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三十二节 邵德的魂域

第四百三十二节 邵德的魂域

邵德被唐天突然叫停唬得一呆。

“不打了。我想到一个问题,我要好好想想。你找小鹤子和小旭旭先打一会,等我想清楚了,我们继续打。你们谁帮我顶一下?”唐天嚷了句,径直一屁股坐了下来,然后就不理邵德了。

邵德呆呆地看着唐天,他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。

等等,这家伙刚才说什么……

过了足足好几秒,他才反应过来,眼睛一下子瞪圆,不打了?我们在生死搏杀好吗?我就要反击了吗?我我我……被无视了……到底谁才是圣阶啊?

邵德感觉自己快气炸了,他从小到大,战斗之多,数不胜数,但是没有一场战斗,会比这场战斗更加离谱,更加令他生气。

绝对没有。

凌旭和鹤两个小伙伴也被唐天突如其来的叫停惊呆了,但是两人对唐天的了解很深,转念一想,觉得这种离谱的事情,倘若是发生在神经病少年身上,好像也是很可能的。

两人顿时释然。

只是……

鹤脸颊抽搐,压低声音道:“这样不太好吧,是不是不太尊重人家,人家好歹是圣阶啊。”

凌旭同样压低声音:“那怎么?这样晾着,更不尊重吧。”

鹤点点头:“也是。”

凌旭:“上吧,先爽一爽再说。等神经病少年醒了,就落不到你我手上了。”

两人虽然压低声音,但是邵德的耳力何等强大,一字不落地全都听在耳中。他的脸色铁青,肺都要气炸,他的拳头不自主地攥紧。

爽一爽……

他心中下定决心,今天一定要这三个混蛋,一个不落地全都干掉。看到三人,他胸中的杀意,就忍不住翻腾。就连一直被他认为有礼貌有修养的鹤,此时亦是面目可憎!

他深吸一口气,恢复平静,眼睛里是彻骨的寒意。

就让我来对教你们,该如何对一位圣阶保持尊重。

一点晶莹的蓝色,从邵德脚下扩张开来,与此同进,周围迅速暗了下来。转眼间,周围的景色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圣阶,最强大的地方,就是拥有属于自己的魂域。

“欢迎来到我的魂域,【静刀湖】。”

邵德的声音如同微风,在两人耳畔掠过。凌旭和鹤,这才骇然发现,他们置身于一片蓝色的湖泊上方。蓝色的湖水,像宝石般晶莹剔透,微风拂过,湖面泛起层层涟漪。湖内可见五彩的鱼儿在欢快地游地,连河底的水草,都清晰可见。

鹤不动声色地伸开五指,风从指掠过,带着温润的湿气。

这就是魂域啊,被称为圣阶最强大的根本所在。每一位圣阶,都会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魂域。

鹤的目光闪过一丝光芒,许多未曾明白之处,此时却不由豁然而通。他的剑道前方,那些困扰他的迷雾,一扫而空。现在的自己,还无法结成自己的魂域,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坚持下去,总有一天,会结成属于他的魂域。

他的嘴角由浮起一丝由衷愉悦的笑容。

凌旭眼中光芒炽亮,他在这里闻到熟悉的味道。他之前,一直不明白他的枪法之中,那股淡淡的味道到底是什么。现在他却明白过来,那就是魂域的味道!

他心中充满喜悦。

就好像突然发现,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目标,离自己再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。不知不觉中,自己已经成长到,自己以前不敢想象的地步。

完整的圣域,会是什么样子呢?真让人期待啊!

唐天呆呆地坐着在原地,一动不动,他脸上的表情不时发生变化,忽而皱眉,忽而呲牙,各种奇奇怪怪的表情,不时变化。

外界的变化,他浑然未觉。

蓝色的源泊,出奇的宁静,便是空气中的风,也带着令人安静的力量。邵德悬空而立,他的神情重新恢复宁静淡泊。

“没想到,我再次开启魂域,竟然是因为你们三个小家伙。”邵德神色感慨:“看来我这些年,进步实在乏善可陈。”

邵德的语气淡然,听不出喜怒,他就像在述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一般。

“我的刀,于静刀湖中温养近十载,今天重见天日。希望你们,不要太让我失望。”

凌旭不自主地握紧手中的银枪,面前的邵德,没有半分咄咄逼人,云淡风轻得不带丝毫烟火气,但是却让凌旭不自主更加戒备。

眼前这个家伙,变得更加危险!

