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六十二节 移动的剑涡风暴

第四百六十二节 移动的剑涡风暴

……战斗……

隐约的声音,像在风中,像在呢喃。

战栗的身体,带着哆嗦,向前迈出一小步,风暴中心的身影一个踉跄。

如同积雨去般的剑涡风暴一颤,如同堆得高高的积木,突然受到冲击,一个颤动,随时可能轰然倒塌一般。站在近处的井豪,看得最为分明,无数剑芒如雪崩般层层流淌而下,挟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剑啸。

这家伙……到底想干什么?

井豪心里如掀起惊涛骇浪。

轰隆轰隆。

剑涡风暴摇摇晃晃,如同喝醉了酒一般,缓缓向一个方向移动。

井豪傻眼了,这玩意会移动……

这这这……真的是剑涡淬魂法么?

他目瞪口呆,剑涡淬魂法他很了解,身为剑客,他对各种剑法流派有着相当的了解,剑涡淬魂法被誉为最残酷的淬魂法他又岂会不知?他不仅知道,而且专门研究过一段时间,立志开创自己武道的他,对于剑法中任何极致的技巧,都充满了兴趣。

剑涡淬魂法,从来没有听说过,可以移动……这玩意从来都是用淬炼武魂的啊……不是用来喝完酒满地乱跑的啊……

过了大概几分钟,井豪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。好吧,但凡是和唐天有关系的东西,如果没有变得面目全非,没有变得奇怪又变态,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啊!

这个家伙存在的价值,大概就是为了让这个世界不太正常吧。

不过……千万不要有事啊!

井豪眼中闪过一丝凝重,提剑在手,身形如风,紧跟着移动的剑涡风暴。

山坡的三名圣阶,傻眼了。

“它是冲着我们来的吗?”窦勇呆呆道。

“好像是吧。”何俞明表情呆滞。

白思思瞠目结舌地看着滚滚而来的剑涡风暴,半晌之后吐出一句:“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?”

这句话说到另外两人的心坎里去。

剑涡风暴体积庞大得惊人,轰隆轰隆而来,声势极其骇人。哪怕三人已经踏入圣阶,但是在如此恐怖的威势而前,也感到心悸神摇。

这才是真正的天地之威吧……

“怎么办?”窦勇很干脆地问:“这怪物肯定是冲着我们来的!”

“跑吧!”何俞明同样干脆道。

“跑吧!”白思思干脆利落道。

窦勇看着两人:“我们这样,有点丢人吧,好歹咱仨也是圣阶啊!”

“要不你先去试试?”何俞明眼神充满了鼓励。

白思思的美眸也看着窦勇。

“跑吧!”窦勇很干脆地掉头就跑。

三人狂奔,速度飞快,然而身后像喝醉了酒一样的剑涡风暴速度也跟着加速,身后的轰隆声不仅没有远去,反而越来越近。

三人压力陡增。

“思思,用琴!”何俞明高喊。

白思思顿时醒悟过来,连忙取出自己的白玉琴,也顾不上形象,单手抱在怀里,右手五指在琴弦上滑过。

铮铮铮!

琴音仿佛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,整个世界都好像平静下来。这便是【安思曲】!这是白思思的成名曲,是她融合了梵唱、定魂而创作的曲子,最能静人心。

哪怕是狂暴的九阶星魂兽,一曲之下,都安然入眠。

可恶……剑涡风暴追得更快了!

白思思一咬牙,琴音为之一变,刚刚静人心神的【安思曲】,瞬间变得绮丽诱惑,令人气血翻腾,参考了【天魔吟唱】而创作的【天女姹】,最是迷惑人心,幻象丛生。

哪怕是黄金武者,在这一曲之下,轻则血脉贲张,心猿意马,重则爆体而亡!

可恶……剑涡风暴再次加速!

三人已经可以感受到身后无数剑芒组成的风暴涡流,在疯狂地切割空气产生的波动,那威能,便是圣阶,他们也觉得背后发凉。

“分开跑!”何俞明提气高喊。

三人骤然分开,分别朝三个方向飞去。

三人明显感到身后的剑涡风暴一个停顿,哈哈,看你这下怎么办!三人不约而同松一口气,然后剑涡风暴只停顿了一秒,便毫不犹豫朝正中间的何俞明追去!

