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四十七节 三合一 【懒得取名了】

第四百四十七节 三合一 【懒得取名了】

梁峰在讲课,他面前坐满了人,唐天几个坐在最前面。大家的神情都很专注,梁峰是实打实的圣阶,平日里他们连见一面都难。若不是因为陛下要听课,若不是陛下慷慨,他们怎么会有机会听到圣阶讲解?

每个人都异常珍惜。

梁峰讲得很认真。给唐天他们讲解,他是打起十二分精神,以后要在唐天手下混饭吃,这么好的表现机会,要是不抓住,他就太蠢了。

他是个聪明人,善于审时度势,又有自知之明。自己虽然是圣阶,但是其实给唐天几人讲课,他心里还是有点虚的。在他看来,按照正常情况,自己未必有资格给他们讲课。

比如射手座的那位女人,肯定会嗤之以鼻,那个脾气怪僻让人无法揣测的疯女人会不会找人把自己干掉……他有点担心……

她眼中,自己只是小角色。

那个暴躁枪狂,手上的传承也是大有来历,银霜骑的传承,想想梁峰也觉得有点蛋疼。这种顶级的传承,自己都没有……

他定了定心神,继续阐述。

“所谓真力,就是我们汲取并且转化之后,能够被我们所用的能量。那什么是星力呢?就是星座所产生的,有着独特属性的能量。所以为什么会有星座武者的分别?有人说是星座传承,但其实根源是星力。每个星座的运转方式不同,它们产生的星力,千差万别。如何发挥出这些性质截然不同星力的威力呢?那就形成各星座所独有的传承武技。这些传承武技为什么其他星座武者学去了,威力会大打折扣?就是因为他们体内的真力,性质和武技不相符合。有人说,我修炼了相应的心法啊,但是,你吸入体内的星力,本身的性质是固有的,你要改变它,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,所以效率更低。”

大伙听得更加入迷,这些东西他们平时也有所了解,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够像梁峰这样深入浅出的讲解明白。

“当你的真力不断地积累,越往上越困难。为什么?这是因为人的身体本身容纳星力是有极限的。如果说,我们把人可以容纳的最大真力值设定为100,那么你会发现,当你的真力达到80的时候,再往上升就相当困难。古代的先贤们,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。当真力达到80之后,再往上提升,效率非常低下,而且对实力的提升,也相当有限。这个时候,先贤们就把主意,打到武魂上面。”

“那什么是武魂呢?大家还记得武魂是怎么来的么?武魂是当你的真力达到一定程度而产生的。一开始的武魂,很淡,像雾气,随着它不断凝实,它就会形成不同的形态。那到底什么是武魂呢?武魂是你被能量化的精神,如果你们有修炼武魂的心法,你们就会发现,这些心法的本质,就是用真力去淬炼你的精神。能量化越彻底,武魂等阶就越高。”

“有人肯定想问,那精神的本质是什么?这里我得很抱歉地告诉大家,这个问题到现在,还没有哪位大师搞清楚。所以,对于这种力量,古代先贤们,用的是一个【魂】字来定义它。古代先贤们,很快发现,当武魂强大到一定的程度,比真力更强大。因为,它可以模拟各种物态,这,就是我们所说的魂域。”

所有人精神不由为之一振,齐齐竖起耳朵,唯恐漏过一个字。魂域,一直而来,对武者来说神秘莫测。领悟魂域,是封圣的标志,而魂域亦是圣阶之后,最主要的攻击手段。

“事实上,我们现在盛行所有武技的终极目标,都是魂域。”梁峰语出惊人,他的面色也不由有些亢红,这些都是他多年研究的心得,平日是里秘而不宣,如今对着这么多阐述,竟让他有几分布道的神圣感。

