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437、438、439 【三合一】

437、438、439 【三合一】

龙竹的皮肤白晳,双目狭长,眼尾向上微挑,长发披肩,虽然是男子身,却颇有几分妩媚的味道。因为这一点,他受很多女子的垂青。

龙姓,在天龙座,是大姓,天龙座的高层,几乎百分之七十,都姓龙。龙竹的出身高贵,他的祖父,是当年天龙座的两位圣阶之一。但是他从小就对修炼没有多大的兴趣,反而留连烟花柳巷,整天不务正业。

当时很多人都在叹息,圣阶之孙,竟然如此堕落,无药可救。

其父没有办法,便一横心,把他送入兵团,想让他吃几年苦头。没想到,几年之后,他回归家中,却如同换了一个人,气度非凡。他父亲惊喜之余,便开始暗中运作,想把他推到一个要职。

而恰在此时,撼山兵团的原兵团长身患怪病,不得不选拔新任兵团长。龙竹连败几位候选人,一跃成为天龙座最强兵团的统帅。

龙竹谈吐不凡,人情练达,深得天龙王的喜爱,而他风流不羁的性情,更是让他在高层得到颇多赞誉。

龙竹手段极其厉害,很快就把撼山兵团经营得有如铁桶一般。

他注视着远处,心思飞扬。他毕竟年纪轻,资历浅,统率天龙座最强兵团,一直以来,争议不断。他迫切需要一场胜利,在坐稳自己的位子。

大熊座之变,不过几日之间,天龙座上下,面对如此剧变,一时茫然。极地五域,若论战力,大熊座最强。以综合实力来论,仙王座和仙后座合并成的仙武,是当之无愧的第一。而小熊座和天龙座,则要差得一大截。

就在天龙座上下茫然无措时,龙竹却得到大量的内幕消息,燕永烈已死、屠青受阻……

龙竹立即意识到,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。

大熊座精锐尽出,如今本土空虚,倘若能趁虚而入,有相当大的可能,一举拿下大熊座。哪怕不能吞掉整个大熊座,占下几个星球,那也是莫大的功绩。

更何况,自己还有强大的盟友!

“那些小杂鱼,就有劳王先生。”龙竹微微一躬,一脸笑意中年人示意。

“没问题。”中年人爽快道。

王先生心中冷笑,龙竹野心勃勃,不甘寂寞,若非如此,又岂能说动它?而且龙竹此人看似洒然,其实心中算计极多,这样的人,若不让他看看己方的实力,如何会服气?

若是能收服此人,对主上的帮助极大。龙竹此人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,未来前途,不可限量。运作得好,未必不能成为天龙王。

王先生朝身边几名武者下令:“去,把那些碍事的家伙,都清理掉。”

“是!”几名武者应命,接着跳了下去。

龙竹身边的几名护卫露出不屑之色,这几名武者跳下去的轻功实力,一看就不怎么样。他们实在无法理解大人,怎么理会这些人。

王先生神色平静,他见过太多这样的表情,早就习惯了。

他很期待呆会这些人的神情,会是一副怎么样的光景。

司马家。

秋之君禀报道:“撼山兵团已经进入大熊座,他们很快就会和唐天他们遇上。”

“可惜不能亲眼目睹这一战,真让人遗憾。”司马笑脸上有些遗憾,手指飞快地从点心上掠过,点心如同雨点般向他的嘴里飞去。

“王夜对龙竹此人的评价是,有城府深,精算计,野心极大。”秋之君看了一眼司马笑:“这样的人,就算归顺,只怕也是两面三刀。”

司马笑嗤地笑了一声:“难道你还指望他忠心耿耿?他野心越大越好,野心越大,才越敢有所动作。又有能力野心又大,那再好不过。我可以扶持他作天龙王啊,控制?我压根就没有想过,控制极地五域。那样的穷酸破地方,让我去我都懒得去。”

