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三十六节 天龙来敌

第四百三十六节 天龙来敌

“这些人,真是难缠啊。”唐天咂吧着嘴,神情有些动容:“明知道会死,还这么努力,真的很厉害啊。”

其他两人脸上也露出一丝疲倦之色,却不约而同点头。

他们沿途遭遇无数阻击,那些实力低微的武者,就像潮水般向他们扑来,完全不顾生死。三人不断冲杀,才堪堪抵达王宫。

看着大熊王宫冲天而起的光柱,三人脸上齐齐浮现敬意。

“真是令人尊敬的英雄啊。”鹤注视着光柱,神情喃喃:“为了自己的星座,为了未来,把自己燃烧殆尽,而我们,却要去破坏他最后的燃烧,让人心情很复杂啊。”

凌旭摇头,沉声道:“他为了大熊座,不顾一切,舍弃所有,是真正的英雄。身为他的敌人,我们只有全力以赴,只有同样的不顾一切,才配得上这场胜利!这般英雄,因全力战斗而死,有遗憾,但不会有悔恨。”

三人神色庄重,这是对燕永烈的敬意。

“我来。”唐天沉声道,他体内的大熊座星力最为浓郁,大熊座对他也最为亲近。三人之中,只有他,才有可能中断大熊座的燃烧。

唐天伸出手掌,贴上光柱,他仿佛贴上火柱,炽热无比的热量,让他几乎下意识地想后退。但是他强自忍住,不仅如此,还硬生生把手掌,插入光柱之内。

他体内的星力,陡然激荡开来。

他仿佛置身于一片火海,他感觉异常熟悉,他仿佛看到王宫深处,那片火海之中,在不断燃烧的武魂。

武魂就像释放着惊人的战意,强烈的战意,这股战意甚至把它周围的火焰都扭曲。

“你输了。”唐天冲着那道被火焰包裹的武魂大声道:“你的战斗意志我很佩服,可是,一切都结束了!鲜血不应该为无意义的争斗而流,大熊座不应该如此毁灭。”

火焰包裹中的那个扭曲的身影,陡然定住。但是更加疯狂的战斗,轰然四溢。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你放弃燃烧。如果你不放弃,我就会和你战斗。”唐天一字一顿道:“我是不会让大熊座毁灭的,兵他们会做得比你更出色,虽然也许那个大熊座,已经不是你守卫的大熊座。”

唐天体内的星力,轰然旋转。

浓郁而澎湃的金色星力,化作一个金色的漩涡,疯狂地吸收周围的星力。

炽热的洪流,疯狂地涌入唐天的体内。

唐天浑身嗡地一震,他身上的衣服,飞灰烟灭,光柱一滞。

唐天凝神静气,这些燃烧的星力,就像失控的野兽。唐天的想法很简单,把这些星力吸入体内,用自己体内的星力把它们驯服、同化。大熊座的圣宝,不在他手上。唯一庆幸的是,他体内,可是容纳大熊座近三分之一的星力。

但是……真是痛苦啊……

刚才他只觉得置身于一片火海,但是现在,他觉得自己的体内,就是一个熊熊火炉。而他还要硬着头皮,努力地同化这些燃烧的星力。

凌旭和鹤守在周围,两人防止有人在这个时候冲击唐天。

唐天被汹涌有如火焰的星力包裹得严严实实,直入云霄的光柱,剧liè地颤抖,仿佛随时都可能崩坍。

“这个家伙,真是个怪胎。”凌旭此时也忍不住道:“这样撑都撑不爆!”

“嗯,神经唐的来历,很不简单。”鹤点点头:“我实想不出来,哪一种血脉,能够容纳大熊座三分之一的星力。只可惜,神经唐的母亲去世早,否则的话,就没有那么麻烦了。”

鹤说到这,心中不免有些感触。他想到自己,父亲早早的过世,给他留下极深的创伤,他的童年,笼罩在深深的孤寂和阴影之中。

而且,自己还有母亲……

鹤无法想象,唐天在母亲去世之后的生活。

鹤轻声道:“他能像现在这样,真是不容易。”

凌旭撇了撇嘴,嘴角勾起一丝不以为然的笑容:“不然呢?呼天抢地?每天哭哭啼啼?你们起码还有父母,我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,不过我也不想知道。”

鹤怔然。

凌旭的目光投向远处,桀骜的脸庞平静无波:“老师死的时候,我十一岁。我当时很难过,然后变成绝望和灰心。我想给老师报仇,却又知道自己做不到。我天赋平平,身体条件糟糕透顶,连让老师满yi都做不到,可是我的仇人,却是老师赞不绝口的天才。你心中充满仇恨,可你又偏偏知道,你修炼一百年,也不是仇人的对手。你甚至知道,连你的老师都不希望你为他去报仇,因为他知道,你不是仇人的对手。他不想你白白送死。那种绝望,比悲伤更可怕。”

