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五十二节 唐一出关!

第四百五十二节 唐一出关!

青铜门后。

唐一浑身颤抖,面容狰狞扭曲,黑雾渗入他的身体。魂殿虽然能够抽取魂将卡内的武魂,但是也无法帮助他汲取。每汲取一丝武魂,就是一场残酷而惨烈战斗。

他的敌人,是曾经的人杰,那个时代耀眼的天才,是在那个时代留下名字的大人物。

而他,微末如草。

这注定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,哪怕抽离的那一缕武魂,亦比他不知强多少倍。他的武魂等阶太差,他的起点太差,对他来说,这场不对等的战斗,就像他不自量力的自取灭亡。

他知道兵大人的反对,知道兵大人的担忧。

可是……一点都不想放弃啊……

怎么可以,看着自己被你们甩在身后?怎么可以,看着自己对你们的帮助越来越小?怎么可以,看着敌人变强,我的刀却越来越钝?

好不容易来的生命,怎么可以辜负!

我已被赋予无双,我已被赋予骄傲,我的斩马刀,已被磨砺如雪,怎可后退?怎可闪躲?怎可畏战?

呵。

还有豺狼兵团啊……

我说过要带着他们驰骋在这个时代,我说过要带着他们留下被人传唱的功绩啊,我说过要横当立马,挡在你们身前……

卑微的灵魂,却也想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啊!

无声地怒吼,在青铜门后回荡。

三魂城青铜基地。

花晨云在写着报告。

“……不得不承认,这里的机关术,远比我们要出色。虽然还没有见到赛雷大师,但是训练场上的机关魂甲所展现出来的水平,达到令人吃惊的水平。但是真正让人警惕的,却是他们正在大规模地培养机关武者,机关术正在逐渐成为三魂城的标志,天路各星座的机关武者,正在像潮水般向这里涌现。在这里参加训练,是需要缴纳相当费用,当然,优厚的奖学金可以保证天赋优秀者得到完整的训练。一批批机关武者,组成一个完备的体系,他们就像兵团的预备役,在必要的时候,可以迅速加入对方的兵团之中。学员们接受的修炼,也有着强烈的兵团风格,这让我不自主想到曾经辉煌一时的南十字兵团。”

他停顿片刻,接着写。

“他们在梯队培养的成功令人心折。我在训练场上,遇到一位出色的机关武者,非常年轻,大约十四岁,他是基地奖学金的获得者之一。他对于未来参加基地的机关兵团,充满了期待。不仅他如此,他的同伴都是如此,他们对于进入机关兵团,充满了渴望。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因为加入机关兵团,才能有机会驾驶最新型的机关魂甲,这对于机关武者来说,极具诱惑力……青铜基地的创建者,有着完整的规划,这里完全参照军事堡垒的标准……”

洋洋洒洒地写完报告,他知道这份报告,无疑是一个大炸弹,但是这段时间的见闻,却让他有强烈的冲动。

除了一些保密的地方,基地的大部分,都向他开放。花晨云不傻,他知道对方这是向他展示实力,但是,这足以说明对方的自信。

至于伊凡家,花晨云嘴角浮起一抹不屑。

赛雷的事情他专门花了些力气,打听了一些始末,他对伊凡家更加鄙视。赛雷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,只不过是她的母亲所在家族衰落,因病逝世,第二年更加显贵的新母嫁入,而赛雷被逐出家族。

没有想到赛雷竟然成为机关大师,伊凡便找上门来。这年头,机关大师可是稀缺得不能再稀缺的顶尖人才,更何况还是开创机关魂甲,带领机关术这个古老的领域重新复兴的大师级人物?

在当今的机关领域,赛雷的声名直追那些远古的大师们。

伊凡家这个时候想捞个现成的?换作自己,绝不只是吊起来……

花晨云对伊凡这种做派,充满了鄙视,而且,赛雷母亲的死因,在他看来也相当可疑。伊凡家的事情,他就当作不知道。而且他深知,与青铜基地的合作,将直接关系到上面今后的发展战略,伊凡家虽然有势力,但在这种问题上,联盟是绝对不会让步。

更何况,三魂城和大熊座的唐天,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大熊座之战,出现的那些机关兵团,直指三魂城,因为只有三魂城才有可能制作和生产出那么多的机关魂甲。

伊凡家让人忌惮,唐天也不是普通的小角色。

横空出世的唐天,如今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熊王。唐天如今已经是天路各个星座的重点研究对象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这都是一名极其狠辣果决之辈。

一座之主,竟然敢用剑涡淬魂法,一个对自己都如此残酷无情的家伙,又岂是好惹?本来赤道十殿,有好几个星座蠢蠢欲动,但就是被唐天的剑涡淬魂法给吓得不敢乱来。

传言有一名圣阶死在他手上,不知真假。

但是如今四星座合一的大熊座,绝对是一方豪强,而潜力巨大。

他耐心地等待上面讨论结束。

两个身影,出现在三魂城。

“太放肆了!”说话的女子,大约三十岁左右,神色干练,目光冰冷:“我们伊凡家,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屈辱?”

