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四十五节 龙守静

第四百四十五节 龙守静

龙守静看着远处的王宫,不自主停下脚步。

他不第一次来到大熊座的王宫,眼前的王宫,比他上次来时残破许多,但是却没有半点颓废没落气象。

空气中星力活泼而充满生机,因为是王城,星力要比其他地方的浓度高许多。

“星力浓度多少?”龙守静头也不回地问。

他身边一名护卫的眼睛亮起濛濛光芒,一个数字在他的视野亮起,很快光芒消失不见,他躬身答道:“回殿下,星力浓度14%。”

龙守静轻叹一声,他的脸色苍白,神情郁郁,体形有些孱弱,仿佛风一吹就倒。

他身边一位穿着绿衫的少女忍不住道:“守静哥哥,我们真的没有机会吗?”

龙守静摇头,望着远处大熊王宫,神色带着淡淡忧伤:“没有了。撼山兵团落败,我们就失去最后的机会。”

“如果我们加入光明武会呢?”少女不甘心道。

“那我们失去的会更多,它更贪婪。”龙守静摸了摸少女的脑袋。

少女只有十三四岁,活泼可爱,脸蛋就像个红润的苹果,她喜欢孩子气地甩动脸庞,苹果脸绽放着灿烂的笑容,整齐的短发在空中飞舞飘扬。

但是少女此时,也似乎感受到龙守静的感伤,扁着小嘴巴,一脸难过。

她恨恨道:“哼,陛下他们也太无能了!竟然在这个时候退缩!幸好有守静哥哥!”

龙守静身边的护卫也个个露出愤慨之色。天龙座遇到前所未有的危险,众人束手无策,守静殿下主动出来想办法,没想到,天龙王顺水推舟,竟然直接主动让出王位,而前面三位继承者们更是不堪,一个连夜逃跑,两个装病。

最终所有的责任,落在排位第四位的守静殿下。

这些护卫都是天龙座最精锐的武者,天龙王和几位继承者如此不堪的表现,让他们感到羞辱。若不是他们早已经在天龙座落地生根,家族繁衍,若不是守静殿下的表现,让他们感到一丝安慰,他们早就离开天龙座。

梁峰饶有兴趣地看着龙守静,本来这次没有他什么事,但是那天的想法在他脑海中萦绕不散。四座合一的大熊座,有足够的资格成为一方豪强,梁峰便不自暗地里动了心思。在后来与兵的接触,以及近距离地观察两支兵团,他心中愈发笃定。

便是他认为人数庞大的机关兵团,在兵的调教下,实力在不断地进步。

拥有如此厉害的武将,还有两支如此出色的兵团,大熊座前途不可限量。这个判断顿时让他变得主动起来,他虽然是圣阶,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。这场战争短期内是绝对不会结束的,只会愈演愈烈,最终把整个天路都卷入其中。他虽然强如圣阶,在这样的乱世之中,命亦如草芥。

他熟谙历史,当每一个乱世来临的时候,圣阶便会呈现井喷之势。

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磨砺武者,没有什么比战争能让武者更快地成长。战争会让武者越来越厉害,也会让兵团越来越庞大。

更何况,他并非孤家寡人,他有自己的家人,有自己的弟子。

任何一个新兴的势力,对人才的渴望,往往要比那些稳定的势力更加强烈。

梁峰决定跟随龙守静同行,龙守静这些天的表现,也让他在心中暗自点头。

危险之际,方看出一个人究竟如何。

平日里,前三位继承者,是何等的风流倜傥,何等耀眼,守静殿下却一直没有任何存在感,若不是他这次主动建言加入大熊座,大家都忘了还有他这样一位继承人。

接收了烂摊子之后,守静殿下立即安定人心,亲自拜访对方兵团主将,之后又是日夜兼程,前往大熊王宫。

他们目睹守静殿下的努力,心中暗自敬佩不已。

龙守静听到少女的话,轻轻一笑,揉了揉她的脑袋,道:“小橘子,不要难过,我们现在其实也挺不错的。天龙王不好做,傀儡还是很好做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小橘子急道。

“我们失败了。”龙守静看着小橘子,神色平静:“失败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这样的代价,已经很轻了哩。”

他蹲下来,微微一笑,拍拍小橘子的肩膀:“而且,就是回到以前的生活嘛,安安静静多好。”

他站直身体,率先走在前面:“走吧,让我们去见见,传说中那位神一样的少年!”

大熊王宫。

唐天焦头烂额。

“仙武使者,请求拜访主上!”

