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四十四节 豺狼大迁移

第四百四十四节 豺狼大迁移

外面的议论纷纷,唐天等人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,大家都忙得天昏地暗。

大熊座的星力浓度已经上升到13%,这样的星力浓度,让大熊座虽然遭受重创,却依然生机勃勃。

大熊座燕永烈时代的武者,几乎倾巢而出。而那些贵族世家,也纷纷投身于猎户座之中。剩下的大多是一些战斗力不高的生活武者,他们的虽然境界不低,但是修炼的武技,并非是战斗武技,而是为了生产生活所用。

他们更精通于如何处理食材,如何烹制佳肴,如何配制美酒,在战场上的战斗力,几乎为零。

战斗,素来是极其专业而且需要长期磨砺才能领悟的技能。

这些人对于唐天的入主,非常不喜,表现出相当排斥的态度。

鹤很快就发现,他无人可用。

面对这样的情况,鹤建议唐天从豺狼座迁移武者前来。唐天一想也是啊,这些大熊座本土武者不喜欢他,不喜欢就不喜欢,没有人?豺狼座还缺人吗?

13%的能量浓度啊,这是豺狼座连想都不想的能量浓度,豺狼武者挤破了头也想来呢。

二话不说,唐天便答应了,当然这件事自然丢给了鹤。

鹤随即把这个命令下达到火玛尔手上,考虑到大熊座的承受能力,他给了一百万的名额。

火玛尔等人接到这项命令时,眼睛一下子绿了,13%的星力浓度,而且还在上升!豺狼座的星力浓度多少?1%!

豺狼座全都沸腾了。

狼王陛下简直太厉害了,一出手就是这么肥美富饶之地,而且没有忘记穷困潦倒的他们。

13%的星力浓度啊,那就是泡在星力里面洗澡啊,这样的地方,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象。便是像火玛尔这样出去闯荡过的武者,都不禁怦然心动。

像大熊座这样的星座,定居的条件是十分苛刻的。除了本土武者,其他的外地武者想留在这里,每个月都必须缴纳高额的所谓“星力使用费”。这笔费用,对于穷困的豺狼武者来说,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现在他们突然被告知,可以进入大熊座定居,就像被一个巨大的馅饼砸晕了。

整个豺狼座,大大小小的部落轰然汇集到火玛尔处。这群老家伙们个个神情激动,唾沫横飞,吵得不可开交。

火玛尔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局面,后来不知道是谁喊了句比武,按成绩来分名额。

一场轰轰烈烈的豺狼座大比武就这么拉开序幕。

鹤给的期限很短,火玛尔忙得不可开交,但是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。当比武落下序幕,人选终于敲定。

看着面前浩浩荡荡的人群,火玛尔忽然鼻子一酸,眼眶泛红。

豺狼座不知道多少年了,永远是天路最贫困,最贫瘠的所在,这里的武者过着食不裹腹的生活,他们的生命,短暂得惊人。他们脸上,永远是残酷和冷漠,他们就是一群饿狼,不仅要天地斗,还要和自己的同类厮杀。

他们是天路最廉价的炮灰,他们死亡的尊严,仅仅只值几百星币。

面前一张张脸庞,洋溢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和期盼,那眼中的光芒,唤作希望。

她脸上绽放由衷的笑容,忽然她想到和少年几人的第一次相遇,想到豺狼人的命运,被那么一次相遇改变,自己真是幸运呢。

各部落在进行出发前最后的动员,那些德高望重的长老们,此时个个扯着喉咙,在自己的族人面前喷着口水沫子。

温文尔雅的冰狼部落大长老语重心长:“这样的机遇,在豺狼座,从来没有过!你们每一个人,都是最幸运的人!但是,我希望你们,不要忘了自己身上的使命。你们在大熊座的表现,直接关系到,部落今后的兴衰,直接关系到狼王大人,对我们豺狼族感观……”

……

脾气暴躁的炎狼部落长老咆哮:“皮都给我绷紧点,老子把丑话说在前面,你们去大熊座,不是享福的,是吃苦的!你们要比在这里更拼命!这样的机会,以后还有没有,谁都不知道!谁要是拖后腿,我打断他的腿……”

……

yin险狡诈的黑狼部落大长老不动声色道:“大熊座那群傻缺,果然蠢得没有边际。这个时候还敢给脸色给主上看,呵呵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“什么机会啊?长老!”下面有人喊。

“我们把他们踢出局的机会。”黑狼大长狼嘿然道:“你们想想,那帮傻缺在一边冷眼旁观,你们呢,表现得非常好,很努力很勤奋,不怕死,狼王一看,哎呀,还是豺狼族靠得住!然后呢?狼王陛下一想,才这么点人,不够!那个时候,你们的兄弟姐妹,机会就来了!”