“这样说来,你的目标,便只有可能是唐天!”秋之君有些意外:“说起来,我一直很奇怪。唐天和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冲突,井水不犯河水,我不明白为何你一直很注意他们,甚至忌惮他们。”

司马笑停了下来,把到嘴边的点心重新放回碟子内,神情认真道:“因为我很看好他们。”

“很看好?”秋之君讶然:“豺狼座不过南天四十二宿最没落的星座之一,哪怕仙女座,也不过是北天星座。这么一点小势力,我实在看不出来,唐天什么地方值得你如此忌惮和看好。”

司马笑皱起眉头,过了片刻:“其实我也并不明白为什么,但是,每次我看到唐天,或者听到唐天的消息,都会觉得,这个人以后会对我构成威胁。”

这个说法,让秋之君更加惊讶:“唐天的实力不错,潜力巨大,是一名出色的武者,这一点,我也承认。但是你居然把他视作自己的对手,我就有些无法理解了。”

秋之君接着道:“以你的性格,既然已经把他视作对手,那你一定会事先埋下伏笔。我明白了,龙竹就是你给唐天准备的敌人么?”

“果然不愧是师兄!”司马笑脸上露出阳光般的无邪笑容:“既然我感觉到威胁,我一定会正视这股威胁。危险总是要扼杀在摇篮中,才是最好的。如果他死了,那就一了百了。”

“如果他赢了呢?”秋之君忽然道。

“那他就是众矢之的。”司马笑若无其事地拈起一块点头,送到嘴里:“龙竹占了大熊座,他能不能守住,都很难说。而如果唐天占领了大熊座,那周围该有多少人眼红啊。这么一大块肉,谁不想分一杯羹呢?”

“你的手段,有些太阴沉。”秋之君皱起眉头。

司马笑嘻嘻道:“错了,我不是阴沉,而是不择手段。只要可以胜利,需要光明正大,我就会光明正大。而且,我对唐天手上的魂将很感兴趣,如果我们能够造出更厉害的魂武将,那就厉害了。”

“这次盟里例行的长老会你打算参加吗?”秋之君问。

“去干嘛?”司马笑不以为然道:“两个老顽固,谈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浪费时间。哦,他们太老了,老得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。人老没关系,但是人老还固执,那就是蠢。再说,我不喜欢没有进取心的人。”

秋之君听明白两位长老的命运,他忽然道:“十二席,你已经得到九席的支持,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没有夺走盟主的位子。”

司马笑拼命往嘴里塞着点心,头也不抬道:“那个位子有什么好?一个傀儡而已,我一点都不想要。就像司马家的家主,我也一点都不想要,让一房去做嘛。现在这样就很好啊,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没人敢反对你,还有人给你当挡箭牌,这样的好事,到nǎ里去找?”

秋之君忽然道:“你觉得龙竹和唐天,谁会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司马笑摇头:“不过王夜带走最新的魂将哦,我很好奇,这些魂将的表现。”

秋之君有些意外:“不是技术还没有成熟么?”

“就是不成熟,才要去实战检验一下嘛。”司马笑停了下来,有些不满道:“我们之前浪费了太多的时间。好不容易发展出一种独到的战法,结果整天勾心斗角,把时间都浪费在内耗上。如果我们当年,就把精力放在研究更厉害的魂将上,我们不知道要强大多少!”

“你觉得你这条路真的走得通?魂将强而武者弱,从来就没有好下场。”秋之君是传统武者,对于魂将谈不上排斥,也没有多少喜欢。而族盟以魂将为主的道路,在他看来,已经是走上歪路。

“谁知道呢。”司马笑看着师兄,微微一笑:“但是,总是值得冒险的。这是族盟崛起的唯一的机会,比武技秘宝,我们不是光明武会的对手。比兵团,我们不是狮子座的对手。比血脉,我们不是黑魂对手。我们总需要一些自己的东西,才能够变得更强大。这条路虽然前途未知,但是起码是现在看起来,最有可能的一条路。”