“这一点,就要从魂域说起来,魂域的本质是武魂的拟态。怎么才有可能领悟魂域呢?很简单,就是当你对某种法则,有极深的理解,而你的武魂又足够强大精纯,就可以形成属于自己的魂域。有人由剑入道,有人观天象入道,有人由棋入道,各不相同,但是有一点是必须的,那就是对某项法则,有着深刻的理解。就像世界没有两张相同的树叶一般,这世上也没有完全相同的魂域。这个世界的法则数以亿万,而同一法则,不同的人理解也绝不相同。”

“如何来领悟这些法则呢,武技!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说大家修炼的武技,终极目标是魂域。我们修炼的武技,除了战斗之外,最重要的地方,就是帮助大家领悟相应的法则。越是顶级的传承,它所蕴含的法则痕迹就会越多,它的威力自然就越大,也越有利于你领悟法则本身……”

梁峰口若悬河,讲了两个小时,大家才意犹未尽地散去。

当大家散尽,只剩下唐天几人,梁峰这才开口。

“陛下的真力已满。接下来的修炼,当以武魂为主。若是陛下想长期维持熊蛋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梁峰的嘴角抽动一下,强自克制建议陛下改掉熊蛋这个名字的冲动。

冷静……冷静……冲动是魔鬼……

“只需要把始熊荒骨置于熊蛋中心即可。不过,始熊荒骨内极有可能藏有大熊座的不传之秘,【北斗】!”

这才梁峰准备已久的大杀招,作为一个新人,想要在老大心目留下深刻的印象,那必须有大杀招才行!

“北斗?”唐天嘿然,得意洋洋的:“明明是【大熊星辰伞】啊!小骨头已经告诉我了!”

梁峰的表情凝固在脸上,结结巴巴道:“始熊荒骨已经告诉您了?”

小骨头……

“是啊!”唐天理所当然地点头:“我已经开始修炼了!”

梁峰只觉得一口逆血直冲嗓门,费尽心思,翻遍典籍,才准备的一个杀招,竟然落空了……

唐天伸开手掌。

无数耀眼的光芒,从四面八方汇集,犹如耀眼的星团。

片刻后,光芒散尽,一把极其袖珍的透明小伞,飘浮在唐天的掌心。这把小伞的轮廓并不清晰,颇为模糊,仿佛风稍大些就会吹散一般。伞面偶尔会有光点变亮,就像夜晚的星辰。

“大熊星辰伞……”

梁峰喃喃自语。

三魂城。

基地内气氛喜气洋洋,唐天打下大熊座,令大家信心大增。以前的时候,基地的待遇虽然很好,但是未来如何,谁也不知道。但是拥有大熊座,毫无疑问,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之中,大家可以拥有一睛落脚之地。

当然更关键的是,卡得紧了许多的经费一下子松了很多。

一些老家伙暗中打听到,老板这得大赚了一笔,这一笔究竟有多少不知道,但是传言起码千亿级别。

千亿!

大伙的眼睛一下绿了,传言不是瞎传。费老头可是知道,连之前没有动静的天炉座攻略,都开始逐渐推动。

天炉座攻略预期经费,可是千亿级!

唐天并没有惊动太多人,他来到赛雷的实验室。赛雷注意到唐天的到来,瞥了他一眼,不耐烦道:“你不要跑过来添乱,忙着呢!”

唐天见状,很识趣地离开。

然而当唐天在大厅看到神态悠然的兵大叔时,吓一跳:“喂,大叔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天龙座有星门,通往魂区。”兵挑了挑眉。

唐天这才明白过来。

转念一想,也对,兵大叔只要进入魂区,在任何地点都可以很轻松地回到三魂城。

“不过很远。”兵的下一句话,把唐天的想法破灭了。

“咦!叮铛枇杷和唐丑都在啊。”唐天这才注意到,起身便yu往外逃离:“呃,你们在开会?啊哈,那我就不打扰了!”