鹤的目光异彩连连,他懂得比凌旭更多,对邵德前后的变化,有着更加深刻的体悟。倘若说,之前的邵德仙风道骨,气质淡泊,那么现在的邵德,身上已经没有多少“人”的气息。

这才让大家感觉到危险。

邵德脚下,湖水里忽然亮起一片银光,是一大群银光闪闪的小鱼。小鱼的数目相当惊人,看上去就像一团银色怪物在水里蠕动。

哗啦哗啦。

它们缓缓升出水面,银光闪亮得几乎令人难以睁开眼睛。

啪啪啪!

犹如一团银色暴雨,银鱼纷纷从湖水里跳出,朝邵德扑去。每一只银鱼一飞出水面,便化作一片银色鳞片,数以万计的银色鳞片,合而为一。

一把银色刀身,飘浮现在邵德身前。

刀身长七尺,布满细密的鳞纹,带着令人心悸的弧度,然而令人讶异的,却是它没有刀柄。就在此时,邵德伸手轻轻一引,一道蓝色水柱从湖面飞出,落到刀身尾端,凝成一把刀柄。

蓝色如宝石般的刀柄,银光闪闪鳞纹密布的刀身,精致得没有半点瑕疵。

一只手指修长的手掌,握上透明的蓝色刀柄上,刀身向上一扬。

刹那间,凌旭和鹤浑身汗毛陡然根根直竖。

生死关头,凌旭反而冷静下来,身下的火烈鸟,陡然发动,在空中划出一道残影。鸟背上的凌旭,全身真力鼓荡到极致,他的注意力空前集中。火烈鸟全力狂奔每一丝起伏,手指和枪杆之间微妙的摩擦,银枪刺出时的旋转……

所有的一切,都仿佛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银枪带着惊人的旋转刺出,凌旭便觉得世界安静下来,他脸上无悲无喜。

鹤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觉到死亡,明明对方只不过把刀身微微上扬而已。他的世界仿佛骤然失去所有的阳光,极端的负面情绪在他心中蔓延。

他想到早逝的父亲,想到母亲的悲伤,想到童年的孤独……

悲伤、孤独、失败、失望如同潮水般,把他几乎淹没。

忽然间,他感觉自己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努力,都没有任何意义。呵,自己想承担起这一切啊,自己想完成父亲没有完成的愿望啊,自己想告诉这个世界,自己他的儿子,而不是天后的侄子!

好像有个声音,在他心底不断地说,算了吧,这一刀之后,你的世界就已经结束了,这些对你,没有半点意义,你注定一事无成。

鹤的脸上,露出灰败茫然之色。

忽然,他手心剧烫,就像握着一把烧红的烙铁。

鹤下意识地低头看,手中的鹤剑,剧liè地颤动,一股温润平和的力量,从剑柄没入鹤的体内。

一声清亮的鹤唳,在鹤的心底回荡,直入云霄。

鹤身体一震,他怔然注视着手中的鹤剑,鹤剑散发着耀眼的光芒,剑身剧颤,一股惊人的战意,从剑身传递而来。

鹤的目光恢复清明。

是啊,你还在与我并肩战斗啊。

你是如此渴望战斗吗?

你也曾是圣剑呵……

你的光芒,也一定很绚烂吧!

仿佛感应到鹤的念头,鹤剑光芒陡然爆涨,剑鸣贯空,狂风大作,平静的湖泊顿时撕扯出一道道波纹。

邵德心中讶异,他没有想到,两人竟然同时在这个时候突破。但是此时,他的气势正处在巅峰。别说两个小家伙突破,便是其他圣阶前来,他亦无惧。

他的魂域内,岂容他人撒野!

刀光一斩。

一道银蓝相交的刀芒,悄无声息地撞上凌旭的银枪。

叮!

这一声撞击声,仿佛直接在凌旭心中响起,惊人的力量从枪尖传来。他死死握住枪身,枪身和他的手掌剧liè摩擦,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,可怖的真力没入他的经脉,凌旭闷哼一声,却咧开嘴。

我又怎么会如此轻易放弃?哪怕你是刀圣!

他怒目圆睁,暴喝如雷,鼓起最后一点力量,血肉模糊的手掌蓦地发力,枪身一抖!

羊角风铃跳了起来,撞上刀芒!

银蓝色的刀芒染上一层银霜,邵德瞳孔陡然圆睁,这层银霜……

巨大的力量,凌旭和火烈鸟的身体,直接横飞出去。

天鹤剑纲在他脑海中浮现,鹤目光湛然,执剑傲然而立,身上宽松的武者服无风自动,猎猎作响,气势达到巅峰。风在他身边汇集,犹如鹤翼,把他的身体托起,无比轻灵。

顺着剑身传来的剧颤嗡鸣,鹤脚下一个滑步,迎着那道充满死亡气息的银蓝色刀芒,一剑刺去!

清亮的鹤唳,陡然从剑身上响起。

如同一只灵巧凌厉的黑鹤,闪电般,一喙啄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