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三十节 燕永烈的选择 【第二更】

第四百三十节 燕永烈的选择 【第二更】

空旷的宫殿,寂廖无声。

王座上,燕永烈呆呆地出神。短短几日之间,他的头发雪白,皱纹爬满他的脸庞,就连眼睛,都变得浑浊许多。

达夫守在一旁,看着陛下,心中酸楚。王熊武者中,他是最弱的一位,平日里守卫陛下根本轮不到他。但是,其他的王熊武者,全都被陛下派出去,阻击仙女座。只有最弱的他,被留在身边。

达夫亲眼见到陛下,一天天衰老。为了让大熊座的星力稳定下来,陛下不惜燃烧元寿。谁能想到,王座上这位老态毕露的老人,就是率领大熊座发展到可以媲美赤道星座,以豪勇刚烈而闻名天路的熊王!

达夫对陛下的尊敬,是发自内心的。

燕永烈扶着王座扶手的手指动了一下,他如梦初醒:“达夫,有什么消息么?”

达夫强忍心中哀伤,恭敬道:“唐天三人,已经进入大熊座,今天,他们就会遇到邵德先生。”

“哦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燕永烈脸上露出几分暖意:“阿德虽然平日对我诸多意见,不乏意气之争,但绝对不会见死不救。”

达夫连忙道:“陛下英明,有邵德先生在,唐天他们定然无法寸进。”

“没那么容易。”燕永烈苍老的脸庞透着几分凝重:“唐天他们不会看不出这个机会,他们一定会对我们动手的。我们没有退路,他们又岂有退路?”

达夫信心十足:“有几位大人在,一定不会有问题!”

“希望他们能挡住豺狼兵团。”燕永烈点点头:“但是这场战斗的关键,是屠帅那。早日拿下猎户座,我们才能早日占据优势。有没有大将军的战报?”

“大将军已经率军围住了猎户王宫,但是对方的抵抗很顽强,暴熊兵团施展不开,光明武会也在拼命进攻,双方死伤惨重。而且……”达夫脸上浮现犹豫之色。

燕永烈神情一肃,不悦道:“而且什么?”

达夫只好如实道:“猎户座另外一位圣阶李宕,也出现在猎户王宫。给我们造成极大的伤亡。”

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陛下并没有太过于惊讶,反而发出畅快的笑容

“哈哈哈哈!狮子王终于忍不住出招了么?”燕永烈浑浊的眼中亮起异样的光芒:“能够让狮子王亲自开口,真让人有些期待。李宕当年受过雷昂的恩泽,如今只不过是还那份人情。”

燕永烈自言自语:“李宕倒是光明磊落,用这条命换当年那份人情,是个汉子。”

他忽然问:“还有多久,我们第一批武者,能够进猎户座?”

“按照行程,明天早上,第一批武者就能够踏入猎户座。”达夫连忙道:“星门入口在光明武会的控制中。但是星门的位置,距离猎户王宫,起码需要二十天的时间。”

“阿泽在哪?”燕永烈忽然问。

达夫连忙道:“泽殿下正在积极备战。”

燕泽是排名第二的继承人,但是比起燕图来,无论胸襟气魄,还是实力都要差得远,并不被燕永烈喜爱。

燕永烈冷哼:“他那水平,顶个屁用。”

达夫不敢吭声。

燕永烈忽然道:“你带着阿泽,跟着最近一批武者,去猎户座找屠帅。”

达夫大惊失色:“陛下!”

陛下这已经是托孤的意思,难道……

“起来吧。”燕永烈的语气很平静:“你们未必有机会回到大熊座了。唐天此人莫测高深,我到现在还没有想清楚,他是如何攫取始熊荒骨内的星力。现在回想,我犯下的唯一错误,就是没想到,仙女座竟然蛰伏这么一头猛兽。”

“阿德能不能挡住他们,我忽然有些不确定。”燕永烈的目光投向远方,自言自语:“唐天此人实力如何,麾下力量究竟几何,我竟然一无所知。而此时,对方给在背后给我致命一击,如此岂能不败?”

“陛下,局势还未到如此糜烂的局面啊!”达夫苦苦相劝。

燕永烈恍若没有听见,自顾自道:“野兽,就必然会暴起伤人。刚才,我忽然醒悟,我们太小看别人了,就连我之前的布置,也太小看他们了。你带着阿泽,去找屠帅。只要屠帅能够攻下王宫,那么猎户座就能纳入囊中。猎户座的位置特殊,以阿泽的能耐,肯定是守不住的。不过光明武会绝不会坐视,他们必然会源源不断地支援,再加上屠帅之能,如此一来,反而能站稳脚根。”

达夫越听心里越是难过,声音中不由多了几分哭音:“那陛下何不与我们一起走!去了猎户座,东山再起就是!”