“其实你就不想屈居人下吧,哪怕是光明武会、黑魂、狮子座这样强大的存在,你也不愿意低头。”秋之君淡淡道:“老师说你的性格才是真正的骄傲,果然没有说错。”

司马笑笑眯眯道:“人总是需要有点追求。”

龙竹的撼山兵团出人意料地停了下来,四名武者从队伍中冲出,朝王宫飞去。

但是半路里,却被人拦住。

“总算没有来太晚。”梁秋松一口气,他脸颊上有一道血痕,神色沉静。

他们四人遇到了两名王熊武者的阻击,费尽力气,才取得胜利,四人都不同程度受了小伤。

“哈哈哈哈!来得早不如来得巧!一来就有架打,真爽!”阿莫里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,咧嘴而笑,他身上的衣服,破烂不堪。

韩冰凝扶剑而立,一言不发,她转过脸,瞥了一眼远处的光柱,便收回目光。

司马香山抱着双臂,像一团雾气般飘浮在空中,给人阴森森的感觉。

高处的龙竹轻咦一声,转脸对王夜笑道:“没想到,人数刚好。”

他忽然对身旁的武者淡淡道:“停止前进,让出战场,让大伙好好欣赏一下这场龙争虎斗。”

王夜哈哈大笑:“大龙有此豪情,看来成竹在胸,小弟自然奉陪!”

“好!”龙竹抚掌而笑:“此景此战,我等旁观,自当助兴。李古,让儿郎们,给勇士以壮声势。”

王夜身旁一名神情剽悍的武者应命:“是!”

他飞出亭子,真力激荡,厉声道:“奉将军令,全军都有,以助豪兴!”

五百只撼山蜥有节奏地拍地面,如敲重鼓。

轰!轰!轰!

王夜只觉脚下地动山摇,天旋地转,大惊失色,身体险些飞出去,耳畔响起整齐的震天怒吼。

“战!战!战!”

怒吼声和地面震颤的闷音,混在一起,王夜只觉得如同置身一片怒涛之中,不由心中骇然。他的目光扫过龙竹等人,这群人个个脸上都露出亢奋和凶悍之色。

王夜脑海中不自主跳出四个字“骄兵悍将”!

这龙竹果然有几分水平,这撼山兵团,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强。

龙竹眼角余光早就把王夜神情变化尽收眼底,心中一哂,不过,当他发现对峙的八名武者,却没有受到任何惊吓,不由有些意外。一般的武者,面对兵团突然爆发的气势,根本无法从容以对。

王夜身边的四名武者,看上去实力不堪,但是竟然相当镇定。

看来,族盟的实力,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强……

而这突然半路杀来的四人,也很淡然啊。

有趣,说不定真是一场龙争虎斗……

龙竹正思忖间,忽然,地面颤抖。

龙竹反应极快,沉声道:“全军右转,保持戒备,有兵团靠近!”

话音未落,右侧的地平线,忽然升起一抹青铜色。地面的颤抖愈发剧liè,轰隆闷响就云层里的雷声,滚滚而来。龙竹脸色微变,他对这声音太熟悉,这就是重型兵团在急速前进时的声音。

从nǎ里冒出来的重型兵团?

唐天麾下,不是只有一支豺狼兵团吗?怎么会有一支重型兵团?

龙竹和王夜面面相觑。

阿伦努力地控制着体内的真力。这几天日夜兼程地急行军,一开始大家的体力消耗都非常之快,但是好在大家平日里的训练没有水份,很快大家就找到节奏,变得游刃有余起来。

阿伦到现在,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。只是在兵大人的命令下,不断前进,前进,再前进。他们沿途没有遭遇任何敌人,这和大家之前预料的完全不一样。

或许是一次远途拉练?

很多人都在心里暗自嘀咕。

阿伦没有那么多的想法,对他来说,服从命令才是最重要的。

忽然,前方的哨官嘶声高喊:“准备战斗!前方发现敌人!”

