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

不败战神

第四百二十七节 违背常理的尝试

第四百二十七节 违背常理的尝试

狼堡已经大致完工,由于是一座纯军事要塞,它的规模不需要太大,建造起来简单许多。剩下的,都是一些细节的工作。

阿德里安几人,唐天把他们丢给小鹤子。唐天在心里阴险地想,也不知道小鹤子会怎么折磨他们,真想看看啊。

不过很显然,他没有时间。

他现在就像个膨胀的气球,体内的星力满得他都有股错觉,自己会随时爆掉。

兵早就在07兵营等他,看到唐天的模样,也不由啧啧称奇:“有意思,真是太有意思了!我作教官这么多年,还没有见过这么奇葩的存在啊,小唐唐,不得不承认,你简直是集天下奇葩于一身啊!”

“奇葩?什么意思?”唐天一脸警惕,兵大叔嘴里说好话可不容易。

“哦,就是不走寻常路。”兵一本正经。

“真的?”唐天眼中透出浓浓的怀疑。

“不信你去问鹤。”兵一脸坦然。

唐天顿时眉开眼笑,得意洋洋:“哈哈!大叔,你终于看穿了神一样少年的本质啊!不走寻常路!说得太对了!这个我喜欢,神一样的少年就是奇葩!很奇葩!”

要忍住笑真的很考验功力好吗……兵强自忍耐:“来让我看看你现在的实力。”

“这里吗?”唐天四下张望了两眼,见没有什么东西,便嚷道:“那我来了!”

唐天上前踏出一步,脚掌深陷进青铜地面,惊人的气流向四周扩散,他周围三丈范围内的青铜地面齐齐凹下数寸,形成一个标准的圆形的浅坑!

兵的表情陡然僵住,他睁大眼睛,不能置信地看着唐天脚下的浅坑。

07兵营的训练场,地面铺的青铜地板,厚度达到半米,极其坚硬,刀剑砍在上面,只会火花迸溅。沉重庞大的机关武甲,在上面奔跑、冲刺、撞击,都无法对它破坏分毫,唐天只不过一个踏步……

这个家伙…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……

唐天沿途都是小心翼翼,唯恐再陷入地面,此进终于可以纵情施展,顿时无比亢奋。

踏步冲拳!

一拳轰出,砰,清脆响亮的爆音把兵吓一跳。

唐天挥拳的位置,出现一道如同水波般的透明波纹,那是空气极度压缩后形成的现象。这样的波纹兵见过不少,稍有实力的武者,都可以挥出这样的一拳。但是唐天这一拳,竟然没有半点真力的波动。

兵暗自心惊,唐天吸收了天武月狼血脉,有了许多奇妙之处,但是肉体的力量,也绝对没到如此强横的地步。

大熊座三分之一的星力洗涤冲刷,这家伙,命好得过份啊……

唐天很兴奋,他拳出如风,最简单的基础拳法,但是在他手上,威力惊人。兵有种错觉,好像训练场内是一团飓风,他隔得老远,狂暴的气流都吹得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
真是可惜……如此强悍的身体素质,如果成为一名机关武者,会强到什么地步?

这个念头在兵的脑海中一闪而过,他便暗自摇头。从他觉醒到现在,已经有很长时间,这些年里,他始终贪婪地吸收着这个时代的一切。很多以前很模糊甚至错误的想法,如今脉络也逐渐清晰起来。

如果唐天现在还实力低微,他一定会让唐天走机关武者这条道路。机关魂甲的出现,重新定义了这个职业,它的顶点大大提升,它的未来不可限量。但就像任何一种新生的事物,它的发展壮大,必然需要时间的不断地积累。就现阶段来说,机关武者的高端战力,远远不如其他职业。

现在机关武者的优势,在于兵团。

训练场内的气流,被轰击支离破碎混乱不堪,锋利的气流在青铜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痕迹,但是唐天的身形却丝毫不受影响,他就像把大锤,所过之处,气流尽皆粉碎!

唐天越打越是兴奋,不需担心脚下,不需要担心力量的控制。各种武技,如同流水般,在他手上不断地变化。

火镰鬼爪、千拆破魔手、螺旋劲……

不知不觉,自己已经修炼了这么多的武技。每一次武技,此时用起来,感觉都和平时完全不一样。他体内充斥着能量,任何武技,威力都极其惊人。他催动螺旋劲时,连他身体周围的空气,都被带得高速旋转!