开会什么的,最是让人崩溃啊……

所有人的表情凝固。

“喂,身为首领,这样也太不负责任了!”兵沉着脸,杀气腾腾挤出一句话。

感受到背后的杀气,唐天打着哈哈转身,重新落坐:“哈哈,大家说大家说,我听我听。”

“我们在讨论接下来计划。”

枇杷的话,让唐天立即坐直,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“我先来说说最近的情报。”叮铛很自觉地开口:“先说天路的局势,狮子座和光明武会之间的战斗,除了猎户座之外,就在两天前,赤道十殿中的鲸鱼座、天鹰座和小犬座同时宣布加入光明武会阵营。光明武会的外交手段很出色,而至于猎户座,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绞肉机。双方都不断地投入高阶武者进入,据说里面的战况很惨烈。总体来说,狮子座开始处于下风,当然,战争还没达到白热化,未来局势并不明朗。”

叮铛狠狠灌了一口水,抹了抹嘴巴,接着道。

“接下来说我们。大熊座的处境,并不是太好。之前有不少星座,对我们蠢蠢yu动。但是豺狼族大迁移,很多势力退缩。但是,还是有几个星座,对我们抱有较大的敌意。最值得担心的,就是鲸鱼座。以我们双方和光明武会的敌对关系,鲸鱼座如果吞并我们的话,光明武会是乐见其成的。如果鲸鱼座能够吞并我们,对猎户座的支援就可以大大加强。而鲸鱼座本身,对大熊座是相当垂涎的。北斗唤醒,还有传说中大熊座的远古传承,都是他们极yu得到的东西。”

“最有可能对我们动手,就是鲸鱼座。而我们和鲸鱼座之间,是有星门的。当然,其他星座,也极有可能会趁虚而入。我说完了。”

叮铛很干脆地坐了下来。

唐丑沉声道:“如果鲸鱼座打算对我们动手,那他们的动作一点会很快。现在是我们最虚弱的时候,大熊座刚刚易主,我们立足未稳。而且大人的兵团,远在天龙座,这个时候动手,时机正好。”

“刺杀?”枇杷的脸上有些担心。

唐天咧嘴一笑:“不用担心,我最近的实力,可是进步很多!嘿,让他们见识一下神一样少年的厉害!”

从三魂城回来,唐天没有想太多,只是把这件事告诉梁秋,便如同往常一样投入到修炼之中。

根据梁峰上午所说,他现在需要做的是淬炼武魂。

唐天坐在熊蛋的正中心,他双目紧闭,意识完全投入到体内的星力之中。在他的内视中,大熊座的星力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。汹涌的星力,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唐天这里,冲刷着他的魂焰。

唐天的脸上浮现痛苦之色。

梁峰听唐天说鲸鱼座有可能动手,不敢大意,索性守在唐天的身边。此时他察觉到异样,猛地睁开眼睛,目光落在唐天身上,脸色骤然大变。

不好!

唐天的魂焰在汹涌的星力之中,忽明忽灭,岌岌可危。

梁峰怎么也没有想到,唐天竟然如此鲁莽!该死!周围的星力流动虽然很缓慢,但是数目实在太过于惊人,汇集在唐天的体内,汹涌得可怕。唐天强横的身体承受住,但不代表他的魂焰能够承受得住。

唐天的魂焰就像一点蜡火,被如此激烈的星力一冲,那随有可能有可能熄灭!

魂焰一旦熄灭,对武者的创伤之大,几乎意味这名武者,完全废掉!魂焰倘若不熄灭,受伤是可以恢复的,但是如果一旦魂焰熄灭,根本是不可能恢复。

梁峰后后悔今天自己说的那些理论。

这如果唐天出了什么意外,那……

梁峰根本不敢想象,只觉得手脚冰冷。

唐天完全没有想到,会是如此反应。魂焰淬炼的过程,是极其痛苦的,以前每次淬炼武魂,那刀割入骨的痛苦,唐天印象深刻。

但是这次的痛苦,比以前任何一次,都要强烈一百倍!