“也不知道那些老家伙怎么想的?哈,一个机关师而已,值得这么兴师动众么?”说话的男子言语轻佻,他满头银发,背上背着一把巨大的宽剑,相当惹眼。

两人皆是伊凡家武者,女子名为雪莉,男子阿济格,他们的位置距离三魂城最近,所以被家族派来。

“上面要我们交涉,喂,这个怎么交涉?”阿济格摊了摊手:“人家都把咱们的人吊起来了喂。是格雷大人吧,啧啧,格雷大人这次颜面尽人啊,他到时会不会把气撒在我们头上啊?”

雪莉冷哼一声:“交涉?很简单,把基地摧毁,把小贱人绑回去。格雷大人这口气,自然就消了。”

“哟,人家可是有一名黄金武者喂,叫赤光吧,另一个叫端木的也很厉害。”阿济格装模作样道。

“蛇夫座那种破落之地的黄金武者,上得了什么台面?”雪莉轻蔑道。

阿济格嘴里也嘟囔道:“就是啊,为了这点破事,跑这么远,你一个人来完全就可以解决了嘛,耽误我泡妞的时间……”

“别废话了。”雪莉冷冷道,她停了下来。

两人看到青铜基地的大门。

07号兵营,魂殿。

在门外等待的兵忽然心生感应,他蓦地睁开眼睛,脸上浮现期待之色。

青铜门开,一个雄伟的身影出现在三人面前。

“少校唐一,前来报道!”

低沉的声音,不怒自威,仿佛带着某种奇异的力量,慑人心魄。

哗啦,哗啦。

翎甲碰撞声,带着一股肃杀之意,浑身披甲,手执斩马刀的唐一恍如从古代战场走出的百战猛将。浑身的翎甲,光泽内敛,隐见斑驳战痕。

兵心中激动无比。

唐一浑身缭绕着恍如实质杀意,这些杀意,就像黑色的烟雾一般。那双不怒自威的眸子,在黑雾之中,深邃内敛。他周身全然没有半点魂将的气息,任谁也想不到,他竟然是是魂将。

唐一的斩马刀,变得更加朴实无华,厚实黝黑的刀背,只有那刀锋,却光亮如雪。

两张无双卡,唐一吸收了整整两张魂将卡,兵的心情激荡,他知道这有多么不容易。唐一的资质,在他眼中,一直是最低微的。每一步,都艰难无比。魂与魂之间的碰撞,没有任何花巧,意志、信念的直接碰撞较量,稍弱者只有崩溃消散一个结果。

可是连接吸收两张无双卡,简直是不可思议,兵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他注视着面前唐一,心情依然无法平复。

无论你曾经何其卑微,当你趟着血挂着伤走到这里,今后你注定不凡。

兵拍拍唐一的肩膀,郑重道:“干得好,少校!”

“现在,少校,请驻守基地!任何人擅闯基地,就地格杀!”

“是,大人!”

低沉的回应透过缭绕的杀意传来,浑身披甲的唐一,拎着刀锋雪亮的斩马刀,转身离去。

哗啦,哗啦。

翎甲声穿过通道,穿过武魂殿,进入基地。地上室内的人们纷纷露出讶异和凛然的目光,那浓重的杀意,雪亮的斩马刀。

唐一恍若未视,昂首提刀,拾阶而上,走上地面。

明亮的灯光下,哗啦肃杀的翎甲碰撞声,穿过一块又一块的训练场。正在训练的机关武者,不自主地停下来。

“是唐一大人吗?”有人试探着问,他的目光落在唐一手上的斩马马。

唐一的脚步停顿一下:“是。”

周围的机关武者纷纷露出放心的表情,刚才那名武者好奇地问:“唐一大人这是……”

“奉命驻守。”

唐一头也不回继续前进,直走到大门后,停下脚步。

超过十二丈的巍峨青铜大门下,披甲猛将,拄刀而立,独守城门。

所有训练场上正在训练的机关魂甲全都停了下来,城门下没灯光,但是那个并不算高大身影,却不自主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

所有人脑海中不约而同浮现同一个词。

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!

“嗯?”

缭绕的黑雾后,唐一微阖的眸子睁开,低沉肃杀的命令,全场可闻:“开门。”

负责控制城门的机关师如梦初醒,连忙手忙脚乱打开大门。

嘎嘎嘎。

沉重厚实的青铜大门,缓缓打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