可是,不知为何,他总有一种阻滞之感。所有武技之中,唯独催动基础武技的时候,没有半点阻滞感。

基础武技……

唐天下意识地停下来。

过了一会,他重新开始出拳,基础拳法。果然,那种阻滞感消失不见,每一招每一式,都是如此得心应手。

兵有些看不明白,基础武技?过了一会,他渐渐看出一丝苗头。

唐天依然在一遍遍地反复使用基础武技,他的基础武技,开始出现一丝变化。这些变化,兵有些眼熟,总觉得在nǎ里见过,但是偏偏想不起来,在nǎ里见过。

兵皱起眉头,定睛细看,终于,他看明白了。

他呆了呆,看向唐天的目光,就像见鬼了一般!

那些眼熟的变化,是火镰鬼爪、螺旋劲、千拆破魔手等等武技之中的变化,神经病少年竟然在尝试把这些高阶武技的变化融入到基础武技里面!

这家伙……脑子真的出问题了吗……

兵觉得不可思议至极,所有人融合武技都会遵循一个基本的原则,那就是以高阶为主,低阶为辅。从来没有听说过,有人会把高级武技的变化,融入到低阶武技之中。

这完全违背武学基本规律!

低阶武技之所以低阶,除了它的威力更小、变化更简单之外,最核心之处,便在于它对真力的理解和运用,处在相当低阶的层面。

这也是为何,高阶武技汲取低阶武技的优点,屡见不鲜。而低阶武技汲取高阶武技的精华,却是绝无可能!

可是,唐天就在做这绝无可能的事!

兵第一个反应就是提醒唐天,但是他很快冷静下来。他担任教官很长时间,对于新人的培养,经验很丰富。比如以前的修炼,兵从来不亲自告诉唐天应该怎么怎么。因为他很清楚,他的那一套早就过时了。于是他给唐天提供一个个艰难的困境,让唐天自己去琢磨去领悟。

以往的经验告诉他,当那些天才们在做一些看上去很蠢不可及事情的时候,不要打扰他们。

唐天是天才……咦,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……

兵觉得自己的脑袋被门夹了。

他转身,径直离去,反正自己也给不出什么好建议,那就让奇葩少年自由发挥吧,说不定能折腾什么奇葩的玩意儿呢?

奇葩总是没有止尽的……

兵回到三魂城,找来枇杷、唐丑和叮铛,把仙女座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“我们必需进攻大熊座!”唐丑的态度最坚决:“大熊座现在就在悬崖边,如果我们不趁机给他一脚,把他蹬下悬崖,那我们后面就麻烦了。”

“是呢,大熊座和我们的关系是根本无法缓和的,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。”枇杷也赞同唐丑的意见。

兵的目光看向叮铛。

叮铛明白兵的意思,不过她对大熊座的调查,花了很多的心力,条理清晰道:“大熊座最强大的,便是他们的暴熊兵团,不过他们现在在大熊座。大熊座和猎户座之间没有星门和航道,燕永烈已经发布全体动员令,大熊座的武者,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向猎户座,这确是个好机会。”

她端起桌上的茶水,一饮而尽,接着道:“燕永烈燃烧元寿,以王熊首维持大熊座的星力,没有再战之力。大熊座唯一能够对我们构成威胁的,只有一个人。”

叮铛竖起一根手指,神色凝重。

“刀圣邵德。”

这四个字,落在耳中,恍如惊雷,众人只觉得呼吸一窒。

圣阶!

这两个字本身,就仿佛充满了无以伦比的力量。

“邵德和燕永烈关系匪浅,两人曾同幼年好友,但是随着两人成年,性情逐渐不合。燕永烈野心勃勃,邵德却十分淡泊。他一直隐居在天熊山脉,燕永烈执掌大熊座之后,几次邀请邵德,但都被邵德拒绝。燕永烈勃然大怒,大军压境。没想到邵德飘然而至,一刀斩断天熊山脉,怒澜江水倒灌而至,阻隔大军,无人越江半步,便是大熊座有名的饮刀河。”

所有人听得目瞪口呆,他们早就知道圣阶的强大,但是此时听到叮铛的叙述,却发现圣阶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强大!

“邵德虽然和燕永烈的政见不合,但是两人的关系,却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糟糕。燕永烈就曾想把燕图送到邵德那里学习刀法,最后只是因为燕图对刀法不感兴趣才作罢。如此关键时刻,邵德一定会出手。”

叮铛的面色也出奇的凝重。

会议室内,空气凝重如铅。

众人之中,唯一保持平静的,便只有兵。

他身经百战,那些大战役,是当代武者无法想象的。一名圣阶,根本不会让他的意志动摇。

兵看着叮铛,认真道:“只有一名圣阶?”

叮铛心头泛起怪异的感觉,难道兵大叔认为他们有胜率?她想说什么,但是看到兵认真的神情,不自主地点头:“只有一名圣阶!邵德此人,没有朋友,而且这场战斗发生得太突然,大熊座不可能提前准备好。”

“明白了,散会。”

兵神色平静起身而立。