“我告诉自己,我要离开这里,离开这里我才不会那么难过。我就那么走了,很茫然,不知道去nǎ里,就那么往前走。走着走着,我不记得我走了多久,也不知道我走到nǎ里。饿了就杀星魂兽,渴了就找水源,杀了不知道盗匪,顾家大长老遇到我的时候,还以为我是野人。”

“知道行尸走肉吗?那就是。”凌旭的嘴角扯了扯,想扯出一个笑容,却比哭还难看:“其实大长老对我蛮不错,我要什么给我什么。如果不是遇到神经唐,如果不是顾雪那件事做得太难看,我还是行尸走肉吧。”

鹤怔然看着凌旭。

“不过你说得没错,神经唐确实很厉害。如果不是他,我也不会这么快明白过来。”凌旭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:“哈,我终于明白过来!所有的绝望,都不是命运安排的,都是你自己所谓的理智告诉你的!你告诉自己,你的天赋平平永远追赶不上别人,你告诉自己,你有多悲惨多可怜。哈,那你就死吧,你就把自己埋葬吧。我不要!”

“我心中充满仇恨,我要报仇!哪怕我蠢得像猪,我爬也要爬到那个罪人面前!如果我注定要死,我也要死在那个罪人的枪下!无论如何,绝对不要自己把自己给埋了!”

鹤被凌旭的满脸狰狞震住。

凌旭恢复平静,转过脸,带着浓浓的自嘲:“这大概就是勇敢吧。我居然从一个神经病少年身上学到的,以前那么多年,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。”

鹤满脸震撼,良久不语。

凌旭挑了挑眉,一脸张狂:“嗯?是不是很厉害?心灵受到了洗礼吧!”

鹤欲言又止。

凌旭不耐烦道:“有什么就直说,婆婆妈妈烦不烦?”

“那个……我就真说了?”鹤满脸试探。

“说!”

“那个……这么绝望……小旭旭你的天赋到底差到什么地步?”鹤一脸同情。

凌旭满脸的张狂骤然凝固,他木然转过脸,鹤一眼就看到凌旭额头跳动的青筋,鹤连忙提醒:“喂喂喂,是你让我说的……”

“混蛋!你死定了!”凌旭暴跳如雷。

忽然,两人同时定住。

“想混水摸鱼?太岁头上动土,不知道死活。”凌旭挑了挑眉,冷笑。

“去看看。”鹤提议。

两人施展身形,跳上大熊王宫的殿顶,找到一处最高的地方,向远处望去。

远处的地平线,一支队伍蜿蜒而至,哪怕隔得老远,都能听到那隐约的轰隆声。

“好大的阵仗!”凌旭充满嘲讽,杀气腾腾。

“有意思。”鹤露出温和的笑容。

远处的那支庞大队伍,是一支由撼山蜥组成的兵团。撼山蜥是天龙座独有的星魂兽,它是一种稀有的土行蜥蜴,体型巨大,高度超过两丈,而体长更是超过七丈,它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山。撼山蜥力大无比,体形庞大却丝毫不笨重,温顺听话,但是战斗时却又极其勇悍。它的额头,有一根粗短坚硬的角,高阶的撼山蜥,可以轻易地撞断一座山峰。

天龙座的撼山兵团,也因此而得名。

队伍最前方的那只撼山蜥的体型比其他撼山蜥更加庞大,它的背上载着一个亭阁,垂下的纱幔,里面隐隐传来丝竹之声。

龙竹透过纱幔,看到远处大熊王宫直入天际的光柱,不由叹道:“燕永烈一世豪强,没想到,落得这个下场。转眼间,大熊座便衰落到要败亡的地步,真让人不由感慨万分啊。”

龙竹赤脚席地而坐,华服半敞,黑发披肩,身边美姬温柔地摇扇。

“是啊。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。”在他面前,一位中年男子亦是唏嘘不已:“天下没有不败的王朝,强如天蝎王朝,亦作飞灰。这大熊座,可惜了。”

龙竹拿起酒盏,一饮而尽,半带醉意:“燕永烈是个英雄,不过我觉得最可惜的,却是不能与屠青交手。暴熊兵团被称为极地最强兵团,不能亲自领教,毕生之憾啊。”

“拿下大熊座,大龙你何愁没有对手?大龙屠熊,可是美谈!”中年男子抚掌大笑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龙竹纵声大笑:“说得是说得是,我自罚一杯!”

他端起面前酒盏,一饮而尽,笑道:“此战之后,我们再痛饮。撤席!”

“好!”中年男子亦站起来。

此时风吹起纱幔,远处的光柱,忽然剧liè颤抖,龙竹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,旋即一笑。

“没想到,有人捷足先登,有趣,有趣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1:明天三更。

ps2:v土豪又补了一刀,这个记在节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