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三十五节 胜利 【第三更】

第四百三十五节 胜利 【第三更】

唐天的前蹿,快若闪电,就像早就料到邵德要逃一般。

他如同鬼魅般出现在邵德的身后,邵德听到身后的动静,脸色大变,手中的刀猛地散成无数银光,银光化作一道银色的羽翼。

砰!

羽翼粉碎,漫天银光飞溅,唐天的拳头毫无花巧地击中邵德的身体。

邵德前冲的身体一僵,他脸上的表情凝固。

砰砰砰!

密集的攻击,如同雨点般落在他身上,他就像一个人型沙包,在短短的一秒内,便挨了三百记重击。唐天的基础攻击,力量十足,但杀伤力并不能和凌旭鹤的杀招相比。硬捱一招,对邵德来说,并不是什么大问题。体内的真力,可以轻松化去。

可是,在短短的一秒之内挨了三百多记,邵德体内的真力,直接被轰得溃散。完全地溃散,七零八落,他的经脉,寸寸崩断。

唐天足足轰击了十秒!

让他主动跳回来时,邵德气息已绝。

唐天这才从刚才的专注状态脱离出来,他看着面前生机全无的邵德,一时间,竟然愣住了。圣阶,自己竟然干掉了一名圣阶……

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圣阶的强大,早就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中。在他的心目中,每一位圣阶,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,都是自己要努力赶超的对象。

可是……这么一位大人物,今天却死在他手上……

深深虚幻感,让唐天几乎怀疑这是不是自己在做梦。圣阶啊,那可是圣阶哪,竟然被自己不入流的基础武技干掉,怎么看这都有些荒诞。

同样惊得呆住的,还有凌旭和鹤。

“这个家伙……把邵师干掉了?”凌旭觉得自己的舌头在打结,怎么也捋不顺,他呆呆地看着不远处。

“会不会是诈死?”鹤也看傻掉了,嘴里喃喃道,

过了一会,两人渐渐回过神来,两人对视一眼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。

“是基础武技,不过太快了,比你的枪尖海怎么样?”鹤面色凝重。

“强得多。”凌旭脸上露出苦笑,嘴里苦涩无比,虽然大家都是自己人,但是让他自己承认不如别人,还是让他心里有些难过,但他还是坦然道:“我的枪尖海力量是分散的,他的每一击,都很完整。他对基础武技的控制,简直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”

“他可是修炼了整整五年的基础武技。”鹤也有些佩服:“光这点,就没几个人可以做到。他的身体底子本来就好,加上天武月狼血脉,还有星力的淬炼,他的身体现在强得恐怖。这种无赖的打法,只有他才能做到。”

无赖的打法……确实很形象啊,但是……

“很强!”凌旭看着在欢天喜地收拾战利品的唐天,沉声道:“这是属于他的武道,只有他,才能做到。”

“是啊。”鹤慨然叹息。

别人或许看到的是天武月狼血脉的强大,看到是大熊座三分之一星力的功劳。可是,除了唐天,谁能在基础武技上修炼五年呢?没有可怕的熟练度,哪会有可能的速度?除了唐天,谁能始终不被外界打动,坚持那样无脑的攻击呢?

这才是属于唐天的武道。

现在还很简陋,可是,唐天已经找到了属于他的道路。他们两人眼红羡慕无比,却没有借鉴的价值。每个人的武道,都要符合本人的心性,唐天能做到那么无脑那么单纯地对待这个世界,他们两个却做不到。他们需要找到,属于他们自己的武道。

唐天汲取了大熊座三分之一的星力,他们两人一点都不羡慕。这毕竟是外力,在封圣的道路上,这样的外力并一定好事。沉迷于外力的武者,是无法封圣的。

只有找到自己的武道,才有可能结出自己的魂域,这才是两人真正羡慕眼红的地方。

不知不觉,这个家伙又走到他们的前面。

“这个家伙打法这么无赖,也不知道他结成的魂域,有多无赖。”凌旭忽然道,言语间,流露出浓浓的嫉妒。

凌旭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嫉妒:“不光是无赖,而且无脑。”

两人盘膝坐了下来,他们内伤不轻,好在身体没有太严重的受伤,否则的话,恢复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当鹤睁开眼睛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唐天竟然在看书!

