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五十节 赛雷的身世

第四百五十节 赛雷的身世

有人找上门来。

兵咬着烟嘴,隔着缭绕的烟,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面的男子。

中年人四十岁左右,衣着考究,气度不凡,自顾自地喝茶,没有半点不自在。他身旁肃立的美貌女子,实力非同小可。

“我说过,这段时间不要来烦我!你们难道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……”

赛雷的咆哮从门外传来,显然她的心情极度不爽,处在暴走的边缘。

兵注意到中年男子身后的美貌女子脸上闪过一抹不屑之色,哦,看来似乎有点意思哟……

赛雷一头冲了进来了,咆哮道:“扑克脸,你今天不给我个说法,你就死定了……”

她的语气戛然而止。

“小雷。”中年人微微一笑,放下手中茗杯:“怎么?不认识二叔了?”

赛雷脸色yin沉:“你来干嘛?”

“我恰好有事到魂区,就来看看你。你父亲很是想念你,希望你能回去看望他。”中年人脸上的笑容很和蔼。

赛雷冷笑:“我十二岁被逐出家族的时候,早就和你们划清界限了。这里不欢迎你,你们可以滚了!”

中年人脸色一沉,他身后的美貌女子按捺不住,骂道:“放肆!一个被逐出家族的贱人,也敢口出狂言!”

她浑身气息轰然四逸,室内温度骤降。

赛雷脸上浮起一丝笑容,忽然道:“端木,给她掌嘴。”

端木早在那女子骂赛雷的时候,就心中充满惊讶,这女人脑袋被门夹了么?敢骂赛雷大姐头!这样的勇气,真是令人敬佩啊……

当他听到赛雷大姐头的话,顿时一个激灵,在基地混久了,几个头头的脾气他也摸得差不多,大姐头怒了!

如果今天没有给这死女人几巴掌……

端木不寒而栗。

几乎想也不想,端木身形一晃,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女子的身侧。

女子怒极反笑,在她眼中,赛雷身份低贱至极,竟然口出狂言给自己掌嘴,她心中杀机弥漫,便yu动手。

呼,一只手掌,穿透缭绕的烟雾,一把抓住中年人。

中年人大怒:“竖子敢尔……”

兵不费吹灰之力,把中年人拖拽了过来。他嘴里咬着烟嘴,手掌啪啪啪拍在中年人的脸上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个时候说竖子,可真不是什么好选择呢。”

美貌女子大惊,她的注意力全都被端木吸引,万万没想到,那名魂将竟然会突然出手。主人被擒,她的局面立即陷入被动。

她尖叫:“你们疯了……”

啪啪啪,响亮的耳光声,打断了她的尖叫。

兵好整以睱地给了中年人几记耳光,中年人威严的脸庞浮肿得像猪头,中年人气得浑身发抖,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屈辱的事!

“啧啧,猪一样的手下,可是会拖累主人的哦。”兵拍拍中年人高高肿起的脸颊,一脸语重心长。

他忽然抬起头,一脸诧异地看着美貌女子:“主辱臣死,你怎么可以没有点表示?”

女子惊怒交加,便要不顾一切朝兵扑过来。

端木身形一晃,挡在女子面前。

兵对着中年人悠然道:“你的属下一点都不怜惜你呢。”

啪啪啪,又是几记耳光,完全把中年人打懵了。

美貌女子蓦地停住,她气得全身发抖,但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作任何挣扎,主人遭受的屈辱就会更多。她任凭端木把她绑起来,她的目光怨毒,咬牙切齿道:“你们会后悔的!”

“多谢关心!”兵咬着烟嘴,装模作样的回礼。

两个被绑得结结实实,脸颊红肿的家伙并排站在角落。

兵弹了弹烟灰,朝赛雷道:“要不要亲手来几下?”

赛雷看着兵:“你知道他们是谁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兵不以为意:“当然,你现在说一点都不晚。唔,你想说后果?这种陈词滥调就不要在意嘛,显然他们是想挖墙角嘛,啧啧,没把他们剁了喂狗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神经唐在这的话,他们已经是肉渣了吧,我还是太仁慈啊。”

“他们的势力很大。”赛雷咬着嘴唇,心情复杂,她知道兵这是给她出气,但是……

兵哈哈一笑:“比光明武会还大?”

赛雷一愣,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那倒没有。”

她的脸上的yin霾尽散,说得也是呢,光明武会大家都不在意,那个可恶的家族,他们又岂会放在眼里?

“你可是我们的机关大师,多少年没出机关大师了?喂,还指望着你给我们赚大钱呢!竟然跑到我面前来挖墙角,呵呵!”

