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七十二节 两颗心

第四百七十二节 两颗心

是幻觉吗?

一定是幻觉吧,日思夜想太多,都出幻觉了……

唐天的脸上浮现苦涩自嘲的笑容,心神恢复过来,心中叹息一声,便要迈开步伐。

“天哥哥……”

这一声轻唤,再次如同闪电般,击中唐天,他的身体再次一僵。但是下一秒,他就猛地转身,声音带着颤抖,大声喊:“千惠,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”

青铜星门微弱的光芒,就像黑漆漆里夜晚里的阳光,穿透黑暗。

“天哥哥!”

青铜星门传出的声音充满了惊喜和激动,唐天这个时候已经确定,就是青铜星门,声音就是从星门里传出来的。

一个箭步,他就冲到青铜门前面,满脸激动,大声喊:“千惠,你在哪?你在星门后面吗?能过来吗?”

“我在一个古战场,星门不完整,过不去,只能保持声音联络。”

千惠的脸上,浮现温暖甜蜜的笑容,就是这个声音啊,就是这个直楞楞的声音啊,就是自己愿意用一生去珍惜的声音啊。

真好。

小然提着手中的门板大砍刀,砰砰砰砍着地面,嘴里哼道:“小情郎的嗓门倒是够大!”

阿信深有同感地点头,摸着下巴:“原来将军喜欢的是这个类型,不合理啊,将军那么完美的女人,显然我要比他好一万倍……”

“就你这天蝎卧底?”小然一脸鄙视。

阿信勃然大怒:“臭娘们,不要以为我真的怕你……”

小然偏着脑袋一脸傲慢地举起手中的砍刀,寒光四溢,瘆人得慌。

“咳,这是男人之间的战斗!”阿信正气凛然道,脚下不动声色往后退了两步。

“我说,他应该是你们南十字兵团的继承人吧。”

小然的话,让阿信的身体一僵。

南十字兵团的继承人……

阿信的眸子一下子变得深沉起来,忽然,他的嘴角扯起一抹弧度,若有所指道:“你呢?去寻找蛇夫兵团?”

小然随手把手中的大砍刀往地面一剁,大半刀身没入地面,她站了起来,风吹过英气的脸庞,短发飞扬,她注视着苍凉的古战场,自言自语:“我就跟着将军,蛇夫兵团早就消失了吧。如果将军不要我了,我再考虑这个问题。”

两人一阵沉默。

就在此时,大嗓门从星门传来。

“千惠,是你吗?我很想你,从你离开之后,我天天都在想你,想去找你!”唐天很激动,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嗓门在不断地提高。

日日夜夜的思念太久,它们已经发酵,它们已经迫不及待,它们连一秒都不想耽搁。

他是如此迫切,如此急不可耐地想告诉千惠,他不自主攥着拳头,对着青铜星门微弱的光芒,就像在星风城外的山顶,对着灯火通明的星风城,对着星辰,对着夜风,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:“上官千惠,我很想念你,很想念很想念……”

他的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说话,就是这样!没错,就是这样啊!喜欢她呵,那就大声告诉她,用尽全力地告诉她!

告诉她,自己是多么的想念她!

告诉她,自己是多么的喜欢她!

犹豫什么,遮掩什么,全都统统滚蛋,我就是要这样,用尽全力大声地告诉她!

越用力越大声,她就能听得越清楚吧……

直白得没有半点修饰的语言,直白得没有半点余地感情,那简单重复语无伦次的话语,却是这个世上最有力最致命的武器,瞬间粉碎上官千惠的心防,她的眼泪刷地夺眶而出,视野一片模糊。

她捂着嘴,不让自己哭出声,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流。

这些年的艰辛,这些年受过的委屈,那些无时不刻的压力,人前笑脸矜持挥洒自如内心却如走钢丝。你再脆弱却也要表现得若无其事,你再恐惧也要表现得镇定自若。

她早學会控制和伪装,她是执掌上官家家主,她是战无不胜的女战神。

身陷这片孤寂荒凉的古战场,不知道怎么离开,不知道希望在哪里,连寂寞都带着绝望的味道。哪怕连死后,都要禁锢在这里,那是多么令人战栗的恐惧啊。

她完美的躯体内,早已经布满暗伤,支撑着她没有放弃,就是那个简单、傻气却又桀骜的少年,就是她心中萦绕着对他的强烈思念。

没有见到他,怎么可以死?

上官千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眼泪会一直流,她只知道自己很开心,无比地开心,前所未有地开心。

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吗?

好喜欢……

小然和阿信被唐天简单直白语无伦次怒吼式的告白震住,不过,两人却没有笑,因为些语无伦次被重复的话语里面,那炽烈的情感是如此毫无遮掩,如此毫无修饰,是如此真诚,如此勇敢!