这个世界怎么了……

唐天一边看,一边打着哈欠:“这本书对我没什么用,给你们吧。”

一只手立即闪电般夺了过去,是凌旭。

鹤愈发觉得诡异,唐天不喜爱看书,但好歹还能勉强看下去一点。凌旭脾气火爆,更看书简直就是导火索,可以直接把他点爆。唯一能看到凌旭看书的,就是他老师留下的那本旧书,但是这家伙每次看的时候都打着哈欠眼泛泪花,困意十足,好几次鹤都看到凌旭连书都拿反了。

这样的家伙,竟然这么积极地看书,让鹤感到万得怪异。

没想到,凌旭这一看,就看了好几个小时。他看完之后,随手把书丢给鹤,便自顾自到一旁思考起来。

什么书能让这两个从来不看书的家伙,老老实实地捧着书看?

鹤一脸狐疑地接过书,浏览了几页,他就被书所深深吸引。这本书,不,确切地来说,是本札记,这是邵德记录他日常修炼点滴心得。

虽然邵德被唐天糊里糊涂干掉了,但是人家本身的境界在那,可不是他们三个小屁屁能比的。哪怕邵德修炼的是刀法,但依然对鹤有着极大的启发和借鉴。

比看书,凌旭和唐天加起来再乘以一百,都绝对不是鹤的对手。字里行间的信息,不断地被鹤整理和归纳出来。

无论是哪种武技,最终还是人类对自己潜能的挖掘,最后落点,必然是自我的完善,自我的发掘。这些记录,可以清晰地看到,邵德是如何一步步成为圣阶的。

这本札记对鹤和凌旭两人的帮助极大,两人刚刚领悟魂域的皮毛,下面怎么走,根本没有头绪,有这本札记,两人大受启发。

唐天在一旁整理战利品。

邵德性情淡泊,身上的东西不多,但是他毕竟是圣阶,能够入他的法眼,那自然不会不凡品。

一把弯刀,如同一泓秋水,仿佛在缓缓流淌。这把弯刀应该是邵德的备用武器,不是秘宝,也不知道是何人冶炼。质地非常柔软,尤其是韧性惊人,唐天试了好几遍,无论怎么用力,都无法折断这把刀。唐天身边没有用刀的,这把刀他打算留给赛雷,这么古怪的金属,如果能找出配方,赛雷一定可以折腾出一些新东西。

另一件东西,却是一颗灰色的珠子。

这颗珠子看上去就像一颗普通的石珠,没有任何特殊之处,但是唐天用力捏,它却纹丝不动。唐天又试着注入星力其中,但是依然没有半点反应。他试过用火烧,用水泡,甚至沾上鲜血,折腾了半天,珠子也没有半点反应,唐天只好作罢,收了起来。

虽然没有搞明白,珠子到底有什么用,但是这些特别之处,都彰显出它的不凡。更何况,可不是什么东西都有资格成为圣阶的收藏。

让唐天最郁闷的是,这货身上竟然连一张钱卡都没有!

好歹是圣阶啊,这样厉害的大人物,身上穷得连张钱卡都没有,出门怎么和别人打招呼?

唐天nǎ里知道,邵德一直在山中归隐,要钱卡根本没有用处,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钱卡?不甘心的唐天,把那把银刀碎片收拢起来。

好歹是圣刀,卖废铁也能卖个不错的价格吧。

不甘心一无所获的唐天心里直嘀咕。

其实如果不是邵德想用刀化作刀翼,而让自己逃跑的话,以唐天的实力,想要击碎一把圣刀,那是痴心妄想。

收拾完,意犹未尽的唐天不甘心地扫荡了几个来回,还是一无所获,这块地方已经干净得像洗过一样。

唐天的目光,望向远处的那道光柱。

他体内的星力就是大熊座的星力,感应自然不是别人可比。他能感受到,光柱中燕永烈的决心和不屈的决然。

可惜,燕永烈已经死了,现在燃烧的,是他的武魂。

这样的对手,让唐天肃然起敬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,唐天会主动放弃。既然是对手,那就全力以赴,才是对对手的尊重。

鹤和凌旭已经恢复如初,三人重新起启程。

“神经唐,你打算给你的武道起个什么名字?”鹤问。

“还要起名字吗?”唐天不解道。

“厉害的武道,都有名字。”鹤循循善诱。

“哎呀,那我也要想一个拉风的名字。”唐天立即两眼放光。

凌旭冷不丁吐出一句:“无脑无赖流。”

“无脑哎,确实也没错。”唐天连连点头。

凌旭没有想到唐天居然会点头,愣了一下,方摇头道:“完了,你蠢到无药可救了……”

“要那么聪明干嘛?”唐天忽然露出得意笑容:“只有笨蛋,才能做大英雄。那就叫笨蛋英雄流……”

“算了,我们还是加紧赶路吧。”已经绝望的鹤放弃了自己的这个提议。

三人的目光,望向远处的光柱。

凌旭神情复杂,喃喃自语:“那才是英雄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