那么一瞬间,唐天的大脑一片空白。

“白痴!”

他的脑海深处,响起一声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,唐天失去焦距的瞳孔,一下子收缩如针!

梁峰紧接着看到诡异无比的一幕。

唐天的双手一颤,缓缓往上抬。

他的双手仿佛重若千钧,短短几厘米,他浑身就被汗水湿透。

咔咔咔,唐天身上的骨头,仿佛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。

唐天就像换了一个人,明明还是那张脸,但是梁峰却觉好像是另一个人。唐天的嘴唇紧紧抿住,哪怕全身的力气运到极致,但是唐天的脸庞一点都不狰狞,反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冰漠然。

但是梁峰的注意力,很快就被唐天升起的双手吸引。

梁峰的感觉何其敏锐,他能够感受到,唐天双手每上升一寸,周围的星力都发生明显的变化。

就好像……

嘶!

唐天身上的衣服,忽然出现一个口子,就像被锋利的气劲切破。

嘶嘶嘶!

无数锋利的气劲,轰然向四周激射开来。

梁峰脸色微变,不好,是剑芒!

几乎下意识地,他双手结印,土潢色的光芒从他身内绽放,一座一人高的山峰挡在他面前。

噗噗噗!

剑芒如雨点般没入了山峰之中,惊魂甫定的梁峰忽然脸色再变,猛地抽身疾退,身形一晃,便到二十丈开外!

砰!

刚才那座小山峰,轰然崩碎。

梁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自己的【不动峰】竟然如此轻易被破……

梁峰的武技重攻轻守,但是到了圣阶之后,他还是琢磨出几招专门防守的招式,这招【不动峰】便是其中之一。用魂域模拟出来的山峰,里面的结构,他参考许多盾芒的结构,小小的不动峰内,有着九层防护,这是他的得意之作。

便是对上圣阶,也不是那么容易被破坏。

但是在这些剑芒面前,竟然如同纸一般。

这个家伙,明明没有修炼过剑法……

梁峰仿佛见鬼一般看着唐天。

唐天的双手此时终于抬到胸前,那张漠然的脸庞,神态终于有一丝变化。

真是让人没办法……和这个白痴一个身体,实在太危险了……

不过,这二货的运气,似乎真的不错……

几乎一目十行地看完【大熊星辰伞】的法门,片刻后,他便有所领悟。

像我这样yin险狡诈的人,每次都被这个二货,逼到免费做好人,这个世界,真是让人无奈……

这一下,不知道自己又要沉睡多久了……果然,自己没有和这个二货争夺主导权,其实早就奠定了失败的基调么?

喂,你能应付得来么?

好吧,其实自己也没得选,沉睡总比死了好……

或者……

唐天的注意力落在体内的始熊荒骨上,始熊荒骨仿佛察觉到危险,哧溜一下,从唐天的身体里飞了出来,飘浮在唐天的头顶。

连块骨头都这么贼……

二货,你应该感到羞愧吧……

星力在他的不断努力下,在他的体内,渐渐形成一个漩涡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漩涡的不断增强,旋转的速度不断增加,越来越汹涌湍急。

唐天魂焰恰好处在漩涡的正中心,随着漩涡不断地加速,漩涡在不断地增大,魂焰周围的星力在不推地向外推移,它就像处在一个风眼。

把我弄醒了,又要把我弄沉睡了,二货,你以为会这么便宜你?

唐天的脸上蓦地浮现森冷的笑容。

梁峰险些以为自己眼花,呃,那个神经病一样的家伙,脸上竟然会出现这么看上去很高档的“笑容”?这家伙一直都是咧嘴傻笑才对吧……

唐天沉重的双手,缓缓捏出一个奇怪的剑诀。

剑·涡!