阿伦一个激灵,体内的鲜血一下子直冲脑门,要战斗了吗?

顿时周围一片混乱,班长们的怒吼,顿时炸开,充斥在整支队伍。

“打起精神,咱们班绝对不能丢,谁要在这个时掉链子,回去之后,大家一起收拾他!”

“注意你的位置!”

“稳住稳住!”

“放松放松,不要紧张,和平时一样……”

乱哄哄的一片,对于这群新兵来说,当他们真正遇到敌人,永远不要指望他们能做到像平时训练一样。

兵一声不吭,他就像没有看见自己队伍的混乱一样,依然前进。

龙竹经历最初的惊讶,很快便镇定下来,看着对方队伍的混乱,不由一笑:“原来是一群菜鸟,刚才那声势,真是吓人啊。”

周围的武者全都放松下来,发出一阵哄笑。

刚才这支机关兵团的混乱,他们尽收眼底。在战场上,新兵和老兵之间的差距,就是生死的差别。哪怕平时训练再有素的新兵,到了战场,能发挥到一半的实力,就已经相当不错。

撼山兵团是天龙座最强兵团,每个人都是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,他们看到这么一个新兵兵团,就像看到一个大笑话,一片哄然。

“哟,他们开始向我们冲锋了哎!”一名武将就像发现了新大陆,兴奋道。

“哈哈哈哈,这么远就开始冲锋,真是蠢到家了!”

“这明明是蠢到不要命!!”

……

龙竹脸上也不由莞尔,对方的冲锋实在太业余。对于任何一支兵团来说,冲锋都是最主要的战斗手段之一,因此冲锋的训练,往往是日常训练内容。

发起冲锋有着诸多的讲究,比如一往无前的士气,比如高速的冲击能够更加有利于撕开对方的阵形,而这些的关键,便是距离。距离过长,长途的奔跑,会消耗过多的体力真力,会让兵团的速度变慢,士气逐渐下滑,而让冲锋变得缺乏冲击力。

所以,当龙竹等人,看到对方在大老远的地方,便乱哄哄地开始冲锋,才会如此轰然大笑。

如此长的距离,等对方冲过来,早就疲乏无力,任人宰割了!

对方的武将,究竟有多业余啊!

一时间,大家心头最后一丝阴霾也消散而去,个个摩拳擦掌,等着对方冲到他们面前,他们给对方迎头痛击。

兵一声不吭,驾着天空虎,冲在最前方。

身后的队伍,经历最初的混乱,开始变得严整起来。毕竟平日的训练,是非常的严苛,而且这些学员都是百里挑一,素质相当出众。

但是落在龙竹他们眼中,却依然让人忍俊不禁。

“对方武将太厉害了!你瞧,要按正常冲锋,哎哟,这队伍还乱成粥呢?怎么办,那就拉长距离呗,好吧,两里的冲锋距离,咱来四里,哟,有点短,那咱来六里,跑了四里,总能把队伍给整齐了吧……”

龙竹手下一名武将绘声绘色地比划着,众人无不哄然大笑。

龙竹也笑了,他拍了拍手掌:“好了,我看对方这冲锋,起码还得两分钟才能冲到咱们跟前。”

众人更是大笑,有些人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“不过呢,我觉得我们要好好给他们上一课,让他们明白一下,什么叫冲锋。”

所有人连忙敛去脸上的笑意。

龙竹神情一肃:“准备冲锋!”

“是!”众人轰然应命。

命令第一时间传达下去,所有的撼山蜥全都伏低身体,昂起脑袋,它们背上的武者们,也全都神情肃然。

“全体准备!”

偌大的撼山兵团,竟然没有丁点声音。

王夜心中凛然,这撼山兵团的声名远没有暴熊兵团那么显,但是今日亲眼目睹,却发现撼山兵团的实力惊人。

“冲锋!”

