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五十七节 盗匪毒野 【第三更】

第四百五十七节 盗匪毒野 【第三更】

鲸鱼座。

王宫内,歌舞升平,高朋满座,美女如云。

但是宴会上大家讨论得最多的,还是对大熊座的战争。这是鲸鱼座这么多年第一次主动发起的战争,一开始几天,大家还心怀忐忑,但是很快,战局的发展让大家的心情立即变得热切起来。

除了蓝鲸兵团被牵扯住,速度比较慢外,白鲸兵团和玄鲸兵团势如破竹,连续占领多个星球。

转眼间,整个大熊座已经有接近一半的星球被占领。战局之顺利,鲸鱼座上下,无不振奋无比。

会场内年轻的世家子弟们,罕见地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美女身上,而是热切地讨论着是不是带着家族的护卫,去大熊座捞点军功。

有军功以后就有大好的前程,发达了还怕没有美女吗?

这些世家子弟个个耳眼通天,内幕消息一清二楚。

“恭喜陛下!”一位白袍老人含笑向宫庆致意。

宫庆矜持一笑,他虽然已经年过六十,但是看上去不过四十左右,半点不显老态,举止儒雅,微欠身回礼:“还要多谢张长老,没有贵方的情报,谁能知道,大熊座虚张声势,其实如此虚弱呢。”

张长老微微一笑:“唐天此人,虽然嚣张了些,确有几分本事,不过所谓物极必反,他此时chun风得意,行事就没有往日谨慎,反而给我们可乘之机。”

宫庆轻轻抿了一口红酒:“三魂城那边,张长老没有什么想法么?此时若不出手,岂不便宜了别人?”

张长老意味深长道:“三魂城是个香饽饽,有的人想吃下它,有的人想毁了它。”

宫庆有些意外,他在心里慢慢琢磨这句话,片刻后方展颜笑道:“看来是我多虑了。”

“这大熊座,已半数在陛下手中,只等拿到始熊荒骨,两星座融合,鲸鱼座必然成为黄道级别的星座。”张长老恭维道。

宫庆心中欣喜,脸上却故作平静:“现在谈这还为时尚早。对了,猎户座的形势如何?狮子座最近没有什么动静?”

张长老的神情有些凝重,慨然道:“一寸山河一寸血啊。这唐天好运气,燕永烈把人都丢到猎户座了,这家伙夺来完全不费功夫。我们在猎户座就没那么好的运气,不过好在态势良好,只是损失大了点。不过,我们又有了新援!”

宫庆有些意外:“不知是?”

张长老摇头:“陛下请恕罪,这个还不能说。”

宫庆也不着,只是笑着举起手中的酒示意:“盟友越来越多,足见光明武会深得人心!长老请放心,一旦占下大熊座,我们便会源源不断地支援武会在猎户座的战斗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,碰杯一饮而尽。

三魂城。

兵亲切地在站在血脉实验室的讲台上,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讲。

“……所以,这次战争的关键,就全拜托各位了!只有各位生产出足够多足够有效的毒物,我们在战场上的主动性就能够保证……”

三魂城的血脉实验室的老头老太们,个个热血沸腾,如同打了鸡血一般。所有的血脉专家,都只有一种感觉,扬眉吐气!

每名血脉专家的心中都有一只野兽在咆哮翻腾:终于轮到我们了!

容易么!

隔壁简直就是一群畜牲,一堆破铜烂铁都卖了快五千亿星币,瞬间便把这边的成绩碾压到差不多零分……

生存在一个打铁的破娘们的yin影之下,是多么令人悲愤yu绝多么屈辱啊!

好不容易有个表现的机会,这一下大家还不下死气力?

各种毒物转眼间堆积如山。

唐丑站在兵的旁边,冷眼旁观:“身为一代名将,用如此卑鄙下作猥琐yin险的战法,令人唾弃!”

“小丑丑不要这样嘛。”兵笑嘻嘻地弹了弹烟灰:“你知道我最喜欢这个时代什么了吗?就是大家都不知道我是名将啊!哈哈,终于可以为所yu为了!”

唐丑冷冷道:“所谓名将,不应该是骄傲的内心和对战争的虔诚么?请大人自重!”

兵哈哈一笑,一只手搭在唐丑的肩膀上,另一只手夹着香烟在半空中挥舞:“不要那么死板嘛,做人嘛,最重要是灵活。灵活,才是真正的取胜之道……”

唐丑打断兵的话:“做人?大人,请正视您是魂将这个事实。”

兵一滞,接着打了个哈哈:“啊哈哈,小丑丑越来越风趣了,这真是好现象!放心啦放心啦,很快就会胜利的。”

“虽然我的上司已经糜烂堕落,但是我对于名将之道的追求,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的!”唐丑冷梆梆地丢下这句话,扬长而去。

“糜烂堕落……”兵睁大眼睛,几乎不敢相信耳朵,过了一会反应过来,冲着唐丑的背影咆哮:“喂,回来!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什么叫糜烂堕落!”