嘶嘶嘶,令人心悸的嘶嘶声,在唐天体内响起。星力漩涡突然变成无数细小的碎流,每一道细流,都锋利如剑。

每一道碎流亮起淡淡的光芒,就像无数细剑,汇集而漩涡。

剑芒!

亮起的剑芒,就像高速旋转的砂轮,疯狂地磨摩擦着魂焰。

唐天的魂焰,亮起耀眼的火花。

梁峰呆呆地看着不远处,被无数剑芒包裹其中的唐天,每一道剑芒都炽亮耀眼,围绕着唐天的身体,急速旋转。

数以万计的剑光缭绕。

梁峰的脸色苍白,他见多识广,眼前诡异的景象,让他不由想起曾在典籍看过的一种非常极端的修炼方法。

剑涡淬魂法!

梁峰从来没有看过真正的剑涡淬魂法,但是他却几乎百分百肯定,眼前唐天正在进行的,就是传说中的剑涡淬魂法

——公认为最残酷的淬魂法!

剑涡淬魂法,不知何人所创,一直流传剑武者之中,却鲜有人敢尝试。各种淬魂法方法各异,但是原理相同,就是用真力来淬炼武魂。

但是剑涡淬魂法却不是,它是用剑芒来淬炼武魂,这也是比被公认为最残酷淬魂法的原因所在。

真力来淬炼武魂,这个过程是极其痛苦的。但是真力毕竟经过经脉的炼化,柔和许多,伤害小很我。而剑芒,却是极端无比、充满杀伤性的能量,用它来淬炼武魂,那种痛苦堪称酷刑。而剑涡淬魂法则更进一步,由无数剑芒组成的涡流,如同砂轮般高速淬炼武魂,这种痛苦,罕有人能承受。

剑涡淬魂法不是什么不传之秘,很多剑武者都知道,但是却极少有人敢尝试。除了勇气之外,在历史上,出现过很多因为无法忍受剑涡淬魂法的痛苦,而崩溃身亡的先例。

所以当梁峰看到唐天周围疯狂缭绕旋转的剑芒涡流时,整个人傻眼了。

梁峰被震住了!

唐天突然冒出来的剑法什么的,让他感到很疑惑,但那是唐天的秘密,他没有探询的意思。而唐天敢于用剑涡淬魂法,则让他深受震撼。

虽然二了点,却委实悍勇无双!

哪怕当年以勇悍而著称的燕永烈,也绝不敢用剑涡淬魂法!

够狠!

梁峰第一次,心中生出佩服之意。之前他对于投靠唐天,更多的是出于形势的考量,但是此时此刻,他对唐天的敬佩,是一名武者最本能的敬佩。

光这份勇气和狠劲,此子前途,必然不可限量!大熊座的未来,必然一片光明!

梁峰忽然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
果然不愧是剑涡淬魂法……

“唐天”痛得脸颊一直抽,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迅速地模糊,他知道,自己即将陷入沉睡。

他的嘴角,忽然浮现一抹笑意。

二货,好好享受吧……

唐天的意识慢慢恢复,无以伦比的痛苦,从他的魂焰最深处传到全身每个角落。

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顿时响遍整个熊蛋。

新的熊首市,也日益兴盛起来,它的位置,距离熊蛋只有大约五十里。这里居住的大多是原本熊首市的居民,这里的治安很好。

上次治理的过程中,龙守静带着几名黄金武者,闯进几家不老实的家族,把对方族长直接押了回来,其他家族个个噤若寒蝉。

龙守静负责熊首城的各项工作,随着仙女商盟在市场注入活力,新熊首城已经开始焕发出生机,市场上也变得兴旺许多。

留下来的武者大多是生活武者,对于如何利用他们,仙女商盟有着丰富的经验。

不过最近,大家讨论最多的,却是熊王陛下。

当然,绝大多数大熊座武者都不愿意这么称呼,随着唐天各种层出不穷的蠢事和风评流传开来,他们都喜欢称唐天为“大熊蠢主”。

茶店里几名闲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讨论着。

“啧啧,这是第几天了?”一名老头啜了口茶,头也不抬地问。熊蛋的惨嚎大老远就能听到,蠢主用剑涡淬魂法的事,在熊首城轰地传开,成了大家茶余饭话最喜欢谈论的事迹。

“第六天!”另一名老头比划了一下。

“还别说,蠢主虽然蠢了点,但是这股狠劲,还是有点强的。剑涡淬魂法,多少年没出这样的狠人了?”