一声令下,便听到轰地一声巨响,数百只撼山蜥的脚掌同时发力,汇成的闷音,让王夜胸口一闷。撼山蜥庞大无比的体形,动作都异常的敏捷,高速冲击之下,产生的冲击感无以伦比。而数百只撼山蜥同时全力狂奔的场面,震慑人心,就像一股无可抵挡的洪流。

置身其中,王夜觉得自己是何其渺小。他知道这是龙竹在向他炫耀武力,但是他依然为之震颤,他甚至相信。

这股洪流前方所有的一切,都会被彻底的碾碎!

双方的距离在迅速拉近,撼山蜥在疯狂地加速,当双方撞击的那一刻,撼山蜥的速度会加速到最大。

龙竹脸上浮现一丝狞笑,机关兵团又怎么样?在自己的撼山兵团面前,就像脆弱得像纸一样!

就在此时,忽然一股奇异的轰隆声,从另一个方向传来。

龙竹眼角一跳!

他连忙转脸向队伍的右侧望去,一只银光闪闪的兵团,仿佛从虚空中冲出来。

不好,有埋伏!

龙竹脸色大变,对方拙劣的冲锋,根本就是一个幌子,对方真正的杀招,就是埋伏在一侧的这支兵团。豺狼兵团!龙竹猛然间意识到,这支看上去银光闪闪的兵团,就是唐天麾下那支豺狼兵团!

自己怎么可能没有发现……

龙竹的目光落在那些银光闪闪的古怪战袍上,仙女战袍!那就是仙女战袍!一定是仙女战袍的作用……难道,仙女战袍的作用,竟然是隐身!

龙竹心中绝望,撼山蜥此时的速度已经提升起来,撼山蜥惊人的体形让它在冲锋时威不可挡,但是这注定了它另一个软肋,那就一旦提起速度,就几乎不可能转向!

好快!

豺狼兵团的速度,让龙竹大吃一惊。而且对方明显是训练有素的兵团,哪怕冲锋起来,队形依然严整得像尺子量过。

龙竹心中蓦地升起一股寒意,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冲锋战术,会是什么样,但是光这份军容,就让他明白,对方绝对很强。

“弃骑!”

龙竹嘶声怒吼,他的脸庞扭曲狰狞,早不见之前的风度。他就像濒临绝境的野兽,在发出最后的怒吼。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哪怕以前再危急的时候,大人也从来没有让他们放弃过撼山蜥。他们与身下的撼山蜥朝夕相处,感情极深,此时让他们弃骑,很多人不由出现一丝犹豫。

而且在很多人眼中,虽然中了埋伏,但是豺狼兵团不是重型兵团,虽然己方要付出一部分伤亡,但是足够厚的阵形、撼山蜥庞大的体形,都足以让对方的速度迟滞下来。而一旦对方的速度降下来,哪怕伤亡一半,他们都有信心,干掉单薄无比的豺狼兵团。

龙竹脸上不由浮现绝望之色。

就这么一丝犹豫,豺狼兵团便冲到撼山兵团五十米的距离之内。

唐一双目如电,精光暴涨,他手上的斩马刀扬起,面前的撼山兵团,没有让他有半点动容。撼山兵团的冲锋对于别人来说,或许有着极大的冲击力,但是对于唐一来说,他却根本没有放在眼里。

哪怕是正面冲锋,他亦没有半点惧意。

他的无双,就是冲锋!

他的冲锋,天下无双!

一旦他开始冲锋,撼山蜥也罢,其他兵团也罢,在他眼中,没有任何区别。

“杀!”

舌绽春雷,斩马刀轰然挥下。

“杀!”

豺狼兵团怒声怒吼,同时挥刀。无数刀芒如同雨点般,汇集在唐一身上。

一道巨大的光矛,从唐一手中挥出,如同一根烧红的铁签,划过厚厚的冻油脂。厚实的队形,如山一般的撼山蜥,被轻而易举从中一分为二。

重矛冲锋!

