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三十三节 很厉害的答案 【第一更】

第四百三十三节 很厉害的答案 【第一更】

叮!

一声清脆的声音,染上银霜的银蓝色刀芒,如同一块银蓝色的玻璃,轰然粉碎。

鹤身形一颤,如同在冰上滑行,倏地在地上犁出七八丈的笔直深痕。

挡住了!

鹤的嘴角,一丝血痕蜿蜒,他平静的眸子里,闪动激动的光芒。圣阶强者,全力一击,竟然被他和凌旭联手挡下!那些曾经遥不可及的背影,如今就在面前,触手可及。

谢谢你,鹤剑!

鹤紧了紧手中的鹤剑,感受着剑柄传来的滚烫战意。在不远处,刚刚摔飞出去的凌旭,重新爬了起,翻身坐上火烈鸟。

“没事吧?”鹤盯着邵德,头也不回地问。

“死不了。”凌旭漫不在乎地吐出一口血沫,盯着邵德,神情骤然变得桀骜凶狠:“圣阶也没我想象的强嘛!”

血肉模糊的手掌,牢牢握着银枪。光洁锃亮的银枪枪身,布满长长的血痕,那是刚才银枪脱掌飞出时,磨破他手掌擦出的血痕。

邵德有些不相信眼前的结果,刚才那一刀,他没有半点留力,可是……

难道是刚才与唐天的战斗,让自己损耗了太多的真力?

邵德脸上不动声色,心中却远没有那么镇定。刚才那层银霜,几乎把他的刀芒冻结,否则的鹤那一剑,怎么可能破去自己的刀芒?

银霜……忽然,三个字跳入他的脑海中——“银霜骑”!

虽然他早就知道凌旭的枪法,和银霜骑有着莫大的关系,可是,当这诡异的银霜出现时,他依然感到震骇。

身为圣阶,他知道得远比一般的武者多得多,更何况,消散不过数百气的银霜骑。

银霜骑,代表的可是黄金十二宫之一,白羊座最正统的传承!

邵德心中忽然有些火热,他对权势没有半点热衷,但是对于武技,却是充满狂热。他在山中封隐这么多年,就是为了追求武道上的更进一步。

但是,这些年来,他的境界,始终停滞不前。

当他意识到,凌旭手中的传承,有可能是真的,他的心不由躁动起来。银霜骑的传承,培养出来无数圣阶,这样古老强大的传承,哪怕看一遍,也会受益无穷!

邵德的目光,不由盯着凌旭。

凌旭察觉到邵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他却半点不惧,把攻击重点放在我身上吗?

这简直太好了!

凌旭的橘瞳陡然蹿起一团火焰,火烈鸟一下子冲了出去,拖出炽亮的火痕。低伏的白袍身影,长长的银发在空中飞扬。

迎面的狂风,血肉模糊的手掌,紧了紧枪身。

手中的银枪,再次端平,纹丝不动。

枪头系着的羊角风铃,在风中悠扬叮咚,远远传开。

银蓝色光芒,再次亮起,直斩而至。

凌旭夷然不惧,鸟背上身形巍然不动,那张凶狠的脸庞,怒目圆睁,一往无前的气势,肆意如同他飘扬狂舞的银发。

风铃如风,银枪如星,少年如火。

枪尖和刀芒撞个正着,银霜尽染,凌旭青筋暴起,死死握住银枪,强大的力量让他的身形再度横飞出去。

风在耳畔呼啸,凌旭咬牙切齿,用尽力气抓住银枪——哪怕圣阶,也绝对无法让我的枪,脱手两次!

鲜血洒长空。

一个灵动的黑色身影,翩然而至,一剑刺出!

叮!

刀芒粉碎。

倒飞出去的鹤,喉头一甜,不由喷出一口鲜血。他的胸中,却是万丈豪情。

呵,我们又挡住了!

唐天坐在地上,想得很入神,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状况。

自己竟然能够压制一名圣阶,这样的结果完全超出唐天的想象。基础武技,怎么可能压制一名圣阶呢?