“真爷们!”小然忍不住赞道,砰,她情不自禁一脚踢在砍刀的刀柄上。

阿信的表情没什么变化,只有他的目光,流露出几分笑意,这种性格的兵团继承人,倒也不令人讨厌啊……

唐天不知道自己到底喊了多久,当他停下来的时候,觉得说不出的痛快。

只是……

青铜星门那边有点太安静……

难道自己把千惠吓到了?唐天有些挠头,试探着道:“千惠……”

“我好开心!天哥哥,我也好想你!”千惠甜美温糯如水的声音从青铜星门后面传来,让唐天松一口气。

啊哈哈,千惠说好想我,啊哈哈……

唐天咧着嘴一脸傻笑,可是,脚下有点发软是怎么回事啊……

青铜星门后的上官千惠一脸幸福甜美的笑容,她眼泪早就停了下来,在天哥哥傻气无比的咆哮中,她双掌捂着脸晃啊晃,真是开心极了。有好多好多话要对天哥哥说呢,忽然她想起身后还有人,柔声对唐天道:“天哥哥,你等我一下。”

随即转过脸,无视表情怪异的两人,轻咳一声,道:“好了,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,你们带人,把方圆五十里的搜之鱼。”

阿信嘀咕:“五十里比洗过都干净……”

一只手轻巧地抓住他的脖子,小然翻身上马,另一只手提着大砍刀,对上官千惠调皮地吐了吐舌头,便带着阿信离开。

“喂喂喂,快放开我……”

阿信的声音在空中越飘越远。

上官千惠满脸泪痕,却绽放着甜美至极的笑容。

青铜星门微弱的光芒,却照亮两个人的心扉,让那些思念那些情感,飞过千山万水。

……

“我现在是大熊座之主,哈哈,很厉害吧!其实我也没搞明白,我本来就只是想去找你,结果打着打着,就变成这样了。真奇怪,唔,大多都是兵大叔的功劳吧,兵大叔有一张扑克脸,他人很好,小鹤子人也好,小旭旭比我还蠢,哦,还有一个比我蠢的,阿莫里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……

绝大多数都是唐天哇啦哇啦在说,上官千惠在安静倾听,但是听着听着,她心中的惊讶越来越重,但更多的是感动。

从那些没头脑、时常跑题的叙述,可以听得到,唐天经历的危险和困境,一次次与死亡擦肩而过。

原来,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呢。

上官千惠心中暖洋洋,她沉静的眸子,变得更加认真。

那就一起战斗呢!

她开始不断地追问,天路的局势、唐天的势力范围等等,唐天很多地方讲得没头没脑,需要她来慢慢梳理。

渐渐,当细节不断地丰富,外面的变化,在上官千惠的脑海中勾勒清晰。

情况比自己预想的要好很多,天哥哥的实力已经不弱,不过,还不够!想到自己查到的那些若隐若现的线索,上官千惠心中不由一寒,现在天哥哥的实力,还远远不够。

“天哥哥,六分仪座有一件秘宝,叫【六分眼】,这个东西对我们很重要。”上官千惠道。

唐天听千惠说得认真,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:“【六分眼】么?好,我记下来了!”

千惠微微一笑:“天哥哥,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积蓄力量,狮子座和光明武会之间的战斗,会更加激烈。至于鲸鱼座,天哥哥不要担心。圣宝离开星座,两者之间的联系就会大减,天哥哥只要找到鲸鱼座的星力眼,用星力眼温养鲸鱼座的秘宝,有可能重新裁定圣宝,天哥哥要记住哦,秘宝越强越好。北斗要早点探索哦,北斗以前可是很有名。”

“嗯,我记住了!”唐天重重点头,虽然知道千惠看不到。千惠的话,他会牢牢记在心中,对于千惠的智慧,他从来都是无条件地信任。

“天哥哥辛苦啦!加油哦!”上官千惠站了起来,握着小粉拳,斗志满满:“千惠也要去做一些努力呢。虽然很舍不得,但是我们也要抓紧时间呢,我们越快越完成,后面会更有利!”

真想时间停在这里……

不,上官千惠,为了更美好的未来,你要更加勇敢,你要更努力。

“我一定会把【六分眼】找来!”唐天语气认真无比,拳头不自主握紧。

哪怕是它在圣阶手上,我也要一定把它夺来!

谁也无法阻挡我!

青铜星门,微弱的光芒,少年和少女的心,如此默契,如此相互吸引,如此充满斗志,哪怕与这个世界抗衡,他们也无所畏惧。

“那我们就约三个月后吧,还在这里哦,天哥哥,不许迟到哟。”

“一定不会!”

“嘻嘻,不见不散。”

“绝对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:我果然只能写这种简单的感情,偏偏自己还被感动,没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