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六十一节 要战斗 【第三更】

第四百六十一节 要战斗 【第三更】

“求求你!您一定要杀了她!”

那个娇柔的声音带着悲怆和惊惶,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。

或许这次自己会死吧,听说三魂城很强。

闻江露出苦笑,但是步伐却依然坚定,他根本拒绝不了她的任何要求。他守在她身旁,看着她长大,成为人妇,生儿育女,本来他以为自己可能会守着她去世。到那个时候,自己会成为她的守墓人。

只可惜……

当年的旧事被翻了出来,当年被赶出来的小丫头,翻身成为机关大师。那个老家伙,竟然想用茜茜的命去换赛雷,这是他绝对无法坐视的。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接近那个老家伙,虽然自己已经圣阶了,但是伊凡家族的底蕴,深厚得惊人。

他在那幢破旧的小屋里,感受到好几股若有若无的气息。

那就赛雷吧。

他的目光冰冷,对他而言,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不可以死,那就是茜茜。他想起当年的往事,那个相貌和楚茜有几分神似的女人,那个自己深爱的女人,临死前把那个襁褓中的女婴托付给他,逼着他立下守护女婴一世的誓言。

就连那狠辣,也是那么相似啊。

他早心如铁石,但是想到那一幕,心脏依然刺痛。

自己还没遗忘她。

真好。

高耸的青铜城墙,里面灯火辉煌,隔着厚实的城墙,也能听到里面传来训练的呼喊声。他的表情重新恢复冰冷,高耸的城墙对他而言,没有半点难度,他就像袅袅的轻烟,悄无声息地便掠上城墙。

他的身形隐藏在黑暗中,他的气息丝毫不露,连空气的振动都没有。他沿着阴影前进,轻飘无力,却速度飞快。下方的一切,都尽收眼底,他的眼力锐利无比。

没有看到赛雷。

想必藏在更深的地方。

他悄然从城墙飘落,他的身体就像没有重量一般,轻飘飘地落地,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扬起来。

他刚落地,便发现自己被包围了。

真是警觉啊。

他心中暗赞,看来三魂城的戒备,比自己想象得更加森严。不过包围他的八人,并没有让他神色动容,他之所以选择潜入,只是想省点事。既然不能潜入,那就硬闯吧,反正也没什么区别。

杀一个人,和杀一城人,在他眼中,没有什么区别。

他眸子一冷,身形骤然消失。

下一秒,他就出现在一名武者面前。这八人之中,此人实力最强,距离圣阶不过一线之隔。不过,封圣这一线之隔,便是天壤之别。

他五指如钩,没有半点变化,却快若闪电。

对方显然慢半拍,只来得及用手中的铜棍封住身前,然而,他的五指却倏地化刚为柔,轻柔如风,诡异无比擦着对方的铜棍,直插对方的胸口。

这一招简洁利落,难的是如此之快,还能变化随心,强如黄金武者,一招之下,便陷入危险。

叮。

一柄刺剑,不知什么时候,斜刺而至。一旁的刺剑武者鼓足真力,急忙支援。

闻江有些惊讶,这一剑速度倒是不错,只可惜,快却无力。

他五指随意舒展,指尖蓦地在剑尖上一弹。

铛!

万钧力量如怒涛骤然爆发,剑尖寸寸崩断,刺剑武者如遭重殛,整个人横飞出去。

但是就这么一耽搁,其他几名武者就趁机上前。

闻江毫不慌乱,指掌或弹或挡,明明招式简洁无比,威力却异常惊人。但是五六招之后,闻江便察觉到不对。

这些人之间的配合,明显设计过,而且,有点水平啊……

只不过几招,闻江就招式越来越施展不开,周围好像有一种无形的束缚。

他不知道,在不远处,有一双眼睛在密切关注他们的战斗。唐丑看得很入神,神情专注,圣阶作为一种强大的单兵力量,对战局的影响极大,今后自己总是要对上他们。

唐丑面前摆放着一张白纸,上面有个标题

——“克制圣阶的战术要点”。

真是个好案例啊……

熊蛋。

外面的一切,唐天有所感觉。

几十万人的修炼停止,那只会有一种可能,出事了。唐天心急如焚,可是剑涡依然没有并点停止的趋势。

可恶!

便是那淬炼武魂的痛苦,都无法抵挡他心中的焦急,他只恨不得马上能够停止,自己能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。

大家在战斗的时候,我怎么可以在一旁束手旁观?

连续四周,那些豺狼武者们都没有回来,唐天明白,情况只怕相当危急。他躁动的心反而安定下来,剑芒包裹的眸子,闪过一丝坚决之色。

被淬炼的武魂,如同触手缠上剑芒,就好似手掌握上剑锋,惊人的刺痛如同潮水般,让他险些昏迷过去。那种痛楚不是从哪里传来的痛楚,而是直入心扉,直接作用在武魂层面的痛苦!