圣阶无疑是最强大的武者,他们的真力强横,对武技的理解超乎寻常,拥有自己的魂域……

他们强大的地方太多,但是若说,圣阶最强大的地方是什么,那毫无疑问是魂域。魂域代表着这位圣阶对战斗、武技的理解。对武技的理解愈发深刻,圣阶的魂域便会越加强大。传说那些最顶尖的圣阶,他们的魂域,甚至有可能是一个完整的世界。

他们的修炼、对武技的研究,都能够在这个由他们操控的世界中完成。

魂域的境界代表着圣阶的境界。对圣阶而言,这只是强和弱的差别。但是圣阶对于非圣阶,在这点上,却是有和无的区别。

真力的积累,是有上限的,很多准圣阶武者,他们的真力比起那些圣阶,毫不逊色。但是双方战斗,他们却根本不是圣阶的对手。很简单,他们的境界相差太远,这使得他们在战斗中处在绝对的下风。

到了圣阶,大家的真力相差不大,比拼的是魂域的强弱,魂域的强弱,说白了就是境界高低。

魂域强境界高,天地为我所用。这句话听起来比较玄虚,但是说白了却很简单,那就是优势的积累。同样的环境,同样的实力,境界高就意味着他能够发现更多的破绽、找到更多利于自己的因素,这些看上去很虚的东西,都会让他利用获得微弱的优势,当这些优势不断地积累,他就可以更容易控制局面。

境界高的武者,更容易控制战斗的节奏,就是这个道理。

唐天以前也是这样觉得的,以往的战斗,也让他相信这是真理。

可是,今天这一战,却让他突然意识到,这个真理,似乎并不完全正确。他体内星力很强,邵德的真力也不弱,自己略占上风,但优势不明显。但是在其他方面,自己全面落下风。

按照常理来说,自己应该处于绝对的下风才对。

唐天之前也是这样想,他对于这场战斗,更多的是爽一爽的想法。好不容易逮住圣阶哎,不爽一下,以后想遇到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。当然,他也很好奇,圣阶到底有多强。

可是,当双方的交手,唐天突然发现,自己竟然压制住邵德。

经历最初的狂喜和亢奋之后,唐天忽然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——自己为什么可以压制圣阶?

虽然唐天很清楚,这样的压制,时间肯定长不了,但是这依然鼓舞了他。

而当他想到这个问题,他立即被这个问题所吸引,因为,他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非常厉害!

不厉害,能压制圣阶吗?

在那段压制的时间内,到底是什么东西,让圣阶也被压制了呢?

他隐隐约约有些想法,但不是很清楚,他怕呆会这些灵感消失,便立即叫停,坐下来认真思考。他现在走的道路,以前从来没有人做过,全都要靠他自己摸索,如果能想明白这个关键,自己的武技一定会突飞猛进。

唐天仔细地回忆着刚才那段战斗的过程,一点点推敲。他知道自己远没有鹤那么聪明,就用一个笨办法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推敲。

自己只是一股脑拼命地进攻,没错,完全是一股脑,根本没有管邵德用的是什么招式……

真是无赖的打法啊……

唔,为什么邵德没有反击呢?他当时在干嘛?为什么没有反击?哦,他在挡自己的攻击,呃,为什么挡完不反击呢?哦,因为自己又出拳了,然后他又去挡自己的拳头,挡完呢?还是没有反击,因为自己的拳头又到了……

咦,原来是这样啊……

唐天忽然有些明白过来,邵德之所以没有反击,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时间反击。

唐天好像一下子找到关键。没有时间反击,是因为自己出招非常快,快到邵德根本没有时间反应。

没错,自己能够压制邵德,就是因为自己出招快!

自己的破绽很多,但是任何破绽的利用,都需要时间,邵德没有时间,就无法反击。想让他没有时间,那就需要你出招足够快,快到完全挤压掉对手思考的时间。

就是这样的!

唐天兴奋起来,这么高深的问题,自己都能够想通,简直太厉害了!

原来自己出招这么快……

唐天有些洋洋得意,快到能压制圣阶,这是多么厉害啊。咦,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快啊?哦,因为自己用的是基础武技,难怪难怪。基础武技是他最熟悉的武技,才能够达到如此之快,换其他任何一种武技,都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。

唐天激动起来,直到此时,他才肯定,自己胡乱折腾的东西,是很厉害。这条路,没有选择错误。

他兴奋之余,脑海里蹦出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。

如果一直能够保持这么快,那岂不是可以一直压制邵德?不,如果自己可以更快,快到邵德连招架都感到困难,那岂不是更厉害?

这个想法,让唐天一下子激动起来。

打败圣阶,那是多么伟大的事啊。

他终于想通自己的道路,自己把那些高阶武技的技巧融入到基础武技,让自己的基础武技变得更快!

没错,就是这样!

既然没有别人那么聪明,看不懂那些破绽,那就一心一意打自己的,不要理会别人。

出手要快,越快越好!

他脑海中的疑惑,豁然而通,体内星力激荡,他一下子站起来,恨不得仰天长啸。

忽然一声剧响,打乱唐天的满腔豪情。

他抬起头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ps1:今天三更,这个三更是k土豪的。

ps2:年前还有一个三更,是v土豪的,之前漏掉了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