何俞明脸刷地一下白了,头皮为之一麻,当下已经顾不上自己潇洒风流的形象,催动全身的真力,撒开脚丫子,全力狂奔。

看到何俞明引走剑涡风暴,消失在地平线上,飞出老远的窦勇和白思思原路返回,两人脸上都是一脸庆幸。

“老何会不会死?”白思思有些担忧。

“我会给他上香的!”窦勇信誓旦旦。

白思思一脸yu言又止。

“你想去救他?”窦勇见状便问。

白思思摇头:“不是,我在想到哪给他上香。”

两人无言。

风吹过,两人齐齐感到一股凉意。

窦勇看着苍凉的荒野,忽然道:“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白思思沉默不语。

“陛下这次的决定,有可能是错误的。”窦勇自言自语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家伙。我在想,如果唐天这次没有死,会不会成为像狮子王雷昂那样的家伙。”

“有可能。”白思思开口道:“如果这么强的剑涡风暴下,唐天都没有死,他的武魂一定会被淬炼到极其可怕的地步。他步入圣阶,只是时间问题,会很快。而一旦他步入圣阶,他远比别人强大的武魂,会让他变得更可怕。”

窦勇看了一眼白思思,有些意外,白思思性格冷僻,这是窦勇第一次听到她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。

但是白思思的话,让他沉默了下。

片刻后,他抬头直视白思思:“我们怎么办?”

两人再度沉默。

如果唐天没死,那么鲸鱼座必然会落败。虽然他们是圣阶,但并不意味他们不需要考虑未来。获得胜利而宽恕对方之前的行为,这样的王者之风,只存在书里,更多的雄主们喜欢做的是秋后算账。当年有三名圣阶,对雷昂的兵团造成颇大的伤亡,而战败之后,三位圣阶想逃离,结果被雷昂直接派兵团围剿而亡。

孤家寡人的圣阶是极少数,绝大多数圣阶背后都有家族,哪怕没有家族,也有继承衣钵的弟子。

风,好像越来越凉。

三魂城。

角落里的战斗,惊动了所有人,大家都被闻江的实力给震住。二十名高阶武者,围杀闻江,闻江也依然看上去游刃有余。

那些看似普通的武技,在闻江手中的,凌厉得惊人。

二十人,竟然拿闻江没有半点办法。许多正在训练的机关武者准备支援,但是很快,所有人都收到上面的命令,不准出手!

这个命令让他们感觉很奇怪,但是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在一旁旁观。

唐丑的位置绝佳,可以看到战场的每个细节,他的双眼亮起妖异的光芒,全神贯注,手中的笔以惊人的速度在书写。

圣阶在他眼中不断地被解构、分析。战场上每次对抗,每个细节,在他的脑海中,都被肢解成一个个数据。

那些花哨而令人震撼的攻击,就像被一层层剥掉的衣服,在他眼中变成最原始的状态。

他面前的白纸上,画满各种各样的图案,每个角落,都被文字占满。

妖异的目光,疯狂地书写,一张张满是图形和文字的纸,不断地在唐丑笔下完成。

魔笛无声出现在唐丑的身后,没有打扰他。

唐丑忽然停下来,丢掉手中的笔,头也不回地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结束了?”魔笛问。

“嗯,结束了。”唐丑伸了个懒腰,妖异的眸子恢复清冷:“这次得到的数据非常充足,我要好好研究一下。”

“难道你和圣阶有仇?”魔笛轻笑,他的笑容总是那么令人如沐chun风。

“我是注定要成为名将的魂将,圣阶是我要克制的对象。”唐丑接着提醒:“你要精惕一点,我们让光明武会那么狼狈,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对付我们。这么好的机会,他们应该不会错过吧。”

唐丑话音刚落,基地另一个方向,也传来激烈的打斗声。

“阿丑真是料事如神啊。”魔笛一脸赞叹。

“虽然不想麻烦你,但是这次,我们需要时间。”唐丑冷冷道:“你最好干得漂亮点,好好震慑一下宵小。”

魔笛温和劝道:“你的杀气太重了。”

“一将功成万骨枯,我要成为名将,岂能不杀人?”唐丑头也不抬道,他在收满满一桌的纸稿:“我不仅要杀人,而且要杀很多人。”

魔笛无奈地笑了笑,飘然而去。

唐丑这次晋阶,性格更加偏执坚决,比以前,峥嵘外露。而且唐丑没说错,大家的道路不同。

他纵身飞上基地的最高塔,整个基地尽收眼底,摩挲着手中锃亮的铜笛,温和的眸子深邃宁静。

没想到,自己死后这么多年,竟然有机会变得更加强大。

命运真是无常。

风拂在他脸上,吹起他的长发和衣袂。

公子如画,迎风而立,白衣如飞。

那些模糊的回忆,浮上心头,感慨和嘘唏,从沉淀的岁月年华下,汩汩而出。

或如那时,或如那时,纵情而歌,一曲流年华。

恍然今日,恍然今日,风中duli,再奏七重杀。

一声嘘唏,公子敛容,垂眉阖目,铜笛横置唇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