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二十八节 动员

第四百二十八节 动员

圣阶,并不足以让兵感到恐惧。

再怎么说,他也是当年南十字兵团的几大巨头之一,虽然另外几个家伙老是因为他脾气好而欺负他,但他依然是刀山血海中杀出来的。死在兵团之下的圣阶有多少?他早就不记得。

哪怕他很清楚,现在的他,只是一具残缺不全的魂将。莫说全盛时期,便是唐天,已经开始超过他。

哪怕他同样清楚,武技体系发现到如今,已经达到巅峰,当今的圣阶,比起他们那时,只怕要强大得多。

可他依然没有任何畏惧之心。

因为,他是一名老兵,战火早就把他的神经磨砺异常坚韧。他经历的战役,是这一万年里,最惨烈最残酷规模最浩大的一场战役,没有之一。经历如此洗礼的老兵,怎么会对一名圣阶感到恐惧?

刚刚醒过来时,兵充满了不习惯。在他的生活中,战斗是唯一的主题。在前线的时候,睁开眼睛,往往就要准备这一天的绞杀。后来担任首席教官,每天的主题,也依然是教导新兵们如何战斗如何杀死敌人。

在那段时间里,他跟在唐天身边,安逸的生活,让他有些不知所措。现在的生活,他反而更加适应更加如鱼得水。

他为战争而生。

他抽着烟,忽明忽灭的火光,映照烟雾缭绕中,那张有些沧桑的扑克脸。烟是兵营留下来的,团长的最爱。以前兵从来不抽烟,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抽烟让他心神平静下来。

每当这个时候,他都会想到团长,连他抽烟的姿势也不自主地模仿团长。

他做不到像团长那样豪迈那样视天下英雄如刍狗,但他也有自己长处,比如更擅长练兵,再比如更加冷静和仔细。

像这样的战斗,如果团长的话,二话不说直接率兵突击,因为在团长眼中,圣阶根本不算什么。而兵则会先征集大家的意见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实力不如团长,需要更加谨慎。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毕竟太短,哪怕他一直在疯狂地汲取周围的一切,但依然不如枇杷叮铛她们对这个世界更加熟悉。

可一旦作出决定,兵却没有半点犹豫。他去了一趟兵营训练场,唐天依然沉浸在自己古怪的创新之中。兵端详了片刻,没有打扰,便悄然离开。

天武狼院。

阿伦结束一天的修炼,他拖着疲惫的身体,跳入冰池。冰池奇寒无比,飘浮着一层美丽的冰晶。冰晶的块头拳头大小,水晶一样,太阳照射在上面,折射出漂亮的光芒,却不会有半点温暖的感觉。

跃说冰池,阿伦一个激灵,瞳孔在一瞬间不自主地扩张,大脑出现短暂的空白。过了好一会,他才渐渐回过神来,刺骨的寒意,侵蚀着他的心神。

他咬牙坚持,冰池对他们的血脉纯化和真力的提升,有很好的帮助。

天武狼院的学员,每天修炼完之后,必需要在冰池浸泡一个小时。冰池迅速成为整个学院,最可怕的地方。不过,学员们大多都是像阿伦这样的穷苦出身,冰池虽然可怕,但是大家也自觉坚持。

“听说了没?兵大人回来了!”

不远处几名学员的聊天,引起阿伦的注意。

“我们会不会出动?”

“肯定会!主上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吗?大熊座敢找主上的麻烦,真是熊脑子没救啊!”

“主上也真是厉害!乖乖,把大熊座逼到这地步!”

……

阿伦默默地听着。大熊座偷袭猎户座的消息,传到学院,学院便一片哗然。天武狼院是一座武将学院,讨论时局是学员们的最爱。虽然大家现在的水平并不高,但是并不妨碍大家的热情。

“小五,兵大人不是找你去了一趟么?透露点内幕嘛!”

忽然,一名学员冲着角落里闭着眼睛的少年嚷着,刷,整个冰池的学员全都把目光汇集过来。阿伦也不由望了过去,小伍是学员中非常特殊的一位。据说他以前是康德的手下,康德的传承【银月】就传给了他。

【银月】、【天钩】和【霸武】,是豺狼座最强大的三大传承。【天钩】和【霸武】都落到主上手上,小伍上交的【银月】完成了最后一块拼图。

如今他们的修炼的【天武月狼印】,便有小伍的功劳。

兵大人对小伍一直青眼有加,非常欣赏。大家并没有太多嫉妒,康德死的时候,有勇气跟着赴死的,只有小伍,这样重情义的人,无论在nǎ里,都值得尊敬。

小伍沉默片刻,忽然道:“大家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学员们眼睛一个个亮起,小伍虽然说得很隐讳,但是透露的信息,却让大家有更多的想法。

就在此时,忽然尖锐警报声响起,冰池里的学员们齐齐一愣,下一刻,所有人不约而同从池子里冲出来。他们顾不得擦干身上的冰水,纷纷从水瓶武柜中取出自己的机关魂甲。

他们娴熟地钻入机关魂甲,催动机关魂甲。

天空回荡着低沉肃杀的命令,全院可闻。

“所有学员请注意!所有学员请注意!”