唐丑头也不回地往前走,声音顺风飘过来:“如若大人无法取胜,可以换属下出战,战则必胜!”

看着唐丑的背影消失,兵哑然失笑,狠狠吸了一口手中的烟,自言自语:“小屁孩有点本事就叛逆,哎,家长不好当啊。这种家伙,只有放神经唐来教育!哎,这个办法好,我简直太猥琐……不,太天才了!”

一百万人有多少?

没有人比符燕的感受更深刻,他脸色yin沉得几乎可以挤出三斤水。当年拒绝唐天进入鲸鱼座的,便是出自他的主意。当唐天夺下大熊座,他的心情可想而知。这次出征,他最为积极。

但是……

当看到前方消失在远处树林的身影,还有前面水洼折射出来诡异的惨绿惨绿,怒火就不自主地蹿上出来,烧得他肝疼!

不用回头,他也知道身后的士兵们,个个肯定也不会比那水尘的惨绿好到哪里去。

这是第几天了?

自打五天前,他们就开始遭遇各种没有底限sāo扰、攻击、投毒!

对方来去如风,三五百人成群,符燕差点以为自己进了匪窝,错了,这里已经完全能够称得上盗匪的圣地!

盗匪数目之多,密度之高,简直令人发指,而这些盗匪们的手段,更加令人发指!

所有的水源,全都被投毒,实力高超的武者,当然可以真力护住经脉,普通的士兵就遭殃了。兵团配备了擅长毒药的血脉专家,可是,对方毒药种类之多,连兵团的血脉专家都中毒了,现在还在车上哼唧。

一开始,那些盗匪符燕还打算一路清剿过去。可是,很快他就发现,派的人少了,就被对方一口吞了。派多一点吧,对方撒腿就跑。符燕索性派兵团内的高手,想来个大开杀戒,一开始看到高手像老鹰抓小鸡一般,所向披靡,符燕正兴奋。结果这位高手飞上天空,刚闯进云里,就像沙包一样一头栽下来,砸个稀烂。

这一下,兵团里的高手也不肯出动了。

大家每走一步,都小心翼翼。地里随时可能会出现点什么,至于是什么,看运气。兵团里已经有二十个人断腿了,有中毒锯腿的,有被机关绞断的,有被自爆兽爆炸炸断的……

死伤数量虽然不多,但是对士气的打击,却是极大。

前面那洼惨绿的水洼,让大家的脚步不自主一滞。一开始大家遇到这种水洼,都是从上面飞过去,大家的轻功飞越这个小洼,小菜一碟。结果有一次,一小队刚飞到水洼上空,就像下饺子一样,扑通扑通掉下去,过了几分种,飘起一层骨头。

自打那之后,大家再也不敢玩凌空虚渡了。

这片水洼有点大……

符燕转身看着大家,每个人发绿的脸上都是满满的疲倦,那帮混蛋半夜根本不让人睡觉。只要一扎营,总会飞过来一大片的箭雨,这些箭雨力量不错,准头离谱。烦了几晚,大家终于习惯了,个个顶着盾牌睡,好吧,就当下雨。

结果这次飞来的箭雨里面,混了几十个毒囊,虽然值守的武者挡下大部分,还是有两个毒囊掉进营地,死了三十多人。

这一下大家再也不敢睡了。

大家都是精锐,每个人都是八阶的实力,几天不睡觉,小意思,我忍!但是五天过去了,符燕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是铁睡是钢了……

关键是,在如此极端疲倦,极端紧绷的情况下,你还得忍受这帮混蛋没日没夜的谩骂嘲讽——一帮六阶小屁屁的嘲讽!

已经有四名武者情绪崩溃失控,砍伤了六名队友。

符燕简直快哭了,他从来没有遇到如此下作,如此yin险,如此卑鄙,如此没有底限的对手。

他呆呆地看着远处,突然觉得,从这里到熊蛋,好遥远啊!

“停!就在这里驻扎,离水远一点!分两批,一批休息,一批值守,无论有什么情况,不得出战!”符燕是有实力,他知道,手下的士兵再不休息,很有可能发生哗变。这里的位置不错,距离树林起码有十里,周围五六里内,一览无余,藏不了人。

所有的士兵彻底松一口气,终于可以好好睡个安稳觉了。

符燕觉得自己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求援,向陛下求援,向光明武会求援。

他们会有办法吧……

符燕不是很确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