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六十五节 鲜血怒放之花 【第三更】

第四百六十五节 鲜血怒放之花 【第三更】

声音是从前方山崖后面传来,声音越来越近,声势相当骇人,符燕战斗经验丰富,一听就知道数量绝对不少!

“准备战斗!”

星魂兽吗?

难道是一群飞行类的星魂兽?

符燕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**不离十,忽然,一道身影从山崖后冲了出来。

好快的速度!

符燕一个激灵,眼角一跳,圣阶!对方的速度,绝对是圣阶。等等,符燕觉得眼前此人有些眼熟,他定睛一看,这下认出来来了,剑圣何先生!

可是……

何先生狼狈不堪,衣衫破碎,浑身又是土又是泥,连鞋子都掉了。符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还是自己崇敬的那位何先生吗?如果不知道,他一定以为是街头的乞丐,不对,鲸鱼座的乞丐,也比这家伙的要干净得多。

这家伙……不对,是何先生……

等等,是何先生!

符燕一下子反应过来,谁能让一位剑圣如此狼狈?忽然,他的眼睛直了。

轰!

面前的山崖毫无征兆地爆裂,无数石块像雨点般他们迎面激射而来,然而,所有人都不知道闪避,他们个个呆若木鸡。他们木然仰着脸,眼睁睁地看着一团庞大的阴影,以碾压之势,朝他们扑来!

数以亿万计的的剑芒,密密麻麻,构成一个巨大的风暴。在这团风暴面前,他们是如此渺小,风暴投下的阴影占据他们整个视野。无以伦比的恐惧,从他们心底深处涌上来,他们本能地色变,本能地战栗。

“杀!”

符燕几乎本能地喊出这句话,证明他是一位合格的武将。

熟悉的口令,让武者们本能地挥出自己的攻击,符燕背后升起密密麻麻的刀芒剑芒,它们汇集成一股洪流,轰然冲向剑涡风暴。

然而,结果却让符燕感到绝望。

他们的攻击没入剑涡风暴中,连一点波澜都没有引起。天地间充斥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啸,飞速旋转的密密麻麻剑芒,带起的气流,让他们几乎站立不稳。

这个时候,他们已经来不及逃跑了。

符燕的眼睛红了,嘶声怒吼:“防守!”

他声嘶力竭的怒吼,在狂风之中,是如此脆弱无力,却给绝望的人们带来一丝希望。

包裹兵团的金刚壁瞬间变得浓郁无比,所有人都在疯狂地催动真力,金刚壁金光大盛,无数金文梵文在表面流淌游走。

金刚壁修炼到极深的地步,便会出现金文。这令所有人勇气倍生,说不定他们能够活着出来。

由于符燕为了让三支兵团能够相互呼应,彼此之间的距离,不过三十丈。三支兵团同时摆出全力防御的姿态,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。

剑涡风暴席卷而至,外围旋转的剑芒,如同暴雨般打在金刚壁上,密集的声音让每个人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耀眼的火花铺满金刚壁每个角落,刺目得没有人能够看得清楚。

绝境之下,每个人都有如野兽般疯狂嚎叫,疯狂地催动真力,这是他们唯一生存下来的机会。

金刚壁剧烈地颤动,仿佛随时可能崩坍。

人的求生本能是极其强大,一道道光芒在兵团中间的武者身上亮起,他们在这个时候突破了!

天不亡我!

符燕第一个感受到,他是武将,控制着所有的芒,不断有武者传来真力突然暴涨,原本岌岌可危的金刚壁,竟然奇迹地稳定下来。

三支兵团品字形排列,如同三根锲子,狠狠地盯在剑涡风暴之中。

剑芒打在金刚壁上,纷纷弹飞。随着弹飞的剑芒越来越多,原本处在平衡状态的剑涡风暴,开始出现变缓变稀薄的迹象。

剑涡风暴的力量在逐渐的减弱,可是三支兵团的金刚壁,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虽然不断有人突破,但不是每个人在生死关头,都可以突破。

当突破的人越来越少,符燕的心不断往下沉。

金刚壁的颤动越来越剧烈,抖动幅度越来越大,周围传来的真力越来越弱。

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碎裂声,符燕绝望地闭上眼睛。

完了!