燕永烈摇头:“我需要在这座王宫,稳住星力。没有星力,大家现在就会崩溃。”

“陛下!”达夫泪如雨下。

燕永烈洒然一笑:“你应该替我高兴。身为首领,能以这样的方式,死在自己的王宫,比起死在床榻之上,不知要强多少倍!”

燕永烈缓缓站起来,他语气铿锵,白发飞扬:“我要告诉我大熊座的武者们,我虽然无法给他们再请来一位圣阶,但是,我,燕永烈,他们的王,永远和他们并肩战斗!永远死在他们前面!”

他头顶的王熊首骤然亮起耀眼的光芒,耀眼的光柱,冲天而起,直入天际。

猎户王宫。

屠青停了下来,他抬起头,头顶天空大熊座忽然亮起,飘落幽幽光团,如雪花般。那些光芒落入他们的秘宝之中。

正在激战的双方,不约而同停了下来。

所有人呆呆地看着头顶,都明白这代表着什么,这是星座的燃烧。这代表着星座之主放弃自己的生命,圣宝放弃自己的武魂,来点燃整个星座。

头顶的大熊座,会燃烧整整三个月,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内,大熊座秘宝的威力,会大幅度提升。

王已死。

屠青呆呆地看着苍穹明亮的大熊座,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。

陛下,您是想告诉我们,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吗?

陛下,您是想告诉我们,您与我们并肩作战吗?

陛下,您是想告诉我们,哪怕需要您燃烧生命,您也要胜利吗?

屠青抹了把眼泪,手中的妖熊秘爪高高举起,铁血悍将的目光坚定如铁。

陛下,胜利必将属于您!

屠青暴喝:“杀!”

“杀!”

暴熊兵团嘶声怒吼。

是日,猎户王宫破。

鹤手掌一热,鹤剑险些脱掌而出,直飘飞出七八丈远,才稳住身形。鹤心中骇然,到现在为止,邵德连刀都未取出来,竟然让他们已经如此狼狈。

邵德脸上露出讶容:“传言鹤殿下虽然未曾修习天后绝学,但却在鹤派武技上,造诣极深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他心中的惊讶,并非作伪,刚才那记手刀,他动了杀心,没有半点留手。没想到,鹤却硬接下来,让他很惊讶。实力到他这般境界,有刀无刀并无太大差距。

鹤能接下刚才那一刀,实力绝对不弱。

“邵师过誉。”鹤不卑不亢道。

邵德目光扫过三人,心中生出爱才之意,沉吟道:“如果你们三人,愿意陪老夫在这里坐聊一个月,老夫愿以修炼心得相赠,虽然浅显,但是相信对三位小哥也是有帮助的。”

鹤摇头:“多谢邵师,我等福薄,无力生受。”

邵德脸沉下来:“老夫只是起了爱才之心,不想你们横死在此。”

就在此时,忽然极远处一道光柱直入天际,邵德浑身一震,蓦地转脸望去。

“都到老了,还这么争强好胜,连命都可以不要。”邵德叹息:“没想到,我出山还是救不了你的命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用这三个小子的脑袋,祭奠你吧。”

邵德目光变得漠然:“你们三个,一起上吧。”

“等等!”唐天忽然跳了出来,他摩拳擦掌:“喂,你们两个都出手了,我还没有挑战呢!”

邵德此时心情极差,看向唐天的目光,充满杀意。

唐天却半点不在意,他看向邵德的目光狂热无比。

圣阶啊,这可是圣阶啊,自己还是第一次挑战圣阶呢?好激动……

“我来了!”

唐天嚷了句,脚下骤然发力,直接向邵德扑去。

邵德眼睛骤然眯起来,唐天这一冲,是最简单不过的基础步法,但是速度奇快无比。不,速度之快,绝对超过基础步法!

冲到一半,唐天就鼓足力气,抡起拳头。

邵德眼睛再次眯起来,基础拳法!

唐天的拳势在他眼中,到处都是破绽,但是……

邵德身形暴退,这是战斗中,邵德第一次后退。

砰!

透明的空气波纹,在邵德眼前炸开,邵德一瞬间便有所判断。

好快的一拳!好重的一拳!

几乎同时,他的眼睛再次眯起,他的身形再退。

砰砰砰!

连串的压缩空气波纹紧追着他,密集无比地爆开,响成一片。

好快的频率!

邵德心中凛然,简单利落的基础拳法,在如此惊人的攻击频率下,他竟然只有继续后退。

一蓬锋利的空气乱流,从邵德脸前掠过。

忽然,邵德目光一凝。

额前一根头发,一分为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