“天鹰座使者,送来请柬……”

“主上,大熊座粮食价格暴涨,有很多商户都关闭店铺。”

“主上,各处星门周围出现大量不明人物。”

……

唐天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快炸掉,所有的属下都看着他。这些属下,都是最先抵达的一批豺狼武者,他们自觉担负起唐天身边的各项事务。

然后各项事务,就像百溪归海般,到了唐天面前。

唐天傻眼了,神一样的少年,可从来不会这些……

鹤迟迟未归,兵驻扎在天龙座,就连火玛尔,也在豺狼座,唐天愕然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哦,还有一个。

“小旭旭,有什么办法?”唐天一脸期待地问。

凌旭转过脸,一脸笃定:“很简单啊。”

唐天大喜过望:“怎么办怎么办?”

凌旭一脸理所当然扬起手中银枪:“统统一枪扎死!”

唐天:“……”

果然自己还是比小旭旭要聪明一点,唐天在心里默默泪流满面。

“主上,天龙座使团求见。”

天龙座……唐天脑海中蹦出的是兵的那张单子。

三千亿星币,八阶撼山兽十只,黄金秘宝两件,无双卡十张,魂芯龙晶矿四百吨!

土豪!

这样的土豪,岂能慢待?唔,自己要想办法再搜刮一些出来……

“快请快请!”唐天脸上堆起笑容,那些烦恼暂时被他丢到一边。

“天龙座龙守静见过陛下!”

龙守静恭恭敬敬地行礼。

“你叫我唐天就行了。”唐天对于“陛下”这个称呼,非常不感冒,他下上打量着龙守静。难怪叫手巾,看上去风一吹就会飞掉吧……咦,这什么手巾的气质,倒是和小鹤子有点像……唔,长得这样的人,好像都比较聪明……

龙守静也在暗中打量唐天。

神一样少年的名声,如今可是如日中天。唐天身上有太多的奇迹,他就像一个个奇迹组成的谜团。

龙守静第一反应就是,好年轻!能称为“少年”那肯定年龄不大,但是亲眼见到面前的唐天只不过十七八,就像普普通通的学生,他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。

他性子淡泊,不喜欢争权夺利,但是对自己的才华,他内心是相当自负的。但是看到面前年轻得过份的唐天,他精神不由一阵恍惚。

他再怎么自负,也绝对不可能在唐天这般年纪,创下偌大的基业!

那时的自己,还在学院的哪个角落里风花雪月吧……

受到冲击的不仅仅是龙守静,和他同行的梁峰,看向唐天的目光,就像见鬼一般。身为圣阶,梁峰在天龙座的地位超然,无数年轻天才,挤破脑袋想进他的剑园。他见过无数天才,但是没有一名天才,能够与面前的变态,相提并论。

他是圣阶,目光何等老辣锐利,在他眼中,呈现的是一副可怕的景象。

整个大熊座的星力,涌入唐天的身体,再从他的身体涌出,散入天地。

唐天赫然成为大熊座星力的中心!

任何一名圣阶,看到眼前这般景象,都会感到由衷的恐惧。星力的流动并不快,相反,非常缓慢,一般的武者甚至无法察觉。但是,它们的数量,实在太惊人,哪怕缓缓的流动,那般景象依然惊人。

自己踏入王宫一刹那的错觉,并非错觉!

他藏在袖子里的手掌多了一块硬币大小的银盘,片刻后,他低头瞥了一眼,眼中闪过一抹光芒。

27%!

王宫内的星力浓度,竟然达到惊人的27%!

这个数值,已经达到赤道十殿的标准。

在极地五域,星力浓度达到27%的地方,从未有过,而且梁峰敏锐地感觉到,这个浓度还在继续上升。

当然,这并不是真正让他惊讶的,以他圣阶的实力,便是强如黄道十二宫,也会把他奉上座上客。只不过,对他现在而言,提高星力浓度对他没有实质性的帮助。

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从来没有听到过,任何一件圣宝,会如此帮助他的拥有者。

始熊荒骨……

它究竟在唐天身上寄托着怎么样的期盼啊。

忽然,他想到一件事,身躯不禁一震。

难道……大熊座湮灭的传承,是在始熊荒骨内?

就在此时,忽然他听到唐天笑咪咪的声音。

“手巾啊,如果市场粮价高涨,很多商铺关门怎么办?”

一旁的凌旭如同察觉到危险炸毛的猫,蓦地瞪大眼睛,屁股刷刷朝一旁移开老远。每当神经唐用这样的话调说话,总会有人倒霉。

怔然失神的龙守静下意识道:“有人囤积居奇,需要震慑宵小,再逐步建立完善的市场。”

果然是……聪明的手巾!

唐天脸上笑得像朵花,腆着脸道:“手巾,帮我一个忙怎么样?”

龙守静清醒过来,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,但是只有硬着头皮道:“陛下请讲,只怕守静能力……”

“我就知道手巾是个痛快的手巾!”唐天毫不犹豫打断龙守静,转过脸对围了一圈的豺狼武者道:“喏,你们有什么问题,全都问他!”

一脸茫然的龙守静,被潮水般的武者包围起来。

大殿门口,分明是唐天落荒而逃的背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