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六十八节 螺旋的执着

第四百六十八节 螺旋的执着

唐天的身体变成罕见的零能量体,可是他的武魂,却偏偏无比精纯。这在所有人眼中,都是不可思议至极,矛盾至极。

虽然到现在为止,武者们依然没有弄明白武魂的本质是什么,但是毫无疑问,武魂和能量有着极深的联系,比如圣阶的魂域,就是武魂对能量的重新拟态。

而更让大家感到疑惑的是,唐天怎么战斗?再精纯的武魂,没有能量,根本无法形成魂域,那又有什么用?

然而,唐天很快便用实战告诉他们,他堪称恐怖的战斗本能。

第一个惨遭毒手的是何俞明。

被追了那么久那么狼狈,颜面尽失,何俞明一听唐天要实战陪练,二话不说第一个冲了过来。

除了出一口气,何剑圣还是有自己的打算,这么多圣阶,如何脱颖而出,就是一个费尽思量的问题。就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唐少年好好见识自己的实力。

既然报仇,又能落好处,何俞明打心底要好好露一手。

虽然唐天有着诸多古怪,但是何俞明还是坚信,只有圣阶才是武者的巅峰。

何俞明修炼是剑法,他的魂域,是【听风】,一旦开启魂域,他能够把握到周围五百丈内任何一丝气流的变化。而他的剑法,便叫做【听风剑】。从能够从细微气流的变化,找到对方的破绽。

只要有空气的地方,他的剑法就能发挥出惊人的威力。

他不敢托大,魂域全开,剑指唐天,凝神静气。

唐天也跃跃yu试,他最近被这些家伙,折腾得够呛,各种千奇百怪的测试让他都觉得自己就像马戏团的动物。很多测试,都非常枯燥。最重要的是,随着这些测试,让他对自己新身体,越来越熟悉。

他战斗的yu望,也愈发强烈。

好想痛痛快快打一场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回事啊……

他两眼满是狂热地盯着何俞明,拳头捏得咔咔作响,嘿然道:“我来了!”

话音未落,他面前的空气骤然炸开,一圈白雾状气流轰然向四周扩散。

音障云!

虽然早就知道唐天的速度突破音障,但是直接面前时,那股强烈的压迫感,依然让何俞明眼睛骤然眯起来。

好快!

那些狂暴而混乱的气流,在何俞明眼中,变得清晰无比,他能够清楚地判断出唐天的落点,手腕一抖,便要一剑挥出。

唐天虽然没有真力,让他也无法生成魂域,但是他精纯无比的武魂,也让他的直觉和预判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何俞明的手腕刚刚一抖,剑还未刺出,唐天的目光暴涨,他同样洞察这一剑的落点,步伐悄然一变,上半身微缩。

唐天的变化让何俞明说不出的难受,手中这一剑,竟然刺不出去!

不过,他到底是圣阶,战斗经验丰富,沉住气。唐天的破绽极多,缺乏魂域,他浑身都是破绽,何俞明手腕再抖,剑尖一颤,便要刺出!

唐天的目光更亮了一分,身体像风中树叶,一个夸张的摆动。

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这都不算一个很好的应对,在实战中动作的幅度越大,往往意味着破绽更大,唐天此时就这样,可是……

刚才何俞明剑尖直指的破绽消失。

何俞明难受得直yu吐血,索性手臂微荡,剑尖的方向为之再变。

哪知唐天就像弹簧人一样,姿势重新恢复,而且仿佛先知先觉,何俞明的剑尖刚停,唐天的身形恰好完成改变。

在极短的时间内,双方快如闪电,连续五次肉眼难以捕捉的变招,何俞明额头浮现一抹汗珠,手中这一剑竟然硬生生刺不出去。

唐天冲到面前,没有半点花巧,一拳轰至!

何俞明脸色微变,堪堪把剑竖挡在在面前,拳头狠狠撞上剑身。

何俞明只觉得自己被一头狂奔的野兽迎面撞上,他终于知道,能够击碎十二厘米13号青铜靶的力量,是个什么概念。

他的身体倒飞出去。

唐天猛地一蹬地面,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来,轰,音障云再次炸开,唐天带着残影,倏地出现在何俞明面前。

拳打脚踢!

都是粗浅无比的基础武技,但是频率之快,何俞明的眼睛根本无法捕捉。最要命的是,每一击都势大力沉,何俞明觉得自己就像被一群狂奔的野兽从身体践踏而过!

践踏……

一股剧痛从下巴传来,在失去意识之前,何俞明都没搞明白,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。

砰!

飞出去的何俞明像沙包一样,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重重摔在地上,人事不知。

周围一片死寂。

大家每个人的表情都是目瞪口呆,他们张大嘴巴,呆呆地看着唐天,场内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,都能够听见。

王轩手上的秒表清楚地显示刚才那一战的时间:6.8秒!