很多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,豺狼人的家庭往往都是大家庭,谁没兄弟姐妹?而且最近随着仙女商盟不断地运输食物进入豺狼座,物价下降了许多,大家的生活改善不少。豺狼人强大的繁衍能力立即体现出来,许多人在这两年又多了弟弟妹妹。

“知道该怎么做了吗?”黑狼大长老冷冷道:“要用我们的奋发进步,衬托出那帮傻缺的无能和懒散!”

“呜!”少年们激昂无比。

……

“出发!”

庞大的队伍,如同一股洪流,朝着希望的方向,轰然前进。

阿德里安神色复杂看着面前的牢房。

唐天竟然让他去审问俘虏……

阿德里安觉得自己也算是见过世面、机智百出的老江湖,但是他发现,他始终跟不上唐天的思路和节奏。混到唐天身边伪装帮手,被抓成俘虏,成了俘虏就俘虏吧,现在又让他来审新俘虏……

这家伙的脑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

yin谋不是这样玩的好吗?你要收服我应该折节相交,再不济也来句,给先生松绑啊!我是俘虏啊,你怎么可以这样理直气壮让我去审讯的俘虏?

阿德里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。

他仰头望天出神,半晌之后,低头默默朝牢房走去。

一个小时后,他从牢房里出来。

大熊座残破不堪的王宫,唐天几人在对着族盟的几名魂将研究。看着场内凌旭一人,面对四名魂将,场面火爆。

“有点意思。”唐天就像看到什么好玩的事情,两眼放光:“战斗力很强,完全不像一般的魂将那么呆,很灵活,有杀气。”

“嗯,从战斗力来说,非常强。它们对战斗有着本能的反应,戾气极重。”鹤脸上毫不掩饰浓浓厌恶。

“轮到我去试试了!”唐天跃跃yu试。

“猎人先生来了。”鹤瞥见走过来的身影,提醒唐天。

“咦,他来干嘛?”唐天一脸诧异。

鹤看到阿德里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脚步一滞,有些无奈地提醒道:“你不是让他去审王夜了吗?”

“哦哦哦,想起来了!”唐天一拍脑门,得意洋洋道:“我觉得他虽然没有我聪明,但是应该对付王夜还是凑和的。”

鹤:“……”

他注意到阿德里安的脚步又是一滞,心中顿时对其无比同情。

阿德里安面无表情走过来。

善良的鹤主动道:“不知猎人先生有什么收获?”

阿德里安面无表情道:“这次针对大熊座的行动,主导者,叫做司马笑。司马笑是族盟最年轻的实权长老,行事风格诡异难测,在族盟有着极强的影响力。这些魂将,被称为盟将。盟将很早就出现,但是族盟在上面并不够专注,直到司马笑在暗中力推,他们终于研究出,连续吞噬的方法。盟将的实力,才大幅度上升。”

鹤有些意外:“难道族盟对大熊座有企图?”

阿德里安面无表情道:“似乎并不完全是,王夜接到的命令,有相当多的内容,是针对你们。比如,搜集你们的情报,观察你们的兵团的实力。王夜另一个任务,是对天龙座的渗透。但是从目前来看,他们并没有夺占天龙座的企图,包括大熊座亦是如此。这一点很奇怪,族盟到现在为止,都由一些小家族组成,他们的生存环境并不好。一个更高阶的星座,对他们来说,意义重大。”

“难道他们已经有了新的目标?”鹤有些动容。

“暂时不知道。”阿德里安道:“这些盟将,并非族盟最强大的盟将。”

忽然,鹤手腕上的【角音】微微轻轻颤动,【角音】由许多三角形构成,是三角座常见的秘宝,用于长距离的联络。

火玛尔他们动身了,自己要准备一下,这么多人的安顿,可是相当复杂的事情。

鹤站了起来,向阿德里安点头示意:“在下有事,先行一步。”

说完腾空而起,如同一只潇洒的大黑鹤,消人不见。

早就按捺不住的唐天嗷呜一声,冲入场内,从凌旭手上抢来两名盟将,开始拼杀起来。

寒风卷起一片树叶,从阿德里安身边吹过,他傻眼了。

他面前空荡荡没有一个人。

没有人来押他去牢房,没有人对他的审讯结果有任何反应,没有人告诉他接下来是死是活,没有人告诉他接下来做什么。

他就像被遗忘一般。

没有人理他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哈哈,明天在微信平台推送小城堡的萌照哦,有兴趣的小伙伴们一起来玩耍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