几乎同时,另外两支兵团的金刚壁同时破碎。

就在此时,稀薄了许多的剑涡风暴轰然爆裂,无数剑芒轰然向四周横扫。

横扫的剑芒,就像梳子般,把战场每个角落梳了一遍,没有一个还站着的人。

无数血花,同时暴绽,从天空往下看,恰是一朵巨大鲜血怒放之花。

一个孤零零的身影,飘浮在这朵鲜血之上。

没有震耳欲聋的啸音,没有耀眼刺目的火花,安静和死亡的山谷,鲜血之花上,少年无声地飘浮。没有焦矩的眸子,茫然的脸庞,和脚下的杀戮构成强烈的反差,充满了妖异的美感。

“……战斗……”

少年的呢喃,轻不可闻。

少年的身体无力地坠落。

井豪眼睛一下子就红了,瞬间出现唐天的身边,一把抱住唐天。

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得呆住。

窦勇面色苍白如纸,他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对白思思道:“看来我们不需要考虑回鲸鱼座怎么交待的问题了。”

他的声音带着颤音,手在抖。

他杀过的人很多,但是眼前的场面,给他前所未有的冲击。武者的性命,就像蝼蚁一般脆弱。

那朵巨大的鲜血怒放之花,漫洇开来,浸透整个山谷。

白思思突然弯腰,哇地呕吐起来。

何俞明脸色苍白,失魂落魄,他之前只是求生的本能,但是亲眼看到如此血腥的战场,他颓然坐倒在地。

“这下麻烦了。”兵拍了拍脑门,觉得头痛起来。

三鲸兵团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,他准备已久,准备收网,但是没想到唐天一己之力,便把三鲸兵团屠灭。

如果说只是摧毁还好,可是眼前的场面实在太血腥太残酷了。兵倒还好,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,在他们那个年头,随便一条战壕,都有可能像这样血腥。

但是其他人呢?

大战才刚刚拉开序幕,天路的绝大多数武者,都是在和平环境长大。武者之间的厮杀对他们来说司空见惯,但是像眼前这样的场面,可没多少人见过。

可是刚才那一幕,早就通过秘宝,传到天路的各个角落。

这一仗过后,“人屠”之类凶名,唐天估计是少不了。

兵吐了个烟圈,扯了扯嘴角,不过也好,一个人干掉三支兵团,这样的壮举,就连狮子王雷昂当年也没干过吧。这一战之后,就是光明武会,在短时间内,也绝对不敢打他们的主意了。

对他们来说,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时间。

他们需要时间,让武者们进一步成长,需要时间完成机关魂甲的更新换代,需要时间培养出自己的圣阶,准圣阶都可以排一排了,圣阶还一个都没有。

哦,那三个家伙,或许……

兵瞥了一眼远处的窦勇等人。

兵是所有人中第一个恢复过来,他已经开始思考接下来行动。鲸鱼座已经完了,三鲸兵团覆灭,鲸鱼座已经注定灭亡,这个时候,他们已经占据绝对的上风。

一群身影,从远处迅速地靠近,一支陌生的兵团,所有人立即戒备起来。

阿德里安带着一名身影瘦削的少年,来到兵的面前。

“属下卢笛,率猎网兵团来投!”

卢笛的眼睛红肿,不光是他,阿德里安的眼眶也是红肿的。

兵有些意外,他让阿德里安去劝降卢笛,但是两人这模样显然有事情发生,他不由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阿德里安老泪纵横,哽咽:“猎户沦陷,王已死!”

兵愣了下,表情有些凝重,拍拍阿德里安的肩膀,转过脸对卢笛道:“将军来得正好,我们先救人吧。”

卢笛和阿德里安这才看清山谷的战况,两人不由大惊。

“这是?”卢笛颤声问道,眼前的场面太惨烈了,如此惨烈的战场,他第一次见到。

“神经唐干的。”兵的语气很复杂。

“他一个人?”阿德里安睁大眼睛,几乎不敢相信:“他……他不是在剑涡淬魂吗?”

“就是那个剑涡。”兵摇摇头:“你到时就知道了,先救人吧,也不知道救得活多少。”

兵的心情非常复杂。

没有哪名武将,喜欢这种破坏平衡的存在,固然胜利了,也让他的布置变得没有什么意义。

赢了就好,他自嘲一笑,反正自己又不是唐丑,对什么名将没什么兴趣。

神经唐没什么事情,虽然陷入昏迷之中,但是气息稳定,那呼吸的频率,好像……是睡着了……

这个二货!

这边战场还没有打扫完,豺狼兵团和高原兵团,已经攻下星门,截断了鲸鱼座武者们的退路。

而鹤、凌旭和阿莫里韩冰凝等人、天龙座的黄金武者,每人率领一支豺狼盗匪,开始把那些想到大熊座捞功绩的世家子弟们往星门处驱赶。

三大兵团覆灭,星门被占,他们成为瓮中之鳖。

这些弟子打打顺风仗还行,一遇到危险就慌了,情况危急到如此地步,人心惶惶。

不知谁开始投降,这些人纷纷投降。

在天武狼院,刚刚换装完成学员们破口大骂,都轮不到他们出场,那帮怂货已经投降了!

就在此时,一道全新的命令,也火速而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