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二十九节 邵德 【第一更】

第四百二十九节 邵德 【第一更】

“我们真的要做先锋吗?”唐天一脸别扭。

鹤转过脸,有些讶异:“难道你不想冲在最前面吗?”

“可是……先锋不都是小角色么?”唐天一脸不爽,挥舞着双臂,霍霍作响,嘴里嚷道:“神一样的少年,应该像英雄一样压轴出场,看上去才更加威风一点吧。”

凌旭投来蔑视的眼神,嘴里吐出两个字:“怂货!”

鹤露出迷人的微笑:“请不要对自己的定位过度高估,这样会给大家带来很大的烦恼呢。”

鹤的目光扫过四周,星门附近已经坚壁清野,看不到一个活人。看得出来,燕永烈早就料到他们会出击,索性把这片区域空出来,作战场。

如果那样的话,就意味着邵德只怕不远了……

唐天不满道:“喂,你们俩也太没志气了吧,神一样的少年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做英雄的啊!唔……说起来,也真是奇怪,邵德呢?怎么还没有遇到?我们进大熊座都已经三天了!有没有这样做刀圣的啊,太不负责任了!”

“你的刀圣来了。”鹤淡淡道,他的目光,投向远处。

一道身影,出现在地平线,阳光把他的身影,扯得老长。他悠然而行,神态从容,但是速度极快,刚刚还不过一个小黑点,转眼间便好似到眼前。

三人这才看清清邵德的模样,相貌清瘦,一袭藏蓝长衫,儒雅而从容,整个人透着一股宁静淡泊的味道。看上去就像学院里的老师,没有半点锋芒,反而透着书卷气。

“三位小哥久等了。”邵德一揖首,言语温和,和蔼可亲,令人不由心生好感。

“大叔你好!”唐天很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。

鹤恭敬地回礼:“晚辈鹤见过邵老!”

凌旭眯着眼睛,却没有行礼的意思,杀气腾腾:“我们谁先?”

“小哥真是心急。”邵德饶有兴趣地微笑,他上下打量着凌旭,颔首道:“这位就是凌旭小哥吧,传言凌小哥继承的是银霜之枪,今日一见,果然英武不凡。”

凌旭无动于衷,手中的银枪,刷地直指邵德:“打就打,废话什么!”

“果然银霜少年,刚猛无畏。”邵德呵呵一笑:“那就让老夫见识一下银霜之风吧。”

话音未落,右臂微屈,并掌如刀,挥掌斩下。

邵德这一斩,浑然天成,没有半点烟火气息,就连他脸上的笑容,都没有半点变化,随意而放松。这一斩,充满了难言的美感,唐天和鹤这一瞬间,不由齐齐失神。

凌旭的眼中,这一斩却没有半点美感,朴实无华的一斩,却让他生出无处可躲之感。就连挥出的掌芒,也并不凌厉锋利,就像山中的清风流泉,没有半点危险之感。

凌旭脸色不由一变,他早就知道圣阶的强大,但是最近他的实力暴涨,从大熊座受益的,可不仅仅只有唐天。他的实力,不知不觉,达到另一个巅峰。他坚信,以他现在的实力,虽然无法挑战圣阶,但是并非没有还手之力。

而当他面对邵德这轻松写意的一斩,他才领悟过来,自己和圣阶之间的差距,并不仅仅是真力的差距,在武技的理解上,双方就有天差地别。

邵德这一斩,让凌旭如同从头浇了一盆冰水,心中刚刚滋生的骄横之气,顿时一扫而空。

端正心态的凌旭,原本躁动的心,反而静了下来。

无处可避,那就不避!

凌旭的橘瞳骤然亮起炽亮的光芒,鸟背上他的身形突然伏低,脊背弓起,就像扑击前的猛虎,握枪的右掌五指却是彻底放松,轻柔无比地一搓。

银枪轻巧地旋出,如银蛇出洞,快若电光!

枪尖的光芒幽幽亮起,汲取大量星力的羊角风铃表面浮现浅浅的花纹,这些花纹细腻繁复,浮现淡淡的银光,此时荡起,带起一圈圈淡淡的银色光晕,若有若无,若云若霞。

“好枪法!”

邵德眼前一亮,忍不住赞道。

眼看就要击中凌旭的枪芒,手掌轻轻一抖,便听到“嗡”地一声沉响,如重锤抡空,风声带着令心头皮发麻的震颤。

刚刚如同山间清风流泉般的掌刀,陡然变成刚猛无俦的重刀破法!

这变化来得毫无征兆,而且如此短的时间内,前后如出强烈的反差,让凌旭脸色一变,他只觉得说不出的别扭怪异!

但是此时,已经容不得他变化。

既然如此,那就不变!

凌旭的脸上浮现一抹疯狂之色,他本就不是机变多智之人,邵德反差强烈无比的一斩,虽然让他觉得怪异得直欲吐血,但是他却没有半点随之变化的念头。邵德那信手拈来的变化,他做不到。

他能做到的,只有一种。

任尔千般变化,一枪扎死!