“好多年了吧,不过还得瞧瞧,捱得过去,那才是真汉子!”

“对,瞧瞧!要是他真能捱过去,那这熊王的位子,他来坐也未尝不可!”

“老苗头,你这话啥意思?难不成,永烈王你这么快就忘了?”

“姓何的,别用话来挤兑我。谁是熊王,对老头子我来说,就那么回事。老头子没什么本事,就服真汉子!蠢主要真捱过这一轮,永烈王败在他手上,也没什么话可说!输没啥了不起,输在真英雄手上,才让人服气。”

周围有人连连点头:“是啊是啊!”

……

楼上的包间,坐着三位衣着普通的武者。楼下的议论声,隔着房板清晰地传入三人的耳中。

三位武者,两男一女,各踞一方。

“剑涡淬魂法,这唐天简直是不要命了。”说话的男子粗眉光头,看上去憨厚老实:“难道他知道我们要动手?用这种方法自保?”

“不可能。”女子一身素白,容颜妍丽,但是神色清冷:“我们再看不起他,他也是新熊王。如果他得到消息,怎么会没有手段?何况,他周围还有梁峰这样的强者。”

“是啊。”坐在女子对面的中年文士开口:“那就只能是他自己用的。剑涡淬魂法,多少年没有人用了?此子性情狠厉,这次不除,日后必成我们的大敌。”

“怎么除?”光头男子冷哼:“整个大熊座的星力,都汇集到他身上循环,他周围的剑芒有多厚?你是使剑,你说。”

中年文士满脸无奈:“现在他周围的剑芒,起码有二十丈之厚。”

光头男子摊手:“二十丈的剑涡,大家省省吧,反正我的魂域是绝对挡不住。”

白衣女子脸上浮现惊容:“二十丈之厚,剑涡淬魂法怎么可能有如此之厚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曾经出现最厚的剑涡,也不过是五丈厚吧。”

“不。”中年文士摇头:“是七丈厚,七百年前的疯剑圣林朝光。”

三人一下子沉默下来,大家都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。

过了一会,中年文士苦笑道:“希望他被绞得粉碎就好。”

光头男子冷笑:“别做梦了,这家伙惨叫声中气足到我在二十里外都能听到!”

三人又沉默了,大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熊蛋。

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唐天的惨叫,响彻整个熊蛋。

所有的豺狼武者,全都拼命地坐在绳索上修炼,刘中光的咆哮不时响起。

“听听!听听!多么勇敢的哀嚎!全都给我打起精神,你们的狼王陛下,都这么勇敢,都这么发愤,你们还有什么懒下去的理由?”

“剑涡淬魂法,公认为最残酷的淬魂法,你们狼王陛下承受的痛苦比起来,你们现在承受的痛苦,那就是搔痒!错了!连搔痒都比不起!惭愧了吧,羞愧了吧,热血沸腾了吧,修炼,只有修炼,拼命地修炼,疯狂地修炼,不顾一切地修炼,你们才对得起你们的狼王!”

刘中光就像变身狼人,踩着绳索,沿路督查,嘴里不断地咆哮。

阿德里安站在一处入口,看着绳索上密密麻麻的豺狼武者,头也不回地问:“星力浓度多少?”