兵最后两个“呵呵”杀气四溢,走到两人面前,喷两人一脸烟:“当年敢这么做的家伙,全都被我揍得喊妈妈。可惜神经唐不在,唔,他会怎么做呢?哦,他肯定会把你们吊起来,哎哟,这个没文化的家伙最喜欢这个调调,不好不好,我得给他培养点更高的追求。”

“阁下,你如此折辱于我,意yu何为?不妨明说!”中年人沉声道。

他心机深沉,从愤怒状态冷静下来,立即觉得兵毫无征兆的爆发,只怕另有深意。手下人之间的争斗,稍有点层次的人,都不会直接动手,那太落下乘。

“原因?”兵一脸欣赏地看着中年人:“原因很简单啊,让赛雷出口气。”

中年人表情凝固。

“小伙伴的情绪当然要照顾啦。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的矛盾,但是很显然,我们是帮她的哟。”兵笑嘻嘻道:“她可是我们机关大师,让她出口气,她心情大好,效率爆表,我们才有钱赚。老兄,这年头赚钱不容易啊!”

“阁下如此,未免太草率了吧!”中年人沉声道:“赛雷虽然在机关术上小有成就,但是寒家的实力,终究不是一个小小的机关师可以比拟的。如果阁下愿意把赛雷交给寒家,寒家一定可以付出令阁下满意的报酬。”

兵轻佻地吐出一个烟圈,朝赛雷眨了眨眼睛:“人家土豪哟。”

赛雷面无表情道:“金牛座伊凡家族,金牛座历史最悠久的望族之一,确实是土豪。”

“听上去很厉害啊!”兵一脸吃惊。

美貌女子此时脸上露出傲然之色,中年人要沉稳许多,但是还是不自主地挺直腰板。

“那这两个可以换回不少赎金吧。”

两人再次呆住,忽然他们觉得浑身有些冷,这才注意到,兵炽热的目光就好像要把他们吞了一般。

赛雷脸上浮现冷笑:“换个十亿八亿肯定是没问题。”

兵顿时有些兴致缺缺,懒洋洋道:“才这么点啊,看来这两人的地位不怎么样啊。不过,蚊子再小也是肉,那就将就一下吧。”

中年人脸上青红交加,一再被羞辱,他终是忍不住厉声喝道:“赛雷,你身上流淌的终究是伊凡家族的血脉,不念生育之恩也罢,竟然如此对待你的长辈……”

啪!

一记响亮的耳光,把中年人的话打断。

赛雷语气冰冷彻骨:“搞清楚,你是谁长辈!十二岁,我妈去世第二年,你们把我逐出家族。我身无分文,若非遇到老师,我早就饿死在街头。怎么?现在来成了我的长辈?”

赛雷蓦地厉喝:“端木!”

端木一个激灵:“大姐头!”

“把他们吊起来!”赛雷恶狠狠道。

“好!”端木连忙拖着两人便往外跑。

“赛雷你敢!”中年人惊怒交加。

“伊凡家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女子尖叫。

端木二话不说,把两人打昏,他在心里拼命地念,千万不要殃及池鱼啊……千万……

沉默,房间陷入沉默。

赛雷怒气渐消,注意到兵已经一脸怪异地盯着她看了半天,想到刚才扑克脸很义气的表现,她没好气道:“想说什么就说吧!”

“啧啧,吊起来,赛雷,你的品味在向神经唐接近哟,果然这家伙就是来拉低大家的品味么?”兵摸着下巴调侃道。

赛雷一屁股坐下来:“我们这算是彻底把伊凡家族得罪了,知道伊凡家族在金牛座的绰号吗?流氓家族,他们的报复从来都不择手段。”

“哈哈,小赛雷,比流氓,可没多少人能比得过我们!”兵哈哈大笑。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赛雷沉声道:“伊凡家族的势力比你想象得更强,他们在魂区的根基很深厚。”

兵嘿然一笑:“没事,我心里有数。”

“这边请。”领路的武者很客气道。

花晨云四下打量,不由暗自点头,三魂城基地的规模宏大,远超过他的想象。他的目光,落在修炼场上。

雪亮的灯光,开阔的修炼场,随处可见机关武甲在进行修炼。

噢,不是机关武甲,是机关魂甲。

他停了下来,驻足观看,领路的武者也不催促,耐心在一旁守候。

果然不愧是机关魂甲,花晨云很快就得到出结论,这种全新的机关武甲,比传统的机关武甲,要强大得多。

听说机关魂甲是一位叫做赛雷的机关大师所创,而且赛雷还是位女子,花晨云不由心中充满了好奇和期待。

忽然,他注意到修炼场正中间,吊着一男一女,不由讶然道:“那是?”

领路的武者瞥了一眼,哼道:“据说是什么伊凡家族的,说是赛雷小姐的长辈。哼,赛雷小姐真是可怜,十二岁就被逐出家族,差点饿死,现在小姐发达了,这些狗屁玩意腆着脸跑过来。”

这名武者看向被吊的两人,目光充满了不善。

伊凡家族……

赛雷竟然是伊凡家族的人!

花晨云忽然觉得,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