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四十八节 龙守静的期待

第四百四十八节 龙守静的期待

唐天清晰地感受到每一丝痛苦。

这才是剑涡淬魂法最残酷的地方,它不仅不会让武者昏迷过去,相反,随着剑芒不断淬炼武魂,武者的六识会愈发敏感,那源于魂魄的痛苦,体会得无比深刻。

而且,要命的是,连周围的声音,都透过厚厚的剑涡钻入他的耳朵。

“听听!听听!多么勇敢的哀嚎……”

刘中光的声音,让唐天恨不得一脚丫子直接踹到他脸上,听个混蛋啊,勇敢个混蛋啊,我不想啊,换你来勇敢一下啊……

这还不是最过份的。

兵大叔嘴里叨着一根烟,站在唐天的剑涡不远处,吐出一个烟圈,咂着嘴巴:“真是天籁之音啊!”

“他肯定很爽!”凌旭很笃定很认真道,言语间很是羡慕。

“要不要爽一下?”兵瞥了凌旭一眼。

凌旭正义凛然掷地有声:“兄弟不夺其所好!”

听到耳边传来沙沙声。

两个人转过脸庞,只见鹤默默地用剑,在地板上写了个“赞”。

“果然不愧世家子啊。”兵大叔一脸赞叹:“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时候,确实要留下点什么。”

兵大叔蹲了下来,取下嘴里的烟嘴,在地板上啰啰嗦嗦洋洋洒洒地写下:“你百转千回,你高亢嘹亮,你绵绵不绝,你感情饱满,你是谁?你是电你是光!你是唯一的神经病!”

凌旭挠头,大家都写,就自己不写,显得档次有点低啊,他别扭地提起银枪,七扭八歪地写下:“真的勇士,敢于直面惨嚎的人生。”

“真是可惜。”兵大叔站了起来,弹飞手中的烟嘴:“如果可以收门票的话,我们可以大赚一笔吧。”

“走了。”鹤率先沿着绳索飞掠而去,他手上的事情多如牛毛,早就忙得焦头烂额,但是听了唐天半个小时的惨嚎,他的人生重新充满了希望。

果然,幸福是比来的啊!

鹤身形潇洒,飘逸出尘。

每天来聆听唐天的嚎叫,成为大家舒缓心情的最好方法。

唐天终于对人性的yin暗有了无比深刻的了解,这帮混蛋,等我出去了,你们给我等着!唐天一边哀嚎着,一边在心里拼命地诅咒。

芽芽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,贼溜溜地跑到唐天不远处,听到唐天的惨嚎,顿时兴奋起来,小手雨点般捶着胸,仰头啊啊啊地叫。

但是他的声音,淹没在唐天中气十足的惨叫声中,完全听不到。

芽芽停了下来,嗖地又消失不见,过了一会,它带着青铜羊乌龟和松鼠偷偷摸摸地过来。青铜羊身上挂着四面大小不一的鼓,乌龟背上驮着一面踩镲,一脸呆萌的小松鼠两只小手,一只手举着一面镲。

完整的架子鼓配置!

芽芽不知从哪里摸出两根腿骨,一副跃跃yu试的表情。

“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唐天的惨叫。

“咚咚镲……咚咚镲……”小短腿小短手的芽芽跳起来,挥动手中的棒槌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“咚咚咚咚咚咚镲!”

芽芽顿时嗨了,陷入前所未有的亢奋,它就像个灵活无比的小跳蚤,地在鼓镲间跳来跳去,鼓槌如雨,频率奇快无比。每一下都用出吃nǎi的力量,鼓起脸颊。

刘中光惊呆了,阿秀惊呆了,阿德里安惊呆了,所有的豺狼武者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。

双方的节奏好合拍……

这个世界,太令人绝望了!

唐天屈辱地发现,他竟然不自主地跟着芽芽的拍子哀嚎……

“真是充满了艺术的美感啊。”

龙守静聆听着熊蛋里的声音,不由感慨道,好久没有听到,如此纯正充满爆发力的架子鼓演奏了。虽然技法还有瑕疵,但是如同野兽般的狂野,急风骤雨般的酣畅,配合淋漓尽致撕心裂肺的惨嚎,堪称完美!

他身边的天龙武者,无不连连点头,守静殿下的艺术修养极深,能得到他这般评价,想必对方的造诣极深。

熊王陛下身边果然藏龙卧虎,竟然还有音律大家,想必这位大家一定是想通过这种方式,来缓解陛下的痛苦吧。

音乐能让人放松。

众人无不肃然。

对于唐天,大家已经从一开始的抵触,逐渐到佩服。有勇气尝试剑涡淬魂法,这样的人,是真正的勇士。更何况,贵为一座之王,还如此毅然决然,果决狠厉,令人敬畏。

如果说,之前大家都还有几分其他的念头,但是如今,所有人都心服口服。

他们虽然出入宫廷,耳濡目染,对yin谋诡计什么的十分精通,但是毕竟是武者。武者最佩服的,永远是强者。

跟着这样一位老大,前途光明!