阿秀看了一眼数据,冷静道:“已经接近40%,这几天的上升幅度很大,剑涡淬魂法似乎对星力的浓度有所提升。”

“正常。”阿德里安点点头,他的经验丰富,一眼便看出其中关键:“之前星力的汇集,是始熊荒骨作用,但是吸力并不强,剑涡产生的漩涡,对星力的汇集作用更加明显。整个大熊座的星力,都在朝这里汇集,外面的星力浓度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。”

阿秀恍然:“那就是说,这种升高,是暂时性的?”

“嗯,所以让中光抓紧点,这段时间一旦错过了,下次就很难遇上了。”阿德里安嘱咐道。

“不用去提醒了。”阿德里安瞥了一眼场内那密密麻麻的豺狼武者,慨然道:“他们已经非常拼命了。说实话,这些豺狼武者的天赋虽然一般,但是勤奋刻苦,我游历这么多星座,却从未见过。”

阿秀脸上露出赞同之色,这些豺狼武者的确吃苦耐劳。

每个人只有一半米长短的绳子可以立足,如此艰苦极端的修炼的环境,换作其他地方,学员们早就抱怨满天,他们会要求隔音的静室,会要求可以付费但条件更好的包间。可是这些豺狼武者,没有一个人抱怨,每个人在绳索上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饿了,啃干粮,渴了,身上带着水壶。

不眠不休,这种疯狂的修炼,阿秀以前不是没有见过。每个学院,总会有几个这样的修炼疯子,不足为奇。

可是当一百万人都是这样,那样的场景,所带来的冲击性,是无以伦比的。

真是一群可怕的家伙。

他们沉默寡言,除了默默修炼,很少说话。但是每当看到他们睁开眼睛,浮现的那抹狂热,阿秀总是会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这股无形的压力让他的内心,总是不自主地战栗。

如此疯狂地修炼,再普通的天赋,也能够拥有不俗的实力。而当这一百万成长起来,那该是多么可怕!

而且,他们还有一位,更加可怕的首领……

阿秀的目光,投向正中心,那个被剑光层层包裹的身影。

惨嚎不绝于耳,但是阿秀脸上却没有半点嘲讽之色,反而是佩服。时至今日,他才真正服气,败在这样的人手上,一点都不耻辱。

“老师,剑涡淬魂法会持续多久?”阿秀忍不住问。

“很难说。”阿德里安的目光也落在唐天身上:“但是最短,也要一个月的时间。”

一个月……

阿秀的眼睛一下子瞪圆,这样的酷刑,竟然要持续一个月的时间,这家伙承受得住么……

阿德里安瞥了一眼,便收回目光:“干好我们自己的事吧。40%的星力浓度,这已经黄道级别星座的水平了,一个月的时间,如果没有点成果出来,那就有点丢人了。”

阿秀一愣,但是却不由点头:“老师说得是。”

如何教学生,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不同的学生,有着不同的特长,好的老师,都会因材施教。

阿德里安的经验很丰富,当他得知自己要培养一百万人时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从这些豺狼武者中,挑选老师。

这很方便,只需要挑选那些有威信的长老便可以。

根本不需要担心他们不听从命令,这些豺狼武者的服从性,简直好到阿德里安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。你让他们做什么,他们便毫不打折扣地做,从来不问为什么。

若是在平时,阿德里安还会嫌这样的学员过于呆板,但是面对如此大的数量,如此短的时间,他心中充满庆幸。

他准备了几项简单的测试,然后把这些豺狼武者,分成几大类型,然后分别制订不同的修炼计划。

这些豺狼武者中,到底能出多少强者多少圣阶,他没有半点把握。

但是把这些豺狼武者的水平,提高两阶,他却是有着十足的把握。他没有半点骄傲,只要稍有教学经验的人便可以做到这一点,这些豺狼人太坚忍太刻苦了。他能做到的,就是把这个时间缩短。

整体提升两阶的话……

阿德里安自己都感到窒息,他仿佛看到一股令人战栗的狼潮,席卷天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