没有人看明白,唐天是怎么赢的,他们只看到何俞明的手腕就像抽风一样诡异地抽动,然后在原本一动不动,像个木头桩子一样,被唐天一拳轰飞。

6.8秒解决一名圣阶,这种事情,从来没有听说过,一定是何俞明自己出了什么问题。

所有人的目光,投向窦勇和白思思两人。

“老何……”窦勇想到一种可能,脸上不由浮现同情的表情:“可能上次留下的心理yin影太深……”

众人恍然,觉得窦勇的说法很可靠。

想想吧,要是自己被那么恐怖的剑涡风暴追了几天几夜,然后眼睁睁看着剑涡风暴把三个兵团切瓜砍菜杀得血流成河,再坚韧的人,也会有心理yin影吧。

唐天却是愈发兴奋,他忽然发现,自己好像和之前也没有什么变化。他忽然想起上次干掉圣阶的那次——没头没脑的狂风暴雨!

他体内虽然没有真力,但是身体素质反而变得更厉害,这种无脑流的打法,威力反而更大。

他立即热血沸腾了:“谁来?”

一个提刀的身影步入场内:“我来!”

被梁峰力邀而来的刀圣封月,顿时大家也来了兴趣,圣阶之间往往并不熟悉,大家对彼此的魂域,充满了好奇。

封月步入场内,他脚下一个耀眼的光斑变亮,有如一轮满月,一个个细小的气泡,从满月里冒出,飘浮在他的周围,就像沸腾的水一般。

封月的魂域非常特殊,名为【月沸】。

其他圣阶无不露出讶然的表情,封月周围的空间,能量变得非常浓郁而且活跃。

封月手中刀很短,大约只有五尺,形如弯月。

唐天一见封月准备好,便高喊一声:“开始!”

音障云!

唐天的身形模糊。

封月不慌不忙,手中的弯刀轻轻一荡,他周围的气泡立即被他的弯刀吸引,弯刀朝唐天挥去!

轰!

耀眼的刀芒洪流,骤然从封月手中的弯月刀喷涌而出,朝唐天扑去。

所有人无不吓一跳,这些刀芒每片巴掌大小,不计其数,锋利凛冽。

唐天也被吓一跳,但是紧接着,他的反应,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。

半空中唐天猛地收拳在胸侧,他的身体就像一张弓,他的目光,闪耀得就像要燃烧起来,毫不闪避地迎向刀芒洪流。

在双方接触的瞬间,唐天一声暴喝,一拳挥出!

轰!

刀芒洪流如同撞上礁石,瞬间四下飞散。

砰砰砰!

最简单的基础拳法,却快到极致,如同狂风暴雨,硬生生在唐天面前形成一道无形屏障。刀芒洪流撞上去,轰然飞溅,却无法撼动它分毫。

封月并没有感到吃惊,他脚下的月斑,愈发明亮,刀芒变得更加锐利,它们开始带上强烈的旋转,更汹涌地向唐天扑去。

唐天立即感觉到吃力,每一片刀芒,带着的强烈旋转,让它的力量陡然增加。

唐天疯狂地挥动着拳头,却也依然无法阻止自己的身形,一点点被刀芒洪流推得后退。无论他如何努力,身形一点点后退。

混蛋!

只有你会旋吗?

唐天勃然大怒,七窍生烟,少年当年螺旋劲也是很老练很拿手的好吗!突然被原本自己很擅长的手段搞得很狼狈,唐天心中的不爽和暴怒,呈几何倍数递增。当年他创出螺旋劲的时候,可是沾沾自喜洋洋得意了很久。

不行!我也要旋!

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唐天脑子其他的想法顿时一扫而空。

但是,现在他是零能量体,体内没有半点真力。没有真力,怎么螺旋劲?

唐天压根就没想,这种想法现不现实,有没有理论依据,可不可能实现,他的想法只有一个,一定要旋!

而且要比封月更强的旋转!

如果封月知道唐天此时的想法,一定会哭笑不得。

可是,唐天已经开始付诸实践了,他开始尝试出拳的时候,带上旋转,效果并不好,因为那会让他出拳的频率大幅度降低。他尝试了各种手段,很快地发现,没有真力,螺旋劲根本不可能形成。

没有真力……没有真力……

唐天本能地挥动拳头,抵挡封月的刀芒洪流,嘴里念念有词,忽然,他的目光一愣。

碎芒……

那些绚目的碎芒,在他周围,如雾气般,都是他击碎刀芒形成的。碎芒、碎芒……也是能量……

一个大胆的想法,如同闪电般照亮他的心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:明天三更,新的一月新气象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