紧跟其后的,是三十根小一号的光矛,排成层层叠叠的扇形,没入一片混乱的撼山兵团之中。这些光矛犀利无比,毫不费力地洞穿撼山蜥的身体,往往穿透五六具撼山蜥,才崩碎消失。

龙竹手足冰凉。

他想到对方很强,但是没有想到,对方的冲锋竟然强到如此离谱的地步!

一个轻型兵团,竟然毫不费力,洞穿一个重型兵团!

这样违背常理的事情,活生生发生在他眼前。

但是此时他却顾不得其他,豺狼兵团全部穿透撼山兵团,他们必需完全调头、加速,才能够开始下一轮冲锋。

对龙竹来说,这是唯一的机会。

龙竹陡然厉喝:“冲,冲进机关兵团里!”

他的手下顿时反应过来,没错,只要冲进机关兵团里,双方混一起,对方顾忌友军,反而无法发挥出恐怖无比的冲锋威力。

砰砰砰!

前方一片混乱,龙竹蓦地抬头,眼中一片愕然,对方什么时候开始……加速!

在撼山兵团被半途杀出的豺狼兵团吸引心神的时候,兵忽然下令加速,这是从开战开始,他下达的第一个命令。

而经历了超长距离的冲锋,这群新兵的心态,已经逐渐调速过来,这次的加速就完成得勉强凑和。

兵从一开始,就没有把宝押在天武狼院的这群学员身上。在他眼中,这是一个绝佳的实战机会,更何况,他手上还有装备了仙女战袍的豺狼兵团这样的王牌,他有足够的底气。

兵担任了那么多年的首席教官,对于新兵的了解,远超乎其他武将。他很清楚,贸然把新兵丢入一场残酷ji烈的战斗,那是找死。如果和撼山兵团硬碰硬,哪怕有兵的统领,也依然会一败涂地。

兵费尽心机,做了种种安排,就是为了眼下的局面。

洞穿撼山兵团的豺狼兵团,已经脱离对方的战阵,而且在对方的战阵中,留下一段超过五十米的空白区域。也就是说,对方前后脱节。当初在冲击位置的选择上,兵也要求,在对方队伍的四分之一处,发起攻击。

也就是说,在这个短暂的时间内,整个机关兵团,只需要面对数量大约一百的敌人。

兵毫不犹豫率领机关兵团,陡然加速!

机关兵团轰然撞入对方的队伍。

机关魂甲的重量,比起撼山蜥,丝毫不轻,因此发起冲锋时的冲击力,极其惊人。这批学员虽然初经阵仗,但是个个血气方刚,个个爆发全力。

令人心头震颤的撞击声,同样的庞然大物,同样的势大力沉,双方如同两股洪流,狠狠撞在一起。

但是,双方的士气完全在不同的层面。

撼山兵团还未从刚才的突袭中回过神来,对面前的这支菜鸟兵团,也没有放在眼里。而兵率领的机关兵团,却没有太多的想法,这些少年们或者不够冷静老练,但是冲劲十足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拥有压倒性数量上的优势。

往往数架机关魂甲,同时冲向一头撼山蜥,这些热血冲脑的少年,有的甚至把平时修炼的武技都忘了,只是本能用上蛮力。

可是,架不住人数多。

在经历一个短暂的僵持,撼山蜥便一个接一个地轰然倒飞。撼山蜥小山一般庞大的身体,被撞得飞起的场面,充满震撼力。

这些被撞得飞起来的撼山蜥,砸进后面的队伍之中,又是一片混乱。

龙竹完全没有预料到眼前的场面,他手足冰冷,心中彻骨的寒意。如果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局,那对方的主将,实在太可怕了。

兵团一片混乱,撼山兵团经历过很多阵仗,但是没有一场阵仗,像今天这么惨烈这么诡异。

但是此时,龙竹已经没有退路,如果等豺狼兵团完成调头,那今天所有人都要倒在这里。

龙竹一跃而起,跳到自己那头八阶撼山蜥的头顶,猛地一拍撼山蜥,鼓荡真力,嘶声怒喝:“冲!向前冲!后退者死!”