更让他们高兴的是,守静殿下一见到陛下,便受到重用。对于天龙座的武者来说,这令他们疑虑大消。

而且熊蛋内最核心的区域,给天龙座留下足够的配额。对于天龙座各家族来说,这是一个无法抵抗的诱惑。

40%的星力浓度!

各家族已经选派出最有天赋最杰出的少年前往大熊座,这里面就有他们的子侄。天龙座上下,已经开始接受并入大熊座的这个结果。

守静殿下能够进入唐天的核心权力圈,对他们来说,至关重要。正是在这样的刺激下,他们的工作都非常卖命。

“查清楚了吗?”龙守静柔声问。

一名天龙武者沉声道:“通过感应距离,我们大至判断出他们的实力,应该是圣阶。他们虽然伪装了容貌,但是装束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。经过排查,我们大致找到对象。三人皆是鲸鱼座的圣阶,光头男子是拳圣窦勇,中年文士是剑圣何俞明,白衣女子是琴圣白思思。”

“鲸鱼座……”龙守静沉吟,若有所思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过了一会,龙守静没有半点回应。几名天龙武者面面相觑,他们费尽力气,查清楚这三人的来历,就是心存立功之念,如今殿下竟然只说了一句“我知道了”便没有下文,顿时让几人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殿下,这些家伙一定是想对陛下不利,如果放任下去,只怕……”一名天龙武者试着劝道。

龙守静目光落在几人身上,直接问道:“你们有把握胜过他们?”

“没有……”这名天龙武者犹豫了一下道:“若是梁峰圣阶能够出手的话,我们未必没有机会。”

“未必没有机会是多少机会?”龙守静的语气虽然平淡,却不由透出一股威势。

“四成……”天龙武者嗫嚅道。

龙守静径直摇头:“那你们起要付出六人以上的伤亡。天龙座的黄金武者还剩下多少?六人而已。准黄金武者呢?才不过三十余人,这已经是天龙座最后的力量。”

众人默不作声。

“我明白你们的想法。可是,为什么他们这么多天了,还没有动?很简单,剑涡实在太厚了,他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。”龙守静柔声道:“这里是大熊座,坐拥主场之利,执掌圣宝,一旦陛下完成淬炼,他们又怎么会有机会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龙守静轻叹一声,他天性淡泊,不喜争权夺利,若非不忍见天龙灭亡,他怎么会揽下这些事?他本打算进入大熊座之后,便安安份份做好傀儡的本份,反正傀儡什么的,对他没有什么不同。

没想到,唐天没给他抽身而退的机会,直接丢给他一大堆事情。如今天龙座上下的目光,全都落在他身上,他成为天龙座的代表,他的地位将直接关系天龙座在这个体系中的地位。

完全没有退路啊。

这些人急切地想立功,就是趁机巩固天龙座的地位,龙守静能理解这种危机感。

“你们莫过于着急。”龙守静安抚他们,柔声道:“这段时间,对方是没有机会的。你们要做的,是努力地提高自己的水平。梁峰圣阶地位超然,并不代表天龙座,你们若想有所得,只有两个途径。一个是成为圣阶。另一个,认真培养新生代。这场战争,绝对不是几年时间会结束的。”

看到几人脸上担忧的表情。

龙守静心中忍不住再次叹一口气,做都做了,那就做好一点吧,他沉吟片刻道:“大熊座内政人才保存得很完整,但是他们现在对陛下所抵触,而豺狼座本身没有太多的这方面人才,仙女座还未恢复元气。这对我们,是难得的机会。让各家派一些内政不错的能手过来,别弄庸材充数,以后后悔,可别怨及他人。”

几人无不大喜,果然不愧是殿下,眼光老辣。

只要这些人站住脚跟,那么未来天龙座的地位,自然不会低。

“殿下放心,我们一定会把天龙座最好的内政人才送来。”

几人见龙守静脸上露出疲态,连忙告退。

待几人走后,房间重新恢复清静,龙守静脸上露出苦笑之色。想做一个闲人,没想到也不容易。

不过,他也并不是乱出主意,天龙座这些年能够保持声威,最根本的原因,就是他们的内政水平很出色。不像仙女座的商业,大熊座的善战,天龙座其实并没有多少优势资源,能够有今天的地位,就是因为他们有一批中坚的内政人才和完善的培养机制。

未来的大熊座,会是怎么样的呢?

龙守静忽然有些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