“十分钟后完成武装集结!”

“这不是演习!这不是演习!”

从天空望下去,偌大的天武狼院此时如同沸腾一般,无数机关魂甲,从各个角落涌出。它们在地面轰隆狂奔,一只只沉重庞大的青铜脚掌带起泥土飞溅,地面颤抖不止。它们头顶,一道道呼啸的青铜身影,掠过房顶树梢。

青铜洪流,正在集结。

沙漠上,几道身影,在急速飞掠。

“哇哈哈,关键时候,还是要靠活泼武男子,才能够扭转局势啊!”阿莫里哇哇大叫,一边狂奔,一边弯起粗壮得骇人的胳膊。

没有人理他。

“扑克脸竟然想把那群小屁孩带上战场,真让人想不通。”司马香山自顾自道。

梁秋摇头:“他肯定有他的想法,比起打仗,我们才是外行。”

司马香山冷哼一声,不过没有反驳,梁秋说得没错。司马香山幽幽道:“井豪如果来,那才精彩了。”

梁秋皱起眉头:“你不要为难人家,井豪他的老师还在光明武会,他又怎么可能直接与光明武会战斗呢?”

“我只是觉得他不够干脆。”司马香山幽幽道:“反正都离开光明武会了,不趁机捅几刀,多可惜。”

“闭嘴。”韩冰凝冷冷道,她的手扶上剑柄。

这几人之中,司马香山对韩冰凝最为忌惮,这女人一言不合,就是拔剑。

阿莫里哇哇叫了半天,见居然没人理他,顿时大为不满:“喂喂喂,难道你们就不想展现一下你们的新能力吗?不想吗?真的不想吗?为什么会不想啊……”

依然没人理他。

但是大家心里都不由升起几分期待。上次与叶朝歌一战,他们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提升。而之后,兵把血脉实验室的很多成果,都用在四人身上,四人能够清晰地感受到,他们的实力有着明显的提升。

梁秋看了一眼时间,道:“我们要加快速度了。这一战,大家可不要大意,我们的对手,可都是很厉害的角色!”

四人不由一阵恍惚,他们以前绝对想不到,有一天他们会成长到今天的地步。

真让人期待啊!

唐天收拳而立,目光湛然。

砰!

训练场厚达半米的地面,轰然粉碎,比面粉还细的青铜粉尘,如同妖异的青色云朵,升腾而起。粉尘一飘到唐天周围一丈远的地方,就像遇到一层透明的阻隔,无法寸进。

唐天的眼睛亮如星辰,有些兴奋,又有些遗憾。

啪啪啪!

鼓掌声从尘雾外传来,唐天回过神来,竖掌一引,朴实无化的基础掌法。他的掌中陡然产生一股惊人的吸力,漫天粉尘顿时一扫而空,在他手中化作一个竹篮大小的青铜球!

“真是令人惊叹!”兵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惊讶:“没有想到,你竟然能够折腾出如此怪异的武技。恭喜你,你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,真是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!基础武技,我很期待啊!”

唐天有些意外,兵大叔可是很少这么直觉夸赞人的,他顿时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畅,眉开眼笑:“大叔也觉得很厉害吗?不知道为什么,我用基础武技的感觉最好,最舒服,就想出这么一个方法,现在看来,确实可行啊。哈哈哈哈,神一样的少年,就是这么厉害啊!”

兵很认真地点头:“很厉害。不过,你这条路从来没有人走过,你只能自己摸索。”

“嗯。”唐天的表情也认真起来:“我还有很多很多地方,没有想清楚。”

“或许,我可以提一个建议。”兵道。

唐天抬起头望向兵,一脸期待,兵虽然从来不具体指点他的武技,但总能提出一些靠谱的方法。

“你需要更多的实战,任何武技的创造,除了奇思妙想,还需要不断地实战淬炼。只有不断地与高手战斗,你对武技的理解,才能不断地深入。以战养战,这是永远有用的办法。”兵看着连连点头的唐天,微微一笑:“有没有兴趣,挑战一下圣阶?”

唐天愣住,旋即目光暴涨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感谢victorala盟主,可是……土豪你何必节前打赏呢?何必呢何必呢!欠账过年少年我于心不安啊,可是……少年我还有番外啊!少年过年前会很忙啊!少年人生已如此艰难啊!土豪你何必挥出如此哀伤的一剑啊!!

少年只有泪流满面地说,明天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