周围的武将,看到披头散发,状若疯颠,冲在最前方的主将,眼睛顿时红了。

“冲!”

“拼了!”

……

所有人全都疯狂地催动撼山蜥向前冲,他们不顾地上挣扎哀嚎的队友和还未死透的撼山蜥,洪流践踏之下,全化作肉泥。

兵知道,真正的考验,现在才刚刚开始。

对方临死的反扑,只会比之前更加凶猛。

“小五!防守!”

兵冰冷的声音全队可闻,他几个闪身,抓住几名冲昏头脑的机关魂甲,扔回身后的队伍之中。

兵在这些学员之中的威信极重,虽然刚才的胜利刺激得大家热血直冲脑门,现在逐渐冷静下来。

而早就有所准备的小伍,率领一队机关魂甲,冲到最前方,牢牢站定。这些机关魂甲,和其他的机关魂甲都不相当,他们装备的是专门的防御性机关魂甲。小伍的性格非常沉着冷静,山崩于前也不变色,正是这样的性格,兵才让他统领专职防御的小队。

超过十米高的巨大青铜盾,上面犬牙交错的尖刺,极其骇人,就像一面带刺的青铜墙。而他们身旁,是半蹲着的替补人员,准备随时接应。而他们身后,有长达十五米的空白区域,半蹲着一队盾防机关魂甲,他们的任务,对付企图从空中跳入阵中的敌人。

极度收缩的防御阵,密不透风。

看到眼前的防线,龙竹当下便明白,这一步步都是对方精心布置的。

真是可怕的敌人!

但是此时,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,除了向前冲击,没有任何选择。

“杀!”

龙竹嘶声怒吼,一骑当先。身后的武者,不断地挥出一道道光芒,如同雨点般,没入龙竹的体内。

龙竹和他身下的撼山蜥,身上陡然亮起一个锥形光罩,锥形光罩直指前方,犹如攻城锥。

这才是他们真正冲锋,【撼山冲】!

轰!

双方毫无花巧地撞上。

正对龙竹的学员,在手上盾牌和对方光罩接触的瞬间,他就知道这股力量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。在被撞飞的瞬间,他拼命向上跳。

这是训练时教官拼命叮嘱的,优秀的盾防兵,并不是说他可以挡住所有的攻击,而是他总能作出正确的选择。

他的机关魂甲直接弹飞到空中,他心中一松,太好了,没有干扰到身后的防线。

龙竹势不可挡,硬生生洞穿五道防线,才被拦了下来。

然而,他已经失去了速度的优势,陷入阵中,岌岌可危。更糟糕的是,他撞出的缺口,被小五迅速的补上。

“三一班,上!”

兵没有出手,而是下令一个班,上去缠斗。陷入阵中的主将,就是掉入网中的野兽,再怎么挣扎,也不可能挣脱。

而且,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实战机会。

想要找到一个这样的强悍的武将来作陪练,可不容易。

看到龙竹在三一班的包围中左冲右突,兵神色平静。

他开始指挥学员们,开始切割对方的兵团。

以班级为单位,在兵的指挥下,不断地从防线中杀出,就像一把把刀,不断地插入撼山兵团之中,失去主将的撼山兵团,就这样逐渐地被切割、分隔。

自始至终,兵都显得很从容。

很快,撼山兵团被切割成数十块,他们疯狂地冲杀,想冲出包围圈,但是对方的人数太多,而且配合也逐渐默契许多,撼山兵团感觉束缚在他们周围的那根线,越来越紧。

豺狼兵团丝毫没有上前冲杀的意思,唐一的任务其实只有那一次冲锋。

他对大人的手段,也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难道大人,从一开始就打算用这支兵团来给天武狼院的这群少年们练手吗?

太可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