他的思维停顿了好几秒,才缓缓适应过来。只能适应,直入武魂的痛楚,根本无法转移注意力而稍有缓解。

疼痛的每一个细节,都是如此清晰。

真是够痛啊……真是想让大家也试试啊……

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唐天的惨叫异常凄厉。

在不远处打坐守护唐天的井豪蓦地睁开眼睛,他从唐天的惨嚎中听出异样,怎么回事?

很快,他察觉到剑涡正在发生变化——它在加速!

井豪蓦地起身,脸上先是一惊,旋即眼中露出疑惑之色,但是几秒之后,他猛地明白过来,是神经唐!

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叫,蕴含着无比的痛楚,但是却多了一分说不出的惨烈、悲壮和决然。

井豪惊得呆住。

唐天……

剑涡旋转的速度不断地激增,数目惊人的剑芒,不断从唐天的武魂周围掠过,每一道剑芒,都会让唐天的武魂一颤。

啪,忽然亮起一团火花,唐天的武魂剧烈地一颤,瞬间极度的痛苦让唐天大脑一片空白。

火花一闪一闪。

当剑涡的速度不断地增加,一蓬蓬耀眼的火花如同烟花般在他的武魂旁炸开,他的身体佝偻,浑身如同筛子般剧烈地颤抖。

唯独那眸子,疯狂而决然。

我知道,这个时候,自己才更应该老老实实等待完全淬炼。我知道,这个时候万无一失,这才更理智,这才更合理。

可是……

在这里心安理得修炼,看着你们战斗,我做不到啊!

在危险来临的时候,看着你们挡在我面前,我做不到啊!

很蠢吧……

反正……反正我是神经病,你们想嘲笑就嘲笑吧!

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疯狂而肆意决然的惨叫,撕心裂肺。

始熊荒骨飞上唐天头顶,星力骤然浓郁无比。天路注视着天空的武者,惊讶地发现,苍穹北斗的勺柄悄然偏转。

星力暴涨。

剑涡轰隆。

井豪急速后退,膨胀的剑涡,如同一团风暴,绞碎着周围的一切。熊蛋内的绳索,瞬间被绞碎,无数断绳在空中飞舞,旋即被绞得更碎!

平台被绞得粉碎。

熊蛋内,一个超级剑涡风暴,在迅速成形。

井豪连退了几十丈,剑涡风暴依然在以惊人的速度膨胀,星力源源不断地注入,大熊座的星力浓度在直线下降。

井豪再退!

轰!

剑涡风暴把熊蛋完全吞噬,所有的一切,都在剑涡风暴中,绞得粉碎。

看到面前的庞然大物,便是强如井豪,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

新熊首城的居民,被远处的异响惊动,纷纷走出来。

龙守静看着远处如同积雨云般庞大得的剑涡,目瞪口呆。在他身旁,每一名武者,都是神色战栗,脸上浮现深深的敬畏。

在熊蛋约五十里外的一处小山坡上,三位圣阶看着那庞大得惊人的剑涡风暴,面色如土。

“这个家伙……还是人吗?”拳圣窦勇结结巴巴,脸色发白。

白思思花容失色,她转过脸问何俞明:“何兄,剑涡淬魂法,难道有此威能?”

何俞明眼中闪过一丝惊恐,他只觉得口干舌燥:“从来未曾听闻……匪夷所思,简直是匪夷所思……怎么可能?这人在里面,岂不是要绞成肉泥?”

熊蛋的体积何其惊人,剑涡风暴的体积,如今已经把熊蛋都吞噬。

刚刚从三魂城带着一批毒药回来的兵,被眼前的场面震住了。

唐天对外界的感觉,已经被完全被隔绝,剑涡风暴厚实无比,他眼前什么都看不到。只有头顶始熊荒骨的光芒,如同刺破云层的阳光,投射而下,让他感到一丝温暖。

他的武魂完全被火花包裹。

他的意识一片模糊,被潮水般的痛楚吞噬,身体不断地颤抖。他的脸,反而没有像刚才那般狰狞,紧闭的双眼好像也舒展下来。

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一片海洋中挣扎,一会在水里,一会浮出水面,无时无刻的窒息感,浑浑噩噩,如同本能。

那一片混沌中,隐约有个声音。

“……战斗……”

战斗……

唐天的睫毛,颤动了一下,过了一会,他睁开眼睛,眼睛内一片茫然。

战斗……战斗……

他的身体依然抖动如筛子,忽然,就像一只野兽嗅到猎物,他抬起头,偏过脑袋。

依然一片呆滞的目光,正对的方向,赫然是三位圣阶藏的小山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