“杀!”

恍如野兽的怒吼,体内的真力,势若奔雷,幽幽的枪芒,陡然光芒暴涨,带着缭绕的银色光晕,如同一颗美丽的慧星,一头撞入邵德刚猛无俦的刀芒之中。

咚!

低沉如重鼓的声音,挟着骇人的气浪,轰然横扫。

火烈鸟和凌旭,就像一根坚硬的钢钎,被狠狠地钉进泥土。强大的力量,让他周围十丈的地面,当场震碎成无数碎块,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,狠狠扔上天空。

凌旭五指如麻,体内气血沸腾,经脉有几处都出现裂纹。

随手一记掌刀,就让自己经脉受伤,这就是圣阶么……

真是强大啊……

“心持恒一,不为外动!好!”

头顶传来邵德的称赞,天空的泥土遮天蔽日,凌旭被笼罩在一团阴影之中。他仰着脸庞,拼命地寻找邵德的身影。

银发飞扬,少年橘瞳肆意燃烧,没有半点畏惧。

他双腿猛地夹紧火烈鸟,火烈鸟早就弯曲的双腿,猛地爆发出惊人的力量,如同离弦之箭,一头扎入飞上天空的泥雨之中。

凌旭枪出如雨。

犹如一蓬银雨,暴射至天空。

泥土触及到这些枪芒,顿时粉碎湮灭。

邵德低头一看,脚下无数银芒,密密麻麻,如同汪洋大海一般。他洒然一笑,屈肘立掌,掌并如刀,一刀斩下。

这一刀,带起无数细小的银色刀芒,在夕阳下,闪耀的着层层光芒。如同无数银鱼,追逐着邵德的掌刀,细小的刀芒,绞碎着空气,让邵德的身影模糊不清。

看着更加惊人的密集刀芒,凌旭的眼中闪过一抹狂热之色。

老师,我从来没有忘记的——正义本心刺!

小旭的初心,从未变过,但是,它比以前更勇气,比以前更坚定,比以前更执着!

老师,请看小旭的进步吧!

漫天如星海的枪芒,陡然扯出无数耀眼的笔直光痕,没入凌旭的枪尖。

光芒来得快,却得更快,转眼便消失不见。

银色的枪尖,透明如水晶,缭绕着层层银色光圈。

透明的枪尖眼看就要撞上犹如一群银鱼的刀芒,羊角风铃的银光倏地爆开,刀芒冰霜尽染!危险而密集的刀芒,出现一个极短暂的停顿。

噗!

透明枪尖带起一抹光芒没入尽染冰霜的刀芒之中。

邵德脸上浮现一丝讶色,凌旭的实力,比起他想象的更加出色。在第二招就可以反击的年轻人,很久没有遇到过了。

他微微一笑,掌刀毫无花巧地斩上凌旭的枪尖。

没有惊人的爆音,轻巧如春风拂面。

凌旭只觉得枪尖空荡荡,他就好像蓄满了力量却挥了个空,那种感觉难受得他几欲吐血。

可恶!

凌旭心头蹭地冒起一团火焰,虽然知道对方是圣阶,虽然知道对方比自己强,虽然知道自己落下风才正常……

可是……为什么会不甘心啊!

哪怕对方是圣阶,自己也不甘心吗……

凌旭的力道已经用尽,邵德犹如知道他的想法一般,手中的掌刀,轻巧自如地连续绵绵斩击,枪尖蕴含的可怕力量,竟然一点点地消失!邵德的每个动作,是如此清晰,如此自如,甚至他脸上还挂着微笑。

可凌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透明的枪尖,一点点地恢复银色,光芒一点点黯淡。

邵德掌刀似缓实疾地砍在枪尖,轻柔无力。

啪!

凌手中一轻,银枪失去控制,化作一道银光,弹飞到一旁。

他和火烈鸟失去力量,和飞上天空的泥土一起,向地面坠落。

邵德似笑非笑的脸,在凌旭眼中是如此刺眼,邵德的掌刀,再次扬起。

恐怖的能量波动,从他的掌刀,四下散溢。邵德脸上的笑容敛去,他的神态肃然。

一刀斩下!

难以形容的光华在凌旭眼前绽放。

没有华丽的光芒,却充满危险至极的味道,凌旭所有的心神,都被这一刀所吸引,连邵德背后的天空,都要被这一刀一分为二!

要死了吗……

突然他面前一黑,一道潇洒灵动的黑色身影,挡在他面前。

鹤的目光凛然,手中的鹤剑,亮起柔和的光芒。

半空中,没有任何支撑点,鹤的左腿后撤,双腿微屈,身形微伏,收起的肘平平推出,剑法中一个标准的刺!

鹤剑光芒暴涨,恍如实质的剑芒罩,倒映出鹤俊逸却平静的脸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