝色眼睛,虽然还小,却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。

凌旭的目光落在少女她的耳根下,有一个极小的白色的月形印记。

两人对视,都一齐愣住。

忽然,小女孩身后,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,小女孩脸上惊慌恐惧之色更浓。

“搜!都给我搜仔细点!任何地方都不许错过!”

忽然一名武者高喊:“在这里!”

呼,一大群人出现小女孩身后,为首的武者眼前一亮:“抓住她!”

几名武者狞笑地扑了上来。

凌旭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身形一晃,众人只觉眼前一花,几名武者如同沙包般倒飞出去。

“你们是谁?”

凌阳挡在少女的身前,寒声问。

为首的武者先是一惊,旋即大怒,但是面前这几人面目陌生,个个都不好惹,他放缓语气:“在下开阳城护卫统领,奉命捉拿叛逆作孽,还请几位大人行个方便。”

“我不是叛逆!”小女孩忽然脆生生道,她手中多了一块光芒流转的玉佩:“我是大熊族圣女维维安,北斗背叛了盟约!”

从小女孩拿出玉佩,武者首领的脸色就变了,厉声暴喝:“竟然敢庇护叛逆,格杀勿论!”

所有的武者轰然而上。

凌旭眸子一冷,心中顿时动了杀机,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好先生。也不取枪,右掌空握,如同有一根无形之枪,跨步刺枪!

噗噗噗!

每名武者的喉咙血花暴绽,露出鸡蛋大小的血窟窿。

为首的武者,仓皇色变,凌旭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,身形一闪,噗,武者喉咙血花暴绽,软倒在地。

丁曼脸上露出不悦之色,凌旭的杀意太重。

维维安呆呆地看着凌旭。

过了一会,她如梦初醒,焦急道:“我们快跑!很快其他城的圣者就要来了!”

“圣者?其他城有圣者?”丁曼问。

“嗯!”维维安用力点头:“北斗每一位城主都是圣者!”

所有人对视一眼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谨慎,很多圣者,这对他们来说,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鹤柔声道:“请不要太担心,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,请问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“这里是摇光城。”维维安仰着脸脆生生道:“是北斗七城最远的一城,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吗?”

“不是。”鹤露出微笑:“能给我们说说北斗吗?”

维维安的神情放松许多:“北斗是这里的统治者,有七城,分别是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摇光城是第七城。每一城都会有一位城主坐镇,摇光城的城主,是我的哥哥,他为了救我,被……被他们害死了。”

维维安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,泣不成声。

众人都露出同情之色。

“求求你们送我回大熊岭!他们已经背叛了当年的盟约!他们要去抓我爷爷!求求你们!”

维维安忽然跪下来,拼命给地给大家磕头。

所有人耸然动容,凌旭拦住维维安,沉声问:“大熊岭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很远,要走两个月的时间!”维维安哭得像大花猫。

众人都露出为难之色,两个月的时间,实在太长了。唐天一开始只准备花半个月时间解决北斗,他没有想到北斗的情况这么复杂。

他和千惠约定了三个月的时间。

“我送她去。”凌旭忽然开口。

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大家都不敢相信地看着凌旭,凌旭绝对不像做好事的好好先生,如果是鹤,大家都不会如此惊奇。

凌旭没有解释,问维维安:“哪里有座骑?”

维维安仰着脸,看着凌旭,眼泪流下来,她咬着嘴唇:“他们一定会派人杀你……”

凌旭懒得搭理,提起维维安,放到自己的肩膀上,头也不回道:“我把她送回去再来找你们。”

留下目瞪口呆的一行人。

“小旭旭这是怎么了?”唐天喃喃自语。

“良心发现?”鹤也一脸震惊:“他怎么会有良心?”

“我们也帮他一点吧。”井豪道。

唐天连连点头:“既然去不了大熊岭,那我们去剩下的六城!把六城全都推平,那样小旭旭就无法英雄救美了!”

“这里需要人留守。”丁曼提醒唐天。

“把梁峰他们都喊过来。”唐天很干脆道:“速战速决!我们要把什么北斗宫全都推平,北斗是我们的!敢和我们抢北斗,把他们打成渣渣!”

北斗宫这样的存在,对大熊座来说,是必需扫平的对象。

忽然,外面传来震天的喊杀声。

大家不约而同飞上城楼,大伙不由齐齐色变。远处,无数武者如同潮水般涌来。

唐天脸色一变:“不好!小旭旭没有出城!”

凌旭扛着维维安:“座骑在哪?”

维维安停止哭泣,她的神情变得坚强起来,她指右侧:“在那边,哥哥的座骑就在那,它叫阿雪,是一匹踏雪魂马。”

凌旭如同一只大鸟,飞快向前掠,沿途随处可见尸体,可见之前这里发生了激烈的战斗。

在维维安的指引下,凌旭很快找到那匹踏雪魂马。

“阿雪!”维维安看到踏雪魂马,眼睛就红了,她想起死去的哥哥。踏雪魂马嘶声悲鸣,它似乎也明白主人已死。

“阿雪,送我们回大熊岭好不好?”维维安摸着阿雪的脖子,带着哭音。

阿雪摩挲着维维安的脸颊,维维安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,她转过脸对凌旭说:“阿雪同意带我们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她被一只凌旭一只手抓起来,放到背后。

凌旭取出绷带,他身体去能量化之后,以前的暗伤都消失,绷带也用不上了。没想到,今天派上用场。凌旭摇头,自嘲一笑,耐心地把维维安绑在背上,他几乎把维维安绑成棕子,只露一个脑袋。然后默默把她紧紧绑在背上。

“不要乱动。”

他取出银枪,翻身上马。

维维安自始至终很安静,直到此时,她忽然开口:“你为什么帮我?”

“不为什么。”凌旭随口道。

外面的喊杀声,在迅速地靠近。

忽然,头顶传来唐天的声音:“小旭旭,你们要从哪个门出去?”

“哪个门?”凌旭头也不回问维维安。

维维安道:“东门!”

“好!我们掩护你!”唐天说完这句,便消失不见。

丁曼急声对唐天道:“为什么不阻止他?”

“为什么要阻止?”唐天看了一眼丁曼。

“这种来路不明的小女孩……”

唐天打断丁曼:“虽然我不知道小旭旭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是我知道,他一定有这样做的理由。我相信他!”

丁曼看着一脸坚决的唐天,没有再说话。

凌旭的神色很平静,背上缚着维维安,坐在踏雪魂马背上,静静立在东门城门后。

“我们会死吗?”维维安喃喃地问,这可怕的经历,对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来说,是一场可怕的噩梦。

“不会。”凌旭道,他神情平静,只有橘瞳深处。燃烧着一抹炙热的火焰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